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27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朱坤爽朗的一阵大笑,然后说道:“明德城呢,我还没听说过谁敢处罚司马宗师,陈柳沁这丫头也是用情过深,一时被蒙骗了,又和何必揪着同样是受害者的她不放呢,不妨这样吧,玩儿年龄也不小了,这制器部始终不是适合她呆着的地方,不妨找个门当户对的人家,定下一门亲事吧。”

    朱坤话说的十分轻松,但是落在陈柳沁的耳朵里,却是如同砸在了她的心上一般,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朱坤竟然会用这样一种方式将自己驱逐出制器部。

    因为一时难以接受,所以陈柳沁的反应有些发愣,底下人虽然不敢对朱坤的话加以议论,但是明白事理的人都知道,这是最典型的流放式的处罚。

    司马微也知道自己这唯一一个女徒弟的心思,知道这样的一个处罚和还不如杀了她,说实话,对于朱坤的这样一段话,他自己也是很疑惑,不知道这里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不过,他快速思考了一下,刚要开口替陈柳沁周转。

    “朱城主,我反对,我坚决不会同意您这样的处罚。”陈柳沁突然间不知道为何变得坚强,仿佛身体里都在散发着勇敢的气息,说话的声音也是非常的坚决果断,和刚才那个哭泣无助的女孩子判若两人。

    “哦?既然你也知道这是处罚,那么你还会有反对的可能么?”朱坤一点也不受陈柳沁突然转变的影响,语气中带着几分调侃,让人分不清楚真真假假。

    “皆为利来,皆为利往。只要我有足够能打动你们的价值,我就有反对的可能。”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陈柳沁的脑海中全是以前李毅和她说过的一些话,想想那个时候,自己还颇不以为然,但是现在这个时候,,却要直面的面对。

    人生这个东西,最是琢磨不定。

    “小姑娘话说的严重了,这里是明德城,是天下十二大主城之一,并不是枉生盟那般,不过看你如此坚定,想必是有足够反对的理由,我倒要是听听,只要理由足够,我会亲自收回刚才的处罚。”

    事情的发展让司马微有些难以掌握,这个时候,就是他也插不上嘴,只能看向自己的徒弟的说法,然后再想对策。

    陈柳沁的眉头皱了皱,明显是在想着什么,在场之人,都以为是她是在想一个合适的理由,殊不知,陈柳沁现在的脑海中完全只剩下李毅书信中的那一句‘若有天意,当携手共度余生’,渐渐地陈柳沁的眼神清明起来,心中暗暗地决定:李毅,有你这句话,我便在明德城制器部等着你。

    “第一,我有图一副,乃是李毅相赠,此图颇有奇妙,虽然原本已经被毁,但是,我还记得一二,如有此图,对制器部的帮助,不可估量。”陈柳沁一开口就是义正言辞。

    “第二,我了解李毅正在进行项目的所有进展,这个项目的意义朱明华执事最是了解,李毅正在独立完成一种新符阵的设计,我愿意立刻闭关,全力攻克此符阵以及此项目,所有成就,全部归制器部无偿使用。”

    “第三,陈柳沁以生命起誓,只要在制器部一天,我所有在制器上的成就全部为制器部所有。”

    陈柳沁的话说到这里,一旁的朱明华已经是动容了,虽然这些事情还算不得准,但是,还是足够让他心动,特别是李毅正在进行的项目,自己父亲不知道是什么,但是自己知道,随意就向朱坤示意自己有话要说。

    朱坤似乎丝毫不理会自己儿子的举动,听完陈柳沁的话以后脸上依旧保持着一贯的和气的笑容,眼睛看了看陈柳沁,然后才慢条斯理的说:“实在是抱歉,虽然三个理由都不错,也合乎情理,但是,不足以让我立刻收回惩罚,你所说的都处于一个假设上,假设不成立的话,这些就都没用。所以,我还要一条理由,一个在现在就能够说服我的理由。”

    听到这里,陈柳沁的脸色黯淡了下来,没想到朱坤的洞察力这般敏锐,一下子就觉察到自己所以理由的缺陷,但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想不出来还有理由,看来就算是自己下定了决心,还是无法能够……

