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282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虽然担心并且祈祷着自己的安全,但是李毅也明白这一切都是徒劳,自己现在动也不能动,躲也不能躲,就只能老老实实的呆在这里,如果真的不幸沾上了,就只能怪自己的命不好了。

    围观有危险,想看需谨慎,李毅打趣一般的在心里面嘀咕着,同时也缓解一下自己心里面的紧张。

    不远处,张墨水盘膝而坐,双眼紧闭,双手打了一个禅定的手势,看得出来,是在疗伤。

    …………

    一场高手与异兽蛊雕只见的战争,越发的精彩,越发的惨烈。伤势几乎在呈现出一种几何形式的递增,让李毅觉得毛骨悚然的是,即使如果伤势严重,但那异兽依然悍不畏死的扑击杀戮上来,几乎根本没有在意自己身上那恐怖的伤口和劣势,让人觉得,这种不屈的精神,非常的能够撼动人的心灵的。

    如果不是亲眼目睹,打死李毅李毅也不会相信,传说中的异兽竟然真的勇猛至此,几乎身体上有一般都在流着鲜血,但是依旧在怒吼嚎叫着。

    而白衣飘飘的那位女子高手,也失去了一开始的轻盈,甚至也被那不知名的彩色光晕击中过不下一次,即便如此,其气势却没有半点改变,一往无前,雷霆万钧,几乎每一道剑气都要在异兽的身体上留下伤口。

    异兽所在的地方,已经被异兽留下的鲜血染成了一片红色,红色中透露出点点青绿,异样的刺眼,异样的惨烈,这一场战斗,一时半会还是难以分出高下。

    虽然不知道半空中的那位高手是什么来头,但是至少和自己一样都是人,或许可能有危险,但是李毅依旧希望取胜的是她,心中也牵挂着那身影的一举一动。

    可是如此这般斗下去,恐怕自己会遭殃呀,李毅的心里还是有些微微的着急,在思考着自己所能够想到的办法。

    还别说,这样的情形下,还这就让他想到了一些办法,不过这办法他完成不了,因为他想到的是书上写过的对付蛊雕的一段论述。

    论述很简单,但是肯定不是他能够完成的。

    他的眼睛望向了天空中依旧飘忽不定的身影,心中思考该怎么样告诉或者说是传递出这样一种讯息。

    最大声音的朗读出来或许是一种不错的办法,但是,这样的办法恐怕会让自己很快就陷入麻烦,谁知道自己的声音会不会引起异兽蛊雕的注意,一旦让异兽蛊雕留意到自己,干掉自己那不就是眨眨眼、甩甩角、张张嘴的事情么。

    更为关键的是,自己这样做会不会是多此一举,自不量力,就凭自己也想指导半空中那位?李毅自己都感觉自己的想法很是搞笑。可又能怎么办?李毅无法改变现状,只能继续下去,即使是自不量力,也只能继续着了。

    即便如此,李毅仍旧是大声的读出来了那一段话,义无反顾、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大声的诵读着,在以后想起这件事情的时候,李毅也不明白,自己是怎么样鬼使神差一般的就诵读了出来。

    历史,其实是在巧合中堆积起来的,生活同样也是。

    “反蛊雕,其皮坚,其毛硬,凡物不能于之敌,勿谈破而败之。站蛊雕,有三法,皆须利坚。其一破其四头共八眼,无眼之蛊雕,必死无疑;其二,攻其四头之集合处,此处破,蛊雕亡。”

    “其三……,书上没写,所以我也不知道。”

    李毅用尽全力的声音,想起在这片空间中,但是显得异常的渺小……

    李毅不知道半空中的那位高手是否能够听得见自己所说的话,也不知道自己说的这些到底有用与否,但是,认准了的事情他便不会放弃。

    于是乎,他开始不厌其烦的重复着这一句话:

    “凡蛊雕,其皮坚,其毛硬,凡物不能于之敌,勿谈破而败之。战蛊雕,有三法,皆须利坚。其一破其四头共八眼,无眼之蛊雕,必死无疑;其二,攻其四头之集合处,此处破,蛊雕亡。”

    对了还有那句:“其三,我不知道。”

