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27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金色,意味着九星,九星幻石兵器,其光芒常常以金色为主,钱广万万没有想到对方一出刀,竟然就是一把九星幻石兵器,更确切的说,应该是一把接近九星的幻石兵器,因为那金色的光芒只是偶尔露出,并不明显,不过这一切并不会让钱广畏惧,相反,看到对方的强势,反而让他的心中升起熊熊战火,眼神之中,战意凛然,似在无形之中直入人心,修为不足者,恐怕仅仅是在气势之下,就丧失了战斗的信心。

    徐博之却是不受影响一般,元力源源不断的输入到自己手中的幻刀上,人借刀势,刀替人威,气势上也不照钱广弱了多少,不知道是不是受到气机的牵引,一阵耀眼的光亮,钱广的手中赫然拿着一把枪,枪身笔直,枪尖之上,寒气游走,一看就知道不是凡品。

    两个人之间也不说话,各自提升着自己的气势,这是场无声的比试,空气中,不断的有气流此生必灭,两个人中间,似乎空气都有一些扭曲。

    对决,一触即发……

    李毅听到钱广的命令,心中也预料到会是如此,所以也算是早作准备,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身体内一阵虚弱的感觉传来,心中暗暗惊呼一声:不好。

    对于这样的感觉,李毅再熟悉不过了,这是偏法即将要无法继续维持的前兆,进入偏法状态可以说是无声无息,一瞬间就完成的事情,但是,偏法状态的结束,也是同样如此,唯一的前兆,就是这一阵虚弱的感觉,要不是李毅很是用心的拿自己试验过,他也不会注意到这些,只是因为这虚弱,只是一下子的感觉,来得也快,去得也快,不留意的话,很那觉察。

    李毅心中更是焦急,没人比他更知道自己的偏法一旦结束的结果,在这样的一个节骨眼上,就算是自己有偏法仰仗,都不一定能够在职城门守卫中脱身,更何况没有后一滩烂泥似的虚弱。

    这一刻,李毅有些后悔了,如果不是自己一意孤行,或者师父也不会现身,现在可倒好,自己功亏一篑不说,还有可能连累师父,自己简直就是不可饶恕。

    城门守卫的人已经杀了过来,李毅别无选择,只能在心中对自己说到:宁死,不要被俘,这样师傅还有机会逃走。

    明德城南门,可以说是明德城的第一大门,盖因为明德城的位置特殊,因为坐落北方的缘故,南门是所有其他主城前来明德城的最近的大门,也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南门的守卫,历来都是四座城门中最强的一个,也是最为严谨的一个。

    不要说一群人过来围捕李毅,就算是一对一的单挑,李毅也是断然没有胜利的可能,前面对阵制器部守卫时的胜利,其实只能说是侥幸,李毅依靠偏法提升自己,提升的是外在的,而境界上,却是不足。

    李毅视死如归,提刀便要和对方周旋,只不过他的步子还没有卖出去几步,就就感觉到一阵光亮从自己的一旁,擦着自己衣服飞过,这样的场景,他是再熟悉不过了,飞刀,那是飞刀,又见飞刀。

    拖着残影的飞刀突然一分为二,也说不清哪一个是真,哪一个是假,向着冲在最前面的两名城门守卫的胸前袭取,与此同时,依旧是那个青白裳的男子,蒙着面部,再次出现在李毅的前面,出手就直取城门守卫带头的人,和飞刀的配合竟是那般默契。

    此时李毅就算是再傻也知道自己要做什么,自己在在这里等下去的话,一旦偏法状态结束,就会成为大家的累赘,所以,也不做多想,跟着自己面前的青白裳男子,一路向前。

    明德城在后来的分析中,也不得不承认这一切事情真的是天衣无缝一般的存在,不论是制器部也好,还是明牙部也好,几乎都在第一时间做出了最快的反应,如果说有不足,那也只能说是没有派出更多的高手。

    但是,谁又能够预料到,李毅的逃跑是这般的被人一步一步计划着,或者说是这样一步步的巧合的堆积,机会,是给又准备的人的,这句话果然没有说错。

    让我们的视线继续转回到那一天,被制器部称为耻辱日的那一天。

    冲在最前面的有两个人,一个是城门守卫头领,另一个是他的副手,这两人的身手果然要比制器部守门的高出不少,突然出现的飞刀,并没有丝毫的惊慌,手中的幻兵器一闪一动,准确的封住了飞刀的来袭路线,不得不让人佩服其反应速度与极高的判断能力。

