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29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李毅最后一笔轻轻地落下,符阵整体亮了起来,似乎是在遥相呼应,又似乎是在展现着自己的全貌,一闪即灭,往往,一闪变也是永恒。

    “先生,我想问一下,镌刻符阵时落笔的地方应该遵循什么样的原则呀?还是说可以怎么样都可以。”顾子超见到李毅停了下来,连忙问出自己不明白的地方。

    这么一问,李毅也才发现自己想要教导顾子超,还是存在很大的问题,一是这里不像是制器部那般有各式各样的基础书籍,可以让他自己看;二是顾子超现在还是不会眼力技法,所以根本不可能看见自己落笔镌刻符阵时的走位。

    这真是一个让人挠头的问题,李毅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一时也找不到什么好的解决办法,只好说:“肯定是要按照一定规律来,应该根据其内部的纹络的走势来下笔,尽可能的利用原有的纹络。你现在还不能使用眼力技法,所以这样讲给你听,估计你也听不明白。”

    “先生,我想问一下,眼力技法为什么一定要朝着初升的太阳才能练,那样的话,每天能够练习的时间其不是很短暂?”顾子超继续发问。

    这个问题还真就难住了李毅,李毅也从来没有想过,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做呢?李毅的眉头皱了皱,开始回忆下自己以前用没有看过相关的论述,但是,却是一无所获。

    “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师父就是这样交给我的,很多书上也是这么写的,或许是因为光线强弱的原因吧。”李毅回答的倒是很真诚,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很有老师的模样。

    “那我们可不可以在模拟那样光线的情况下练习呢?这样的话我就可以有更多的时间来练习了。”顾子超不知者无畏,大胆的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李毅的脑中轻轻的一震,似乎是在反问着自己一样:为什么不可以呢?

    “可惜没有什么能模仿初升时太阳的光芒,唉。”顾子超有些哀声叹气。

    “你等一下,或许,我们可以尝试一下。”李毅说完这句话,迅速的捡起一些上午雕刻下来比较大一点的幻石,然后又拿起刻刀,简单的修整了一下,看着还有一些溶液没有用完,就有在上面镌刻了一些什么。

    一切弄完之后,李毅将两片圆形略薄的幻石递给了顾子超,然后说,你试试让现在的灯光透过他照射一下你的眼睛,然后你闭上眼睛感觉一下,看看有没有那种早上阳光的感觉。

    顾子超知道李毅这是在为自己想办法,心中很是感动,来不及感谢,连忙接了过去,小心翼翼的将两片幻石放在自己的眼前,然后移动到灯光的前面,小心翼翼的闭上了双眼。

    这里用的灯光,和外面还不一样,外面是以幻石的能量作为基础,让幻石不断的持续的发出光亮,但是在这里,因为与世隔绝的原因,使用的还是最古来的那种油灯,光线看上去有些微弱。

    微弱的光通过两片幻石,柔和的落在了顾子超的双眼上。

    “先生,先生,还真的像是早上刚升起来的太阳那样照着呢,这……这也太神奇了吧?这简直就是……”顾子超很是激动,有些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的言语。

    李毅一旁微微地笑着,心里却也是又明白了一个道理:有些时候,多问一个为什么,或许真的就能给自己找到一个全新的思路,至少在这之前,自己从来没有想过要这样做。看来,想要有所提高突破,就要在前面的基础上,不断的推陈出新,否则,就只会一直走着前人的老路了。

    这个小东西,也给李毅带来了不小的启发。

    “先生,可是我也不能总这么拿着呀,要不我还是没办法修炼呀,您看看是不是能在想想什么办法,让他固定在这,这样的话,我现在就可以开始修炼了。”顾子超似乎总是第一时间发现问题。

    “呵呵,你这小子,简直就是得寸进尺,先拿过来,我想想办法。”李毅说这话的时候,也忘记了自己比人家也大不上几岁,不过他一直认为自己的心里年龄很大,所以看这个纯朴的顾子超,一直当做是一个小孩子。

