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281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或许会有,但是在这个时候,对于李毅来说,却都不存在,他会顾忌自己的师父,他会顾忌陈柳沁,但是这些人现在都不在这里,那么,便不再有顾忌。

    墨水听到李毅的话,也没有发怒的意思,而是对李毅说:“我不会让你如意的,想摆脱我,你可以死了这份心了,我可不是制器部。”说道这里,又抬起头看了看日头,然后又接着说:“估摸着还有不到一个时辰,‘破元散’的效果也就没有了,一个时辰后也足够我带着你离开,不过若是你告诉我你那时所说的都是假的,更可以给我们节省点时间出来,活下来的希望也就更大,必要的时候,我不会介意将你喂给异兽的。”

    “假的?呵呵,那好,我告诉你,那时候我说的话是假的,一切都是我编造的,我根本就不知道什么‘破元散’的配制方法,所以你不用担心了,但是我倒是想问你,你敢信么?”李毅的嘴角有着轻蔑的笑容。

    是呀,你敢信么?

    估计张墨水也会在心里这样问自己,答案么只有他自己知道。

    不得不说,人有时候就是这般奇怪,你说假话的时候,他坚信无疑,当你说真话的时候,他反而不敢去相信,这样的心理,总是难以捉摸,所以,人心,最靠不住,而人,则是最奇怪的动物。

    虽然张墨水没有回答李毅的问话,但是事实已经表明,对于李毅的话,他不敢相信,即便这些话真的是真话。

    “反正也还有时间,你刚才不是说要吃东西么,给你,还有水。”墨水没有继续纠缠这个问题,转而将自己的东西撇给了李毅,当然,他自己也留下一些食用。

    只要是人,就算是再牛的人,也终归是要吃饭。

    李毅对

    李毅接到东西,也不管是什么,会不会有些什么猫腻,先是大口大口的喝着水,然后又急急忙忙的将干粮塞进自己的嘴里,或许是因为实在是太饿了的缘故,瞥过来的东西,被李毅三下五除二的就解决掉了,吃完之后还似乎带着回味的口气说:“恩,味道不错,呵呵,谢谢你了,墨水,至少还能够让我做个饱死鬼,不过么,我要是你,肯定会选择现在就离开,一会那呼啸声的主人来了的话,你不会天真的以为自己能够战胜吧?!”

    墨水没有理会李毅,自己一个人默默的吃着东西,眼睛一会看向天空,一会看向声音传来方向的动静,紧锁的眉头说明其正在思考着事情。

    见到这种请款,李毅也不再说话,盘腿而坐,再次努力修复自己的元力,以及让自己的身体得到一点恢复。

    那一声呼啸声过后,森里里面似乎反而陷入一种冷清的境地,只不过,这样的冷清,也似乎在预示着即将到来的不平静,异兽,传说中的异兽,今日得见,是祸是祸?。

    …………

    呼啸声接二连三的传来,声势之浩大,远非平常人所能想象,叫声之中,凶悍的气息显露无疑,似乎是在忍受着着极大的疼痛一般。

    这呼啸的声音越来越近,让张墨水的脸色越加的难看,这样的情形很明显,这不知名的异兽距离自己越来越近了,自己隐约中已经感受到就在自己的不远处,更让他担心的是,距离七天的期限,还有那么一会。

    李毅眼神专注的看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只是叫声,便有如此声势,不禁让他感觉到自己的微不足道,在这样的时候,他反而变得淡然了,心中似乎还有着一点期待,只存在于书本上的异兽,到底是什么样子呢。

    声音越加的迫近,气势的压迫也越加的厉害,两个人就那样呆在各自的位置,不是不想动,而是不能动,传说中装死是一种办法,虽然不知道是否有效,但是在目前这个状况下,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或者说是一种无可奈何的选择。

    飞沙走石,地动山摇,这一刻,地上的树木如同狂风中的脆弱的树枝一般,不断的被拦腰折断,只闻其声不见真面目的异兽,终于露出了真容。

    漫天的尘土当中,一只有着四个脑袋的异兽出现在两个人面前,此兽高三人有余,上方三个头如同鹰头一般弧状排开,三只头有着三种不同的颜色,分别是蓝、红、灰三色,而最有特色的地方,就是在这三个头上都长着一只利角。

