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28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老族长接过话语,“小友放心,我族的一向言而有信,不会做出那等事情,请先回避一下吧。”

    张墨水一看事情没有转机,站起身,很是不满意的离开这里,屋子里面只剩下了七个人,六个人的目光集中在李毅身上,等着李毅说话。

    李毅又摸了摸耳垂,然后缓缓的说:“我想知道事情的真相!”

    张墨水走出房间,先不说心里的感觉,至少在脸上看不出来有什么不妥的地方。门外早已经有人等候着,一见到张墨水出来,马上就迎了上来说:“先生,族长早已经吩咐下来,让我们带你去雅间居住。”

    “哦,那好,有请了,对了,在我不允许的时候,不要打扰我。”

    “是的,先生,我们明白的的。”

    走在路上的张墨水也开始想了一下自己的收获,虽然和一开始的预期有所差距,但是毕竟还是得到了一些好处,“呵呵,遗忘部落,有意思,要不是对你们有一点了解的话,还真就被你们的一套说辞给蒙混过去了,可惜呀,我可是知道的,想不到,这个部落还真的存在,真是难以相信。”张墨水如是这般的想着,“只要给我机会,我倒要看看能不能将你这一族全部收为己用,想想都让我兴奋,这样的话,看来挣得要找个机会将李毅干掉了,李毅,别怪我呀,要怪就只怪这里应该只有一个制器师吧,呵呵。”

    房间内,所有人的目光都在李毅的身上,以为李毅会说出什么惊天动地的话来,但是出乎意料,李毅的话,没有惊天动地,更准确一点来形容的话,就是异常的平静,好像是水到渠成一般,自然,没有半点阻隔。

    “我想知道事情的真相。”李毅的原话,响起在房间中,没有回音,却萦绕在屋子里面遗忘部落六个人的心头。

    真相,真相是什么?

    这却是是李毅想要知道的,李毅有时候就是这般执拗,在他看来,做一件事情,有时候为什么要这么做比做了能不能成更重要。

    需要做的事情,即便明明知道不太可能成功,或者是就是直接的失败,李毅也会去做,反之,则不会去做。

    一开始李毅也完全相信了老族长的话,可是后来的一番对话,以及一些蛛丝马迹的存在,李毅再次会为思考了一下这样的一段话,猛然发现,这样的一段说辞,看上去合情合理,可惜却是亦真亦假。

    所以他希望知道真相,而且他也明白,或许张墨水已经知道了,否则就不会那般狮子大开口,蒙在鼓里的,或许只有自己,这样的感觉让他很是不爽,所以他犹豫不决要不要答应,所以他想要知道真相。

    老族长的眼神一滞,有些死死的看着李毅,不知道是不是迷惑,但是却真的是有些意外,自己的话真的有那么多的漏洞么,还是这个少年在诈自己,他根本就什么都不知道。老族长迟疑不定,并没有说话,其他的一些人,也是各自有各自的想法,并没有人马上解决李毅的这个问题,包括若冰,虽然看不见他纱巾下的面庞,但是想必也会很吃惊。

    房子中的安静,和李毅的安静,一样的安静,不一样的意义。

    “咳咳咳,小友真是说笑了,什么真相呀?老夫前面话说的很清楚呀,你这样一问,反倒把我给问糊涂了,还请小友赐教呀。”

    “老族长客气了,族长您前面的话讲的不少,但是思考了一下我才感觉到,您又好像是什么都没讲?比如为什么这么重视我们制造的幻兵器?比如为什么舍得下这样的重礼来求助于制器师?更何况,就算那段历史,也未必是句句属实。”

    “不属实?小友说得不对呀,关于径流老人,以及四大部族的事情,我并没有一句谎言。”老者有些不解的看着李毅,看上去这样的不解到不像是装的。

    “呵呵,那好,我来说,你说你们遗忘部落一族是主动要求追击异兽到此,但是请问族长,有那个部落在出征的时候会将自己的老人孩子全部带走,而且是带入森林深处这等险境?关于那三族以及径流老人的事情,应该是真的,不过关于你的一族,你却未必说的全是真话。”

