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270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值夜队长牙一咬,决定用身体硬抗,同时伺机反击。

    李毅的拳重重的敲在了对方的背上,不知道李毅是不是为了报受伤之仇,这一砸,似乎是用尽了全力一般,连他自己都感觉到自己的右手握成的拳头好像一点知觉也没有,现在可是有偏法的帮助,对身体掌握程度极好的情况下还感觉似乎无法驱使右手,足以得出这一拳的霸道。

    值夜队长对这一拳的力量也是估计不足,这就直接导致他已经计划好的反击套路,因为身体骤然的受创而遭到延误,喉咙一热,一口鲜血直冲口间,他狠狠的咬住牙,不让嘴中的鲜血流出来。

    李毅一击得手,所有人都认为他会继续猛攻,但是出乎意料,接着反弹的力量,李毅似乎是计划好一般,几个跳闪,一点也不珍惜刚才自己取的的战果,掉头就跑向这一开始跑向的路线去。

    剩下的两个制器部护卫看到这情况,一先一后,也立即起身要追击李毅,只不过在前面的人刚跑出不过三五步的样子,耀眼的光芒再次亮起,又是一道急速飞行的光亮,直接飞向那人的胸膛。

    这一下子,可不是刚才的救人,而是杀人,这样的速度让制器部的护卫躲闪不开,眼睁睁的看着进入自己的胸膛,然后,然后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一把飞刀,一次救急,一次击杀,众人这才想起来还有人藏在暗处帮助李毅,刚才的攻防转换是在是太快了,尽然忽略了这一点。

    彭玉可以看着制器部的人追捕李毅而不帮忙,但是他不能看着有人在暗中阻击制器部的护卫,所以立马下令道,“所有明牙部成员听命,立即追击制器部逃离制器师。”

    彭玉的心思很简单,既然对方在帮着李毅,那么自己一旦追击李毅,必然能逼出对方现身。

    一声令下,明牙部的人不敢在抱着旁观的姿态,上司都下命令了,自己当然要行动了。

    不过并没有让彭玉久等,他手下的人刚追击过去,还没有转弯,一个人从屋檐后跃身落下,阻挡着众人的去路。跳下来的人青白色的袍子,头上用着一块黑布蒙着嘴脸,明牙部的成员也到知道来者是敌非友,一群人蜂拥而上,这可是立功的机会,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蒙面人也不退缩,面对一众人,提剑而上,竟然也不落下风。

    逃跑中的李毅似乎也觉察到了身后的异变,所以虽然没有停下脚步,但是仍旧回头一看,没有看到那人的正脸,但是一身青白袍子的画面,印入他的脑海。

    这一身青白白袍,李毅并不陌生,这个大路上应该说是有很多人在穿着,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李毅脑海中一下子想到的,就是穆宇轩。

    怎么会这样?自己明明改了路线,穆宇轩怎么还能够及时的出现在自己逃跑的路上,虽然只是直觉告诉自己那是穆宇轩哦安排,但是李毅对此相信无疑。

    …………

    制器部的护卫,两死一伤,值夜队长虽然强忍着没有让自己口中的血出来,但是受伤已经是不可争议的事实,看见有人拦着追击的人,心中的愤怒更是火上浇油,直接招呼自己仅剩下的一个同伴,想要跳过前面的战团,再次去追击李毅。

    战团中的蒙面人虽然在和一群人游斗,但是并没有放弃对其余人的监视,看见那两人的意图,一个横扫千军的姿势逼退了围在自己身边的人,起身一跃,再次拦住这两个人去路,也不废话,提剑变攻。

    以一敌二,蒙面人场面上稍处于劣势,但是短时间内也是不可能败下阵来,再加上明牙部的部众又围了上来,蒙面人更加审时度势,利用对方互相阻挡的间隙来平衡局势。

    彭玉看见这样的场面,知道自己也不能置身于事外,看得出对方反而利用了自己人多,所以下令众人闪开空间,也不在乎是不是以多欺少,直接加入了战局。

    彭玉的加入,立即打开了场上的平衡,蒙面人的压力大增,险象环生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甚至一时间竟然有了岌岌可危的感觉。

