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272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即便如此,他也有足够的理由相信,对方用的就是无华剑,看过那么多书,还没有一把幻剑能够向无华剑这般特点鲜明。

    “能使用‘无华剑’,想必你也不是无名之辈,何不报上名号,也勉辱没了名剑的名声。”朱明华迫切的想要知道对方的来历,所以用上了激将的办法。

    穆宇轩心中暗暗的戒备着,嘴上却不会落了下风,也立即回答到,“阁下口口声声说无华剑,我感觉这个名字不错,那我就叫无华吧,不过我们今日是敌非友,又何苦惺惺作态呢,如此虚伪,实在是让人厌烦。”

    这一番话落在朱明华的耳朵里,羞辱嘲笑的意味十足,不过朱明华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自然也不会受到对方的挑衅而乱了自己的心境,看见对方不承认自己用的是无华剑,也不在多理论,只不过心中却是响起了另一种想法:如此名剑,若是归我明德城所有,岂不是更好。

    虽然李毅再次逃离自己的视线,但是朱明华并不担心,因为他相信钱广一定会在西门有所安排,再加上自己布置的人一会也会马上赶去西门,所以,李毅肯定不可能轻易逃走。

    既然如此,何不趁此机会斩杀此人,夺下‘无华剑’,想到这些,朱明华居然笑了一下,‘无华剑’也有一个非常明显的弱点,别人或许不知道,但是自己恰好在制器部,恰好知道这一点。

    “既然你不承认那是‘无华剑’,这剑在你手里也太过于浪费,今日我要定了。”朱明华再次开口,语气惊人,而眼神里面,贪婪的疯狂的火焰在跳动着……

    …………

    李毅并不知道身后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无碍他继续按照自己的想法行事,偏法剩余的时间已经不到四分之一了,自己必须要再加一把劲了。

    明德城的城市形状不同于一般其他的城市,大多数城市都是以四方为主,但是明德城却是罕见的长方的形状,东西向略长,南北向略短,而且明德城的城门并没有开在四个方向的中轴线上,确切来说,只有东北正好开在了中轴线上,剩下的三道门,在地图上来看离李毅现在所处的位置的距离都差不多远,北门最近,西门次之,而南门最远。

    估计很少会有人想到,李毅此时舍近求远,忽然转向朝南,速度再次加快。

    没错,李毅给自己定下的最终的方向,是南门,是这三座门里面最远的南门,之所以如此,李毅就是为了给所有人一个错觉,估计很少会有人选择一条最远的路逃跑,与此同时,李毅一开始的逃跑路线也给众人以迷惑,因为如果一开始他就选择南门的话,比现在要节省一些路线,但是要经过城主府以及两大主战部,所以李毅没有那样选择,而是绕了一个圈子,然后在这个他算好了地方,突然转向。

    这样的计划,不得不说是十分巧妙,至少在目前来看,没有人真正的看出李毅的最终想法,而咋路程上来看,李毅的偏法状态,还能够支持他走出去这里。

    …………

    钱广并不清楚朱明华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派罗飞带领人去守着西门,而赵涛也被他派去守着北门,看上去,不管怎么讲,都是插翅难飞的状态,至于南门,那里本来的守卫就是最多的,而且就李毅逃走的路线来看,他应该不会舍近求远。

    钱广也是这样认为,一切似乎都没有问题,眼光顺着路线看向南门。

    不对,不对,钱广突然发现自己为什么一直有一种不对的感觉,这是因为他大意的忽略了城门外的地方,当他想到这些的时候,他立刻就明白自己一开始的预料错了。

    西门和北门,就算是逃出去,在一定的范围内也都是明德城的绝对控制范围,甚至还有战部驻扎,但是,有一个地方却不一样,那就是南门,南门的一路通畅。

    这样的想法一出现,钱广就知道这样的可能性极大,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就有可能因为自己的误导而导致李毅逃跑,这样的情况,绝对是他不远见到的。

    钱广知道再派手下出去恐怕会来不及,所以决定亲自出马,有了这样的想法,钱广立即动身出发。

    …………

    穆宇轩和朱明华的过招已经是不下百招,心中也不得不佩服起来这个后生,至少在穆宇轩的眼中,朱明华比自己小的多,只能算作是后生,虽然自己没有用尽全力,但是对方一直和自己保持距离,完全是针对着自己的特点和自己战斗,不说别的,就说这应变这一点,就绝对是人中龙凤。