    此三头的正下方,还有一颗头颅,似是狗与狮子的结合,呲牙咧嘴,一脸凶相,四只强壮有力的腿脚支撑硕大的身体,锋利的爪尖闪烁着阵阵寒光,阴森且恐怖,身体的上半部为鹰状的羽毛,下半身是野兽般的皮毛。

    一声吼叫,令人窒息的血腥的味道弥漫在空气当中,叫声之中,似乎有人在啼哭一般,令人忍不住的打起冷战。

    李毅在这样的威势下仍旧勉励维持自己身体的坐姿,带看清这异兽的面目,脑海中忽然想起了自己以前在书上看到过的一段话:

    “鹿吴之山,上无草木,多石。泽更之水出焉,而南流注于滂水。水有兽焉,名曰蛊雕,共四头,其三状如雕而有角,其一猛兽之象,吼声如雷,有婴儿啼哭之音。”

    这样一段话的闪现,李毅顿时明白了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东西是什么了,这是蛊雕,这是书上曾经介绍过的蛊雕,以前还以为这只是书的作者无聊编写的,但是,今天去看见了真的。

    不过很快,李毅就发现了异常,因为这只蛊雕的样子,竟然像是在逃跑一半,而且在腹部正中的地方,湿红了一大片,这个时候,也在向外流着热腾腾的鲜血,不知道为什么,看见这些滴在地上的鲜血,李毅竟然有了一种心疼的感觉,当然,不是心疼蛊雕,在他的心里,是在嘀咕着:这么好的镌刻溶液的材料,竟然就这样浪费了,真是暴殄天物呀。

    不过可惜归可惜,李毅可不会傻傻的移动去收集,这个时候,要是引起异兽的注意力,那简直就是找死,不怕死可以,但是并不意味着要找死。

    异兽不正常的状况,张墨水在这样的时候也终于发觉了不对,他的目光看向了李毅,恰逢李毅也正在看着他的方向,两个人眼神之中的意思很是明显,那就是难以置信。

    是的,难以置信,这等异兽竟然受了伤,莫不是在其后面,还有一只更厉害的异兽。

    这简直就是难以想象的事情,别人有可能一辈子都不会遇见的异兽,今天被自己遇到了,而且一遇到就是两只,这能说算是幸运么,这样的幸运,估计两个人都宁可不要。

    就在两个人仍在震惊与发呆中,天空中又出异象。

    一道凌冽逼人的剑气冲破空气中血腥味道的包围,剑气所指,正是那只在逃跑着的蛊雕。

    剑气之后,一身白衣,一道身影飞一般的闪过在两个人的眼底。

    有人,这里面居然还有别人,居然还能够将异兽逼到逃跑,李毅感觉自己的世界观已经开始出现了翻天覆地的转变。

    白衣如雪。

    剑气如虹。

    一刹那的风采,便盖过千万般的美景。

    问君渺渺从何来,疑似九天神仙临。

    李毅目不转睛的盯着天上的那一道几乎难以辨认的残影,心中犹如惊涛拍岸,这简直就是比一次看见两只异兽还要让他感觉到震撼。

    居然有人,居然是人,居然将异兽打成这个样子,哦买噶,这真的是真的么,这真的是人么?李毅甚至怀疑是不是自己的眼神出了毛病,这样的视觉冲击力,让他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这一刻,唯有天上那道身影,唯有那种舍我其谁的气势。

    天地间,狂风的怒吼声依旧持续,异兽蛊雕的嘶吼声不断,残败的枝叶漫天飞舞,但是,在这一股气势之下,竟然也消去了脾气,任你千回百转,难阻我万丈剑气。

    这一刻,李毅真的生出一种膜拜的感觉,不是对于某个人的膜拜,而是对于这种精神。

    不远处的墨水的表现也好不到哪里去,因为一直忌惮着李毅说的话,所以即便这个时候,他也不敢去动用自己的元力,不同于李毅,他倒是没有认得出这只异兽的名字,地区按时这并不妨碍他对于后面追杀异兽之人的震惊这样的景象同样也是他所不敢想象的。

    但是脱离了震惊,他想到的,是另外一件事,那就是,这个人是谁?这个人,是哪个势力的存在?

