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27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两个人之间突然没有了什么好说的。

    回想起两个人的过往,也真是有些哭笑不得,那个从前看上去有些小孩子的墨水,此时给人的感觉则像是一直潜伏中着的狼,谁也说不上什么时候会突然爆发出狼性。

    但是,这一切显然是不用李毅担心,在他看来,自己能多熬一分钟,就算是多得的了,至于其他的,走一步看一步吧,做了所有自己能做的,其余的就不是自己能掌握的了。

    不过,在现在这样一个时刻,两个人之间形成了一种奇,奇妙的默契,这样的默契之下,谁都没有再去打扰对方,李毅的心思倒是很简单,一点点的恢复自己的实力,与此同时,也在想象着自己的师父在做什么,还有制器部中的那个人,那个自己十分愧疚的人,那个美丽的倩影——陈柳沁。

    墨水也安静的坐在一旁,眼睛一转一转,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不过一点也不估计身旁不远处的李毅,至少在他的眼里,李毅已经是自己囊中之物,怎么蹦也是白蹦,所以暂时不管也好。

    “喂,墨水,墨水……”李毅似乎一点危险的觉悟都没有,就像从前一般叫着对方。

    “有话说,有屁放,没话没屁就给我闭上你的嘴!”墨水倒是语气不善,开始之时,还带着伪装的面具,可是知道自己被李毅暗算了以后,对李毅的就一点好脸色都没有。

    李毅也不管墨水的反应是怎么样,只要有了回答就好,“我渴了,把你的水再给我一点,我要是死了,你可就不能完成任务了,你也不用急,反正你不用元力的话,这药对你根本就是一点效果都没有,何必太在意呢”

    “呵呵,想喝水了???这好办,你看看,”说话的同时从自己的腰上接下来一个水袋,然后放在自己身边不远的地方,微笑着看着李毅,然后继续说:“过来自己拿吧,我一点也不担心我自己,只是想看看你能不能爬的过来,哈哈哈”,语气中的嚣张,异常明显。

    听到这话,李毅挣扎了一下坐了起来,然后说道,“我有办法让你送过来的。”说完这句话,双手聚在嘴巴前,围成一个喇叭状的样子,用力吸了一口气,这样的变现很是明显,就是要大声呼喊的样子。

    不过真的没有等李毅呼喊出来,墨水一把就将水袋撇了过来,打在了李毅的身上,差一点让李毅再次倒下,李毅也不多说,拿起水袋就喝起水来。

    墨水之所以不想让李毅喊出声来,倒不是因为害怕会引过来别的人,而是担心引来野兽,虽然是森里的边缘,但是自己现在的身体状态,肯定是少一事比多一事好。

    …………

    就在这块相同的森林里,只不过是在不同的地方,也有两个人在行走着,同时也是在搜寻着。

    这两个人不是别人,其一就是李毅的师父,徐博之,而另外一位就是刀疤脸男子穆宇轩,两个人追踪着痕迹一路寻找,但是过了一些时刻,就发现情况有些不对。

    “小穆,这条路似乎有问题?”徐博之眉头紧锁,看着四处的,小心翼翼,在这样的未知世界中,他也不得不时刻戒备着,没有人知道暗处中隐藏着怎样的危机,也没有人敢不小心戒备。

    不知道李毅听到自己的师父这样称呼穆宇轩会是怎么样的一种表情。

    “等一下,我仔细看看……”穆宇轩说完之,四处的看了一下,然后又蹲下来看看留下来的痕迹,迟疑了一会说:“的确有问题,这里是被人刻意制造的假象,是不是明德城的人先发现了?”

