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29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思考了一番,李毅决定变缓一种思维来处理这只眼睛,那就是将这只眼睛镶嵌在阵法的最中间,也就是阵眼的位置,这对于李毅而言,则又是一个挑战。

    挑战天天有,今天特别多。

    在这样的时候,李毅也没有忘记调侃自己一番,也看得出来,李毅现在的状态很是好,在兴奋和冷静中找到了一个恰当的的平衡点。

    太过于冷静的话,不利于自己的状态的发挥,对自己手下的掌握虽然好,但是会错失许多画龙点睛之笔。

    太过于兴奋的话,不利于自己对手中的笔的掌握,人一旦兴奋激动起来,就总会有一些失控,这样在镌刻的时候,就极有可能导致自己的失误。

    轻轻地握紧手中的针笔,李毅开始了‘雨杀’阵的镌刻,流畅的线条继续在其挥动着的针笔下诞生,圆润处如同精雕细琢,曲折出如百转千回,‘雨杀’折在结构上的特点,也是诸多的圆滑曲线和近似急转反向一般的折线的组合。

    李毅记不清时间流逝的快慢,他的每一缕心神都在自己正在镌刻的符阵上,当‘雨杀’阵基本的线条全部镌刻完毕的时候,李毅仍旧没有停歇的意思,放下针笔,迅速的拾起来最下的一把刻刀,然后在‘雨杀’阵阵眼的位置迅速的刻出一个小孔。

    然后又小心翼翼的拿起蛊雕的一只眼睛,已经在溶液中浸泡了一段时间的蛊雕眼睛的表面也有了一定的变化,轻轻的放进空中,李毅有在上面覆盖了一些幻石薄片,然后最后用金刚稀经行了浇灌。

    做完这一步,李毅再次拿起针笔,忽然调动体内元力,注力于针笔的笔尖出,然后重重的刺向了蛊雕眼睛的镶嵌处。

    ‘雨杀’阵成,房间中一片耀眼的光亮……

    ‘雨杀’阵的异象,引起了包括李毅在内的所有人的注意。

    镌刻符阵成功的时候,复诊一般都会有所表现,但是这一次‘雨杀’阵的表现,明显超过了以前的任何一次,甚至在书中的描述中,有一些高级符阵的阵成时的异象,也没有这般引人注意。

    与此同时,李毅感觉到自己的元力不源源不断的吸入到符阵当中,镌刻符阵的过程中都会有元力的注入,但是注入的量并不是很多,虽说最后一笔落下时会有对元力的吸取,但是这样的吸取也是很少的,否则的话,所有制器师都会被高级符阵吸成人干了。

    以前镌刻符阵成功的时候,李毅都没有很准确的感觉到自己元力的注入过程,但是这一次,却是明显的感觉到了元力的注入,虽然这样的感觉很小,但是,真真切切的感觉,仍旧给予他最真实的感受。

    李毅知道,‘雨杀’阵一定是发生了什么自己不知道的变化,只有使用它的人才会知道到底哪里有所不同了吧。

    原本坐在一旁修炼着眼力技法的顾子超,忽然感觉到眼前大亮,还以为是发什么了什么事情,连忙几声说道:“先生,先生,怎么了?是不是失火了?”与此同时也睁开眼睛四处查看,不过因为光线的太过于强烈,一时间他也没有看清什么。

    “没什么,镌刻符阵成功时出现的一点异象,先闭上眼睛,免得对你的眼睛有所损伤。”李毅的声音传了过来,让顾子超的心里安稳了许多。

    屋子外,守候的众人看见屋子里突然光芒大放,心中先是震惊,还以为出了什么意外,差一点就没急匆匆的冲进房间里看个究竟。

    “都老实的守着,屋里面没什么事情……,等一下,听说是……镌刻符阵成功时出现的一点异象。”就在大家蠢蠢欲动的时候,若冰清冷的声音响起在院落中,最后面的一句,很显然是她听见李毅的原话,而她的脸上,一开始也是焦急,只不过在说话的时候,又恢复平静。

    众人开始变得安静,同时眼睛中都带着期待的神色,心中对李毅也是更加的敬佩。

    这将是怎样的一把幻石兵器,大家都很期待。

    光芒散尽,李毅稍微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或许也是因为对这件作品的期待,让李毅在镌刻了两个中级符阵以后也没有一点点精神上的倦意,反而更加的神采奕奕,

