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28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李毅现在的感觉,就像是狂风暴雨中的一只小草,不知道自己还能够坚持到什么时候,身边所能够听到的,感受到的,都是一种狂乱的气息,以及漫天而来的一种腥臭的味道,这种味道,简直就是可以直接熏死人,李毅开始庆幸自己没有吃东西,否则的话,就算熏不死,也会呕吐到死吧。

    异兽蛊雕的声嘶力竭的吼叫声依旧嘹亮,李毅仅有的感知也被压缩在一个极小的空间内,难以去感觉现在的战场中发生了什么,自身都难保的他,在这样的形势下,若得像是一只蚂蚁,姑且可以这般认为吧。

    就在李毅依为这一人一兽之间必将爆发终极对决的时候,却突然间感觉到有所不对,耳边那种响彻天地的吼叫声似乎终止了一般,剩下的也只是不断激荡的回音,与此同时,逼人的气势似乎也一下子弱了许多。

    发生了什么事情?莫不是一兽蛊雕被那位高手干掉了?就这样风轻云淡的被干掉了,李毅的大脑有些短路,前一刻双方还是各自积蓄力量准备全力一击,然后下一刻,就有一方被人家悄无声息的解决掉了,这简直就是一个九十度的大转折,更重要的是这样的转折发生在异兽蛊雕的身上,那可是异兽,那可是蛊雕,真的是不可思议。

    觉察到有所异变的李毅的连忙睁开自己的眼睛,李毅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行动真的是太慢了,以至于开始怀念自己在偏法状态下的表现。

    睁开眼睛的李毅,再一次经历了异常难忘的冲击,只见异兽蛊雕四只鹰头上的角已然被斩断,而四只透露交汇的地方,也被画出了一条深不可测的细长口子,此时正在汹涌的向外面喷着鲜血,空气中血腥的味道更加的浓重,蛊雕的八只眼睛显然已经翻白,身体亦开始摇摇晃晃,很是明显已经无法在坚持多久。

    蛊雕的情况已经坏到了极致,以至于连再次吼叫的力气都不再有,极度挣扎,最终还是轰然倒下,砸断了巨树几棵,地上飞灰扬起,大地一片震动。

    一代异兽,蛊雕之名,百般挣扎,命丧于此。

    李毅又快速的扫视了一遍,视线之内,并没有看见那道白色身影,就好像是从来没有存在过一般。

    …………

    “你在找什么?不仔细看看这样的景象,可是很少见的呀。”一个不经意,这样的话语想起在李毅的耳边,声音依旧冷清而空灵,不食人间烟火,但是却沁人心扉。

    李毅听见这一句话,心中又是一惊,听声音好像就在自己不远的地方,但是自己寻找了一边,还是没有看见人,又是元力传音?李毅也搞不清这是什么状况,但是该回答的还是要回答。

    “晚辈冒昧,心中敬重前辈神采,方才也是在寻找前辈的身影,前辈元功之高,实乃晚辈所见之第一人,如有机缘,还希望可得一见,望前辈成全。”李毅的话说的毕恭毕敬。

    李毅这一番话刚刚说完,张墨水在另一边也缓缓睁开了眼睛,目光中流露出凶狠的气息,但是嘴上也并不闲着,几乎就是在李毅话语落下的同时,他也开口说道,“在下智城张墨水,对前辈的绝世风采亦是深感佩服,刚才有诸多冒犯之处,还请前辈谅解,我愿意代表智城邀请前辈,前辈如能前来智城,必当奉为上宾。”

    很显然,张墨水不想让李毅和这位传说中的世外高人套上近乎,所以也急忙的亮出自己的身份,在给自己鼓气的同时,也希望对方能够估计自己的身份,不至于插手自己事情。

    张墨水这样的一番话语,倒是第一次让李毅知道其背后的势力,原来是智城。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一旁的蛊雕,躺在地面上,八只眼睛依旧在睁着,乍一看去,根本就不想已经死去,但是最后的结果,也只能说是死不瞑目了,两个人的话说完之后,空气中没有半点回应,就好像两个人在向着空气讲话一般。