    异兽蛊雕显然没有时间搭理李毅这种傻叉一样的行为,在它眼睛里,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它,那就是将一直围在自己身边的苍蝇给拍死。

    但是这个苍蝇,很难拍死,异兽蛊雕的凶厉之气越加的暴躁。

    张墨水依旧在调息着,不过李毅的这一般行为,自然是注意得到,心中也不免是一阵嘲笑,等着看笑话吧,把上面那位惹怒了,给人家塞牙缝都不够。

    “我知道了,谢谢……”

    飘渺之音天上来,余音贯空不断绝。这种突然出现的声音,让李毅几乎认为自己的听觉系统出现了问题,而且是非常大的问题,这个问题如果不能解决的话,估计自己就要出现幻听等等的疾病了。

    李毅也不知道自己是第十一、第二十二还是第三十、第四十边说出来的时候,他压根就不敢想象还真的会有回应,听到这声音响起的时候,几乎认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但是这声音不断的缠绕,让李毅才敢确定这确实是半空中那位的回应,这一句简短的回答,声音空灵悦耳,不同于刚才那句怒斥的威严,也不同于陈柳沁的清脆动听,声音中更多的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空灵与冷寂。

    听见了对方的回答,李毅也将自己那张接连不断重复话语的嘴闭上,说多了是会让人家烦的,希望不是因为自己不断的重复才导致对方的回应。

    停下来以后,李毅才又一次感觉到自己嗓子的干渴异常与剧烈的疼痛感,可是他也估计不上这些了,眼神继续回到战场上,看着这一场人与异兽之间的比拼。

    异兽蛊雕更加的狂躁,每一声嘶吼都惊天动地,令空气中不断的发出爆空的声音,这是空气被声音压缩到极致的表现,足以看得出蛊雕的的吼叫声之恐怖。

    那白衣飘飘的身影忽上忽下,似乎是在做着闪躲,同时也像是在酝酿着更凶猛的进攻。

    一人一兽,看似僵持,实则都在酝酿着自己的杀招。

    杀招出,胜负分?

    李毅目不斜视的注视着这一切,生怕错过什么,当然,他所能够看见的,更多的只是异兽蛊雕的的表演,另一道身影,不用眼力技法的李毅连追寻身影都费劲,更别谈要看清招式了。

    蛊雕狮狗组合之头上的眼睛忽然暴亮,光芒直接冲向天际,口中那不知名的有毒液体,居然有一种无差别攻击的方式向着天上散去。

    没有死角,至少在李毅所能看见的范围之内,这一次的读物可以说是没有丝毫的死角,铺天盖地,无差别的进攻,看得出来,这异兽蛊雕并不是简单没有智力的野兽,这少还懂得一些战术,这样的行为,显然是在以力破巧。

    李毅的心中一紧,开始担心其那位高手的安慰起来,元功高是一码事,但是从来就没有那本书告诉过自己,武功高的人就不怕毒了。

    当然李毅是看不见,半空之中,那道身影看见这样的情况也是眉头一皱,但是紧接着就是身形一顿。

    这身形一顿不要紧,在地面上的李毅恰恰好能够清晰的看见这人的一个背影,全身上下,一身雪白之色,一袭长发,简单的扎在一起,凭空的停在那半空之上,如若仙女下凡。

    然而,就像是闪电一般,这一顿的身影突然的出现,又突然间再次消失在李毅的视线当中,来无影。去无踪,让人难以辨别是不是真的存在过那一幕。

    这样震撼而诡异的画面,李毅的脑中隐约似有什么体会,但是又抓不住。

    瞬息万变的环境让他又不能过多的的思考这些,连忙继续在半空之中想要寻找到那白衣身影的一丝丝可能的痕迹。不断的来回扫视,终于没有让他失望,半空之上,毒雾之下,那一道身影再次忽闪忽现般出现在他的眼睛里。

    异兽蛊雕显然也是意识到了自己刚才的一攻并没有消灭这个像是苍蝇一般的东西,所以又是一声狂吼,只不过这样的吼叫声,似乎更多的是无奈。

    四只仗着长角的迎头也停下了攻击,向着四个不同的方向张望了一下,然后突然全部将角直指天空,四只角的角尖光芒闪烁,然后又同时发出一道光芒,这一道光芒,没有像以前那般射出去,而是汇集在了一起。

