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30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听见李毅说没有办法,老族长多少有一点失望,但是听了李毅后面的话,又感觉似乎也是很有道理,反正现在族里也是这个样子了,再坏也坏不到什么地方了,所以,让李毅更全面的理解这件事情,并没有坏处,而且,假如李毅真的能用制器师的思维找到解决的办法的话,又何尝不比现在的处境好呢。

    “好,所有的关于异兽冲击的事情我会让人整理出详细的资料送给你,希望你能够帮我们找到一条出路,但是,你要答应我,假如你十天内还没有办法的话,你就回归到为我族制作幻石兵器的路上吧,虽然这样的机会微乎其微,但是提前一点准备,就会多一点希望。”老族长虽然表示支持李毅,但是也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嗯,这个我明白,族长,我也建议您,不要把这些事情限制在小部分人知道的范围内了,这个时候更应该集思广益,大家一起想办法的话,或者真的能想出来更好的办法呢。”李毅继续提着自己的建议。

    老族长沉思了一下,对于李毅说的将这件事情公布给所有人,他心里面还是有所顾虑。

    李毅也看出来了族长的顾虑,于是又说道:“族长,我知道您是怕在部落里面引起混乱,但是您仔细想一想,这件事情已经是无可避免,如果最后真的没有什么办法,为什么不让所有的族人都知道这一切,就算是死,也应该死个明白,再者,如果大家知道族里面临的困难,经历了最初的不安之后,一旦凝聚起来,这产生的力量也是无法估量的!”

    组长似乎被说的有些心动,但是一时间也是难以下决定。

    “族长大人,我感觉李师说的不错,现在部落里面大家都是似知道非知道的,反而是疑心重重,就我个人而言,也仅仅是略知一二,以前还没有现在这般的忧患意识,所以,我感觉,是应该告诉所有的族民,让大家振奋起来,为了我们共同的未来努力起来,而不是凭着蛛丝马迹去猜想什么。”说这些话的,是韩子明。

    老族长看了看韩子明,有些赞赏的点了点头,但是心中似乎仍旧是有所顾虑,仍旧没有做出任何决定。

    “族长,我也赞成李师的说法,既然是不可避免的灾难,为什么不让我们全族的所有人都站在一起面对,生也好,死也罢,至少我们所有的族民都努力过了!”若冰在这个时候也发出了声音。

    若冰的说话,让族长是更加的意外,因为这些年以来,若冰都是一种生人勿进的表现,族里商量什么大事情,她基本上都不会发表什么见解,所以这一次让老族长很是吃惊。

    “好,看来我的确是越老越没有胆气了,既然你们都这样说,那好,我稍后就让人通知所有的族民开会,向大家正式宣布这个事情!”老族长语气也坚定起来,看样子是真的下了决心。

    “还有,若冰你和韩子明一起再去前面探探情况,记住,现在不是让你们去抵抗或者斩杀异兽,就是让你们去探情况,这个地方有我们的人在时刻守着,你们到这里的时候要听从这里人的吩咐,记住了,我不想看到你们两个人任何一个人冒进与冲动,我需要情报,但是同时也不想你们俩因此受伤。”

    “是!”若冰和韩子明同时回答!

    “李毅,你就先不要回去了,和我一起去族里的大会吧,这个时候有你在的话,也会给大家一点信心,你知道的,我最担心也就是怕我们人心不稳。”老族长这样对李毅说。

    “我就这样去了的话,你不怕那个张墨水不满您的举动?”李毅不答反问。

    “这个时候,如果他再这般不明事理的话,我又何必顾忌他的感受呢,如果他明事理的话,这些事情就不用再操心了!”老族长一脸无所谓的说到。

    “就这样定了,我们就各自行动吧!”老族长展现除了自己雷厉风行的一面。

    …………

    遗忘部落的族民忽然间都得到了通知,族长要召开族民大会,需要每个人都参加,而且是要立刻就出发,说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宣布,这样的兴师动众在遗忘部落里已经很久没有了,所以,大家心情既是疑惑,又是十分的激动,肯定有大事情,但是会是什么样的事情呢。