    唉,一个现在就能够说服你的理由,叫我哪里去找?这不是明显在难为我么,既然如此,便罢了吧。百般无奈的陈柳沁在心中如此这般想到。

    “第四,半点之内,贡献一把八星幻刀两把七星幻刀作为补偿。”

    就在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事情不会有转变的时候,司马徽这般说道,声音不大,穿透力却是不小,屋子中的人,都听到了这样的话语,这也直接让不少人深吸一口气。

    “好家伙,不愧是宗师呀,出手就是大方,八星加七星,面不改色呀,不知道这次又会便宜谁了呢。”大厅中的人,不少数的人在心中这样想到。

    朱坤并没有看向一旁说话的司马微,眼睛依旧在陈柳沁的身上,陈柳沁突然听到自己的师父的承诺,心中的愧疚更是汹涌而来,别人不知道,但是她可明白,师父的身体最近可以说是非常不好,像是制作八星幻石兵器这样的事情,对其是一个极大的挑战,就算是能够成功,对身体的损伤必然也是极其大的。

    想到这些,陈柳沁就要开口制止,自己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师父为了自己而不顾及自身的身体,但是还没有等着陈柳沁开口拒绝,朱坤便先开口说了话。

    “朱明华听命,对陈柳沁的处罚就如上述所言,即日起就送陈柳沁去闭关吧。”

    朱坤一发话,这事情就算是板上钉钉了。

    不等众人反应,朱坤展现了自己雷厉风行的一面,继续朗声说道:“制器部执事朱明华玩忽职守,本应重罚,念及前面诸多事由,故准其戴罪立功,即日起贬为制器部代执事,全权负责追捕逃匿之人。”

    “朱明华领命。”

    “明牙部执事钱广听命,即日起在明德城以及所属范围内进行全方面的摸底排查,务必掌握所有势力分布情况,特殊情况下,准便宜行事,不必剿除,掌握即好。至于大型幻石矿的事情,此时本来就是空穴来风,我看也不见得是真的,同时距离我明德城又太远,我们就不要插手了。”

    “钱广领命。”

    “除此之外,你二人还要全力追寻‘无华剑’和那把奇怪的刀的踪迹,查人或许不好查,但是这两件这么明显的兵器,必然能够查出蛛丝马迹。”

    “是。”朱明华和钱广几乎同时回答。

    朱坤闭上了眼睛,似乎想着什么,最后又说道:“命五大战部加紧训练,这个世道不太平了,想要保住自己的平安,就要有足够的实力呀,其他部门也要各尽其职,尽心为我明德城吧。”

    “是……”

    …………

    日升日落,一天又一天,流逝的,终究一去不返。

    不知不觉间已经是五天过去了,这样的五天时光里,李毅和墨水就这样各自呆在各自的地方上,互不打扰,当然,在吃饭喝水的时候除外。

    经过了这些天的调养,李毅终于又能够完全的掌控自己的身体了,虽然身体上依旧会有隐痛,虽然元力依旧是支离破碎,但是这并不影响李毅心中的喜悦,至少,至少可以基本上支配自己的身体了,至少可以坐起来,可以尝试着走路了……

    支配自己的身体,这看上去应该是最平常最简单的事情,但是现在对于李毅而言,却充满了成就感,这样的成就感,是其他人不能够体会的,但是李毅并不介意,他真的想大叫几声来宣泄一下自己心里面的情绪。

    可惜,现在他也不敢,虽然之前用着一招威胁过张墨水,但是这不代表李毅真的会这样做,别开玩笑了,这可是森林呀,吃人都不会吐骨头的地方,要真是引来一些什么东西,那简直就是自己找死。

    李毅活动了一下身体,然后用眼睛瞟了瞟还在原地端坐的张墨水,脑中也在思考着对策。

    七天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五天,自己现在的状态还是不能够和张墨水硬碰硬,而且按照目前的情况,两天之后,自己依旧不会有太大的好转,所以,硬拼这个办法肯定是要摒弃了,应该另想一个办法。

