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27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

    明德城,制器部。

    陈柳沁无声的坐在地面上,任凭着两行清泪不间断的从脸颊处留了下来,手中,紧紧的攥着张纸,白字红字,异常的醒目,异常的刺眼。

    就这样走了么?就这样结束了么?我呢?李毅,你有想过我没有,留下一封信你就以为你已经做出了最大的努力,你是个混蛋,你凭什么误会我?你为什么不直接问我你的疑惑?你为什么不……

    陈柳沁心中似乎有太多的疑惑与不解,也有太多的委屈与惋惜,以至于这一哭,便一发不可收拾,但是,她没有大哭大闹,就是那样静静的留着泪。

    一滴泪水,一种疑问,一处相思,若是这般,谁又能清楚陈柳沁心中的苦楚与委屈……

    再次将目光看向纸上的文字,红色的文字,依旧是那样刺眼,依旧冷冰冰的呈现在陈柳沁的面前:

    陈柳沁:

    见信如面,唯恐信可常见,而难以再见,每念及于此,心中之滋味,虽百味也不足以形容,此刻,毅或如笼中之鸟,骤然脱困,自由翱翔于天际,或已不见世之风景、世之百态,阴阳相隔。

    然无分哪种,卿应以祝福之心、以恭贺之语对毅追己之心、寻己之梦,每每念及己之处境,坐立难安,吾师待吾,如若亲子,毅实不忍其落于牢笼之中,处制器部内,郁郁而不得志,寡欢而不知其味,斯如此,实乃毅之大错,吾之大罪,虽百死亦难赎之罪。

    处制器部年又有一,制器部内,心中万分感激,为两人耳。其一为张制器师,亦师亦友;其二为卿,若非卿之相助,余之路,必曲折倍增,毅未忘,城主庆典,协力以制礼物;新年夜时,与楚云天之交手,卿一身之挡,此情、此意、此恩,毅没齿难忘,恨不能常伴左右,以报卿之心,以安余心之愧,此信,以毅之血而书,以此,略表心之不安。

    惜天意之弄人,毅两次目睹卿之行踪,心中不安,问及此事,卿又虚言以对,实难判断,孰真孰假,真假之事,异常心乱。毅实无奈,顾隐瞒计策,其中缘由,其中无奈,望卿谅之。憾不能闻卿之解释,不得见卿之证明,然毅之心,信卿之举,亦为无奈,天意如此,喟叹弄人。

    毅曾设想,能否协卿同出牢笼,奈何余眼中之牢笼,卿生长之家也,既难忍被困,又何强求离家,此非为常理也,故放弃之,吾卿之遇,或天之定,吾卿之无奈,亦或天之定,毅亦恨己之无能矣。

    若毅侥幸脱之,卿应自保,虽卿师位重,卿亦应以实相告制器部,方能脱卿之嫌疑,毅无论身于何处,卿之心,卿之情,挂于心,藏于脑。

    惟盼,有朝一日,毅能立于世,不受世人之欺凌,不受明德之刁难,与卿再见,把酒言欢,诉毅之心怀,偿毅之愧疚,彼时,若有天意,当携手共度余生。

    …………

    陈柳沁的眼泪突然变的汹涌起来,嘴中喃喃着说道:李毅,你这个傻瓜,我什么时候说过不会和你离开了,你为什么不能早点和我说呢,为什么?

    一封血书情切切,两行清泪心欲断……

    墨水的一番坦诚相告,似乎已经将一切挑明,但是这翻话并没有引起李毅任何激烈的反应,相反的是,反而让李毅陷入了沉静,一阵沉思,一时无言,一处不安。

    李毅的心中,是真正的愧疚,不得不承认,他之所以如此冒险一般的突然实施自己的计划,的确是因为担心陈柳沁透露出自己的一些东西。

    现在来看,李毅并没有选择一个正确的时间点来执行他的计划,如果它能够等到钱广出城后在执行自己的计划,那么现在就不会落得这般惨,只能说,冥冥中自有安排,巧合也罢,命运也好,总是有存在的理由,总是有发生的可能性,总是不会给你后悔的几乎与可能。

    过了一小会,李毅似乎打起精神说道,“你真的是很厉害,我还是想明白,明德城之前的那场大乱,其他的势力应该认为制器宗师的弟子已经死掉了,你为什么还要冒险潜入制器部?你就不怕你出不来?”