    张墨水原本还在自己的房间中思量着对策,他对于自己的应对灵活还是很满意的,因为现在已经有一些人相信了,是他先制作出来的幻石兵器,当然还有另一种说法就是李毅盗取了自己的研究成果所以才会率先制作出来。

    不过不管是哪一种说法,张墨水都感觉不错,至少不会让他完全处于被动的状态,这样的局面,已经是他所能够争取的最好局面了。

    “张师,族长派人来同时,一会在村子里面的广场上召开全族大会,要求族里所有的人都要参加,而且希望您也能够去!”魏子龙这样对张墨水汇报着。

    “哦?是什么事情?你之前一点消息也没有么?”张墨水眉头轻皱,显然对于这样一个突然的通知很是不明白。

    “具体也不知道,不过听说是找见了若冰、韩子明以及李毅以后突然下的决定,而且听说李毅现在还在族长的房间里没有出来,不知道会不会和他有关!”魏子龙将自己知道全部都告诉了张墨水。

    “这个样子?什么时候这李毅也开始玩起这等把戏了,呵呵,好,我倒要过去看看,我就不信了,一个乡下的野小子,也能和我抗衡!”张墨水语气中充满了怒气,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事事都落在李毅的后面,现在的张墨水每次一提李毅,都是有一点恼恼的样子。

    “那我们现在就过去吧,要不然以后恐怕一会人会很多,那样的话不好前去!”魏子龙提醒这张墨水。

    “不用着急,我们一定有位置的,去那么早做什么,越是重要的人出现的越晚,”张墨水这般说到。

    遗忘部落的广场上,人山人海,比肩接踵。

    估计有很多人都会怀念一番,上次这般的盛大集会是在什么时候?是族长上任的时候吧?还是若冰姑娘一骑绝尘挫败部落里面所有人时候呢?

    或许是忘记了,或许是时间过的太久了,有很多事情,都会在时间的推移中渐渐变得不再有记忆,只是偶然间才会有支离破碎的片段存在吧。

    老族长站在广场台子的正中间,陪着族长站在台子上,不是任何一位长老,而是一位年轻人,虽然很多人没有见过李毅,但是毕竟还是有人见过的,当李毅的名字在人群底下开始一点点传开的时候,几乎每个人都会很疑惑,怎么会是他站在族长的旁边?就算不是长老,至少也应该是若冰姑娘呀。

    老族长扫视了一下人群,看着自己的族民,想想即将到来的磨难,一时间心里面也是百感交集。

    “请大家安静一下!”老族长看到人也来的差不多了,发出了这样的命令。

    底下的人群由近及远的安静了下来,看来老族长长久以来养成的气势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这是上位者的威严。

    老族长酝酿了一下情绪,然后站到了台子中间的几个类似于扩音东西的前面,对于这个东西李毅也研究过,应该说这就是一种简单的放大声音的器具,在外面一点实用价值都没有。

    “族民们,大家好,今天把大家召集到这里,是因为有两件重要的事情宣布,可以说,这两件事情是我遗忘部落一族最重要的两件事情,所以请大家不论听到什么,都要保持冷静,要相信,只要我们遗忘部落一族心在一处,没有什么是我们不能克服的!”老族长首先给大家打了一个预防针。

    广场上的人大多是面面相觑,不知道老族长葫芦里面卖的是什么药,但是也有一些人,隐隐约约中明白了老族长的意思。

    “第一件事情就是,我们遗忘部落一族,现在,正面临着……”

    “族长大人,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吧,这么重要的事情,我还没来你就开始,这于理不合吧,呵呵!”张墨水一脸微笑着,朝着老族长在的地方走了过来。

    “张师,实在抱歉,事出紧急!”老族长似乎不想和张墨水翻脸,所以出言解释。

    “没事,没事,呵呵,李师站在这里,族长您看我是不是……”张墨水欲言又止。

    “对,原本就想请您来这边的,您和李师都是我们的贵客!”老族长一让再让。

    张墨水大大方方的站在了族长的另一侧,然后说道:“族长,您可以继续了!”

