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27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李毅再次尝试转动着脖子,希望能够看清一下自己周围的情况,自己昏过去之前,都没有好好观察一下这里,但是脖子稍稍一歪,看向自己跑来的方向,或许是因为才睁开眼睛的缘故,李毅的视线在光线下还有些模糊不清。

    但是即便是这样,这一看去,仍然让李毅立刻就精神了,所有的倦意全部都没有了,似乎只剩下了自己视线中所看见的。

    沿着李毅的视线看去,一个人,笑嘻嘻的坐在一棵大树底下,也在看着李毅,两个人的视线交汇在半空中。

    别多想,这视线的交汇不会擦出半点火花,只是交汇而已,只是确认出别此都看到了而已。

    属下坐着的人看见李毅醒了过来,也就不在坐着,站起身,拍了拍衣服,然后就向李毅走了过来,李毅的眼睛已经适应了光线,看着对方的行动,连忙出声制止。

    一出声李毅才发现,自己的声音竟然已经嘶哑了,而且喉咙火辣辣一般撕裂的感觉,这是极度缺水的一种表现,“别……过……来,别……过……来,否则……后……果……自……负……”李毅的话说的有一些断断续续,嗓子的感觉实在是太过于难受,以至于每说出一个字,都要停歇一下,同时也是异常艰难。

    向他走来的人依旧是笑嘻嘻的,继续前进了几步,似乎又体味了一下李毅的话,然后停了下来,目光注视着李毅,平静的声音响起来,“怎么?看见我一点也不惊喜?我可以为你会大吃一惊呢?没想到你是这个反应,倒是让我恨意外了,呵呵……”声音很是柔和,就像是和老朋友交谈一般。

    李毅并没有马上回答,似乎用力积攒了一下,让自己的嗓子可以更舒适一点,然后又用石头舔了舔嘴唇,不过效果似乎并不明显,沙哑的声音依旧,只不过连续上好了很多,“为什么……要大……吃一惊呢?……,真不……知道……应该……高兴……还是……悲哀,我倒是……没有……想到你也……这么快……,墨水,不知道……你,你真正的……名字……叫什么呀?”

    没错,笑嘻嘻的守在这里的不是别人,正是制器部中那个墨水,张墨水,张制器师的徒弟兼弟子。

    墨水听见李毅这样文字,脸上露出了奇怪的神色,有些不解,所以仍旧继续问道,“你不是大脑坏了吧,我不就是墨水么,什么叫做我真正的名字!”说话的同时,拿出自己的水囊,一股水流,径直的飞向了李毅的面目上,几乎很准确的落在了李毅的嘴唇上。

    李毅贪婪的吸食着不多的水,对于他而言,这比什么都要美味上百倍,因为喝了一点水的缘故,纵然不能真正的缓解他的干渴,但是至少让他的声音流利了许多,“又何必在说谎呢……你既然已经选择现身了……不就是要挑明身份么……你根本不是什么墨水……你也不是张制器师的侄子……虽然,我不知道你用什么办法骗过了张制器师……以真面目示人吧!”

    “哦?听你的意思是你早就有所察觉?骗得过张制器师,却没有骗过你,说说吧,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我的身份的呢?”

    “我不知道你的身份,但是你的漏洞可是不小,其一,按照张制器师的说法,他的侄子基本上一直都在父亲身边,但是新年夜上,你却同我和陈柳沁谈天说地,那一番见识,并不是一个学账房的人能够说出来的。”李毅的声音好了许多。

    “还有呢?”墨水微笑着看着李毅,等着李毅继续说下去。

    “其二,我本是无名之辈,就算是张制器师让你没事向我请教,但是无论从资历还是制器水平,我都远远不如张制器师,但是,我去藏书阁看书,你却缠着我要和我一起,而且一连就是那么久,我所知道的制器学徒,应该基本上不离师父左右,哪会有时间去跟着一个闲人去看书?你的行为,很是反常。”

    “我爱看书,这有什么反常呢?”墨水直接反问到。

    “最重要的一点,还记的我问过你的朝阳镇么?还记得我问过你的干梅么?”李毅的语气很轻,但是别有深意。

    墨水略微回忆了一下,这样的事情在他的记忆里面真的很难占据地位,但是李毅这么一说,他回忆了一下才想起来自己有一次去李毅那里希望能够得到《万鸟图》时,李毅确实这样问过自己,记得当时李毅只是随意的一问,似乎很是想吃的样子。