    但是两个人并没有得到喘息,飞刀刚落,青白裳蒙面男子的剑式又到,蒙面男子用着横扫的姿态,将两个人都纳在了自己攻击范围之内。

    擒贼先擒王,这个道理,大家都明白,蒙面男子的目的,就是先缠住这城门守卫中最强的两个人,因为也只有这样,才能够让自己身后的李毅冲出去,当然,他并不清楚,他身后的李毅,此时仅仅是在勉力支持,就算是面对普通的南门守卫,也讨不到便宜。

    李毅看见自己身前的人以一敌二,缠住了最难缠的两个人,也知道这是在为自己创造机会,就算前面是刀山火海,自己也要向前冲了。

    前进,前进,管他刀光剑影,管他人多人少,李毅现在死了一条心,就是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冲出去,速度,是他唯一的凭借了。

    李毅的骤然加速,还是让城门守卫的热有些不适应,这也难怪,你正在和对方准备大战的时候,却突然发现对方根本没有理你,而是用着最快的速度冲了过来,只不过那架势不是和你打,而是逃,你肯定也会意外。

    一个时间差,被李毅利用很好,只不过是眨眼的瞬间,便已经冲到了人群中间,而代价,也着实不小,身体上,又多了几道正在留着鲜血的伤口,看得出来,李毅真的是在拼命。

    不过即便如此,李毅也只不过才冲到中间的位置,城门守卫后面的人有准备,紧紧地堵着他前进的路线,如果李毅再猛冲,结果就是撞到人家的武器上,那不是逃跑,而是找死。

    李毅的步子刚刚慢了下来,身后的人便有围过来的意思,腹背受敌,这样的境遇,还是第一次遇到,即便如此,李毅还是没有惊慌。

    虽然不想找死,但是不意味着自己怕死,既然连死都不怕了,还会害怕什么呢?所以李毅此时并不畏惧,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当他想到还怕什么的时候,脑海的深处,浮现的竟然是陈柳沁委屈的样子。

    或许,自己还是有亏,自己还是有怕的,只不过在这样的场合,没有而已。

    来不及细想心中的酸楚,李毅想再次用生命去赌一个时间差,从而换取自己能够在对方的刀林剑雨中拼的一条出路。李毅的身形刚动,就发现自己的身后再次飞来不下五把的飞刀。

    因为时间的缘故,因为飞刀速度太快的缘故,李毅没能够数的清到底有多少把飞刀袭来,但是他看得清楚飞刀的意图,为自己开路,不错,飞刀的目标,正好是李毅前进路线上的人。

    飞刀至,人仰剑反,一片混乱,这样的机会,李毅自然是不会错过,身形再次加速,几乎是咬着舌头,用疼痛刺激着自己的反应的李毅展现出来极大的逃生欲望。

    他不得不用尽全力,因为城门马上就要被关上了,城门一旦关上,还出去个屁。

    飞刀还在用着不可思议的速度为李毅清楚着前进路上的障碍,只不过李毅没有注意到,没有了飞刀相助的蒙面男子,此时已经是岌岌可危。

    这也难怪,蒙面男子的实力并不高,就算一对一,基本上都不可能赢,之所以能够缠住城门守卫里面最厉害的两个人,全是因为躲在暗中的人飞刀的帮忙,鬼魅的飞刀总会在最及时的地方,在最应该需要的地方出现,而蒙面男子和飞刀的配合也天衣无缝一般,以至于自己实力虽然不济,但是却仍旧能够拖住对方的两个高手。

    但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飞刀已经去帮助李毅了,这边的蒙面男子几乎顿时之间就陷入了危在旦夕的境界,几乎没有支持的能力。

    李毅一路冲到城门前,刚刚好在城门合上之前,昂首迈出,那一种感觉,仿佛是新生,心中牵挂身后的情况,略微回头,却看见了最不想看见的一幕,蒙面男子一个躲闪不计,被两人中的其中的一个人的剑正中胸前,蒙面男子的眼神中,没有半点畏惧,反而双手握住了对方的剑身,然后身体才软了下去。

