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29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

    从李毅屋子里走出来的人,喜悦的心情溢于言表,很激动的对着大家说道:“快,都别站着了,把东西先放在院子里,李大师需要其他材料,说是把我们有的,部落附近我们知道的不知道的都采集一点过来,大家都别站着了,快点行动呀。”

    五十左右人的队伍听这么一说,自然也不会在闲着,立马出发去寻找材料。

    于是,遗忘部落出现了历史上最奇怪的一幕,被层层选拔出来的一百精英被分成两组,一组都在自己的家里,拿着自己并不熟悉的纸笔书写着什么,另一组则是疯了一样的在部落的四周围又是挖又是采的,真是好不热闹的景象。

    遗忘部落的议事大厅里。

    仍旧是族里最权威的那几个人,只不过是少了一个名叫若冰的女子,这些人正在听着低下人的汇报:“族长,各位大人,李毅已经开始制器,具体情况不了解,不过顾子超被留在了房间里;而张墨水则还没有开始,据他自己说还要在研究一下,明天再次开始,不知道是不是有托着的嫌疑。”

    “恩,我知道了,先看看情况再说吧,不管怎么说,我们现在迫切需要兵器,就算是他拖着了,只要做的不是他过分,我们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好了,另外你告诉若冰,一定要保护好李毅的安全,看得出来,这个李毅是个老实人。”

    “是,我这就去做。”

    “对了,族长,你怎么看待张墨水将的那一番话?”和老族长年龄相仿的人这样问道。

    “呵呵,贼心不死呗,一直还图谋这我们遗忘部落的人呢,不过,估计他这么做也是没用的。”老族长回答。

    “那万一这些人都被收买了呢?”这人还是有一些担心,所以语气很是忧愁的样子。

    “五十人,如果他能够帮我们度过这个难关,这五十人收买就收买了吧,现在不是计较这些小事情的时候,如果我们不能尽快的……,恐怕我们全族都难逃此难呀。”老族长的声音,充满了疲惫。

    “对了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声音很大,这次说话的是那个有些鲁莽的人。

    “情况不是很好,明天,你和老吴过去一趟看看吧,那些年轻人,我实在是不放心他们去了。”老族长吩咐道。

    “是,族长。”回答族长的是此人和老吴。

    “好了,都散了吧,该好好准备好好准备,谁都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族长的意思很明显,结束了这次会议的商讨。

    等到人都走光了,老族长有些自言自语地说到:有些事情,不得不做呀,老伙伴们,对不住啦,一起为了部落。

    …………

    李毅的眼睛专注在自己正在雕刻的幻石刀上,呼吸也变得慢了许多,怕自己有所异动,从而影响了对这样一块高品质幻石的雕刻,以前出现过的弄坏了幻石主脉纹络的事情,李毅是决不允许在这次再发生的。

    轻轻的落下最后一刀,一把崭新的幻石刀就诞生在李毅面前,因为李毅是按照‘林示’为蓝本制作的,所以这把刀看上去倒是有七分神似片刀,只不过个别的地方被他改良了一下而已。

    李毅对自己这次的结果,非常之满意,他也没有想到自己能够制作的这般好,应该说基本上已经发挥了他所能达到的极限。

    “咕……咕……咕……”这时候李毅才感觉到自己的肚子已经在抗议了,看来是太过于用心,以至于连时间的流逝的忘记了,李毅向窗外看了看,外面,柔和的星光洒在地面上、树上,给人一种幽暗的感觉。

    “都已经黑了,只做了这么久,呵呵”李毅心里面也是有些意外,没想到自己的专注度这般高。

    这时候他才看见仍在一旁站着的顾子超,顾子超双眼死盯盯的看着李毅刚制作出来的幻刀的初样,像是入定了一般,浑然没有一点意识感觉的样子。

    “顾子超?”李毅轻声的呼喊。

    顾子超依旧沉浸在其中,没有半点反应。

    “顾子超!!”李毅的声音有所加大,同时也用手在其面前晃了晃。

    “啊,先生……”突然回过意识的顾子超声音有些慌张,稳定了一下,然后才继续说:“先生,不好意思,我看得太认真了,先生的技法,真是神鬼难测,我一时难以自拔,所以没能及时服侍先生,还请先生见谅。”说完这些,脸色有些微红,看得出来,是真的为自己的行为而感到了愧疚

