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28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李毅还真有烦心事,因为他在思考如果这遗忘部落一族全副武装的回到人类的社会那又将是怎么样的一种风情形,这样一支部族的力量,足够给大陆造成极大的震撼,同时,也会让大陆在再次陷入更加动荡的局面吧。

    李毅没有什么抱负,但是从来都是一个善良的人,一个有原则的人,那样的场面是他绝对不想看见的,所以他有些担心,也就陷入了思考。

    老族长的问话正好打断李毅的思考,李毅心里面决定还是试探一下老族长的口风,如果他们真的想回去的话,再加上张墨水的诱惑鼓励,没准还真的会做出这样选择,那样的话自己就要早作准备,有备无患永远是第一选择。

    “老族长,晚辈还有一件事情不明所以,所以还希望族长赐教,贵族就没有想过走出这片森林,重新回归人类社会,凭着贵族的实力,争的一片立足之地绝对不是问题。”

    “原来小友是不明白这些问题,有一些族规的问题我不方便透漏,但是在那三件事情做到之前,我们是绝对不会考虑出去的,外面的事情虽然我不太了解,但是也明白,没有足够幻石兵器的我族,出去的话恐怕会处处受制于人。”

    “哦?外面的事情族长也有所了解?”李毅有些疑惑。

    “恩,你们不是第一批我们接待的客人,以前也有人来过的,最近的一次,好像是在六年前,可惜那个人遭受重创,不幸葬身在我族里了,对了,听若冰说你背的出对付异兽蛊雕的办法,说是从书上看见的,想必写这本书的人也是到过遗忘部落,因为那方法原本就是我族总结出来的。”老族长一一道来。

    李毅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一说起这个事情,他才想起自己的行家面前卖弄本事,真是不自量力呀。

    不过老族长的话还是让他得到了一些信息,最起码,这遗忘部落一族短时间内没有打算出去的想法,而且么,以前还有人到过这里,不过恐怕到这里的都是武者,否则也不会一直等到现在了。

    “对了,组长说这里距离我们那天和若冰姑娘相遇的地方很远,不知道为什么若冰会突然去那个地方呢?”

    “呵呵,用你的话来说就是命吧,若冰是和蛊雕的争斗,导致越战越远,所以才遇到了你们,原本若冰也不想打扰你们二位,只不过若冰说,在与异兽蛊雕对战的时候,你不顾个人的安危出言提醒,看得出你这个人心肠不坏,所以才将你们带了回来。”

    李毅笑了笑,心中却是想到:“更重要的是因为我是制器师吧”,不过他不会挑明这些,有些事情,不挑明大家都明白反而更好。

    想知道的事情都差不多弄清楚了,李毅也不想继续呆在这里了,毕竟今天所接受的事情还需要自己一点一点捋顺,现在自己的状态,只能说是接受了这些事情,并没有更多的去分析。

    李毅提出来告辞,遗忘部落的六个人谁也没有阻拦,怕一个人将李毅送到了新的居住地点。

    …………

    依旧是刚才的房间,因为李毅和张墨水和李毅离开而空下来的两个座位,此时又有两个人坐在了上面,所以,房间内依旧是八个人,这八个人,才是遗忘部落里面真正有发言权的人。

    “相信大家也看见了,你们俩在后面也应该听见谈话了,大家都说说看法吧。”老族长依旧是第一个发话的人。

    “族长,我感觉那个叫张墨水的人太狡猾,而且心术不正,我么似乎不应该相信他,他给我最大的感觉就是对我族有所图谋;而那个叫李毅的的人么,说话倒是陈恳,也够直白,知恩图报,有一点我族的味道,我感觉不错。”说话的人,就是一开始被老族长呵斥的人。

    “恩,我也是这样感觉,不过那个李毅么,我们接触的也不多,也未必就真的是他今天表现的这样,我族已经不能够在接受任何的欺骗了,所以族长一定要慎重呀。”坐在那人对面的另一个人这样说道。

