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300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这……对,若冰姑娘不用说了,我李毅,自认为也是一个说话算话的人,刚才也只是一时气愤,呵呵,不帮助你们,我也没办法离开这里呀,所以,我会继续努力帮助你们,但是能不能成功就是另一码事情了。”李毅的语气有些自嘲,同时也是在表达着自己的不满。

    “谢谢小友。”老族长连忙接过去话头。

    “得了,您老人家,都说人老成精,看来这句话真的不假,我会全心全意帮助你族,希望你别再算计我了,人心里面都有一杆秤,做什么事情,要摸摸良心,别盯着一切为了自己一族的名义,做出那些让人心寒的事情来。”李毅的这句话说的有些尖酸,充分表现出李毅目前对于自己不远处的老族长的印象非常的不好。

    老族长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只不过那笑容看上去,倒还不如哭来的好看。

    “小友说笑了,我怎么会呢,小友真会开玩笑……哈哈……。”

    李毅也不作声,只不过心里却在想着:不会,不会才怪呢,真是一个老狐狸。李毅之所以会这样想,也是因为他想明白一件事情,那就是这个老族长不杀张墨水的原因,除了前面说的那两条冠冕堂皇的话之外,恐怕还是在防备着自己,只要张墨水活着,自己就不能够利用只有自己是制器师这样的身份来威胁他们,与此同时,利用自己和张墨水的矛盾,也正好可以互相牵制。

    …………

    张墨水的房间中,魏子龙正一五一十的对张墨水汇报着自己刚才所看见的一切,张墨水半躺在摇椅上,眼睛眯缝着,脸上一点波澜都没有,看不出心里面到底在想着什么,只是静静的听着魏子龙的诉说。

    “我看见的就只有这些,那个李毅突然对族长出手却没有成功,至于他们交谈了什么,我就没有听见了。”魏子龙对自己诉说的话做出了总结。

    “哦,这么说李毅做出来的东西你们族人在滴血认主的时候一点反应也没有了?”张墨水问出了他最关心的问题。

    “恩,我离得比较远,没看出来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不过后来李毅自己接过去滴血的时候倒是有异象发生。”魏子龙如实的回答着。

    “呵呵,果然如此,我就知道会是这样,知道我为什么什么都没做,而是先让外边的人写自己的心得体会么?”张墨水一副一切尽在掌握的模样说道。

    “属下不知,还请大人明示。”

    “我早就知道,普通的制器方法肯定不适合你们遗忘部落一族,所以我才没有着急动手,你看我现在好像是在闲着,其实我一直在思考解决的办法,这不是一时半会能解决的,我这样的人,总不会像李毅那个愣头青一般,综艺为自己能做出点样子来,结果却是一个笑话。”张墨水言之凿凿的说着,一点害羞的意思都没有。

    “张师真是厉害,竟然早就知道这些,果然不是那李毅能比得了的。”魏子龙很是配合的拍了张墨水一个马屁。

    “呵呵,马马虎虎吧,去吧,你去告诉外边的人先别等了,我还要仔细研究一番,对了,你把这些事实也和他们说上一说,不要让他们以为李毅那边领先了,真正走在前面的,是我才对。”张墨水如是说。

    “好的,我这就去说。”魏子龙一点也不含糊,抬脚就走。

    …………

    李毅临时住着的房间里面,现在已经没有其他人,还在这里面的,只有李毅、顾子超、老族长以及他的随从和若冰,一共也不过是六个人而已。

    “族长,我希望你不要在藏着掖着了,快把东西给我吧。”说话的是李毅,一点都不客气的看门见山,与此同时还伸出了自己的手,要东西还要得这般理直气壮,也算得上是一颗奇葩了。

    “小友,老夫实在是不知道你想要什么呀?我那有什么东西还藏着掖着。”老族长有些茫然。

    “又是这样,好,我明说,你不是说前面有人研究过你遗忘部落一族的奇怪的地方么,我想这个人肯定会留下一些手记吧,至少也会留有一点研究的结果吧,所以么,我要的东西就是这个,看看前人的想法,也免得我再走弯路。”李毅一点都不做作,有一说一,有二说二。

