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30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这个时候,她也忘记了,这样的一个动作,在某种程度上,也可以算是说将她的手送到了李毅的眼前。

    一股若有如无的香气袭来,李毅这也才更清醒的注意到若冰的这双手,完美无瑕,李毅找不到更好的形容词来形容,只能这般在自己的心里赞叹,当然,他并没有忘记了正事,随着若冰手的让步,那个被李毅在偶然间发现的符阵,基本上已经展现在了李毅的眼前。

    符阵很是小巧,但是结构十分的严谨,最突出的一个地方,就是符阵的正中,有着一个十分标准的圆圈,在圆圈的内部,赫然写着一个转字。

    果不其然,李毅的心里一阵安慰,嘴角也露出了就应该是这个样子的笑容。

    终有所获,虽然有所曲折。

    …………

    回到房间里,李毅的心依旧不能够平复,连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的运气会好到这个样子,基本上都是在已经放弃的情况下还能够得到这样一个结果。

    又是一次柳暗花明,又是一次意外惊喜。

    不过,即便是再有惊喜的事情,也只是一个开始,一个开端而已,后面的事情,还是需要自己来完成的,否则的话,惊喜只不过是昙花一现,最终还是难逃失败的结局。

    这样的时刻,李毅面前的桌子上,就摆放着一张纸,纸的质量并不是很好,但是这也是条件所限,上面绘画着的,正是李毅观察到的那个奇异的符阵,放在这张纸旁边的,还有一些其他的东西,最为显著的,仍然是李毅从那位制器师前辈手记里面抄录下来的推测的符阵。

    不了解符阵的人可能会问,这样的符阵难道不可以照葫芦画瓢么,既然都有一个完整构成的成品了,怎么还是需要推敲呢?这是因为符阵的构成,是有线条组成的,但是特别一点的就是对于每一笔的先后顺序有所要求,这样的要求在单个符阵上或许并不是很明显,只是在少数的符阵上有所体现,但是在复合阵上,用哪个阵作为主阵,用哪个阵来与这个主阵组合嵌套,在镌刻的时候又怎样的下笔,都是有很大的门道,往往都是需要仔细去分析一番才能够定下来,所以,每一次拿到符阵,李毅都会先研究一般,希望能够将符阵的画法吃透,这样的话一来镌刻的时候省力,二来也不会因为一些特殊符阵对于笔序的要求从而导致符阵的威力功效减弱。

    李毅多少还是有一些庆幸,一是因为这个符阵并不是真的很复杂,二是因为那位前辈留下的手记里面记载的东西,对于他来说又很大的启发,极大的解决了他对符阵认识上的一些缺陷,同时也让他对符阵的了解更加的深刻。

    新发现的这个符阵,李毅将其命名为‘转’阵,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符阵中间的那个字,不过经过后面的研究,李毅才发现那是像是一个转字而已,但是在实际上,却并不是一个字,不过李毅也懒得再重新命名了,姑且就按照一开始认为的来称呼好了。

    现在这个阶段,也就是这个小东西还在阻拦着李毅攻克这个符阵的全部,这个类似于字的线条,是李毅从来都没有看见过的,所以可以说是一点思路都没有,甚至连下笔和收笔的地方都找不到,这样一个类似于字的图案,浑然一体,没有一点停顿的地方,及其让人找到下手点。

    “先生,有点事情想请教你一下……”就在李毅聚精会神的研究着符阵的时候,顾子超突然发出声音,打断了正在沉思着的李毅。

    “哦?什么事情?你说吧!”李毅暂时先放下自己手头的事情,说实话,自打交给顾子超修炼的口诀以后,李毅就算是在为其制作修炼道具眼镜的时候算是和顾子超沟通了一下,除此以外,也就再也没有指导过顾子超,或许就是这个原因,所以当顾子超有问题的时候,李毅第一时间停下了手头上的事情。