    蒙面男子,身死当场,李毅看不到的,是在暗处用着飞刀的那个人的泪流满面……

    又是一个人为自己而死,李毅已经说不出自己是怎样的一种感觉,来不及悲伤,斩杀了蒙面男子后的城门守卫的统领再次率领人追了过来。

    转身,李毅再次启动,心中的触动,化作心底深处的不甘,我一定要活着出去。

    没有了蒙面男子,飞刀也不可能在组织城门守卫的追击,可以说李毅还在危险当中,因为这不远的距离,一点都不安全。

    但是,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再次发生,就在李毅启动身形的同时,原本在城门外不远处的十个左右普通百姓样子的人突然亮出了兵器,与此同时,向着李毅冲了过来。

    见鬼,难道明德城也有埋伏?李毅一句咒骂,但是却已经来不及改变什么,只能是硬着头皮向前冲,然而,奇怪的事情再次发生,这冲过来的十个人,却自然的给李毅让出来一条路,然后挥舞着兵器向着李毅身后的追兵杀去。

    这是什么状况?

    这是怎么一回事?

    难不成又是师父的后手?

    李毅心中的疑惑,比他现在身上的伤口还要多,不过还是那句话,这样的疑惑他都来不及思考,身体再次向前冲去,李毅并不敢用直线的方式去跑,因为城墙之上,会有幻弓箭手的巡逻,别看在城内这些弓箭手没有放箭,那是因为明德城的规定,但是一旦出了城,弓箭手不会首先留情,所以,李毅采取了折线的方式,每一步似乎都在改变着方向,这一招似乎也起了效果,天上虽然有幻箭矢不断的落在自己的身旁,但是并没有伤害到自己。

    自由,我自由了,已经在偏法几乎就要结束状态下的李毅心中呐喊着,身形消失在一片树林当中。

    已经逃走的李毅,看不到他师父此时的表情,虽然在全神贯注的与钱广进行着无声的较量,但是徐博之还是有一丝心神在注意着李毅的情况,当发现外面突然又一队人手帮助李毅挡住追兵的时候,徐博之的心里面,没有一点早有安排的感觉,而是一阵颤动。

    钱广此时此刻已经真对眼前的人感觉到吃惊了,在他一开始的判断当中,眼前的人修为肯定是不如自己,但是对峙起来才知道,至少在气势的层面上,对方丝毫不弱于自己。

    接连出现的变故让钱广也是眉头紧锁,也更加让他相信这绝对是某一个势力的计划,几乎每一步棋都有准备,好深的心机,自己还是第一次被人家这样步步都算计着进行,虽然注意到了这些事情的发生,但是钱广也无能无力,此时和徐博之的对峙,已经到了一个不能随意收手的地步,所以,只能坚持下去,或者借势出招,但是绝对不能收下来。

    不对,对方这是在牵制我。我上当了,钱广突然意识到这样一种可能,不由的咒骂自己一时被准九星级幻石兵器迷住了心神,居然没有想到这些。

    不过既然现在一时到了,钱广自然不会再等下去,其实丝毫没有减弱,手中的一杆长枪突然再次绽放出夺目的光芒,枪尖之上,空气似乎在霹雳啪啦的爆裂着,不知道积蓄着怎样的能量,与此同时,双手同时动了起来,一杆长枪在他的手里面,竟然好像活了一般,忽上忽下,如风中之落叶,一片有线暗中相连的落叶,与此同时,眼神之中没有半点波动,好像这一切都只是简单的飞舞而已,只不过,场中的气势,却已经是大不同,以钱广为中心,空气中,传来了不安静的波动。

    有所感应的城门守卫头领忽然回头,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一脸惊异,全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脱口而出:啊,是‘斩天枪’,是‘雨落枪法’中的落叶式,向执事竟然已经达到了这样的地步,真是让人难以置信呀。

    仿佛是在印证着这人的话语声,‘斩天枪’中似乎将所有的波动全部内敛,一点也不像是多么厉害的招式,但是,其中的杀机,却是让人不寒而栗。(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