    “呵呵,朱明华的李代桃僵,瞒天过海的计策的确是高明,不得不说,我们几乎也被骗过去了,但是你没发现朱明华或者说朱坤两个人忽略了很重要的一点么,如果他们真的想保护住制器宗师的弟子,又怎么会让制器部独自面对那么多人,他们有足够的时间调集人手保护制器部,但是他们没有,原因很简单,那就是为了摆下一个巨大的假象,一个瞒天过海的假象而已。”

    “想不到制器部那么大的牺牲,还是没能取得预想中的效果。那你为什么恰好选择冒充张制器师的侄子,你之前就知道了我和张制器师有关系?”

    “没有,只能说是巧合了,上天的安排。”墨水说完这些,嘴角是诡异的笑容,然后继续说道,“你这么多问题,故意和我扯东扯西,是不是也想做只黄雀,想要拖延时间,等待着暗中帮助你的人来救你?”

    被墨水这么一说,李毅脸上虽然没有什么变化,但是心中却是另一种感觉,自己的目的,还是被人家看出来,没错,李毅的确是想拖延一下时间,看看自己的师父能不能来救自己,毕竟以现在自己的状态,根本就没有和对方叫板的资格。

    “既然看出来了,怎么还和我说了这么多?为什么不趁着我昏睡的时候就将我带走。”既然意图被拆破,李毅也就不在遮遮掩掩。

    “呵呵,你后面的问题其实已经回答了你前面的问题,没有趁着你昏睡的时候将你带走,那是因为我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而这件事情的完成,就足够让我有信心陪着你说下去,看看你挫败的模样。”

    “更重要的事情?”李毅心中想到了一种可能。

    “没错,暗中帮助你的势力,现在也不知道在这森林中的何处寻找你呢,但是至少短时间内不会找到这里来。”墨水并不知道那伙人就是李毅的师父,还以为也是其他觊觎李毅的势力。

    墨水的估算一点没有错误,拜托了明德城的搜捕,徐博之马上按照森林中的痕迹追寻李毅,没有想到的是这些痕迹已经被人动了手脚,相同的是,穆宇轩也是这般做着。

    听到这里,李毅要是再不明白,那只能说李毅就真的是个棒槌了了,看来自己的这个打算是彻底的泡汤了,只能依靠自己来解决面前的危机了,只是现在的危机,还有解决的可能么?想到自己的状态,李毅心中一阵苦笑。

    “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能解答么?”李毅依旧想要知道自己最大的疑惑。

    “问吧,知无不答,呵呵”墨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一点也不怕有什么变故。

    “你又是怎么知道我的逃跑路线的?你在我的后面一直跟踪着,这似乎不可能吧??”李毅对于这个问题,的确是很疑惑。

    “原来是真个问题,你看看这个就明白了吧。”墨水说到这里,手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朝着李毅的方向挥了挥。

    虽然不能运用眼力技法,但是李毅依旧看得清楚,墨水挥舞着的,正是他慌忙之中落在制器部藏书阁中的那本书里面的微缩版的逃跑路线图,这样一幅地图在手,人家知道自己的路线,也就不足为其了,还以为会被司帕检查到,没想到却失落在了他的手里,人算,不如天算呀。

    “都问完了?呵呵,其实我对你也很奇怪,你是怎么从制器部逃出来来的,看得出来,你的元功还不如我,我之所以能够逃脱,也是借你的运气,但是现在看你,又像是虚弱到极致,哪个是你?我也奇怪。”

    李毅没有回答,开始在暗中积攒力量,既然一切都要靠自己,那么自己怎么都要努力一番才是,想要再次运行偏法,但是尝试了几次,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与此同时,身体的疼痛反而加剧,让李毅的面目有一些狰狞。

    墨水似乎也不在意李毅的不回答,似乎仍旧在自言自语一般继续说道:“不过不管怎么样,最后胜利的是我,你现在的状态,别说想要战胜我了,能不能站起来都是问题吧,哈……哈……哈”墨水的笑很是肆意,笑声中的讽刺,笑声中的鄙夷,一显无疑。

    李毅继续保持沉默,暗中继续力量。

    墨水再次开始向前走去,一步一步,很慢,但是,对于李毅来说,却是异常快,李毅看到这样的情况,用着冷漠的口气说道:“张墨水,你忘记我已开始说过了什么么?我告诉过你的,不要过来,否则后果自负!”