    回忆起来这些,墨水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但是并没有说出来,看着李毅,点了点头的同时说:“恩,本来是不记得了,但是现在你这样一说,我想起来了,还想吃,以后可以带给你。”

    “咳咳……”李毅一阵咳嗽,然后继续说:“我倒是真的很是佩服你这不要脸的精神呀,瞪着眼说瞎话一点也不脸红,真的佩服,怪不得能够在制器部潜伏了这么久,很不巧,我后来问过张制器师,朝阳镇确实是在你老家不远的阵子,但是,朝阳镇根本就没有什么特产,更比说干梅,那只是一个非常残破的小镇,还有就是,你们那里的人,根本不会去朝阳镇,因为最近的路要翻山越岭,绕路的话又太远。”李毅这些话说完之后,看着墨水等待着对方的回答。

    “唉,如此说来,我还是百密一疏呀,没想到你竟然一开始就猜到我有问题了,佩服,那为什么不举报我?”

    “就算是你是为我而来,在那个时候,你要面对的,依然是制器部,能给制器部找点乱子,对于我来说,也更有利,再说,你也没有妨碍到我!”李毅的回答更是直接。

    “没有妨碍你?哈哈哈,没想到你还在算计着我呢,不过也无所谓了,我可以告诉你,我不仅仅没有妨碍到你,相反,还推动了你的计划的实施,我知道‘光影石’和‘琉璃粉’,我也知道陈柳沁虽然确实有任务在身,但是并没有透露一点点关于你的信息,但是,我仍就要给你造成一种错觉,让你去误会陈柳沁,从而逼着你快点离开。”

    说到这里,墨水的笑容不在,眼神也变的锐利起来,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或许你想让我做那天搅浑水的鱼,但是,很可惜,我更想做一只黄雀,螳螂后面的黄雀。”

    李毅心中一声叹息,这一声叹息,不是因为墨水的算计,而是因为自己对陈柳沁的误会,自己的所想所为,如何对得起那柔弱女孩子的一片真心……

    朱明华的‘游龙飞转’算不上是他最大的杀招,但是,在这样的场合下却是最好的选择,以朱明华为中心,像是陀螺一般飞速的旋转着,而在上方,七柄流光溢彩的幻剑遥相呼应,似有随时压下的迹象。

    旋转中,朱明华突然出了一剑,这一剑的目标,赫然正是七柄剑呼应中的中心点,朱明华有信心,此点一破,这七柄剑的阵势必然被破,威力必然大降,那样的话,自己就有足够的机会与时间了。

    这不是赌博,而是基于读自己判断的信任,朱明华决定试一试。

    ‘游龙剑’的剑尖很轻盈的刺向了那一点,没有发生人们想象中的惊天动地的声响,甚至连一点光芒都没有,这一剑,就那样轻轻的穿透了目标的点位,一点阻隔也没有,就如同刺在了空气中一般,剑尖继续前进着……

    怎么会是这样,朱明华的心中升起一股不安,不对,不应该是这样的,难道自己判断错了,意识到这些,连忙留势,加倍小心着自己头上的七柄剑。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七柄剑突然启动,以无往不利之势突然刺向朱明华,七个方向一个圈,似乎已经封堵了所有可能闪躲的方向,呼啸中,近在咫尺。

    这样的紧急时刻,也激发了朱明华的潜能,‘游龙剑’再次光芒大放,隐约中似乎化作一条青色巨龙,以朱明华为中心,飞速的旋绕在周围。

    碰撞,两者毫无躲闪的碰撞在一起,这样大的一种声势下的碰撞,却没有一点点能量的激发,落在了所有的人的眼中,如同在看着一副无声的连环画面,这样的感觉,很是怪异,怪异的大家不得不都屏气息声。

    七柄剑一碰到‘游龙剑’,就像是水中的幻影一般,渐渐消散,没有一点激烈,没有一点声响,朱明华对于这种状况,也是无可奈何,那样气势的攻击,竟然只是虚招,那么,实招有在哪里呢?