    但是如果仅仅想凭着这一点就要留下自己,还是太小瞧自己了,时间也耽误的差不多了,应该是自己离开的时候了,开始极度认真对待的穆宇轩,一整杀意从身体中迸发出来,手中的一把剑,反而有了几分光忙的样子,流光溢彩,却并不奢华。

    流光溢彩中,穆宇轩的剑式开始大开大合,如果说一开始仅仅是诡异,那么现在就是霸气,招招式式都像是一往无前般,逼迫着朱明华不能再以缠斗的方式进行战斗。

    …………

    李毅的不懈努力终于换来了成功,明德城南大门的出口就在眼前,南门的守卫向来是很多,为了不引起众人的注意,李毅将脚步放的很慢,同时像是平常人出城一样,和众多的百姓拍着队伍等着出城。

    一切正常,南门就在前面,成功也只不过是一步之遥而已。

    “李毅,你还真是狡猾呀,差点骗了所有人……”钱广的声音突然想起在李毅的耳中。

    听见背后传过来的声音,李毅一个侧身从原来的队伍中走出来,转过身,看见钱广一脸微笑的站在不远处看着自己,不知道内情的人,恐怕会以为是朋友相见。

    在这场逃命中,经历了不少转折的李毅也没有过多的反应了,人算不如天算,如此这般努力,最后还是差了一步,南门的距离不过是十余步而已,但是,就是这十余步,却真的就成为了自己跨不过去的坎。

    “见过向执事。”李毅此时此刻,心情反而是十分平静,没有失望,没有惋惜,就像是这一切都和自己无关一样,就像是在面对着一件意料之中的事情一样,这不过说话的声音,仍旧是十分冰冷,十分的生硬。

    对于李毅这样的表现,钱广似乎也不见怪,微笑着向李毅点了点头,似乎是在对李毅问候的回应,然后很是平和的开口说道:“多礼了,不得不说,你的计划,真的是很完美,可惜,就差了这么一点点,加入你把你逃走的时间定为明天,恐怕都会成功,因为我原本打算今天早上是要离开明德城的。”钱广的语气,也像是在和老朋友交谈。

    “没什么,世上没有如果,即使是在重来一遍,我还会是这样选择。”坚定异常的回答,充分了表明了李毅的心中的想法。

    “不知道回头的人是可怜的,你应该是一个聪明人……又何必做蠢事呢?”

    “一味的回头只会失去自己一开始的方向,所以,宁死,勿失自由。”李毅说完后,举起了手中刚刚出现的百化刀。

    李毅对钱广举起了自己手中的刀,虽然看上去无异于飞蛾扑火自取灭亡,但是在自己的坚持和苟且偷生面前,李毅还是决定选择自己的坚持,虽死而无憾的选择自己的坚持。

    钱广的眼神中似乎多了一点情绪,说不上是欣赏,还是感觉到可笑以至于不理解。

    世界上,永远不会缺少那些为了梦想或者是坚持而狂热的人,李毅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这样的人,值得人敬佩,但是往往也会让人鄙视,凡事,有弊必有利,相辅相克而已,

    “说的好,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这样的声音让李毅变得很是吃惊,以至于都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是真的,眨了眨眼睛,然后又看了看,似乎是在确定自己没有出现幻听一般。

    钱广也是有一些意外,因为这句话不是他说的,而是出自别人的嘴中,在明德城内,自己虽然算不上是赫赫有名,但是也算是小有名气,能够用这样的口气在自己的面前说话,肯定不是简单人物。

    善者不来,来者不善,钱广意外归意外,但是却并不紧张,心中直接对插话的人下了这样的定义。

    人群中,走出来一个人,个子不高,步履有些不稳的样子,头上一顶斗笠,盖住了半张脸,剩下的半张脸,也被白色丝绸样子的东西挡住,根本就看不出来面容,一身普通不能再普通的衣服,真是那种典型的扔在人群里,都不会被人多看一样的人,姑且先称之为斗笠男吧。