    彭玉此时,并没有发全力,既然不能明着帮助李毅,那么就暗中一点点的帮助吧,所以彭玉只是以缠斗为主,既让蒙面人拖住制器部的护卫,又不让蒙面人离开,他自己心里也明白,总要拽住一个人给个说法,既然暗中放了李毅,那么就拖住这个人吧,这也算是有所交代。

    就是这样,场面的情形异常奇怪。现象环生的蒙面人却总是能够转危为安,彭玉看上去尽心尽力,但是似乎总是差了那么一步,弄的制器部的护卫好生郁闷,但是也挑剔不出来什么问题。

    就是几十招的样子,而李毅,却已经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彭玉打的算盘,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他感觉到不远处又有人过来,虽然不知道是谁,但是就算是用脚趾头也应该能想的出来,十有八九会是制器部派来的追捕人员。

    自己演了这么长时间的戏,总不能把这个功劳让给制器部的人,察觉到这些,彭玉的手上力度骤加,攻势越来越犀利,就算是和刚才几乎相同的招式,此时的气势,却是不可同日而语。

    彭玉的发力让蒙面人压力再次倍增,前面的时候他就感觉这个粗狂的男子似乎有留手,但是也想不明白到底是为什么,但是现在对方突然杀机毕现,他的劣势已经越来越明显。

    彭玉看准一个机会,快、准、狠的向对方的胸前攻去,此时蒙面人已经是抽身不来,彭玉这一战机的把握,完全是其战斗经验的体现,不是机会的机会,就因为他的果断坚决,竟然形成了必杀之势。

    然而,今天注定是不简单的一天,今天也注定是异变丛生的一天。

    彭玉的拳,行至一半,却不得不快速回撤,同样是坚决的撤回,比前面的出拳更为坚决。

    只见仍旧是一道耀眼的白色光芒,拖着虚影一般的尾巴,沿着预定的轨迹,迅速的向着彭玉出拳的路线飞了过来,这一刀,恰到好处,这一刀,气势汹汹,让彭玉也不得不避其锋芒。

    不好,自己受到先入为主的观念,一直以为面前的蒙面人就是飞刀的使用者,但是现在的情况却清楚的告诉自己,对方不是一个人,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而是至少有两个人,甚至会是更多,彭玉几乎同时就发现自己对形式的估计有所错误,而目前发生的一切也在表明,事情并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

    难不成李毅真的是内卫勾结伺机逃跑?还是一开始就别有居心?彭玉也是疑惑不已。

    制器部的两位护卫看见飞刀又现,也是大吃一惊,他们也和彭玉有着相同的想法,认为蒙面人就是飞刀的始作俑者,但是,事实很是无情的告诉他们,事情并不是这么简单。

    三个人依旧在围攻着蒙面人,但是因为要顾及到随时都有可能出现的致命的飞刀,所以三个人都不敢全力而为,就算是偶尔抓到机会,那不知名的飞刀,也总是恰到好处的赶到为蒙面人解围,而蒙面人和飞刀的配合,也是如火纯青一般,丝毫不见慌乱与滞涩。

    …………

    朱明华回到制器部,看见自己制器部副执事处理事情的方法很是得当,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好的多,对于李毅的逃走,他一开始是很愤怒,但是他并不担心,但是接着又有人逃走,并且似乎还有人在暗中帮着李毅,这样一件一件的事情传了过来,反而让他平静了下来。

    这并不是偶然,而是一场有预谋的计划,所以他又命人赶去明牙部告诉钱广,这件事并不只是简单的逃走情形,恐怕追捕也不会顺利。

    什么时候,制器部里竟然有了能轻而易举的击杀护卫的制器师,对于这样的事情,自己还一无所知,真是太失职了,墨水,张墨水,我不管你是谁,别让我把你抓回来,否则,我一定让你死的很难看,朱明华对于张墨水的恨意,甚至超过了李毅的逃走。