    李毅停了一下,然后看一看若冰,继续说:“你将贵族历史的时候,我看见若冰姑娘手有微微颤动,呼吸也有些不自然,想必是对您老的妄语有些不解吧。”

    李毅将自己的判断说出来,老者有些尴尬,再次咳嗽了两声,然后才说:“小有心思之缜密,实乃少见,老夫佩服,出此下策,也实属无奈,但请小友相信,我遗忘部落一族一向重手承诺,否则以我族的实力,也不至于一直在森林深处过活,我之所以这样说,也是因为以前有大陆上的人来到过我们的部落,他告诉我们径流来人在现在外面的大陆,几乎已经是精神寄托一般的存在,我怕说出来你们不会相信。”

    “哦?说来看看!”李毅很是沉得住气,没有半点惊喜,但是心里面,却暗暗吃惊的想到看来这又是一段秘闻,不为人知的秘闻。

    老者又喝了一口水,然后才又缓缓的开口:“就如小友所判断的那样,径流老人以及径流一族及乌部是真的,但是关于我们的部落却不是那样,先说在我们前面的南梵部,其实南梵部的结果并不比我们好多少,南梵部内部分裂,一分为三,其二先后追从了径流老人,而剩下的一些坚持原则的组员,和我们一样,都进入了这茫茫森林深处。”

    “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进入森林深处?”李毅追问道。

    “其实你应该能够想得明白,那个时候,径流一族就只剩下十三个人了,族灭只是时间早晚的事情,如果是你的话,你会接受自己族灭以后,由别人接手自己辛辛苦苦统一的地方么?径流老人就是基于这样的心里,找上了我们当时一族的族长,提出了交换的条件。”

    “径流老人对我们当时族长说,现在如果想要灭了我们一族,可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但是他并不想这样做,四大部落镇守的通道,只有你们和南梵部的通道还有森林生物活动,所以,他希望我们全族迁入森林深处继续作为屏障。”

    李毅想到了结果,但是没有想到过程,看来,光鲜的人的背后,未必就没有不光彩的一面,只不过看是不是有人知道而已,在大路上被众人推崇的仁义之祖的径流老人,竟然也做过这般不光彩的事情。

    历史,永远是胜利者书写的,看来此话不假。

    “什么条件?”李毅很是配合的问着族长。

    “他让我族立誓,全族全力进入森林前行六个月方可定居,满足三个条件以后才可以重返大陆,条件一是部族之中人手一把兵器,二是斩杀高级异兽千只,三是必须时满五百年。但是同时,他也许诺我们,会派五百制器师和我们部族一起进入森林。”

    “小友或许不知道,我们部族最大的特点,就是,就是一身的本事,如果没有兵器,就无法施展!”

    李毅听到这一句话,眉头一皱,也才知道为什么为什么这么看重自己和张墨水的制器师身份,原来是这个原因,“你们不是还有五百制器师么?他们制作的幻石兵器和传承,应该不至于让你们的部族因为兵器窘迫到这个地步吧?”李毅还是说出了自己的疑问。

    老族长又是叹了一口气,“小友有所不知,这也是径流老人厉害的地方了,等到我们走到地方,这五百制器师,突然就全部被杀了,等调查才知道,他在里面安插了十个武者,就是计划要杀掉这所有的制器师,然后将我一族置于生死难料的地步。”

    “没有制器师,我们的幻石兵器就越来越少,别说人手一件了,就算是十人一件都达不到,这么长时间下来,现在整个部族剩下的也不到十件了,这直接让我们这一族面临着死亡的命运,想一下,在这样的森林里面,没有兵器的我们,岂不是任人宰割?!”