    李毅接过来两片幻石,又再次思考起来怎么能够达到顾子超说的那样,本来是没有一点的思路,但是不经意的一个回头,看见了悬在半空中的风铃。

    “恩,或许有办法可以试一试。”李毅的嘴角,微微上翘,似乎每次有出现这样的表情,都是他想到了比较好的办法。

    李毅从材料里面找出两个枝条一样的东西,然后又开始鼓弄起来,不一会,就又拿出来一样东西,两块幻石,被固定在枝条上,枝条,呈现一种奇异的样子。

    “把这个托在鼻梁上,这个呆在耳朵上,看看可以不。”李毅一边说着,一边将东西递过去。

    顾子超照着做了一下,然后松开手,十分的安稳,心中自然是十分惊喜。

    “先生,您真是太厉害了,这个东西叫做什么呀?”顾子超再次说道。

    李毅则是已经开始着手继续镌刻符阵,所以也懒得起名了,直接就说:“随你便吧。”

    “我看这个好像是琉璃一样,而且是用在眼睛上,就叫做眼睛琉璃片吧……”顾子超回答道。

    “行,那就叫做眼镜吧。”也不知道李毅是真得没听清还是怎么一回事。

    …………

    李毅并没有被刚才的一个小插曲打乱了自己的步调,所以收回心神以后,仍旧要开始专心致志的进行镌刻符阵,这一次准备镌刻的,是四个中级的符阵,这四个符阵,都是李毅第一次尝试,所以李毅也要先在图纸上先比量着画出来熟悉一番再说,然后还要一遍一遍的对着图纸推敲细节,不断的在自己的脑海里熟悉这四种符阵的线条走势。

    李毅还是坚信那句老话,磨刀不误砍柴工,这样的时间,不应该算作是浪费,反而是更好的准备,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当然,特殊情况就要特殊处理了。

    就在李毅的一旁,顾子超席地而坐,正在努力的修炼李毅交给他的眼力技法,脸上的严肃,看得出他的用心。

    一间屋子,两个人,各自忙着各自的,屋外,五十一个人在守候着,之所以是五十一个人,是因为那一身白衣的女子也没有离开,夜色下的她独立一处,眼睛看着李毅的房间中的灯火。

    这决定是一个不眠的夜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坚持与守护。

    李毅这次决定尝试的四个中级符阵分别是‘裂元’阵、‘增益’阵、‘雨杀’阵和‘浮生’阵,这四个符阵,都是在初级符阵中相对比较常见的符阵,而且对于制器师的要求也相对较小,李毅在制器部博览群书的时候,再看见中级符阵介绍的时候,就是以这四种符阵我例子,所以印象最为深刻。

    与此同时,中级符阵李毅掌握的也不多,一旦涉及到这种中高级技法或者是符阵的传承的时候,就不是在藏书阁里面的轻易看得到的。

    ‘裂元’阵最大特点就是在和对方交战的时候,倘若能够伤害到对方,会将自己的元力注入到对方的体内同时对对方的元力进行积聚的消耗或者是破坏,彭玉的的那一对幻石拳套上就镌刻有此阵;而‘增益’阵则是一种辅助的阵法,但是却是中级阵法中最常用的阵法,它的作用就是会自行激发,然后对幻石兵器的所有特性进行增益,简单点来说,就是将幻器的特性进行放大。

    ‘雨杀’阵和‘浮生’阵是两大主攻的符阵,前者的作用是在激发以后,可以用出来剑花如雨、杀气如虹般的能力,而后者,则像是一种随机的阵法,这样的阵法会根据镌刻符阵材料的特性而自行选择一种威力比较大的杀招。

    这里也要多解释一下,单独的镌刻每个符阵和将不同的符阵嵌套组合在一起的区别:单独的一个符阵镌刻上去,除非是自动激发的符阵,否则每一个符阵都要一个个激发,虽然这激发的时间是极其短暂的,但是在高手的较量中,这样的时间就不再短了,在这,激发的时候是要消耗一点点自己的元力的,而且高手上的幻石兵器,其上面镌刻的符阵又多,倘若要真的一个个激发,想想都是一件头疼的事情。

    而嵌套在一起的符阵则是不一样了,这些符阵被嵌套在一起以后,只要一次激发,便可以全部处于激活状态,这也就意味着更短的时间、更少的消耗、更简单的操作,真正的高手对战,这样的表现,有时候就是决定性的。