    “这个眼力技法修炼起来的有没有什么征兆?比如说一些奇特的感觉等等?”顾子超看见李毅这么郑重其事,有点受宠若惊,所以说话的声音有点小。

    “这个么,我记得我那个时候最大的感觉就是眼睛周围有一点热热的感觉,你也不用心急,我都说过的,你一时半会练不出什么成果来也是正常,再者,我一开始不也是告诉你了么,最终的结果,你仍旧是有可能一时无成。”李毅如是这般说着。

    “发热的感觉是什么样子的?先生可以具体解释一下么?”顾子超继续问道。

    “按照功法的口诀,元力一共进过天应穴、晴明穴、四白穴、丝竹空穴、瞳子廖、承泣等穴位,最为明显的就是上述穴位会有一点点发热的感觉,这样的感觉会是一种循序渐进的过程,一开始的时候,比喻一下就是像是温水划过一般,暖暖的感觉。不过我还是要说,虽然你的努力我也看见了,但是并不是所有的努力都会有结果,一开始就告诉你要做好心理准备,且不说你练的时间不长,再者,你的年龄确实有些大,所以一时半会找不到感觉也不用气馁。”李毅心想这顾子超是不是有些气馁了,所以才会这样的询问自己。

    “嗯,先生说的我明白,不过我,似乎有一点感觉……有一点感觉到先生您说的那种体会了,所以,也不敢确定,问一下先生,看接下来怎么继续?”顾子超的声音有些小,好像有点羞涩的样子。

    “没事的,暂时没有感觉也没什么,要知道做什么事情都是欲速则不达,你要摆正心态。”李毅还在按照自己前面的思路去说着自己的想法,但是忽然间意识到自己好像是理解错了人家的意思,所以突然间声音提高了八度,很是激动的说:“什么?我没听错吧?你说什么?快好好给我说一下”

    顾子超小心翼翼的说:“我感觉我眼部周围的穴位,特别是先生说的那些,应该是有了你说的那样温水流过的感觉,而且非常明显,我之所以要问一下,就是害怕自己的方向错了。”

    李毅像是看着怪物一般看了看顾子超,然后说出一句让顾子超眼镜差点没掉下来的话。

    “法克,这还有没有天理呀,哥也是从小练了那么久的,反而是迟迟没有进步,差一点就要放弃了,后来有所突破也是在加入明德城制器部才实现的,怎么你现在才修炼也不过两个月而已,真是没有天理,得了,以后叫你非人类得了……”李毅的声音很是激动,虽然话里面有调侃的意思,但是,他是真心的高兴。

    “呵呵……呵呵……”顾子超一脸傻笑,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所以只能这样来应对。

    虽然李毅的嘴上这么说,但是李毅也明白,顾子超的成功绝对不仅仅是天份上的原因,这也和他的坚持和努力有关,别人不知道,但是自己可是一直都看在眼睛里,这一天十二个时辰,至少有九个时辰他都是在修炼着,这样的效率和当初自己只是在太阳出来那么一段时间想比,自然是不可同日而语。

    “行,不错,恭喜你了,继续努力吧,我还是要告诉你,这只是一个开始而已,达到这一步,这能说明你有能够修炼成功的可能,并不是代表你一定能修炼成功。”

    “是的,先生,我一定不会泄气的,看见了希望,我只会继续努力,感谢先生的栽培与指导。”顾子超对于李毅的感激是发自内心深处的。

    其实在这里,李毅对顾子超有了一个小小的欺骗,那就是修炼到这种程度,达到第一层境界只是水到渠成办的事情,所存在的差距就是快慢而已,但是或许是因为不想让顾子超松懈的原因,李毅故意说是现在并不意味着最后的成功

    顾子超当然不会有松懈的念头,但是得到了李毅的夸奖,还是让他心中异常的高兴,所以美滋滋的傻笑了一下,然后想到自己不应该再浪费这宝贵的时间,所以要就有马上带上自己的眼镜,说了一声:“先生,我继续了。”然后就又安静的坐在地面继续修炼,只是脸上隐藏不住的喜意,证明他的内心真的是很开心。