    李毅微眯着眼睛,注视墨水的一举一动,希望能够从中给自己一点启发,让自己能够想到一些好的办法

    “别枉费心思了,我说过的,就算是过了七天,你依旧不可能和我抗衡,虽然我不清楚你身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别忘记了,我也是制器师,制器师必备的条件之一,就是眼力技法,你瞒不了我你体内的情况的。”张墨水注意到李毅在看着自己,话里面一点也不留情,想要直接扼杀李毅的任何可能出现的想法、

    “你就这么有把握?要知道,我也是单枪匹马从制器部里面逃出来的,死在我手上的制器部的护卫成员,也不是一个两个,看你的样子,在制器部护卫成员下似乎没占到便宜,由此来看,应该是你不是我的对手。”李毅亦真亦假的分析着。

    “此一时,彼一时,你看见的,不一定是真的,你的逻辑,适用于以前的我,未必适用以后的我,呵呵,虽然我不知道你怎么也突然变得厉害,但是你为什么不想一想,你能够做到的,为什么我就不能够做到呢?”说道这里,张墨水的嘴角露出狡黠的笑容。

    张墨水说者无心,李毅听者有意,他突然间也意识到自己似乎一直忽略了这样的一个问题,的确,在制器部内自己也曾经用眼力技法观察过张墨水,但是自己也清楚的记得,那时张墨水的元力较之自己也有所不足。

    但是,这并不能以为着人家就真的只有这点实力,自己不也是学会了一门偏法而已,就能够让自己瞬间提升实力,张墨水,身后肯定是有势力的人,懂得一些秘法,也不足为其。

    看见自己的话让李毅陷入沉思,张墨水有些得意,继续说道,“你也不用猜,因为你也猜不到,呵呵,知道什么是可怜的人不?就是你这种自以为聪明的人。”

    “你说的我信,但是,估计这也是你甘心在这里等上七天的原因吧,或者说,比并不完全忌惮‘破元散’,我说的话只能让你将信将疑,真正让你下定决心的,是你也需要时间恢复自己的实力,因为现在实力的你,根本就不敢带我走出这片森林。”

    李毅仔细的想了一下前因后果,便又明白了许多问题,原本自己也只是随嘴一说,怎么就让墨水如此畏惧,看来还是自己想的太简单了。

    “现在明白了?还不算晚么,比起有些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人强多了,呵呵,将计就计懂了吧,‘破元散’不管你说的是真是假,我都需要时间,何不也演一场戏给你,呵呵”墨水的心情十分愉悦,说起话来不仅仅是洋洋自得,而且还带着胜利者的喜悦。

    面对张墨水的态度,李毅也不以为意,毕竟的确是自己想得太简单了,换做是自己,自己也不会仅仅是因为别人的一两句话就老老实实的等上七天的,这一次暗中的比拼,自己是落了下风。

    所谓‘破元散’,不过是李毅事先想好的唬人的东西,但是看见目前这个情况,李毅意识到自己还要继续蒙骗下去,否则自己真的可能就一点机会都没有了,想到这里,李毅才缓缓开口说:“墨水,怪不得叫墨水,还真是一肚子墨水,佩服佩服,就算是你需要时间,但是你也是中了‘破元散’,听你的语气,你的真正实力应该不低,所以你更不会冒这个线来试一下是不是真的。”

    “不错,我不会去试,或者你也可以认为我就是相信了你,但是这又能怎么样,现在你抵不过我,两天之后你依旧是抵不过我,所以对于你而言,你的结果都是一样的。呵呵……”

    “结果一样么?我看未必。”李毅一直眯着的双眼突然睁开,清澈无瑕,精明光亮一闪而过。

    “结果不一样么?我看一定,呵呵”墨水用着相同的语气,看着也在看着李毅。

    目光在半空中相遇,但是请相信,不会擦出爱的火花的,两个人的眼神里都是别有深意,又都充满了自信,各不相让,颇有要一争高下的意味。

    …………

    李毅主动收回了自己的目光,暗自低头思量,墨水见到这样的情况,嘴角上得意的笑容再现,然后闭上了双眼,继续闭目养神。

    是不是真的在闭目养神,恐怕就不得而知了。(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