    “原来小友是说这个,好的好的,回头我让人整理一份出来拿给你,这不是问题。”老族长一口答应。

    “不,我不看你们整理的,我要看手记,原版的手记,老族长,你口口声声说遗忘部落是诚信一族,那我问问您,这手记到底有没有原版的呀?”李毅有些得意的笑意。

    “这个……”老族长一时语塞,有些支吾,思考了片刻,然后又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才说道:“罢了罢了,既然已经到了这个时候,这些东西我们留着也没有用,你来看看的话没准真能让你早日找到方法,回头你让顾子超和我一起去取吧。”老族长答应下来。

    “好的,那我先谢谢族长了。”李毅对于这个结果很是满意。

    这究竟是怎样的一本手记?遗忘部落又到底是哪里和常人不同?李毅突然对这一切充满了期待。

    遗忘部落居住的地方,说小不小,说大却也是并不大。

    在这样的环境里,消息是最容易被散播开来的,大家本来就没有什么大事,所以,李毅和张墨水原本就是这一个部落现在的焦点,所以当李毅的第一次制器以失败为告终这件事出现的时候,没过多久,整个村子里似乎就都知道了。

    与此同时,村子里还知道了,张墨水之所以没有制器,就是因为知道给遗忘部落制器的方法和外面的有所不同,如此看来,张墨水似乎比这个李毅要厉害上一些,这是不少部族里面人的想法。

    时间不等人,这一过,便又是五天。

    这五天以来,李毅和张墨水两个人的表现,久之就是天壤之别。

    先说张墨水,自从那天以后,张墨水反而一改自己经常呆在屋子里的习惯,开始每天都在这个村子里逛,看见没个人都要和其聊上一聊,张墨水原本就见识不凡,在这个闭塞的部落里,就更显得学识渊博,所以他说的每一件事情都很让大家好奇,渐渐地,有很多的族民对这个有着阳光一般微笑的年轻人极具好感。

    对于张墨水这样的表现老族长曾经提出过不满,但是张墨水直说出来一句话,便也就让老族长任其自由了,张墨水的这句话是:族长,我之所以这样做,也是为了遗忘部落一族,多喝您的族人交流,好让我能够更多地了解您一族的特点,然后好早日制作出来属于你们一族的幻石兵器。

    所以,虽然老族长颇有微词,但是这并不能阻碍张墨水在村子里面用着这样的名义来做着各样的事情。

    张墨水对于这样的结果,很是满意,这不正是自己希望看见的情况么。

    反观李毅,这五天来,却是从来没有走出房间一步,甚至一条命令也没有对外边的人下过,这样的结果就直接导致守在他门口的那五十人,现在剩下来的,却是不足一半了

    李毅之所以会有这样的表现,最直接的原因就是因为他拿到了那本不知道是多久以前的一位制器师的手记,话说当李毅接过来这本手记的时候,双手都有一点颤抖,这样的颤抖并不是因为他太过于紧张和激动,而是因为他太过于担心。

    而担心的原因,就是这本手记真的是太陈旧了,陈旧的让李毅担心自己稍微一用力就会让这本书变为纸屑或者是尘埃,但是越是担心就越是有些难以控制,接过来的时候,双手反而有一些颤抖。

    书不厚,纸张的质量也不是很好,但是这并不妨碍李毅对这本书的期待,于是,这五天,他便开始研究起这本书来。当然,和李毅一样闭门不出的还有一个人,那就是他实际上的弟子,名义上的随从顾子超,顾子超这个人还真有一股狠劲和一股毅力,即便是李毅已经告诉他他能够练成眼力技法的概率是微乎其微的,但是他依旧是没有放弃,每一天都带着那件李毅为他制作的眼镜,不肯放过任何一个能够修理的时刻。

    再来说说这本书,书上的内容其实并不多,书中的内容实际上并不多,也并不是这位制器师一直以来的制器心得,确切一点来说的话,只能算是这位制器师到达这里以后的一点总结。

    书里面一开始就开门见山的说,自己和一群武者来到森林里寻找材料,无奈碰上野兽群,整个队伍都被冲散,自己命大,居然得意活了下来,阴差阳错之下,又来到了这个叫做遗忘部落的部族,当他知道那一段历史的时候很是吃惊,不过对于这里淳朴的民风也让他很是惬意,所以他决定要帮助这个部落。