    没有多做任何的休息,李毅便马上投入了下一个符阵溶液的调试与镌刻。

    时光缓缓的流淌,期望越加的强烈。

    …………

    太阳慵懒的在半空中散发出刺眼的光芒,与之相对应的,还有让人有些心烦气躁的高温,再加上等待的煎熬,这足以让等在院子里的人备受煎熬。

    只有那一道白色身影,似乎与这一切都没有丝毫的关系,但是,她的心里面,真的如此的冰冷平静么?

    那沉着的凝望,是一种怎样的期待与等候。

    然而,在这个时候,在房间内,李毅瘫坐在地上,额头间,眉目上,隐隐约约有汗水留下来。

    一夜未眠,是成是败?

    还原起来昨晚的过程,李毅剩下的镌刻并不顺利,一次镌刻这么多符阵的困难与挑战在后面的镌刻中逐渐的显现,在镌刻最后一个中级符阵的时候,李毅差一点点就走错了轨迹,让他的心中也是骤然一紧。

    越来越多的消耗,让他后面的镌刻越加的吃力,但是心里面的坚持,以及想到外面那些人的等待,又让他想咬着牙坚持下来。

    我说过的,明天中午能够完成。李毅在心里不断的这样告诉自己,这是他对自己的鼓励。

    人,总是有一些事情让自己无法后退,往往对别人的承诺,比对自己的承诺更重要。

    或许不想活在别人的影响下,但是却要活在别人的目光中。

    所以到后来的最后的两个符阵,李毅再次选择了一个大胆的尝试,,既然自己现在的精神力上有所疲倦导致镌刻的吃力,那么,如果自己尝试一下进入到偏法状态呢?

    这样的想法一产生,便在李毅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没有经过太多的思考和犹豫,李毅便知道这个办法应该是可行,所以,心法一动,李毅迅速的进入了偏法状态下,而最后的两个符阵,也顺利且完美的完成了。

    同时李毅还发现,片发下的自己,镌刻符阵更加的得心应手,或者这可以成为自己以后镌刻符阵的一个助手,只不过,偏法状态下的自己,坚持不了太长的时间。

    所以,就出现了开始的一幕,李毅瘫坐在地上,这是使用偏法之后的副作用。

    李毅坐在地面上已经很长时间了,所以现在也缓过来不少,毕竟这次没有过度的透支自己的身体,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李毅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只是制作一件幻石兵器,就差点残掉的情形。

    这一切,李毅连同在房间中的顾子超都没有惊动。

    桌子上,摆放着一把幻石刀,朴素而无华,仔细观察上去,刀柄的地方似乎在颜色上有一些差异,隐约在内部似乎镶嵌着什么样的物体。

    “顾子超……”李毅感觉自己有所恢复,所以想要叫醒顾子超。

    顾子超的修炼十分的认真,虽然外面已经天亮,但是屋子内光线变化并不是很大,所以,他仍旧没有停止下来,不过当他听见李毅的声音的时候,却第一时间的睁开了眼睛。

    “先生,有什么吩咐?”

    “你过来扶我起来吧,同时带上那把幻刀,我们出去吧,他们已经等了一晚上又加一个上午了,不要让他们再等了。”李毅的声音有些虚弱。

    顾子超这时候看了看外边,才发觉自己已经修炼到这个时候,心中也对自己很是自责,自己没吃什么东西倒是还好,但是害得先生也没吃,自己简直就是罪过。

    “先生,对不起,我修炼的太过于沉迷,一时间忘了时间。”顾子超愧疚的解释道。

    “有什么对不起的,认真修炼的人,我很欣赏的,勤能补拙,没准我可以在你身上看见不是从小修炼眼力技法而成功的奇迹呢,呵呵,我很期待的。”李毅的心情不错。

    顾子超走到李毅身边,将李毅扶了起来,同时小心翼翼的拿起来摆在桌子上幻石刀,向门前走去。

    屋子外,等待了许久的人们忽然看见门开,一下子所有的倦意就都没了,门开过后,顾子超扶着李毅,手里面拿着一把造型简单的幻石兵器出现在众人面前,众人紧张的连大气都不敢出。