    森林里面突然安静下来,异常的安静,与之刚才,形成强烈的反差,李毅和张墨水两个人都是小心翼翼的等待着,等待着那个未露面的高人的回应。

    转瞬,亦或是时间根本就没有流动,似乎是一阵风,又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

    一道白衣飘飘的身影出现在两个人的面前,从距离上来看,离李毅更为接近一些,留给两个人依旧是背影,背影之上,背影之下,看不清容颜,看得见别样的估计冷清。

    “前辈。”李毅和两个人几乎同时说话。

    白衣女子手轻轻一挥,意思很是明显,让两个人闭嘴,这样的一个动作,让两个人硬生生的将自己接下来要说的话又咽下肚子里。

    实力就是资本,人家不让说,自己自然是不再敢说,只能眼睁睁的等着人家发话。

    白衣女子似乎也没有转身的意思,但是好在也没有让两个人多等,轻声细语,就说出了自己的疑问,“请问,你刚才背出来的对付蛊雕的语句是从哪里得知的?”

    张墨水一听这话,心中暗呼不妙,急忙要抢着说话,只不过张墨水的嘴刚张开,嘴里冶钢说出了半个字……

    “闭嘴。”白衣女子的话,异常严厉,不带半份感情。

    张墨水身体内一阵激荡,暗暗地吭了一声,很明显是有所暗伤,但是这一下,也让他真的不敢再次开口。

    “禀前辈,那些话是晚辈从一本书上看来的,书的名字叫最《异兽志》,刚才实属情急之下的冒昧,得罪之处,还希望前辈能够谅解。”李毅说话有些费劲,但是基于对这位高手的敬佩与敬仰,李毅还是强忍着不适完整的表达出自己的意思。

    “书?《异兽志》,这是什么书?又是谁写的?”白衣女子似乎有诸多的疑问,一连又问出这样的问题。

    张墨水的眼睛眨了眨,心中这个悔恨,当初出声提示的为什么就不是自己呢,否则的话,现在能够搭上话就是自己了,那样的话,自己的功劳肯定是直线的飙升,结果现在,张墨水的心中确实不是滋味。

    李毅听见这样的问话心中想笑却又是不敢笑,《异兽志》这本书么,几乎每个练武之人都会有所耳闻吧,但是要真的说起作者来,还真就是没人知道,或者说已经湮没在历史的长河中。

    而这本书,肯定是写异兽的么,还能写什么,这高手怎么会问这样的问题。

    虽然心里面有所不解,但是李毅面子上可是一点都没有表现出来,停顿一下,让自己的声音能够更加流畅一点,然后滤清了一下思路,开口回答,“禀前辈,《异兽志》是一本专门讲异兽书的书籍,根据书上的说法,所有异兽都是真实存在的,只不过没有知道其具体的存在地方,只知道是在森林的深处。而这本书,实际上确实没有作者,但是里面的资料还是颇为详实”

    李毅的这一段话说的更加的费劲,中间停顿了两次不说,还咳嗽了好久。

    白衣女子听完之后,也是一小会的安静,然后似乎叹了一口气,接着问李毅说:“那你知道其三是什么么?”

    李毅摇了摇头,心中却是明白此中必然有所因果,所以一脸疑问请教的表情继续说:“晚辈不知,还请前辈指教。”

    “其三,与其身,破四百九十道伤口,与其三角合而为一之时,断其角,击其脖颈出,此法出,蛊雕无可反抗,必黯然死去,不累及无辜。”白衣女子的声音,说不清是从何处传来,更加的飘渺。

    听完这一局,李毅的脸色一红,看来人家真的是早就知道这么一回事,只不过为了能够用最小的代价斩杀蛊雕,所以才没有着急,自己的做法,还真是能人面前卖弄本事,没事找抽。

    “咳、咳、咳……哦,刚才晚辈唐突了,自作聪明,前辈见谅。”李毅再一次为自己的行为致歉。

    “你也本是好心,何来责怪,你我年龄相差无几,不必总是前辈相称,看你的身体,似乎是有所异样。”

    话音刚落,李毅顿时感觉自己的身体一轻,身上的疼痛减缓了许多,体内的元力也有恢复的迹象,知道是对方的帮助,李毅更加的感激不尽,连忙说道:“多谢前辈。”这话说出来,也顺利了许多,声音也恢复了本色。

    白衣女子依旧是背影相对,但是李毅仍旧能够看得出有微微的点头,然后才说:“举手之劳,你的伤势,重在养,而非治,好自为之吧。”

    李毅再次道谢,但是也问出了一个困惑自己很久的问题,“敢问前辈是……?”