    疑问大于震惊的墨水几乎是无意识的做出了一个决定,闭上眼睛,眼珠微微转动几圈,然后猛然睁开眼睛,朝着天上那道身影望去。

    几乎就是在他玩过去的同一时刻,半空中响起一声怒喝:“找死。”

    这一声呵斥,忽大忽小,似乎从四面八方传来一般,声音还未曾落下,只见张墨水一口鲜血汹涌而出,整个人一连退出五步才勉勉稳住身形,脸色上的苍白,仿佛几个月没有见过阳光一般,额头上清晰可见的汗水,紧缩的眉头,紧咬着的嘴,除了他自己,没有人知道他到底忍受着怎样的痛苦。

    只不过是一声呵斥,威力如此,令人目瞪口呆。

    当然,能够目瞪口呆的人并不多,准确一点来说就只有一个人,李毅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突然听到空气中四面八方般传来一句找死,然后就看见了墨水一系列的惨状。

    李毅的惊呆并仅仅是因为这一句呵斥就造成墨水的受伤,而是因为还有另一件让他感觉更不可思议的事情。

    那就是,这声音竟然,竟然是个女子的声音。

    即便很难辨认,但是李毅依旧听得出来,这确确实实是女子的声音,白衣之人在半空中的速度异常敏捷,以至于李毅根本没有机会去看看这个人。

    但是先入为主的概念还是让他认为这应该是一个男子。

    这就好比一提到杀猪的,人们大多会想到一个胖胖的一脸凶相的男人,一提到小二,人们所想到的大多是油嘴滑舌欺软怕硬的人形象。

    李毅确确实实没有去想这位高手有一点点女子的可能,所以当他听见声音的时候,他才会更加震惊。

    于是,他几乎也是下意识的想到一件事情,没错,就是想要动用眼力技法仔细去观察一下,但是一用之下,才感觉到自己的元力空空,仅有的一些也支离破碎的在身体的各个地方,根本不受自己的支配。

    所以,李毅没有用成。

    恐怕就是杀了他,李毅也想不到,自己阴差阳错一般逃过了一劫,没错,逃过了一劫,或者说是免于一死,因为他可不比墨水的体质,如果刚才那样的攻击落在了李毅的身上,几乎就可以直接下决定来说,必死无疑。

    但是,就是这般巧合,并非是李毅没有好奇心,也不是他没有去想观察一下半空中高手的样子,只是因为,他是真的用不出来眼力技法了。

    半空中的女子之所以对张墨水出手,就是因为张墨水的胆大妄为,居然忘记了自己不应该这样做,无妄之灾。前面也说过,对于武者来说,这是最大的忌讳。

    只能怪墨水自己倒霉,只能怪李毅的运气太过于****。

    全然不知已经在鬼门关上绕了一圈的李毅虽然不能运用眼里技法去观察半空中的情形,但是去并不妨碍他时刻注意着半空中局势的发展。

    半空之上,雪白的衣服依旧在不停的留下一道道残影,一股股雷霆万钧的剑气也让人难以捉摸,这让李毅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李毅并不傻,可以通过那异兽蛊雕的反应来大概的判断战局。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流血过多以至于有所消耗的原因。蛊雕逃到这里之后竟也不再继续向前逃窜,四只头,四个不同的方向,三只鹰头上的长角的顶端,空气成为一种扭曲的样子,连光线都变得极其不自然,不是的会有与鹰头相对应颜色的光线闪烁,李毅大概猜测这就是这只蛊雕的攻击方式。

    而那一只狮狗结合样子的头颅,也并没有闲着,除了连连发出怒吼,还不断的向着外面吐着什么,李毅看不清吐出东西的具体情况,但是并不妨碍他看见周围不断的有树木无故的枯萎死去。

    法克,可千万别沾染到我身上,见到这样的景象,李毅当然明白这吐出来的东西肯定是有毒,而且一旦被沾染的话,恐怕自己就是一命呜呼的结局,所以李毅在心中不断的祈祷着,就算是不怕死,估计也不会有人愿意接受这样的死法。(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