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30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李师真是会说笑,不过这件事情,还是需要你的帮助,所以,老夫也只能强迫你一次了,必须把这件事告诉你才行,而且,是全部、一五一十的告诉你。”老族长说道。

    “就知道是这个样子,行,你说吧,我也就是说说,这样面子的话少说点吧,虽然我还不知道什么事情,但是肯定是很急的事情,快点说吧。”李毅收起来自己的调皮。

    “呵呵,那好,我先讲一个故事吧,这个故事若冰和子明也没听过,一起听听吧……”老族长缓缓的说着。

    “我们遗忘部落,当初也是大部落之一,虽然是在这穷山恶水中生存,但是理论上也不应该会到现在这个样子,所以说遗忘部落之所以会衰败到现在这种地步,幻石兵器只是一方面原因,另一方面原因就是……,异兽的冲击,三次的异兽冲击,每一次的异兽的冲击都会给我们带来难以想象的伤害,这样的伤害,随着次数的增加而成倍的增加。”

    老族长似乎不忍心回忆一般,脸上露出了痛苦的神色,但是很是无奈,他还要继续的讲下去。

    “第一次的异兽冲击,大概是在其进入原始森林百年左右的样子,那时候,遗忘部落人多兵器也多,所以,虽然异兽来势汹汹,但是凭借着遗忘部落人一股不怕死的精神,硬生生的抗过了这次冲击,但是带来的最直接的结果,除了人员上的伤亡,还有幻石兵器的巨大损失,这一场战斗,遗忘部落唯一的一场胜利,其代价也是相当的巨大。”

    …………

    如果老族长不说这些事情,李毅还真的不知道,他一直以为真正能够制约遗忘部落的,就是幻石兵器,哪像还有异兽这等事情,想想不久前,若冰一个人独斗异兽蛊雕,也是虽然不是完全压制,但是最后也是毫无悬念的取胜。

    但是听老族长这样一说,他才明白事情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简单,再联想自己看过那位前辈的手记,似乎也有了一点眉目,此时更是聚精会神,仔细着听着老族长讲述这一段历史。

    老族长的声音仍旧在继续,虽然有些不忍心回忆讲述,但是还是要继续的说下去。

    历史永远是真实的存在那里,并不会因为你的不忍心或者是不敢触摸而改变。

    “第二次的异兽冲击,是大概距离第一次异兽冲击大概三百年左右的时间,这一次遗忘部落就没有一开始那般的实力了,因为幻石兵器的不足再加上准备不足,导致那时候的领地直接被异兽夷为平地,遗忘部落死伤的人数难以计算,我们这一族也开始了族史上的第二次迁移,足足用了五年的时间,才在新的地方安定下来,遗忘部落这一次的损失,要远远超过了第一次,这一次的失败,直接让当时的族长和八位长老战死在迁徙中,遗忘部落的实力,再一次受到了无法挽回的打击。”

    “而第三次冲击,就是在三百年前吧,因为有了前两次的经验,所以我们很早就开始准备,但是无论怎么准备,也是难以逃脱一个避不开的事实,那就是我们的幻石兵器实在是太少了,少到我们更加无法和异兽去抗衡,所以,我们只能选择再次迁徙,只不过,这样的迁徙的决定也是在于异兽的交锋一次以后才决定的,而仅仅是那一次交锋,便让我们仅剩下不多的幻石兵器再次蒙受致命的毁灭,直接导致了现在状况的发生,也就是那时候,也有一位制器师在我们的部落里,但是,他没能帮我们找到最后的解决办法,而且异兽潮迅猛而至,族人们都忙着按照既定计划的撤退,一时间也就忘记了这位制器师,后来派人找他的时候,他已经惨死在异兽之下,唯一留下的,就是那本手记。这次的迁徙,让我们来到了现在的地方,我们足足走了十年,十年间迂回的走着,寻找着新的落脚点。”