    白衣女子再次轻声叹气,然后声音幽幽的响起,“我,我是被遗忘的人,我们,都是被遗忘的人……”,声音中,充满无奈,充满不甘,寂寞冷清。

    是怎样的一种遭遇,积淀成这般的无奈与不甘?

    李毅形容不出来自己听到这一句话时候的感觉,但是却能感受得到说话人心中的阵阵悲伤,这一种悲伤,是对生活亦或者说是对世俗的一种感触,李毅很想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样去说,最后也只能选择讪讪的笑了笑,脑中却是在想着应该怎样做。

    空气中,异兽蛊雕浓厚的血腥味还没有散去,三个各有心思的人,都在想着什么事情一般,画面有些凄凉的感觉。

    越加沉重的血腥的味道让李毅更加的不适应,但是这也突然提醒他一件事情,那就是,这只死去的蛊雕,可是全身都是宝呀,简直都是制器眼中的极品材料,就这样被浪费了,简直是太可惜了,想到这里,李毅的嘴上也不自主的说道,“可惜,太可惜了,这简直就是暴殄天物呀。”

    不过这也让李毅更加的奇怪,白衣女子为什么不去收集一下这些材料,一般来讲,就算是高手,在斩杀了一些野兽时都会收集一点材料,然后不论是出售材料,还是积攒起来以后为自己的幻器做准备,都有选择的余地,至少有很多的制器师会为了得到一种珍贵的制器材料而去为人家制器。

    但是眼前这位,面对一声宝贝的蛊雕,却是无动于衷。

    莫非这就是高手的境界?莫非这就是高手的风范?

    李毅的心中捉摸不定,一阵猜想,但是也找不到更适合的理由,悄声的问了一下,“前辈,你为什么不收集一下蛊雕身上的材料呀,就算是这血有些脏,但是那角,一看就知道是极品呀。”

    “收集材料?收集材料做什么?有什么用么?”白衣女子的声音依旧是冷清般的存在。

    这样的回答真的差点没让李毅直接崩溃掉,如果是别人告诉他会有高手问收集材料有什么用,李毅一定不相信,但是现在,活生生的人就在自己的面前,由不得自己不信,只得继续小心翼翼的说:“当然是制器了,这些都是制器的极品材料,不论制作什么幻兵器,能够在镌刻液中用上这般材料,幻兵器的品阶至少提升一个档次。”

    “制器?幻器?你是制器师?”白衣女子的声音突然变得有些激动,声音非常急促。

    李毅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值得继续小心翼翼的试探着说:“是,是一名初级……。”话刚说到这里,李毅突然感觉到一阵头晕目眩,然后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一旁的张墨水时刻在留意着白衣女子与李毅的交谈,但是也一直隐忍不在插话,但是听到白衣女子激动的声音问李毅问题的时候,他突然意识到制器师应该对于白衣女子有特殊意义,所以就在李毅说出一个是字的同时,他也着急的抢着说:“我也是。”

    话刚出口,他就看见李毅倒了下去,这时候,他意识到自己好像又犯了一个错误,心中咒骂了自己:你个傻叉,没事嘴贱……

    同样,张墨水也昏了过去,比李毅强一点的是,他感觉到了有一道气劲击在了自己的后脑处。

    森林中,风起,血腥味依旧未散,一道白衣飘飘的身影伫立,不远处,倒着异兽蛊雕,还有两个人的身体……

    白衣女子在风中,似乎在喃喃自语,“制器师,竟然是制器师,这会不会是部落的转机呢?”眼神有些迷离,望向着遥远的天际,如画般的风景,没有如诗般的心情。

    …………

    梅山镇,这个几乎从来没有被人过问的小镇子,当被摆放在众人的目光之下的时候,却才发现小小的镇子,竟然也能够生出这般多的事端,梅山镇的原地居民么,每天过的都是忐忑不已,但是与此同时,也让大家增加了不少谈资。(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