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301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不知道这个老族长会不会再次玩弄手段,哼,是在不行,我就直接向若冰去接吧,反正只是看看,又不是不还,应该不会这么小气吧,这个老族长,简直就是……’李毅心里如是想着。

    老族长的房间中,老族长手里拿着一本看上去很是陈旧的书在认真的读着,偶尔的叹气声在表明,老族长的内心并不平静,而眼神中不时的散发出的精光,从侧面说明这个老头并不像是给别人印象那般简单。

    “咳……咳……咳……”寂静的房间中突然传来剧烈的咳嗽声,老族长连忙用手绢一样的方巾捂住自己的嘴,只不过这样的咳嗽太过于剧烈,直接导致老族长上气不接下气,一时间竟也无法止得住,不知道李毅看见这样的情景,还会不会认为这个老族长什么都不会是在骗他。

    过了一小会,老族长终于调整过来了自己的呼吸,让自己变得平静了一些,还不带老族长处理自己手中的东西,屋子外的敲门声就想了起来。

    老族长的眉头轻轻的皱了起来,不知道脑海里面想到了什么。

    “是谁呀?”老族长等了一会才这样的问道。

    “报告族长,魏子龙求见。”

    “什么事情?”

    “他说要亲自见到您才说,而且他说这是您吩咐下来的,不论什么时候,只要他想见您,我们都要禀告。”外面的人似乎感觉到族长的心情不太好,所以连忙的回答,同时也应该说是一个解释。

    “好了,不用多说了,让他进来吧,对了,如果有那方面的消息,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

    “好的,我知道了……”

    …………

    魏子龙很是平常的走进老族长的房间里面,熟悉他的人几乎都知道,自从跟了张墨水以后,魏子龙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很多,如果说以前是一个老实可信的翩翩少年,一点心思都没有的话,那么现在给人的感觉则是有那么一点阴郁的感觉,让人很难看得懂的一个人。

    走进房间后的魏子龙看见老族长手里握着手绢坐在桌子前,脸色有一些苍白,额头间似乎还有一些汗珠的样子,握着手绢的那只手,看得出十分的用力。

    “见过族长。”魏子龙礼节性的问候道。

    “不必多礼了,说吧,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这么着急。”老族长似乎很急,所以说话没有一点客气的意思。

    “也没什么,只是张大师听说了我们遗忘部落一族有一本先前制器师的手记,所以他想借过去看看,说是想要从里面寻找一下关于如何制器的方法,这也是为了更好的帮助我们遗忘部落一族”

    “恩?这件事情,他是怎么知道的呢?”对于张墨水知道了这件事情,老族长还是有一些奇怪的,因为自己那天和李毅说这件事情的时候并没有外人,而且他很相信在场的人不会说出去这件事情。

    听到族长这么问,魏子龙不但没有一点尴尬,反而是自顾自的笑了笑,他的脑海中响起了张墨水对自己说的话:如果老族长问我是怎么知道这件事情的,你就说我无所不知无所不晓,如果那老头不相信的话,你就说我是从遗忘部落一些族民那里听来的。

    “张大师知道您会这么问,所以他说自己无所不知无所不晓。”魏子龙对于张墨水的话也是言听计从,所以一五一十的转述着张墨水让他说的话。

    “魏子龙,你认为我会相信这些鬼话么?”老族长的语气突然变得严厉起来,或者是因为久居上位的原因,预期之中,不怒自威,这时候的老族长,到让魏子龙真心有一些害怕。

    “不敢不敢,族长大人恕罪,我真也是听从您的吩咐,全力服侍张大师,一切都听从他的吩咐才这么说的。”魏子龙心里有些紧张,所以开始解释。

    “魏子龙,希望你给我记住,你的祖先,你的父母都是遗忘部落的人,而你,也早就已经被打上了遗忘部落的烙印,希望你时刻牢记自己的身份,别做出对不起我族的事情来。”老族长依旧是眼力的语气。