    但是并非所有的符阵都可以嵌套,单独的镌刻一个符阵并不是很难,但是如果是镌刻经过复杂嵌套组合的符阵组,错一个地方,就全部失败,这其中的难度,会直线上升的趋势增加。

    所以,李毅初次尝试镌刻中级符阵,自然是不敢贸然将这四个中级符阵嵌套组合在一起镌刻,负责要是自己真的一个失手话,好材料可就都被浪费了。

    这样的情况,为了稳妥起见,李毅只能选择一个一个的来,这样的话,才能够保证自己能够最大可能性的一举成功。

    李毅再次拿起一只干净的瓷碗,开始调制中级符阵的镌刻溶液,又是一样样的材料被其迅速的处理之后放入到瓷碗中,瓷碗中的溶液也在不断的变化着,这样的变化迅速而剧烈,忽而凝若脂,忽而清如水,忽而热气沸腾,忽而寒气阵阵,多亏了这是瓷质的容器,要是普通容器的话,估计也承受不了这般的剧烈变化。

    李毅最后加入的一样材料,赫然正是若冰送给他的蛊雕血,经过深思熟虑,李毅决定要尝试一下。

    没错,这并不是李毅一时的想法,而是有意而为之,而是经过了充分的考虑,或者是受到了刚才眼镜制作的启发,李毅心中的决定实施自己的大胆计划,也就是要将这蛊雕材料,拿出一部分用于制作自己这把幻石兵器,看能制作出怎样的一把幻器来。

    毕竟并不是每个制器师都会有这样的机缘来挥霍这样好的材料。

    这所以这样选择,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就是李毅小小的虚荣心,第一次在这么多人面前制器,自己怎么说也要制作出一把像样的幻石兵器才好,否则的话,心里总是感觉有一些不舒坦。

    年轻人,心里总会有那么一点点的波动。

    李毅轻轻的拿起装有蛊雕血的瓷瓶,轻轻的拿下了盖子,然后倾斜一个非常小的角度,让这血能能缓慢的流淌出来,这鲜血依旧鲜红的颜色,有些刺眼的红,落到溶液中,却迅速的转变为无色,李毅一点点的倾倒着,同时也随时都注意着溶液的颜色。

    制器的书籍上早有写过,不论是加什么样的血,加到镌刻溶液的颜色刚变未变的时候是刚刚好。

    大概盗取了三分之一的样子,李毅的终于停止下来,此时瓷碗的溶液,刚有一点红的颜色,但是看上去一会,又像是清澈一般,这样的情况,正好符合书上的要求。

    李毅将盖子盖好,然后又将其放到一边,静气凝神,忽然极其迅速的拿起最小的一只针笔,针笔快速的在李毅的手里面打了一个转,然后被李毅重重大浸入了溶液中,另一只手拿起半成品的幻刀,再次提起针笔,溶液均匀的铺满了针笔笔头一般的样子。

    刷、刷、刷……

    镌刻,就这样开始。

    这样循序而有力的行动,也是李毅刻意而为之,正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李毅想乘着自己最开始时候最清醒的时候,尽可能的多绘制一些,这样,留给后面的压力也会少一点。

    笔尖在幻石上游走,时而停、时而顿,让人无法预知它下一刻会出现在什么地方,李毅的手腕,更加的灵活,做出了很多难以想象的细微控制,针笔的游走,丝毫不会脱离他想要控制的区域,手腕上的闪转腾挪,犹如一只轻巧的雨燕,隐约中竟然也有一种律动的感觉。

    镌刻,有时候就是毕其功于腕力,稍有失误,满盘皆墨。

    …………

    第一个符阵顺利的完成,李毅的计策还是取得了一定的效果,至少第一次镌刻中级扶符阵就成功了这是会让每个学制器不久的制器师都会感觉到开心的一件事。

    开始第二个符阵,依旧是前面步骤的重复,只不过这一次镌刻溶液中加入的不是蛊雕的鲜血,而是蛊雕的一只眼珠,对于眼珠的处理原本是让李毅很挠头的一件事情,也不知道若冰是用什么溶液保存的,这蛊雕的眼睛竟然还如生前一般散发着凶恶的气势,慑人心神,异兽之威,由此可见一般,这也让李毅更加的佩服若冰的一身本事。(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