    “要我说么,我们就应该来一点强硬的,还求他们做什么?直接关起来,不给制作的话,就用刑,简单还直接,何必这么麻烦。”说话的声音粗声粗气,还真是符合其粗人的表现。

    “二牛,别乱说话,我们族里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大家各自小心观察一下就好了,族长,我也感觉那个叫做张墨水的年轻人不可靠,族长你刚才为什么还许诺于他,既然李毅已经答应了,何不就不用他了?”一个和族长年龄相仿的人这样说着。

    “各位的意见我都知道了,我族现在的情况非常的不好,就算是这个张墨水是个小人,我们也只能用上一用,毕竟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再者,对李毅这个人,也还是要防着一点的,有张墨水的存在,至少可以让李毅更尽全力一些,所以么,这个张墨水,有必要用他。”

    下面的人对老族长的话不敢有异议,所以都点头表示赞同。

    老族长扫视了一遍,然后继续说:“族里的情况大家也都知道,这次若冰斗异兽蛊雕,也受了不轻的伤,所以这一段时间要是再出什么事情。各位还是要承担其责任起来,若冰暂时是不能再出战了,总而言之,我们不能输,我们也输不起,需要大家的时候,希望大家奋勇向前。”

    “我们明白。”六个人这样齐声的回答。

    若冰眼神投向了老族长,一脸的不解,但是老族长并没有给她发出疑问的机会,直接就告诉大家散了吧,各自回去准备,明天准时在村子里的广场集合。

    第二天。

    朝阳东升,万里无云。

    李毅端坐在房间中的蒲团之上,双眼紧闭,脸朝着的方向,正好是太阳升起来的东方。

    此时李毅心中宁静异常,虽然近日以来已经经历了许多从来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但是他还是那样的性格,一旦决定做什么事情,就全身心的,用尽全力的去做。

    此时他正在修炼眼力技法,自打逃亡以来,有多少时日没有这般修炼了,都快荒废了,这遗忘部落,倒是一个修炼的好地方,所以李毅从一开始,就用着最佳的状态修炼着,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隐隐约约中停留在原地的眼力技法,倒好像是有了提高的迹象。

    太眼光变得越来越强烈,很快就已经成为了不适合修炼的强日,李毅不急不慢的退出了修炼状态,长长舒了一口气,这样的感觉,十分的清爽,还是这样的日子好,简单而充实。

    想到这里,李毅又只能苦笑了一下了,这样的一次逃亡,却只换来与师父的匆匆一面,人生,真是难以预料啊,自己想要走的方向,不一定能走的过去,最后,还是要被冥冥中的安排推着向前。

    也不知道师父现在怎么样?想到这里,李毅的眼前又浮现了那一日师父的背影,那霸气无比的一刀,威风凛凛呀,看来自己对师父的了解也真的不多,不管怎么样,师父总不会害我的。

    杂七杂八的一整乱想,又浪费了一些时间。

    昨天晚上,李毅睡的并不好,原因很简单,就是在想着白天的事情。

    自己接二连三的遭遇的事情,自己所听说的那些秘闻,以及摆在自己面前这个叫做遗忘部落的部族,一切都好像是假的,用一句话来概括,恍若一梦一般,但是,醒过来,却发现这一切真实的存在着。

    自己碰到是一个远古遗留下来的部落,这个部落的人势力都是非同一般,这个部落是被大陆敬仰如神一般的径流老人逼成这个样子的,而恰巧的是,这个部落,需要自己的帮助。

    这是李毅最后总结出来的昨天的所得,当然这其中还会有一些其他有疑问的地方,但是李毅此刻并没有想要深究的意味,有些事情么,不知道还好,现在应该想的就是早点制作幻兵器,然后让他们送自己出去,自己也好能够找到师父。

    “您好,请问李制器师起来了么?”屋子外传来这样的问话。

    “哦,已经起来了,请进来吧。”李毅连忙回答道。

    房门打开,走进来三个人,李毅认识其中两个,一个是昨天带领自己来这里的人,身后跟着的自己倒是不熟悉,但是落在最后的是张墨水,所以李毅猜测应该是负责张墨水起居的遗忘部落的人。