    “经过这样的三次冲击,我们遗忘部落也就衰败城现在这个样子,想一想三百年前的那次迁徙,差一点就连立足之地都找不到了,现在想想,都是让人感觉到心痛不已。”老族长的语气很是悲痛,似乎是看见了自己族民在这样的冲击中一批一批倒下了一般。

    “唉……”李毅听完族长说了这些,也是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这个部落,还真是多灾多难,但是这又能怪谁呢,如果当初能够多给那位制器师一点时间和多一点支持,或者这样的惨剧就能够避免。

    “你们那时候的族长,有没有后悔过?”李毅突然冒出这样的一句话,但是他相信老族长听得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他也相信那时候的族长肯定也是看过那位制器师前辈留下的手记。

    “后悔……?”老族长似乎在喃喃自语一般。沉默了一小会之后继续说:“后悔有用么?如果有用的话,或者我们早就后悔了”

    李毅听了之后,也开始有点沉默,是呀,后悔有用么?后悔又能怎么样?事情已经是这个样子,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一步,后面所能做的,不是后悔,而是承担现在的事情,然后继续努力下去。

    “你们是怎么坚持下来的?”李毅还是有点难以想象,一个经受过如此再三般磨难的部落居然在现在还是满怀希望的努力着坚持着,这要是别的部落,或许早就放弃了。

    “坚持下来?这个我知道,你看看这句话吧,这是我们族志上的一句话。”老族长说话的同时,将自己手里面的族志递给了李毅。

    李毅接了过来,打开到第一页,上面有些陈旧的字体清晰的写着几个字:于绝望中寻希望,未来……终将辉煌!

    “于绝望中寻找希望,未来终将辉煌!”李毅在心里面又默默的重复了一遍,不免是一番感慨,很简单的一个道理,但是有多少人能够做到呢?至少遗忘部落一族的人做到了,那自己呢?也能够这样么?

    “还有多少时间?”李毅语气变得很是严肃,虽然这话问的很是突兀的样子,但是他明白老族长一定能够听得明白,其实在一开始的时候,李毅有点不愿意更多的插手遗忘部落的事情,但是听完老族长说的这些,李毅也明白,自己是逃也逃不掉,悲观一点说的话,能不能活下去,估计都是一个问题,所以李毅的语气很是严肃。

    老族长听了李毅的问话,一点也不惊讶,他沉思了一下,似乎在盘算着什么,然后又有点咬牙切齿一般的说道:“快则一个月,慢则三个月!”

    李毅听见了老族长的回答,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右手习惯性的碰了碰自己鼻间,不知不觉间,这似乎已经是李毅每次遇见新的挠头的事情的时候的一个习惯动作。

    一个月,亦或是三个月,这时间,还真是太少了点吧,即便是没有具体了解这异兽冲击的程度,但是从人家的描述中也是能听得明白,肯定是异常艰难的。

    “有没有胜算的把握?”虽然感觉自己这问题问的有点白痴,但是李毅还是抱着那么一点点的希望试一试,或许能得到一个意外的答案说不定。

    “这个……目前来看……基本上……一点也没有。”老族长吞吞吐吐的说了出来,这些话从他的嘴里说出来,让他也很是难受,曾经显赫一时的遗忘部落,在自己的手上竟然有可能走上灭亡的命运,这个事实让他也是有些难以接受。

    “唉,还以为你能给我点惊喜答案呢,结果……,继续说吧,有没有什么办法,哪怕能够增加一点我们胜利的可能性的。”李毅听了老族长的回答,有些遗憾的说道。

    “办法倒是有,但是也未必有效,其实也不算是什么办法,充其量只能说是拼死抵抗。我们需要幻石兵器,可以说,越多的幻石兵器,我们取得最后胜利的可能性就越大。”老族长说出这话的时候,很是不安的看着李毅,因为他自己也明白,这有一点强人所难了,仅仅是三个月,就想让人家制作出那么多的幻石兵器,就算自己是一个不懂制器的人,也明白这几乎是不可能的,此时,他也和刚才的李毅一样,是盼着李毅给一个奇迹的回答的心态说的。