    好毒的心思,李毅听完这一番话,才真正的感觉到第一任径流老人真是好毒的心思,如此这般用计,可以说是比较轻松的除去了一大部落,真的很难想象,这样一个被人敬仰的人物也会做出这样的事情,若不是眼前这遗忘部落铁一样的事实摆在面前,李毅真的不敢相信。

    “你们部族真的没有幻石兵器就没办法施展自己一身的本事?据我所知还可以用拳法么?”李毅对于这样的说法很是不解,所以又再一次询问。

    “是的,我们一族修炼的心法比较特殊,所以没有办法的事情。”老族长再一次确认自己说的话

    听完这些以后,李毅所有的疑惑全部解开了,怪不得会是这个样子。

    若冰的声音在这个时候恰到好处的响起:“你的疑问,我们已经解答,不知道你是否可以帮助我们一族?”

    “当然可以。”李毅的回答很是坚定。

    “还要什么报酬?”

    “不需要了!”

    “为什么?”

    “我的命是你救的,知恩图报。”

    “哦?”

    “哦,对了,还有就是保证我别被我的那个仇人杀了就好……”李毅忽然补充这么一句。

    纱巾下忽然传来一声笑声,声音不大,但是很是清楚,看的出来,李毅这样的一句话还是说的很具有幽默感。

    老族长连忙说道:“这样不好,就和刚才那位小友一样的条件吧,然后在你们回去大陆之前,我们会保证你的安全,这样也才能够显得我们不小气。”老族长仍旧很坚持。

    “不必了,那样的话,我就不忙祝你们制作幻兵器了,说实话,我个人呢,很是敬佩你们一族,不管怎样说,人世间的大陆能安静这么久,肯定是你们的功劳,再者,那日如果不是若冰姑娘,我恐怕真的早就玩完了。”李毅这样推辞着,“而且,我感觉帮人不需要那么功利,我对若冰姑娘说过,我愿意帮助他的部落,人,说话要做得到,就像是你们部落,一直坚守着自己的誓言。”

    老者听见这样的话,心中有些激动,一时间倒是说不出更多的话来,若冰又接过了话头说:“哦?我们这样的诋毁你们心目中的神一样的英雄径流老人你还愿意帮助我们?”

    “呵呵,我说过的,很多时候好与坏不能一概而论,只不过是人所处的地位不同而已,曾经有一位大哥和我说过,屁股决定脑袋。”

    “屁股决定脑袋?”若冰显然不能理解这句话,屋子里的其他人听到这样的话也是很奇怪,都等着李毅的解释。

    “呵呵,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说的就是一个人想事情的方法,做事情的手段取决于他所在的位置,同样是杀人,有可能就是恶性,有可能也是为了救人而杀人。反正么,我感觉径流老人的做法在他的角度上来看他并没有错,但是你们的部族也的确是因为这件事蒙受了灾难,你们部族的所作所为也值得敬重,我是个不信命的人,但是有些时候么,只能用俗一点的说法,都是命吧。”李毅不紧不慢的说着,倒是有了一点沧桑的感觉。

    经历的事情越来越多,这也让李毅的心境有了不小的改变,这些都在影响着他的为人处世。

    族长、若冰以及在场的其他人都点了点头,似乎对这样的说法还算是赞成。

    “小友对世事的理解与态度,还要超过老夫许多呀,后生可畏呀,倘若我族能多出一点你这样的青年,我族也不至于落到现在这个地步。”老族长似乎是有感而发。

    “小友不必顾虑自己的安全问题,我代表遗忘部落一族向你保证,只要你在遗忘部落一天,就不会有人能够伤害你。”老族长许下了自己的保证,然后又看向自己身边的若冰,开口说道:“若冰是我族当代的第一高手,你在遗忘部落的安全,就由她来负责。”

    “谢谢族长!”李毅的语气很是诚恳,心中也是很惊讶这样一位女子竟然是遗忘部落的第一高手。

    “你的安全我来负责,所以希望你能够全心全力帮组我族。”若冰也这样补充道。

    “若冰姑娘不用担心,我李毅也是一个守信之人。”李毅在此保证,但是与此同时,他又想到了一个让他担心的问题,所以眉头有些微皱。

    看见李毅的表现,屋子里的人不知道什么地方又出了差错,所以都有些不解,只好还有老族长来问:“不知道小友还有什么疑虑?何以眉头紧锁呢?”(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