    不远处,有人飞快的离开,跑向的方向,正是族长的议事厅。

    “咦……?你的身体怎么成了这个样子?”还没有等李毅说话,若冰的声音传了过来。

    李毅心中一阵苦笑,看来什么都瞒不过这位本领通天的奇女子,眼睛也看向了若冰所站着的方向,还是自己昨晚离开时的位置,看来她也在这里等了一夜,依旧是蒙着面的纱巾,李毅忽然很想看看纱巾下的容颜。

    抛开这不切实际的想法,李毅露出一个很勉强的笑容,然后很无奈的说:“出了一个小小的意外。”

    说话间,若冰已经来到了李毅不远的地方,观察了一下李毅,然后说道:“你先别说话了,我帮你调理一下。”

    话音刚落,李毅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回答,就感觉自己的身体内缓缓的有一股力量在流动,与此同时,自己肌肉深处的疼痛一点点的减少,而元力则一点点的增加着,为了不让自己的元力对进入体内的力量反击,李毅控制着他们老老实实的待在原地。

    过了一小会的时间,李毅感觉到自己体内那股力量的消失,发现身上的酸痛几乎都没有了,用了下力气,发现自己已经可以轻松的依靠自己站着。

    “多谢若冰姑娘。”李毅出言,对于若冰的一切表现,他真的只有一个字:服。

    “不负众望,我已经制作出一件幻石兵器了,顾子超,拿给他,让他将自己的鲜血滴入幻石兵器中。”李毅再次开口,已经是步入正题。

    顾子超小心翼翼的将幻石兵器交给五十人当中排名第一位的那个人,那个人结果幻石兵器的时候,眼睛竟然有些湿润,双手也是在颤抖着。

    遗忘部落几十代人的希望,终于在这一刻实现了么?

    遗忘部落历经这么久的窘迫,终于要在这一刻解除了么?

    韩子明的心情极度的激动,才会有前面的表现,韩子明,就是五十人当中排在第一位的那个中年汉子。

    就在这个时候,族长也带着几个人来到了李毅的院子里,或许是大家的注意力都在韩子明手中的幻石兵器上,所以对于族长的到来,几乎没有人察觉到,就更别说向他行礼了。

    但是李毅注意到了,老族长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看着前面发生的一切,虽然也有一些期待的神色,但是似乎对眼前的事情没有太多的激动,这让李毅很是奇怪,既然族长这么在意这件事情,为什么会表现出来这个样子。

    李毅的心中似乎很是疑惑,但是没等到他深究,之间韩子明用力的弄破了自己的手指,然后,轻轻的将自己的鲜血滴在了幻石刀上。

    鲜血一滴一滴的滴在了幻石刀上,对于这五十人而言,自己的心跳也似乎在随着这鲜血跳动着,鲜血,一如滴在了自己的心上。

    一切都很安静,可是李毅的心无法安静下来,而眉头,也开始皱了起来。

    不对,这不对,不应该是这个样子,幻石刀怎么会一点反应也没有,李毅的心中十分的疑惑,到底什么地方出了问题,这一刻,李毅心中似乎失去了信心,不敢相信自己看见的事实。

    韩子明不明情况,所以还在任凭着鲜血的滴下。

    李毅仍在自己的内心深处追问着自己,到底什么地方出现了差错。

    轻轻的望向了远处,李毅发现,老族长的脸上,没有一点点的失望,依旧是波澜不惊,依旧是高深莫测……

    在场的人都不明所以,但是这并不妨碍大家看出情况不对,虽然没吃过猪肉,也没看见过猪跑,但是这并不妨碍大家去想象一下,滴了那么多的鲜血,总不应该像是现在这个样子吧。

    即便如此,也是没有人出声。

    大家都在安静的等着,不知道是等结果,还是在等着李毅的解释。

    李毅的目光,没有停留在面前的韩子明的身上,而是看着远方的老族长,虽然彼此之间仍旧有一段距离,但是这并不妨碍李毅看清楚老族长所有的表现。

    怒火中生,李毅此时此刻唯一的感觉。

    “好了,停下来吧,不要在滴了。”李毅平静的说出这样的话来,平静背后的怒火,只有熟悉他的人才知道。(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