    “哈哈哈,这么简单,这么容易呀,我说族长大人,早知道这是你说的唯一的办法我就不和你废话了,你以为我是神呀,看来我们也不用动脑筋了,直接等死好了!”李毅话里一点情面也不留。

    “李师,又何必这样说呢,我知道你也不是一个轻易放弃的人,所以,这次对你说这些,也只是说最好的办法,现在的情况是,你每多制作出一把幻石兵器,我们就多一点点机会。”

    “但是,我还是制作不出来多少,就算我不吃不喝不睡不拉不撒,我一天最多也就两把幻石兵器,就算是按照最长时间三个月计算,也不过是一百八十把而已,族长大人,您感觉,这个可能么?”李毅收起前面的玩笑,很是郑重其事的对族长说。

    “那你和张墨水两个人合作呢?你可不可以把你摸索出来的东西交给他?”老族长建议着说道,但是声音很是轻,估计他也明白这样的要求简直就是很不合情理。

    李毅听见这话,心情自然不爽,一脸不满的看着老族长,老族长的要求,不仅仅是合理与否那么简单了,而是可以让李毅愤怒,自己和张墨水的关系已经水火一般,竟然还让自己将自己的本事交给他。

    这简直就是一个天大的玩笑,李毅心里面直接下了这样一个结论。

    老族长不敢看着李毅的目光,有所在李毅看向自己的时候,他反而看向了若冰和韩子明,若冰和韩子明两个人一直静静的听着老族长与李毅的对话,对于老族长说的事情,两个人除了对于时间上不清楚以外,其余的大概都知道了。

    “好吧,我同意,反正大家都是一条线上的蚂蚱,挣扎一下或许生死有命,不挣扎的话就必死无疑了。”李毅用着很是平静的口气说出这样的话来。

    老族长还真没想到李毅这么快就看清了利弊,原本以为自己还要废上一番口舌,心里面对李毅的评价,也就更加的上升了一层,发自内心的赞许。

    “但是,我不认为这会有什么本质的改变,说实话,我还是真的很不明白,为什么不现在就开始选择迁徙?”冷静下来的李毅开始用自己的思维分析问题。

    “原因有二,一是因为我们已经被盯上了,根据前人的分析,这每三百年一次侧异兽冲击完全就是有迹可循,每次的前兆都是被异兽群盯上,不知道是不是巧合;二是因为,现在我们族里的实力,已经不适合在进行大规模迁徙了,我们要什么没什么,在这里还能凭借着建筑物的构造支撑,但是一旦出去,恐怕就难说了。”老族长详细的解释,因为他似乎感觉李毅开始认真起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内心里面隐隐感觉李毅是一个很有办法的人。

    “您的意思是说异兽并不是完全针对遗忘部落?”李毅很是疑惑。

    “应该不是,每次来冲击的异兽并不相同,而且似乎也并不只是发生在我们这一个地方。”

    “为什么不能向外面走,寻求更大的支援?”李毅继续发问。

    “遗忘部落的使命,便是建立起一道屏障,所以,只要族里还有一个人存在,这样的使命就必将继续。”

    李毅用双手揉了揉脸,然后说:“我想要异兽冲击的具体情况,或许,我们可以寻找别的办法!”李毅淡淡说出这样的话,眼神中散发出坚定而富有战意的神采。

    “这样的一个部落,值得我为其疯狂一把吧!”李毅心中这般对自己说道。

    李毅身上气质的变化,让屋子里面所有的人都有所感觉,如果说一开始只是一个旁观着的无所谓,而后面则是不得不出手的无奈,但是现在,却是主动请战一般的坚定。

    “李师您有更好的办法抵御异兽的冲击?”老族长语气中透露着惊喜,十分期待的问着李毅。

    “现在还没有,现在我知道的,就只是我们面临着一个莫大的危机,而且这样的危机,是一场非生即死的战斗。”李毅并没有搪塞,实话实说,“但是,办法都是人想到的,你们以前一直用遗忘部落的思维去分析这件事情,去想办法,现在我想是否可以用一个制器师的思维来思考一下呢,或许能够找到更好的解决办法。”(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