    后面的情况和李毅所遇见也相差不多,基本上也是一腔热血最后却一无所成,而且比李毅更惨的是,那时候没有人告诉他这是遗忘部落一族自身的原因,所以一切都要靠他自己摸索。

    站在前人的肩膀上,才能够前进的更快,这是李毅一直以来都相信的事情。

    功夫不负有心人,这五天来的收获也的确是不错,这手记的主人虽然没有系统性的论述自己的心得,不过在研究遗忘部落这一块上,却是将自己所有的体会和猜想都写在了里面,在这位制器师看来,遗忘部落一族的血统的确有独到之处,这或许就是这一族极具武者天分的原因,但是这也制约了遗忘部落的发展,譬如在幻石武器上,其制作方法就和平时的大为不同。

    不仅仅是这样,这位制器师还有一个大胆的猜测,那就是遗忘部落一族幻石兵器的制作方法可能被人为的抹去了,这也就说,至少在他看到过的所有典籍里,都没有这方面的论述。

    最重要的部分就是这位制器师对这一问题的研究,这位制器师认为幻石兵器,万变不离其宗,一个部落的血脉的问题,肯定不是很容易就被改变的,所以这一族的幻石兵器的制作,不应该在血脉上下功夫,所以他将突破点放在了符阵上,没错,这位制器师的思路就是利用符阵的来解决这一个问题。

    所以这书里面写了很多关于符阵的研究,这才是让李毅大开眼界的地方,李毅从来没有想到过,符阵居然有这般多的变化,可以这样说,这本看似没有什么的手记,却让李毅对于符阵的认识更加的深刻了,同时也为他开拓了很多思路。

    不过,这位制器师也有很多遗憾的地方,那就是他始终没有见到过一件遗忘部落的幻石兵器,他很有信心自己只要能够研究一般幻石兵器就应该能够解决这些难题,可是他并没有如意,那时候的族长的原话就是鄙族现在所有的兵器都征战在外,暂时没有办法抽调。

    而就是在这不就之后,村子里突然出现了打量的野兽袭击,遗忘部落一族被迫撤离,这位制器师的最后一篇论述就是:外面的嘶喊声不断,我想遗忘部落在这样的攻击下一定会遭受不小的损失,可惜我是无能为力了,并不能帮助他们改变什么,哪怕再多给我一点时间,我相信我一定能够成功,哪怕只有一点……

    原本的看完了这些,李毅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将这本手记的的内容完完整整的誊抄一遍出来,没一个细节都不放过,特别是这位制器师在符阵论述上简单绘画的一些符阵,有一些只是简单的线条而已,有一些李毅连名字都叫不上来,但是这并不妨碍李毅认真的将这些东西复制下来,不过到了这个时刻,李毅在自己的心里再一次感谢一下自己的师父,如果不是自己师父一小就给自己打下的基本功,自己也不会这般顺利。

    誊抄完以后,李毅就开始了对这些不知道是成品还是半成品的符阵开始研究起来,不明白的地方,就用自己脑海中记忆相似的地方一点点的作对比,一点点的推敲,每一条线,每一个组合,李毅都要仔细推敲,所以这五天以来,李毅用在看书的时间并不多,更多的时间是用来研究符阵上。

    而这样的研究终于是没有白费时间,李毅终于算是基本上搞懂了这些符阵,确切一点来说,这里面并没有几个完整的符阵,大多都是一些不知所以的残阵,不过这些残阵在某些地方倒是有不少的共性,李毅推测这是那位前辈为了达到自己预定的目标所作出的尝试。

    如此看来,自己的重点也是要把重心放在对扶正的研究上,看来自己也要向也要向着遗忘部落要一把武器来看看了,只有这样才能够更快的了解并找出问题的根源,只要解决了这一个难题,估计就不会再有什么难题了。(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