    “李制器师,您的这位朋友说要找你聊聊,所以魏子龙就带着他过来了。”魏子迪这样对李毅报告着,魏子迪,就是领着李毅来到这间新屋子的人,也就是相当于李毅在这里的随从。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李毅心中这样嘀咕着,但是却没有表现在脸面上,反正老族长说了会保证自己的安全,自己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于是微笑着说:“这样呀,快请坐吧。”

    两名遗忘部落的人并没有坐下,显得多少有些拘谨,但是张墨水却是一点也不客气,大摇大摆的坐在了椅子上,一脸微笑的看着李毅。

    笑里藏刀,李毅又在心底做出一个评价,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感觉张墨水的到来不怀好意,所以李毅只能够暗自提防着,调整好自己的最佳状态,以保证自己随时都能够进入到‘偏法’的状态。

    “我和我的同伴聊聊聊天,你们下去吧。不要偷听我们说话呀,要不然我会告诉你们族长的,别怪我不客气呀。”张墨水说的很轻松,但是一点都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

    魏子龙和魏子迪听见这样的话,也不敢怠慢,起身就退出了房间,只留下这两个人单独的在这房间里。

    没人以后,张墨水反而不说话了,一脸的高深莫测。

    李毅也耐得住气,你不说我也不说,反正是你来找我,爱说不说,不说拉倒,但是还是在小心的戒备着。

    不知道这个时候,能不能算作此时无声胜有声。

    “怎么感觉你看到我来一点也不意外呢?呵呵”最终先开口的还是张墨水,张墨水一开口,语气很是平常,真的好像是李毅的老朋友一般,俨然一点在前不久还是敌人的样子。

    “意外,当然意外了,不过么,既来之则安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所以就不意外了,欢迎一下。”李毅的回答,不卑不亢,一点情绪也不带,但是话语中,还是有一点挪揄的味道。

    “呵呵,别这么大火气,我找你是有重要的事情,先问问你,你感觉这遗忘部落怎么样?”张墨水似乎转入正题。

    “天赋异禀,深不可测,不愧于远古部族的名头。”李毅回答的语气,十分的中肯,倒是心里话。

    “想必你也知道,现在潮海大陆枉生盟和七城联盟对立已久,虽然名义上现在是双方势均力敌,不相上下,但是明白的人都知道,七城联盟的实力不如枉生盟,否则也不会这么久过去了,还是允许枉生盟安然无恙的存活下去,说一句不好听的话,要不是枉生盟盟主意图不清,没有意图和七城联盟拼个鱼死网破的话,七城联盟也不会像现在这般安稳。”

    “哦?这我还真是不知道,七城联盟的实力应该也不弱吧。”李毅虽已的应付着,心里面却也是在分析着张墨水的话又几分可信,不过若真是按照张墨水的言论,那么七城联盟还真是在刀尖上过火。

    “千真万确,想你也知道,你我之间虽然有一些误会,倒是说其原因,还不是为了能够增强我七城联盟的一些实力,我并没有真的要针对你的意思。”张墨水继续解释着。

    “呵呵……然后呢?”

    “你有没有想过,如果遗忘部落能够加入我七城联盟的话,那么我们消灭枉生盟就指日可待了?”张墨水继续循循善诱的引导着李毅。

    “关键在于我想没想过,而是要看看人家遗忘部落一族的族人愿不愿意,人家不愿意,你也没理由讲人家牵扯进去吧?”李毅针锋相对的反驳着张墨水。

    “但是,我们现在有机会说服他们加入我们呀?他们有求于我们,再说,将他们带出这穷山恶林也是为了他们好的。这里面就算是再厉害,也是不方便人类居住的。”

    “你说这话的意思是?”李毅疑问的问着。

    “你我合作,肯定能够让他们心甘情愿的和我们出去,到时候,我在智城也会为你美言几句,以后你也就是智城的一大功臣,此等利己利人的好事,你又何乐而不为呢?”张墨水终于露出了其真正的意图。

    “你的意思是让我和你一起将遗忘部落的人骗出去,然后去加入你的智城?”李毅语气十分怪异的反问着。(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