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30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听见了若冰的这句话,李毅才想起了自己想的还是太简单了,如果说在外面要求看人家的兵器还只是忌讳的话,那在这里简直就是无理要求,要不是人家提醒,自己还真就忘了这样一码子事情,这也难怪自己的那位前辈几次要求却也没有成功,看来自己不是冒昧,而是异想天开。

    “实在抱歉,这一点是我考虑的不周到了,我真的忘记了这个事情……”李毅想明白了原因,连忙向对方表示自己的歉意。

    “不必,你也是为了帮助我族,这我还是明白的,这样吧,我倒是想出来一个办法,你看可以不?”

    “什么办法?”李毅有点喜出望外的问道。

    “也没什么,既然你是要观察兵器,那么这兵器就由我来拿着吧,然后你去观察,不知道可以不?”若冰也不确定自己的办法到底适用不适用,所以也是咨询的语气。

    李毅听见了若冰的建议,恍然大悟般拍了拍自己的头,然后像是自言自语一般的说道:“对呀,怎么一直想着要拿回去研究,这样也可以的……”

    其实李毅也明白,这样的效果肯定是不如自己带回去仔细研究一番好,但是,这已经是在现有的条件下能够做到最好的选择了,毕竟现在他怎么也说不出来自己想要带回去研究这样的话。

    若冰听见李毅的肯定,干净利落般的唤出了自己的幻石兵器,一把古朴的剑展现在李毅的面前,之所以说这般剑古朴,是因为这般剑的造型一看就是早期时代,除此之外,此剑出现,并没有任何惊天动地的异象,很是平常般的光亮一闪,这样的表现,估计还不如李毅的新兵器,通常这也代表着幻石兵器品阶不高,当然,也有一种例外,那就是类似于‘无华剑’那种风格的幻石兵器。

    若冰抬起手臂,以保证剑身能够最大程度的展现在李毅的面前,虽然李毅几面不必凑到面前就也能够看清楚,但是李毅还是下意识的走到了剑身旁,仔细的观察着每一个细微之处。

    剑身之上已经有了一些斑驳,看得出来已经使用了很久,除此之外,幻石的材质非常只好,估计着也是经历这么久,但是依旧没有破损的原因,李毅重点要观察的是上面的符阵,只不过扫了几眼,李毅就已经发现上面至少有三个符阵已经完全的破损,这也让李毅明白,为什么这件会这般朴实无华,看来这般幻石剑,如果用人的生命来衡量的话,那么他也是属于走到人生尽头的那一种。

    不知道经过几代人之手的剑,一把已经是很普通的幻石剑了,但是,在这样的时候,却仍旧是遗忘部落里最珍贵的东西,甚至说是遗忘部落精神的寄托。

    有时候,信仰很奇妙,或许,这样的一把幻石剑,也有自己的信仰,所以才会即便这般破损,依旧坚持着以一把幻石兵器的姿态存在着。

    李毅的思绪有些走神,但是在另两个人的眼力,还以为他是在思考着什么……

    及时调整自己思绪的李毅重新将自己的精神回归到这把幻石剑的本身,努力去梳理上面已经很是陈旧的符阵,这是他认为突破口的所在,所以他很是在意没一个符阵的变化和走势,生怕自己有一点遗漏,没一个地方,都是仔仔细细的观察着,每一个细枝末节,都不会去放过。

    幽静的森里中,一位白衣女子,一把斑驳老剑,以及一个全神贯注的观察着幻石剑的青年,和他身后的那个又开始再修炼的人,三个人,三种心情,在这样一个特殊的环境下,都在自己的世界里进行着自己需要做的事情。

    这一过便是差不多一个半时辰,若冰坚持这样的子施展了一个半时辰,但是仍旧没有一点点的不满意,因为她也明白,眼前的这位青年所作的这一切,并不是为了个人私利,而是为了自己的部落,与此同时,这样的站立,对于平常人或许有些困难,但是对于她,却并不吃力,只不过,眼看着那聚精会神的身影就在自己的面前,若冰的心里,似乎有一种很是奇怪的感受。