    “万万不敢,还请族长放心,张制器师之所以知道这些,我猜测是和他近些时间来不断的在村子里闲聊得到的,除此之外,我也不知道了,毕竟,这件事情我也不知道。”

    “记得最好,回头我会让人给他送去一份拓本,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同时你也告诉他,就说是我说的,遗忘部落一族好客,但是什么事情都要有一个界限,不要超出”

    “是,我明白了,一定会转告给他。”魏子龙应答着。

    “好了没事情的话你就先回去吧。”老族长下了逐客令,明显是在让魏子龙离开。

    “我这就告退。”魏子龙也不想继续停留在这里,他也说不明白为什么,面对着老族长,他还是有些不自在。

    “恩,下去吧,对了,魏子龙,请不要忘了,你是遗忘部落的人……”老族长有些疲惫的声音传了出来。

    魏子龙刚刚离开不久,敲门声再次响起,原本打算要休息一下的老族长,不得不再次端坐起来,有些疲惫的声音传了出去,“是谁?不是吩咐过没有大事情不要打扰我么?”

    “族长,是我,顾子超,先生说要亲自来找你谈谈,所以才冒昧的这样突然前来,还望族长见谅。”外面说话的是顾子超,不过话里的意思很是清楚,自己是陪着李毅一起来的。

    还没等老族长说话,李毅的声音也响了起来:“喂,老族长,别摆架子呀,我的时间很紧的,早知道你是这个态度,哼哼,看来我就不应该来么,不识好人心呀……”

    老族长其实本意也就是这么一问,他也知道,要不是重要的事情,根本不会被允许来打扰自己的,但是没想到李毅这小子倒是对自己的不满很深,就这么一个机会也趁机挪揄一下自己。

    “小友说的是哪里话,快点请进来吧,谁不见,也不能不见你呀。”或许是因为知道自己理亏的原因,老族长很是客气,一点族长的脾气都没有。

    门被推开,走在前面的是有些不修边幅的李毅,后面跟着小心翼翼的顾子超,之所以带着顾子超来,是因为李毅一方面希望有熟人为自己引路,免得自己寻路的麻烦,虽然来到这部落里已经是不短的时间,但是他还真的没有系统的研究过这个村落的布置,他一心扑在了自己要做的事情上。

    有所承诺,有所努力。

    对于自己的承诺,李毅一直看得都很重。

    另一方面,他很喜欢顾子超的性格,或许是有意栽培一下这个自己不挂名的弟子,对于这个地方,自己当然不会一直想在这里了,虽然不确定一定能栽培他成功,但是看着这么一个努力的年轻人,他还是希望尽自己的全力的。

    “不知道小友突然来访,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指点呀?”

    “指点不敢说,要求倒是有一件,还希望族长能够帮下忙哈,当然了,我相信你会帮的,你不帮忙的话,我可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真的制作出来贵族需要的幻石兵器了。”李毅半开着玩笑说。

    “校友说笑了,只要是我们能够帮得上,我们一定会尽全力,帮不上的,也会努力去帮。”老族长听见李毅这么说,知道肯定不是小事情,所以应答的很是快,当然也是十分的诚恳。

    “我想要一把你们现在的用的幻石兵器,我想研究一下,我想这是让我最快了解的最好办法。”李毅说的很是轻松,在他看来,这是很正常的事情,不过他之所以说要请帮忙,是因为即便是在外面,也不会有人轻易把自己的幻兵器交给别人检查。

    听见李毅这么说,老族长面露难色,眉头紧锁,轻轻的咬了咬嘴唇,一时之间倒是没有言语。

    看见老族长的表现,李毅感觉很不对劲,心里面自然也是很疑惑,所以收起了笑意,严肃的等着族长的答复。

    老族长酝酿了一会,才缓缓开口说道:“小友,这个真的要说实在是抱歉,现在部落里面,还完好无损的幻石兵器不多,而且现在仍旧在部落里面的就更少了,所以这已是半会之间,恐怕……”老族长话说的很是坚决,倒也不像是有假。

    “为什么?”