    “没事了,真没想到,你居然真的能看这么久?那说说吧,都看到了什么?”李毅对于顾子超的表现还是很满意的,所以虽然嘴上一直说不会收为徒弟,但是在心里面,却已经开始一点点教导起来。

    “先生的出刀,看上去杂乱无章,但是隐隐中却是暗着一定的规律,我仔细的分析了一下,先生所有的刀几乎都在以这一条线为主线,然后不断地修正这把幻石刀,恩,我只能够看得懂这些,别的就不知道了。”顾子超一边说着,一边用手在幻石刀上指出来自己所说的地方。

    李毅的眉头一挑,心中确实有几分惊讶。

    顾子超所指的那条线,恰恰好是这幻石的主脉纹络,自己是因为有眼力技法所以看得见,但是他居然仅仅是观察自己的刀法,就能够有所猜测感悟,这般天赋,比之自己,要强上许多呀。

    看见李毅不说话,顾子超有些紧张,还以为自己什么地方说错了,马上又补充道:“先生,刚才都是我瞎乱猜想的,要是说错了,您可不要在意。”

    “没有,没有……”李毅连忙说道,然后看了看顾子超,心里暗暗下了一个决定,非常正色的对顾子超说道:“顾子超,你知道,所有制器师在学制器之前,几乎都会学一门本事,可以说,这门本事不会,那么就别想成为制器师。”

    “哦?愿听先生详细解释。”顾子超一脸的希冀。

    “幻石的内部,实际上是存在着纹络的,这些纹络就是幻力流淌的必经的地方,若是想制作一把幻石兵器,就必须在尽可能保证幻石脉络完好的情况下来雕刻幻石成兵器的样子,所以,想要雕刻好,你就必须能够看得见这些纹络,也可以说是脉络,也就是说,这门本事就是要修炼一种眼力技法,能够帮助制器师看见幻石里面的纹络。”李毅一点一点的解释着。

    顾子超用心的听着,眼神里面有思考的意味。

    “但是,在外面的世界里,这种眼力技法的修炼,一般都是从小孩子开始,最大的年龄也不会超过十八周岁,因为这眼力技法的修炼,是年龄越小越好,也越容易能够有所成就,不过,就算是从小修炼,能够成功的人十中也未必有一,这样说,你能够听明白么?”

    “能,就是说从小修炼的都未必能成功,年龄越大的话,就越难成功,但是,想要成为制器师的话,还必须会这样的技法。”顾子超说出来自己的理解,语气有些低落,因为他明白李毅话里的意思,自己的年龄太大了,所以基本上就可以说不可能成功,想到自己真的没办法成为制器师,心情自然会有些不好,眼神也有一些落寞。

    “恩,基本上就是这个意思,所以我也说过,我不能收你为徒,除了一些其他的规矩之外,这一点也是非常重要的原因,这样的眼力技法的修炼,不是一日两日之功,有可能十年八年之久,更有可能一辈子都不会成功,所以,我也不忍心看见你在这样的路上,耽误了你的大好年华,你们遗忘部落一族,每个人都是天生的高手,如果浪费在这个上面,你就真的有可能一事无成了。”李毅继续说道。

    顾子超低下头,有些沉默,李毅看得出来这个年轻人对于这样的事实还是有一些难以接受,所以也不在继续说,安静的看着顾子超。

    顾子超沉默了一会,然后又抬起头,眼神当中已经不再是刚才的落寞,依旧是如一开始那般的坚定,同时也用着非常坚定的语气说:“先生,你说的我明白了,谢谢先生为我考虑的心情,其实,我以前就是想成为一名制器师,我说不上自己的理由来,只是有一些傻傻的坚持这个不敢说出来的理想。您的这些话,如果是在我早一点的时候告诉我,或许我会考虑放弃一下自己这个天方夜谭的理想,但是,刚才看过您的制器,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真的就迷恋上了,很那说这种心情,既然我成不了制器师了,我也不强求,只是恳请先生能够让我一直跟着你,能够看见您制器,这也算是让我的心愿得以实现吧。”