    至少在自己的记忆里,从来没有人在自己的面前能够停留过这般长的时间,若冰如是想。

    李毅努力看完最后一个符阵,非但没有解脱的样子,眉头反而是皱的更加厉害,脸色也是十分的阴沉,说不出的郁闷的样子,让人看上去有一点苦恼的样子。

    没错,李毅的确是有一些苦恼,这样的苦恼是因为他看遍了剑身上所有的符阵,但是却并不是他想象中的那个样子,古剑剑身上一共有十六个符阵,其中目前还完好无损的只有八个,这剩下的八个符阵当中,两个是两阵嵌套组合的复合阵,剩下的四个,都是独立的存在着。

    那两个复合阵李毅一时半会还没有搞明白到底是什么用途,不过他前面已经是钻研符阵有一段时间了,从复合阵上线条的大概走势和符阵的基本元素来看,这两个复合阵应该是攻击阵,也就是说这两个复合阵和遗忘部落的血统一点关系应该都不存在。

    但是其余独立的四个符阵,李毅又恰好全部都认识,都是常见的符阵,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效果。

    这样的分析结果就意味着李毅所作的猜想,当然也包括那位老前辈所作的猜想,都是错误的。

    这样的一个结果当然会让他感觉到很是难以理解,但是又不得不接受,所以才会出现很是沉重的表情,或许是一直以来都太过于顺利,有什么想法或者是猜想的时候,基本上都是正确的时候居多,所以现在这样的情况,反而让李毅自己有点措手不及。

    假如不是这个样子,那又该怎么办?难道真的是没有办法解决了?李毅在自己的内心深处问自己,同时也是在责怪着自己,眉头皱的更紧了,很是明显,对于这样的一个结果,他是非常非常之不满意的。

    若冰也从李毅的表现中看出来不对的地方,所以轻声的问道:“有什么不多的地方?是不是不方便观察?”一向不食人间烟火的声音,竟然也有了一些急躁。

    李毅脸上的难色更加的明显,但是面对若冰的询问,他也不好不回答,有些迟疑的说道:“出了点小问题,和我想的完全不一样,但是不应该是这个样子呀,到底是为什么呢?难道一开始我的想法就错了么?”李毅说道这里,似乎又陷入到眼前看着的符阵里面,又陷入到自言自语的奇怪状态里。

    若冰虽然不懂制器,但是李毅的话他还是听得明白,所以有一些失望,这样的失望并不是对于李毅的失望,而是对命运的失望,上天竟然如此对待遗忘部落一族,给了一点点光亮,但是却又很快的将这一点点光亮撤去。

    李毅顺着剑身,再一次仔细的检查着,这样的时候,他反而希望自己在前面有所遗漏,因为那样的话,或许就意味着自己的猜想是正确的,但是细之又细的检查完之后,李毅的心里是彻底的凉了。

    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现,李毅的心头很不是滋味,很是不自然的抬起头看了看若冰,若冰依旧站在那里,虽然和刚才并没有什么具体的差别,但是李毅还是感觉到了若冰的变化,这样的变化,是来自于内心深处,是从眼神之中表现出来的。

    李毅自己感觉没有底气再面对若冰,所以虽然看了若冰几眼,但是最终却是什么话都没有说,就又低下了头。

    此时无声,但是行动却已经代表了一切,这一低头,若冰似乎看到了对自己一族的宣判,虽然那边还有一个张墨水,但是她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只相信这个李毅,而对于那个张墨水却是一点信任感都没有。

    没有人说话,似乎都不知道来打破现在的沉默。

    若冰想到既然没有办法了,那么自己也就没有必要继续留在这里,还有更需要自己的地方前去,而且自己看来真的要拼一下了,如果不能够成功的话,那么,那么……自己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下定主意若冰想要收回自己的幻石兵器,下意识的用眼光扫了一下李毅。