    “不会,他们没必要多此一举,应该是还有别的人浑水摸鱼,而且,他们应该还在这里。”徐博之听了穆宇轩的话,很快的就给出了自己的分析,而且异常的有信心。

    “那下一步该怎么办?那边的事情还没有终结呢!”从穆宇轩的话语中,听得出来对徐博之很是尊敬,这种尊敬是发自内心的,没有半点畏惧心理的存在。

    “先不管,守株待兔,既然这么做,肯定也是没有十足的把握,我们沿路回去,守在最开始不远处的地方,肯定会有收获。”

    …………

    明德城,制器部内。

    几乎所有的重要任务都聚集在这里,坐在正中间的是明德城的头号人物——朱坤,朱坤脸色如常,看不出心情如何,如果没有人知道他的身份,恐怕绝大多数人都会认为这是一个平常的老人。

    下面的人左右分两排而站,而站在正中间的则是朱明华和钱广,两个人的身后,是陈柳沁和张制器师,陈柳沁眼神中一点神采都没有,仿佛这一切都和自己一点关系也没有。

    而张制器师,神色凝重,在他的内心深处,对于李毅的逃走倒是没有一点的担心了,现在更担心的是,自己的那个徒弟兼自己的侄子——张墨水,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张墨水肯定是有问题,但是这样的事实让张制器师很难接受。

    也难怪,自己最信任的人,现在却莫名其妙的离开了自己,而且还是以这样一种方式,的确是很难让人接受。

    制器部这样的阵势已经是很久没有出现了,就算是上一次众多势力围攻制器部,朱坤也没有亲自过来看一看,但是这一次不同,上一次的问题是在外部,朱坤早有预见,而这一次却是在内部,所带来的问题远远不是跑了两个制器师这种表象的问题,抛开李毅的重要性不说,这样情况的发生,就足以说明明德城的麻痹大意。

    朱坤治理明德城这么多年,从来就是谨小慎微,这也才有了明德城实力虽然不强,但是却是十二大主城中最重要的一股力量,退一步来讲,就算是现在的七大主城,也没有人敢忽视明德城的力量。

    “城主大人,我所知道的事情就是这个样子,这件事情的发生,我应该担负最重要的责任,我愿意接受任何惩罚,向执事已经为了此事竭尽全力,所以不应受到牵连。”朱明华说完最后一句,双膝跪下,重重的一声,响彻在大厅中,众人无不屏气息声。

    “钱广,你还有什么要说的没有?”朱坤没有马上回答朱明华的请求,而是问向了钱广。

    “禀城主,我有话要讲,首先,这件事情并不是一件简单表面上的那样简单,虽然我不知道李毅以及张墨水是通过什么方法同外界联系,但是可以确定的是,外界都有人在帮助他们。与此同时,两者并不是同一伙人,在我看来,张墨水的目的应该就是李毅,因为我们将追捕的重要力量都放在了李毅身上,所以导致张墨水一点消息都没有,不过这也从侧面说明,张墨水的组织性要强于李毅。与此同时,我们也调查过了,这个张墨水,并不是真的张墨水,虽然我们还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但是也不难明白,制器部内,应该有人在协助他,对于他的潜入和两个人的逃离,这确实应该追究制器部相关人的责任。”

    钱广说道这里稍微停顿,看向了朱坤,似乎是看看应不应该继续讲下去。

    “继续说吧,我还想听听你对这件事情的分析。”朱坤示意钱广继续。

    “分析说不上,谈一点自己的看法吧,我在追捕的过程中遇到人阻拦,而且不止是一个人,其中有一位用刀的高手,虽然我们之间只有一招之交,但是其元功的诡异是我闻所未闻的,与此同时,还有一个在暗中的帮手,一手幻飞刀使用的出神入化,这两种兵器的特征如此明显,再加上朱执事所说的那把类似于传说中的‘无华’剑,所以我们应该以此为切入点去调查,而且我估计,他们的势力并不是很强,否则也不会弄出这么大的风声。”

    “相比较而言,张墨水背后的势力则是更让我担心,这是因为他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就像是消失了一样,而且又能够召集这么多人,这足以说明他们再明德城隐藏的势力,要远远超过前者,这应该说是我的失责,恳请城主大人处罚”

    “不过我也分析了他们可能的去处,目前反馈的情况来看,在这一片森林中的可能性最大,而且我感觉,只要能够找到其中一方,就能够找到另一方。同时我也建议暂时取消明德城对外的一切行动,先对城内以及附属的大小城市做一次彻底的排查,幻石矿这样的东西,我个人的感觉有点不稳妥,出现的太过于诡异了。具体如何决定,还要请城主您亲自定夺。”

    “失责就是失责,别找什么借口,还有什么好说的!”刘武在一旁插话,嘴上一点都不留情面。

    朱坤也没有理会刘武的插话,反而是又问了钱广一句,“那你感觉制器部的事情应该如何处决呢?”