    李毅也笑了笑,目光有回到了自己研究的符阵上。

    水到渠成,或许有些事情是水到渠成一般存在,但是有些事情还是例外的,就比如自己面前的这个符阵,如果自己只是抱着一种水到渠成的态度,恐怕说不上什么时候才会出现结果。

    “连人家可以水到渠成的事情都还在坚持努力着,自己又有什么理由要松懈呢,既然分析不出来这个字的起笔和收笔,那就一点点试一下。”李毅在心里暗暗的给自己打着气。

    不过当他再次注视了一下这个浑然一体字一般的图案的时候,脑袋里又是一阵发大的感觉,因为他发现就算是一一尝试的办法他似乎都没有办法去用,因为这个图案的任何一个地方,都有可能是起笔的地方,这就让其有了无数种可能,所以根本没办法去一一尝试。

    “该死,自己怎么这么倒霉,遇到了一个这样的一笔画,这简直就是无迹可寻,无处下手么。”李毅自言自语的说着,拍接着自己内心深处的郁闷。

    “咦,不对,不对,一笔画,对呀,假如这是一个一笔画的话,那么最开始起笔的地方一定是能够让绘画的人最方便完成的地方,一笔而成,气脉不决,这是一笔画最重要的一个特点,那假如这个是一笔画的话,那么它的起点,一定是能够统领全画的地方,并且在后续的绘画中不会出现高难度的转折。”

    李毅似乎感觉到自己有了一些思路,所以又马上将自己的所有精力放在了这个奇怪的字的图案上,按照一笔画的理论去一点点查找可能的起笔点和收笔点,同时还根据用笔的习惯和走势综合的考量起来。

    李毅的眉头紧骤,脸上一阵严肃,但是大脑之中却是在飞速的思考着。

    “不对,不应该是这里,这里的话这个地方就没办法处理了……”

    “不对,也不应该是这里,要是这里的话,那就会被终结在这个地方,那么这一笔画就会少了这一条线。”

    “嗯,这里,这里也不对……”

    “这里也不是……”

    “还不是……”

    …………

    差不多是一个时辰过去了,李毅的双眼还没有离开面前的图纸,眉头也皱的更加厉害,额头上,也有汗水渐渐的出现,内心里面的开始了一点点的焦急,分析了这么久,还是一无所获,仍旧是还没能得到自己想要的那个可以让自己豁然开朗的点。

    对于符阵的分析,似乎又陷入了停止当中,李毅的内心在和自己叫着劲,所以额头上才会出现汗珠,李毅也是一个倔强的人,他自然是不甘心自己倒在这一步上。

    “又是哪里出了问题呢?按照道理来说,分析上应该没有错误,可现在却是对不上号,到底哪里出了问题,哪里?哪里?”李毅在自己的心里一直追问着自己。

    对于这个中间的图案,李毅一开始也曾试过照葫芦画瓢的办法,但是确实没有成功,所以这让李毅意识到,自己遇到的这个图案,虽然仅仅是整个符阵中并不是很大的一块,但是却是整个符阵的重点,而且更为重要的是,这个符阵是讲究走笔顺序的,是无法照葫芦画瓢的。

    这样也才就有了李毅一遍遍的分析尝试,可惜的是,到目前为止,李毅依旧没能够找到更好的办法来解决现在遇到的问题。那就是起笔在哪里?想明白一笔画原理的李毅已经不再纠结于收笔的地方,现在唯一让他苦恼的就是起笔,他有信心,只要能够找得到起笔,那么就一定能够攻克这个怪阵。

    “这符阵到底是谁镌刻的,怎么会这么奇怪,难道不是用手镌刻的?难道是两个人同时完成的?难道是用左手刻的?”因为前面的不顺利,李毅又开始从源头上来分析手法。

    “先生,这个时候了,你还不吃饭么?”李毅并没有注意到顾子超已经把所有的饭菜都拜访在了自己的面前,现在听见顾子超的询问,才看见摆放在一旁的饭。

    “恩,这就吃……”李毅回答着。

    趁着李毅走到桌边的时候,顾子超却是走到了李毅的工作的台子前,自然也就看见了桌子上李毅摆放着的那张带有符阵的纸,眼睛停留在上面,似乎在思考着什么。(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