    这一扫不要紧,却是让她发现了一件事情,这样的一件事,让她的心,有种异样的感觉,脸上,似乎也变得不自在起来。

    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若冰发现李毅正在盯着自己的手看,而且是聚精会神的看着,那样子,似乎见到了自己喜欢的东西一般,似乎恨不得立刻拿过去一般。

    被人这般盯着自己的手看,这可是若冰从来都没有过的经历,一时之间,倒是感觉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

    李毅当然不知道若冰此时的尴尬,因为正如若冰看见的那样,他的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在了若冰的手上,若冰的一双手,洁白无瑕,芊芊可爱,看上去到真是赏心悦目。

    但是,李毅真正的注意力,却不是在这算手上,虽然李毅也曾经历过一段暧昧的情愫,也曾经接触过另一个女孩子的一双手,但是,李毅的骨子里,还是有一点点的传统,对于这种盯着人家女孩子手看个没完的事情,倒还真不是他能够做得出来。

    可问题是,李毅现在就是这般的失态。

    实际上,没有人知道李毅此刻内心的欢喜,基本上已经放弃了自己推测的李毅,却是在一个不经意的浏览间,发现了一个让自己做梦都要笑出声的事情。

    没错,李毅发现了一个符阵,更确切的说,是半个符阵,因为这符阵的另一半,另一大半,都被隐藏在了若冰的手下,所以外面只剩下一小部分,这也导致李毅一开始看上去的时候,还以为只是简单的修饰条纹,并没有真的留意,可是,或许就是因为在这样一双特殊美丽的手下,在这样一个恰巧的角度下,被李毅清楚的抓到了。

    没错,让李毅确切那不是简单修饰条纹的原因,就是因为在这样的角度看上去的时候,正好是他阅读过那位老制器师前辈在手记上绘制的一个单元,一个符阵的单元,这样的发现又怎么能不让他惊喜异常。

    所以,李毅被这样的发现所吸引,以至于忘了自己目前的表现,很容易被人认为是在盯着人家姑娘家的手看。

    若冰虽然有一时的失神,但是这样的心神不宁很快被她调整过来,理论上来说,像她这样境界的人,应该是波澜不惊一般,但是即便是再厉害的人,也逃不了自己的本性,她是一位绝世高手,但是同时,他也是一个女孩子,所以自然会有女孩子的天性。

    调整好自己的若冰轻轻的收了收手,这样的一个动作,她是想让李毅自己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很是不妥,不果让他有些意想不到的是,他的手往后推了推,李毅的头就轻轻的抬了抬,目光依旧锁定在她的手上。

    手又一次往后退了一下,李毅的又抬高了一点,目光仍旧没有离开的意思。

    终于在第三次的时候,似乎是对李毅不恰当的举动有了一点点恼怒,或者说是有一点点的嗔怒,声音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咳……咳……咳,李师,请注意一下你的行为……”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并不是一开始那般的冰冷了,如果李毅或者她自己可以看得到的话,她的面庞,也有一点点奇妙的变化。

    “啊?”李毅终于被这一声所打断了思路,这才意识到自己现在的目光正盯着人家的手呢,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一种失态,意识到这些,脸面上也有一些不好意思,微微的泛红起来,有些支吾的说道:“实在是抱歉,真的太抱歉了,不好意思,我失礼了,还请见谅……”

    “为什么今天自己见到她,总是在不断的道歉呢!”李毅在自己的心底对自己开始调侃。

    若冰并没有说什么,虽然动作失礼,但是她也不会真的因为这个事情去责怪李毅,让她更感到不安的,还是李毅先前的话,也就是制作幻石兵器的事情可能一时半会还解不开。

    “刚才之所以失态,是因为突然发现了点问题,还请若冰姑娘将你握着剑柄的手,稍稍的往后退一下,我感觉那里面好像是有符阵,而且我猜测,这有可能就是关键。”李毅看见若冰没有对他的道歉给予回应,所以又详细的解释了一下。

    李毅的这番话让若冰大感意外,几乎就是话音刚落,她握着剑柄的手,就退后了一半左右的样子,然后又将这剑柄,送到距离李毅更近的地方,从而保证李毅能够看得更清楚。(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