    带着斗笠的男子步子并不快,但是却好像有一种节奏感,对路上的所有人都是视而不见,径直的走到李毅的身旁,也没有和李毅打招呼,只是和李毅并排而立,然后看向钱广的方向。

    李毅的眼睛瞪的大大的,明显是一副不敢眨眼睛的表现,嘴唇有些颤抖,但是最终还是没有说出什么话来,只不过所以的注意力已经不在钱广的身上,而全部都在自己身边的这个人身上。

    这一切都是真的么?李毅隐隐约约中感觉到事情怎么凑巧成这个样子,人生如戏,也不过如此吧,自己今天这不到半个时辰的经历,就已经体验到了希望到绝望,绝望再到希望,功亏一篑到柳暗花明的所有历程。

    即使面对着这样的场面,钱广依旧没有失了风度,脸上依旧是淡淡的笑意,让人判断不出来到底是怎样的一种意图,看着斗笠男的姿态,钱广主动开口说:“雁过留声,人过留名,不知道阁下是哪一位?前面的事情也是阁下的安排吧?”

    “无声亦无名,也不是我安排的,我只不过是看不贯你这样的一个高手,竟然仗势欺人,我看着明德城还是改一个名字吧,就叫做缺德城吧。”斗笠男子嘴上一点不留情,冷嘲热讽,不留一点余地。

    “何谓欺人,我和他也只不过是好言相劝而已,不过阁下不敢留名,不敢以真面目示人,想必也是鸡鸣狗盗之辈,既然你要帮他,就要让我看看你有没有真本事了。”钱广涵养很好,其实对于斗笠男的冷嘲热讽他并不在意,但是之所以反唇相讥,只是因为在这光天化日之下,他总不能坐听人家侮辱明德城。

    “哈哈,口舌之争,徒劳无益,你试试便知道了?”斗笠男子豪情万丈,也是丝毫不畏惧自己面前男子,说罢这句话,一手把住李毅的肩膀,猛地一用力,将李毅抛向了南门大门的方向,很明显是要先将李毅送走。

    在这动作的同时,李毅的耳畔又响起了声音,“李毅,你先出去,不用担心我,我自有办法脱身,我们住处相见,你自己一个人保重。”

    声音很是突兀的响起在李毅的耳畔,李毅明白这是传音的法子,只不过听见这样的话语,即使是在偏法的状态下,李毅双眼依旧立即湿润了,身体在半空中,情绪已然不能自已。

    没错,李毅认识斗笠男子,因为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师父——制器宗师徐博之,李毅或许会认错很多人,但是他绝对不会认错自己的师父,即使师父不以真面目示人,但是那声音,李毅永远都不可能忘记。

    这也是为什么斗笠男子一出现,李毅异常吃惊的原因,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师父在这样一个危机的时刻,如鬼魅一般突然现身来拯救自己。

    这是真的么?我不是在做梦吧?李毅的脑海中有些愕然般的迟钝。

    不过为了帮助师父隐藏身份,他无法痛快的喊出一声师父,这样的感觉,是在是不爽,这么久的分离,再次相见,竟然是这样的场合,老天,你真会玩人呀,欣喜中的李毅对冥冥中的命运,有了一丝抱怨,有点甜蜜的抱怨。

    钱广看到徐博之的做法,自然是知道对方的意图,能坐到这个位置上的人,自然不会妇人之仁,杀伐果决的性格会体现在其一言一行中,所以面对这样的场面,钱广也立即做出了反应。

    “城门守卫听命,全力追捕逃犯,如有反抗,格杀勿论。”钱广的声音,没有一点心慈手软的感觉,整个过程中,钱广目不斜视,在他的心里,已经将徐博之归为某个势力的代表了,虽然不明白制器部为什么那么看重李毅,但是他知道,制器部一定不愿意让李毅落在别人的手里。

    徐博之也不担心李毅的情况,似乎一切胸有成竹一般,也不去管那面的情形,双手一扣,一把半人高的幻刀出现在他双手中,幻刀是最普通的造型,不同于其他幻兵器闪烁着白色的光芒,这把幻刀,散发着的光芒中,尽然有一些金色的味道。(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