    四色光芒,既互相缠绕,又泾渭分明,用着一种陀螺的方式在不断的旋转,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样的旋转越加的迅速,越加的澎湃,能量积聚的汇集,让空气有些扭曲的存在,天色也便的不正常。

    杀招,这才是杀招,李毅的眼睛无法直视,但是不妨碍他判断出这一招的威力,更确切来说,这是他所见过的,最厉害的杀招,没想到的是,竟然是由一只异兽使用出来,这是由一种可笑至极遭遇吧。

    这一招要是用了出来,估计自己肯定会是一命呜呼吧。光芒越加的强盛,李毅只能够闭上自己的眼睛,即便如此,眼前仍旧有光亮的存在,一闪一闪亮晶晶?拜托这不是在唱歌,而是……,像是在等死?李毅的心中,说不清是苦笑还是临死之前的自我安慰,依稀之间在想着一件他没有忘记的事情。

    …………

    明德城内,风和日丽。

    这样的风景似乎最适合踏青,或者是懒散的躺在一处,悠闲自得的享受一种静谧。

    但是有些人闲不下来,比如钱广,比如朱明华,比如五大战部。

    闲的人不知道忙的人的苦,忙的人不明白闲的人的烦,人,总是愿意在一个位置上去羡慕另一个位置上的,羡慕来羡慕去,才知道曾经的是最美好。

    一天前客栈里发生了一场骚乱,四名明牙部成员身死客栈,而在现场,留下的,还有敌人的几具身体,一身体几乎是被赤裸裸的抛弃在房间里。

    一点线索也没有,十分诡异。

    放长线,钓大鱼。钱广眼神望向了远方,深邃的眼眸中,有些事情,或者他也想不明白。

    远方,忽然传来强烈的气息波动的感觉,看着那方向,钱广的脸色出现一些不安。

    明德城城主父内,老城主朱坤正在陪着自己的夫人聊天,但是突然起身,一个眨眼的时间都不到,整个人就已经来到了院子里面。

    而他的眼睛,同样凝视着那气息传来的方向,脸上流露出不解的神情。

    不长的时间,明德城所有的将领全部得到命令,轮流驻扎森林边缘,一级战斗准备,一时之间,明德城内一片忙乱,而大多数人,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

    徐博之和穆宇轩两个人依旧守候在这片林子里,虽然外边依旧有明德城搜捕的队伍,但是这样的队伍已经少了很多,对于他们两个人来讲,就算是按照以前的那种频率和密度来搜捕,逃出去也不是什么问题,只不过是两个人选择在这里等候李毅而已。

    两个人本来是百无聊赖的躲在隐蔽的地方,但是几乎同时,两个人的目光看向了同一个方向,没错,这方向就是蛊雕所在的地方,这样的一股巨大的能量上的波动,对于平常人或许一点感应都不会有,但是对于高手来讲,还是非常容易识别。

    感觉到这里面能量的波动,两个人对视一眼,眼中都含有着不解的神色。

    “这是怎么一回事?”穆宇轩率先开口问道。

    “有高手,或者……,或者是异兽……”徐博之回答也不是十分确定,实打实来讲,徐博之不能算是高手的行列。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继续在这里恐怕……”穆宇轩欲言又止。

    “不,不能守在这里,我们要马上离开,再不离开的话,外面就会使层层的人手了。”徐博之当机立断。

    两个人结束谈话之后也不在耽搁,起身就走,几个闪落,身形就消失在茫茫的树木之中,事情也没有超出两个人的预料,两个人离开森林后的不长时间,这一片地带的出路就被完全戒严了。

    而明德城的这一举动以及来自森林深处的那一股强烈的能量波动,隐藏在明德城内各个势力的暗线也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传回自己的势力中去。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世道真的乱了么?

    梅山镇的风波还没有平息,这森林深处又起波澜。

    茶楼中,那位李毅曾经听过将书的老者,此时一盏香茗,一声叹息。(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