    墨水似乎没有听到李毅的话一般,继续不急不缓的一步步向前踏进,只不过一边走着也一边说着,“李师,你真的以为我是小孩子么,你这样的话语我能够信么?换做你是我,你会信么?呵呵”

    “我当然会信,因为怎么会有人傻到不设防的昏睡在森林中?如果有,那么必然是有所防备。”李毅的口气异常严肃,一点也不像是在说假话,眼神之中,还是一种高深莫测的表现,似乎一点也不惧怕。

    张墨水停下了步子,看着李毅的眼睛,然后几乎用着鼻音说道,“虚张声势,呵呵”,说完后,继续前行。

    李毅似乎也不在出言阻止,反而是一种看热闹的表情看着墨水,那种姿态,就像是欣赏一个东西如何一步一步走向圈套一样。

    墨水再次停下来脚步,在他的心中,也有一些迟疑,到了这个时刻,他自然是不想失败,但是他也真的不知道李毅会不会搞什么鬼,毕竟关于李毅,他的了解,仍旧只是限于表面。

    “如果真的有,你却提醒我,会有这样的傻瓜么?”墨水一边说着,一边仔细的审视着自己前面的路,希望能够看得出来蛛丝马迹,但是,令他失望的是,绿草铺地,根本看不出来一点异常,这也就让他更是认为不应该有什么机关或者圈套。

    “提醒你,是因为不想看见你很惨的死在我面前,我这个样子,留着个人陪我解解闷也好。你不是也奇怪么,我是怎么从制器部逃出来的,如果你继续向前,你很快就会知道了。”李毅的话说的不缓不慢,但是却是有些调侃的意味,让人捉摸不透真假。

    墨水心中的确有所迟疑,步子开始变得异常小心,每一步向前的距离,也缩短为原来的三分之一左右,虽然嘴上没有说什么,但是心里的堤防,却是在行动中体现出来。

    “谢谢你的好心提醒,不过我依旧不相信,不过你这么一说也倒是让我明白,还是应该小心为妙,要是在阴沟里翻船的话,那可真的就是竹篮打水了,呵呵”,一贯轻松的声音,不过李毅却听出了其中的谨慎。

    李毅没有再继续说话,一副看着傻叉的神情看着一点点向前的墨水,而心中却是默默的祈祷着,自己能够做到的只有这些了,希望上天保佑!

    李毅之所以这样说的原因其实很简单,那就是给墨水以心理压力,让墨水紧张起来。

    墨水继续小步子的向前走着,步子的间隔似乎越来越小,而他与李毅之间的距离,同样是越来越小,按照目前的步子行进的话,也就是八步左右的样子。

    距离李毅越来越近,也就让墨水更加得意,嘴角处,已然挂上了微笑,一副势在必得的表情。

    六步……五步……三步……

    墨水的第三步刚刚落下,就感觉到鞋底之下,传来一种异物的感觉,与此同时,一种针扎般的感觉出现在脚底上,疼痛的感觉由下而上,有着向上传导的意味。

    发现情况不妙,墨水双**替,立即后退一步,因为心急的原因,这一步子并没有按照一开始走着来的步伐,而是大了不少,不巧的是,这后退的一步刚刚落下,原先那只没有收到半点伤害的脚再次传来同样的感觉。

    没错,第二只脚再次中枪。

    看着墨水的样子,李毅一刻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心中暗道一声天助我也,终于还是起到了预想中的效果。

    李毅在昏迷之前,几乎是无意识的在自己周围洒下了一些暗器,而这些暗器,原本是准备在逃跑时遇到高手用的,可惜的是这些暗器都有一个特性,那就是并不是发射的暗器,而是丢在地上类似于三角钉子样的形状,只不过能在阳光下隐去,这样的特性,对于李毅遇见的高手二样,根本没有时间去布置。

    不过,在这个时候,终于派上了用场。(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