    钱广沉思了一下,然后才说道:“依我看,虽然这两个人逃离了制器部,但是并不是朱执事的责任,而且,这两个人也没能窃取我们制器部什么东西,因此重罚不妥,再者,先前的事情大家都已经知道,我们不能出尔反尔,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既然已经是这个样子,就尽可能追捕,追捕不上,又能怎么样呢。”

    钱广的话说的很多人不明白,但是朱坤却是明白的很,李毅的真正身份,在很多势力的名单中已经是被列为死人了,但是如果现在自己一方又突然如此重视的追捕一个不出名的小人物,肯定会引起注意,难免会有有心人发现什么,所以钱广的意思就是不要大肆追捕。

    朱坤没有马上回答,目光看向了跪在地上的自己的小儿子,似乎有所思索,在他的心里,对钱广的推断还是很信服,再一次肯定的感觉到钱广是可造之材,但是这也让他很是烦恼。

    需要自己决定的,真的只有这一件事么?朱坤心底苦笑着,问着自己。

    墨水一个不小心,被李毅给暗算到了,来不及郁闷,首先要确定的是自己到底受了什么样子的伤害,不过内心里对于自己的不小心,郁闷程度简直是到了极点,所谓阴沟里翻船,也不过如此。

    凭实力而论,墨水并没有十分过人的实力,这也不难理解,要是墨水的实力很厉害,那么就不会那么容易的混进去制器部了,而且之所以能够在制器部潜伏了这么久,就是因为他的综合表现处于在一个临界点上,这样的一个临界点的好处就是他既有了掩饰的身份,同时又能最大限度的发挥自己的预想中的效果。

    而事实也表明,这样的策略与算计是有效果的,至少在制器部这一段时间内,没有人觉察到塔的情况,但是在逃出制器部以后就又当别论了,比如在此时,他实力不足,只能通过改变痕迹的办法来诱导别人追错路线,同时他也无法如高手那般将进入自己身体的异物快速的逼出,而只能够借助人工的力量。

    所以,这样的一个情况,墨水所能想到的就是立即坐下来,然后将扎入脚里面的异物取出来,有了前面的的教训,墨水可不敢坐在这附近,不得不忍着疼痛的感觉,跃身一跳,跳到了一个距离李毅挺远,他自认为安全的地方。

    只不过这样的一个动作,很显然有让墨水牵扯到了脚上的伤处,一个趔趄,差不点没有来一个狗啃泥,顾不上身形的狼狈,连忙坐了下来,用手将上面的异物取了下来。

    沾染着鲜红的血丝的暗器展现在墨水的面前,墨水的眼中飘过一丝不安,有些凶狠的看着李毅,强忍着怒火对李毅说道,“你以为这样的东西就能难得住我?未免也太小瞧我了吧?”

    李毅精神状况又有所好转,用着不屑的语气对这墨水说:“我说墨水,你不会真的这么纯吧,还是你认为我真的会那么傻,就会那么简单的给你放那么一点血?”

    墨水眉头一皱,深知这样的情况不可能出现,李毅如此这般的巧于布置,目的无非就是为了能够伤到自己,如果说这暗器仅仅是能够让自己放一点血,这样的说辞,别说说服别人,就是连自己都说服不了,但是,这样的东西又有怎样的特殊效果呢?

    李毅笑而不语,继续用着不屑的目光看着墨水的反应,似乎一起都在自己掌握一般,这样的目光也让墨水非常的厌恶,也至于心中隐隐有了想要和李毅同归于尽的想法。

    同归于尽,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