    “你要明白,并不是所有的坚持都是正确的!也并不是所有的不放弃都会换来一个好的结果。”李毅再次出言提醒。

    “呵呵,我明白的,谢谢先生的提醒,但是我依旧选择坚持,选择不放弃。”顾子超的回答异常的坚定。

    “哈哈……哈哈……”李毅无缘故的笑出声来,对于眼前这个顾子超,他真的是越来越感觉到喜欢,这样习性,这样的品质,真是对自己的胃口。

    师父,原谅徒弟的私自做主吧,既然这里是个世外桃源,我又何必再守着外边的规矩不放呢。李毅在心里面这样想到,反正自己一直就是这般离经叛道。

    “顾子超,我说我要交给你一套眼力技法修炼的心法,你真的愿意尝试一下么?”李毅很是郑重的说出来。

    本来已经不在抱着希望的顾子超听见李毅这样说,眼神一下子就亮了起来,满脸都是不敢相信般的惊喜,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一般,想要笑,又不敢笑,好像是愣了那么一会,又连忙跪下来,连声说道:“谢师父,弟子顾子超见过师父。”

    “等一下……”李毅连忙组织,“我说过的,你还是不要叫我师父了,我听着总是怪怪的感觉,心里也更加的不自在,这样吧,我这也不算是教给你,一切都看你自己能达到什么地步吧,你还是继续叫我先生吧,这个听起来还比较顺耳,而且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可是,这不是太不尊重您了么?这也不符合规矩呀?”顾子超对李毅的说法有些异议,遗忘部落还是很传统的,而顾子超也是一个传统的人,越是传统的人,就越是讲究这些规矩。

    “别说规矩了,要是按规矩的话,我就不应该教你什么,既然我都不管规矩了,你也就别管了,再者,尊重不是嘴上说出来,而是心理想的,实际做的,让你叫先生就叫先生吧。”李毅一副这里我最大的表现。

    “是的,先生。”顾子超现在对于李毅,真的可以说是言听计从。

    “不管怎么样,你要记住,不要再传给除了你之外的人,如果你真的能够大器晚成的话,我也会考虑进一步教你制器的东西,到底能不能学到,就看你自己了。”

    “我一定会努力的。”

    “此眼力技法非常简单,但是必须要在每天的早上,双眼紧闭,对着阳光的方向运行元力,元力的运行路线是出丹田,经八脉,而……”李毅将这口诀讲给了顾子超。

    顾子超聚精会神的听着,生怕遗漏下一点东西,同时在强迫自己迅速的背下来,好在这一段口诀并不长,而且也不是十分绕口,没有什么特别难懂的地方,所以,顾子超听了一遍,基本上明白了一个七七八八,最不懂的就是为什么一定要闭着眼对着朝阳修炼,不过他并没有问。

    “凡习此法者,境界有三,其一,于不能视中而视之,谓之通视,眼力通开,观物,由表及里,可得纹络之路;其二,于全视中而得微视,谓之意视,观物,细至毫毛,通晓纹络之理;其三,于无视中而得神通,谓之大乘,观物,眼由心生,破雾除迷,熟通纹络之变。”

    ………

    李毅这一讲起来,就又忘记了时间,一直到自己的肚子又提出了抗议,才想起来自己还没吃东西。

    顾子超自然也是听见了李毅肚子里发出的声音,急急忙忙的说道:“先生,我先去为你准备点吃的吧,您从中午到现在都还没有吃东西,这样的话很不好的,都是我的失责。”只不过他这些话刚刚讲完,自己的肚子也提出了抗议,咕咕叫的声音清晰的落在了两个人的耳朵里。

    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然后都笑了起来,李毅忍住了笑容之后说:“好了,你快点找人弄点吃的吧,记得带出自己那一份,我去院子里转转。”(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