    …………

    老族长别有深意的看了看李毅,才发现李毅像是没有看见张墨水一般,依然安静的站在自己的一遍,弄不清楚这样的表现是有意为之,还是真的没有对张墨水有一点的戒备。

    然而,老族长不知道的是,李毅的心思倒真的没有在张墨水的身上,因为他对于张墨水这个人,虽然不能说是了解的很透彻,但是从其一贯的表现上来看,在这样的时候,张墨水也不会对自己怎么样,因为大家真的都是在一条船上,要是船翻了,谁都活不了,一想到张墨水能够在明德城制器部不动声色的完成任务以及后面为了自己的安全不敢和自己对赌是否有毒的事件,李毅都有信心他不会乱来。

    低下的遗忘部落的族民们没有想到这个时候张墨水会这般嚣张的出现,更没有想到的是,族长对于张墨水的表现不但一点没有制止,还意在相让,有心人更加意识到,族长要说的事情肯定非同小可。

    “那好,我继续我的讲话,请大家一定要保持安静,不论我说出来什么,在客人的面前,不要丢了我们遗忘部落一族人的脸面!”老族长又一次叮嘱道。

    下面的人虽然没有回应,但是却用鸦雀无声般的表现在告诉老族长,每一个人都在用心倾听着老族长的话。

    “遗忘部落的族民们,我要先讲一段我们族的历史,对于我们一族的由来,相信大家都已经很清楚,这一段并没有什么好讲的,相信也有人知道,我们的祖先曾经不止一次和强大的异兽搏斗过,而且也曾经取得过胜利,这其中,有一些故事一点点的流传下来,有的是众口相传,有的是代代相传,但是不管是怎么样,大家都大概知道,我们进入到这原始森林以后,曾经和异兽作战过三次,每一次都是异常的激烈与幸苦……”老族长先是讲了一下遗忘部落的光荣历史,成功的激起了地下每个人的荣誉感与自豪感。

    “今天,我要向大家宣布的,就是我们遗忘部落又开始面临着族史上又一次大的磨难,没错,大家没有猜错,这一次的磨难还是来自于异兽,我们将在最快一个月、最慢三个月的时间内,直接面对异兽群的又一次冲击!”老族长的声音在所有人的耳朵里回荡。

    老族长担心的慌乱的场面没有出现,人群中,仍然是一种安静,异常的安静。

    遗忘部落的族民们听到这样的消息时,因为在前面已经是有所觉察,所以当真正的听到族长说出来目前面临着的困难或者磨难的时候,心中却是另一样的感想,没有人比他们自己更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没有人比他们自己更知道遗忘部落一族现在的情况。这样的情况如果是在以前,或许还会存在一丝丝的取胜的侥幸,但是在这一刻,所有人都明白,决定着遗忘部落生死的时候来了,而且,这样的生死似乎没有选择的余地,前路,除了死,真的还会有生么?

    下面的人没有乱哄哄起来,也是因为一开始绝大多数人都在心里面都盘算着胜利下来的可能性,他们没有时间来发出声音,但是盘算过后,却也明白胜利是多么奢华的想法,特别是一些家里传下来有关于那段历史讲述的人,更是有一些心如死灰般的表现,每个人的脸上,没有惧怕,但是有着的,是比惧怕更让人心寒的绝望。

    是的,是绝望,对未来的绝望,对生活的绝望,他们在这一刻已经放弃了继续战斗的念头,既然已经绝望了,既然已经放弃了,那么自然是不会有现乱哄哄的场面。

    心若如死水,何乱之有!

    当然也有一些例外,每个地方都不缺少的就是热血的青年,听见这样的事情的时候,他们有惊慌,有惧怕,但是同时也有放手一搏的念头,他们之所以也保持着安静,是因为他们明白自己能否放手一搏的机会并不在自己的手里,所以他们将自己的目光集中在了李毅和张墨水的身上,这两个人,能不能给自己制作一把幻石兵器,决定着自己能不能有放手一搏的可能。(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