    “现在还不方便告诉你,不过,李毅小友,老夫真的是请求你一定要尽快的制作出来幻石兵器,这对于我族,真的是很重要,拜托了,真的拜托了。”老族长语气有些激动,这也引起他的一阵咳嗽。

    “我会尽力的,但是最快的方法真的就是让我亲自看一下,我也知道自己幻石兵器一般是不会让别人看的,这是一个忌讳,但是我也真的是为了贵族好,希望族长在考虑一下。”李毅以为是这个原因。

    “小友想到哪里去了,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而是现在留守部落里面的人,有幻石兵器的,真的就只有若冰一个人,但是若冰这个丫头,一向是不会允许别人碰她的兵器的,所以这个真有一些困难,这样吧,我也帮你说一说,如果能够成功的话最好,要是她不同意的话,我也只能说是无能为力了。”

    “哦,既然这样,那我就不再打扰了,等您的好消息,告辞了……”虽然是满心的不理解,但是李毅还是选择相信老族长应该是确实有难处。

    老族长目送着李毅离开,然后就陷入了沉思。

    一大部落的责任压在这个老者的身上,真的有一些不容易,老族长的精神状态,明显比刚才要萎了许多,应该是真有一些心力憔悴的原因。

    但是上天还是偏偏在开他的玩笑,就在他想要休息一下的时候,敲门声又一次的响了起来。

    老族长的面色有些难看,总是在这样的时候被打扰,任谁的心情也是不会好的。两位被自己叮嘱过有特权打扰自己的人都已经来过了,这一次又会是谁呢,莫不是……想到这里,老族长连忙让外面的人进来。

    这一次进来的是,是长时间跟随在族长身边的随从。

    “哦?什么事?”老族长问道。

    “那边传回来消息了,情况有点不太好。”随从回答道。

    老族长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问道:“怎么样,我那两个老兄弟呢?局势又是如何?”

    “局势只能说是越来越恶劣,随时都有失控的可能,希望能够想到更好的解决办法,另两位长老到了那里以后,希望进一步去探测,结果这一去,就没有再回来,目前下落不明,不过恐怕是凶多吉少。”

    老族长手里面的手绢样子的方巾,一下子滑落在地上,整个人似乎也有一些瘫坐在座位上的感觉,伤心溢于言表。

    “唉!”

    内心深处,一阵深深的叹息,只不过,这样的叹息,也只有他自己能够明白。

    老族长呆坐在那里,一句话都没有说,屋子里的气氛,一种让人很是难受的压抑,族长的随从也没有说话,只是等着老族长的吩咐。

    安静,持续,没有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那……那……还有别的什么消息么?”老族长的声音有一些哽咽,那两位长老,和他共事的时间并不短,虽然这些年来有过争吵,但是,听见这样的消息,还是让他发自内心的难受。

    “还有,其中的一位长老在出发前给您留了一封信,并且一再叮嘱,这封信只能够让您亲自打开来看。那边把信带了过来”随从说着话,同时将信件递了上来。

    老族长有些颤抖着的接过来信件,并没有马上打开,似乎是有一些犹豫,又似乎是有一些懊恼加上悔恨,这样的感受,真的就只有他自己能够明白了,“行,你先出去吧。”老族长首先是下了逐客令。

    随从没有多说什么,安静的退了出去。

    屋子里,又恢复了安静,更确切地说,是只有老族长一个人的呼吸声,有些沉重,更有一些无助的感觉,轻轻的撕开了信封,然后又是重重的吸了一口气,才将信放在自己的面前。

    十分古朴却有不失粗狂的笔迹映入了老族长的眼睛里,这样的字,老族长应该说是再熟悉不过了,或许还是在年轻的时候,自己说过的一些话,一些看似幼稚的决定,就是由这样的字来记录的。

    信的内容,十分的简短。

    族长大人,余已去,勿念,族之大计,万万要慎之又慎,若我族得以延续,今之决定,当属英明,然,若族不幸断于此,汝之心,余亦知晓,勿愧。盼有来生,再为兄弟!(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