    七柄剑几乎同时消失在人们的视线当中,朱明华为了节省自己的元力,也收了招式,一柄‘游龙剑’露出来本来面目,见招拆招,朱明华目前最好的选择。

    然而就在朱明华受到一般的时候,正前方,穆宇轩那柄朴实无华的幻剑再次出现,笔直的路线,毫无犹豫的飞行,最简单的直刺,直取朱明华的面目。

    如此突发状况,朱明华也是愣了一下,情急之下,人一翻,倒在地上,然后又滚了两圈,勉勉躲过了穆宇轩的攻击。

    幸好那个时候没有人带着眼镜,否则的话,肯定会是眼睛睡了一地,甚至有人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了什么,那可是朱明华呀,那可是城主朱坤的儿子呀,那可是制器部的执事呀,居然被人家逼了一个驴打滚,用这样的姿势来躲避,真的是难以想象。

    以至于后来看过这场比试的人会调侃着说:那场比试太疯狂,朱明华打滚忙。

    其实,这也是朱明华不得已而为之,在这之前穆宇轩两次几乎以假乱真的攻击,极大的消耗了他的注意力,再加上刚才恰逢他处于收势的中途,一时间难以为继,未保姓名,不得已而为之了。

    待朱明华再次翻起身,也不管自己身边的人会怎么样看自己,再次寻找穆宇轩的身影,只不过在视野之内,一点踪影都没有,不知道是在刚才的哪一个瞬间,悄然遁走。

    面色铁青,朱明华的面色铁青,心中的耻辱与愤怒几乎燃烧到他的灵魂,他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有一天会败成这个样子,明明是自己更胜一筹,结果却被人逼的如此狼狈。

    …………

    逃出明德城的李毅,漫无目的的跑着。

    他原本是要按着一开始和师父的约定去进行,但是为了不至于被在城墙上的明德城的瞭望手看见自己的逃跑路线,李毅不得不向丛林深处跑出。

    一路上满是荆棘,为了最大可能的争取时间,李毅也懒得去管还有没有路,也不知道跑出多远,李毅忽然停了下来,一手拄着地面支撑身体,另一只手捂着自己的胸口。

    丛林深处,偶尔传来几声鸟鸣兽叫,似乎在提示李毅这里面的危险。

    确实是,大陆上的丛林,并不安静,其中有着巨大的财富,但是也有着巨大危险,几乎所有的大陆人都知道,丛林深处,最不缺少的,便是财富,同时,还有人的白骨。

    那些白骨几乎都是前去掘金的人留下的,即使是高手,面对着大自然的神奇,面对着浩瀚森林的多变,也不敢说自己能够从中穿越而过,丛林深处的异兽,甚至比一些高手还要厉害。

    不过好在这样的森林并不多,整个大陆也只有三块而已,不过这三块森林的面积,就占去了整个大陆面积的七成,值得幸运的是,这三块森林里的异兽,基本上都在深处,而且从来没有出来过的记录。

    而且奇怪的是,除了这三块大森林的地盘上意外,其余的地方不论是山,是林、是平原、是丘陵,都没有异兽。

    用潮海大陆的人花来说就是:这三块森林,是被禁制的地方,是被遗忘的地方,是最大的牢笼。

    当然,这都只是传说,对于传说这种东西,往往是不可不信,但是也不可全信。

    李毅半跪在地面上,又一次狠狠的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希望能让自己保持清醒,希望自己能够战胜偏法结束后的副作用,但是,从李毅越来越痛苦的面部表情上可以看得出来,这样的努力是徒劳的。

    再一次挣扎着站起来,四处看了看,从口袋中不知取出来什么东西,撒成一个圈的样子,然后又勉力支持了一会,最终,还是倒在了地上。

    尽了最大的努力,还是这样的结果,倒在地上的李毅,忍受着如果万虫蚀骨一般的痒痛,忍受着全身每一块肌肉撕裂般的疼痛,忍受着脑海深处传来的虚弱的感觉,心里面如此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睡吧,睡吧,李毅也不知道是不是出现了幻觉,只是感觉到自己的周围,应该说是整个世界中,都闪烁着这样的声音,一遍一遍的重复,似乎连眼睛都没有力气去合上了,李毅一点点的没有了知觉。(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