    正在制器部掌控全局的朱明华突然被手下的敲门声打断了思路,心情很是不爽,所以声音中多了几分阴沉,再加上本来就有一些女性磁性话的语调,听上去,更加让人畏惧。

    “有什么事情,快点说?”朱明华的心情有这一句话就可以看得出来、

    “报告老大,刚才我们制器部的护卫和明牙部的人手在西大街出追上了李毅,李毅身怀绝技,所以……”报告的人呢说到这里有些犹豫,不知道如何措辞一般。

    “别吞吞吐吐,快点说。”听到李毅也身怀绝技,朱明华的气更是不大一处来。

    “是,所以激战之下,我制器部护卫一死一伤,不过也伤到了李毅,当要再次追击时候,又有不明身份的人阻拦,并且初步估计至少有两人,其中一人一手飞刀了得,拖住了我们追击的步伐,并且在其飞刀的帮助之下,阻拦的人也安然离去。”

    砰的一声,突然想起,朱明华一章重重的击打在了桌子上,桌子先是发出一种奇怪的声音,然后轰然裂成几个部分,朱明华此时可以说是已经怒火攻心,本来想着最快的速度抓回来逃走的人,所以压制着没有上报自己的父亲也就是明德城城主,但是现在却一而再,再而三的生出事端,如何让他不怒。

    前来报告的人一脸的害怕,唯唯诺诺的站在不远处,一点声音也不敢出来,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会惹火烧身,在这个时候,安静是保全自己的最好办法。

    朱明华就这样的站着,没等到他决策下一步该如何行动,外面又传来禀报的声音,“老大,明牙部执事钱广派人来求见。”

    忍住火气,朱明华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一个字,“请。”

    “见过朱执事,向执事让我向朱执事禀报,制器部逃走之人,似乎是早有预谋,从路线上来看,对方可以选择西门和北门,但是目前来看,西门的希望最大,请务必在西门处派人手准备。”来人进到朱明华的房间里也不废话,直接说出来自己的来意。

    朱明华一开始还不明白钱广为何多此一举,直接让明牙部的人埋伏在西门不就好了,不过转念一想,隐约中感觉钱广这是在向自己暗示,这件事情,如果由制器部自己来解决,那么并不算是什么大事,但是如果真的需要完全借助明牙部的力量,对于自己而言,绝对会被人在城主面前说三道四。

    “好的,我知道了,还请代替我给向执事道谢,我将会亲自带人去西门,此外一些杂事,还劳烦向执事多多费心。”朱明华很是客气的说道。

    “属下明白,必将带到,预祝朱执事马到功成……”

    …………

    墨水的胸前被鲜血染红了一大片,但是他似乎不是很在意这些,依旧步履坚定的向着自己预定的方向赶着,因为时间差的缘故,导致追他的人距离他很是远,机会找不到他的身影。

    只见墨水左闪右闪,很有目的性的推开了一人家的大门,然后又紧紧的关上门。

    院子里站着十个左右平常样子的人,都是属于那种放在大街上一点也不起眼的那种类型,不过这些人看见墨水进来,便几乎同时拱手道,“参见大人。”

    墨水挥了挥手,示意这些人不要多礼,然后才开口道:“你们马上出去,以制器部为中心,向四个城门的方向扩散,时刻注意路面上的情况,如果发现制器部的人在争斗,马上放出信号。”

    这些人听到命令,知道是有大事情发生,所以都不敢有半点耽误,按照墨水的吩咐,一次的离开了院落。

    墨水并没有着急离开,他缓缓的从自己的内怀中抽出一张纸,如果李毅能够在这里,定然能发现这正是他无意中落在藏书阁中那张缩小版的明德城地图。

    墨水的嘴角微微翘起,似乎一点也不担心自己身上的伤,看着自己手上的地图,若有所思,片刻之后,似乎自言自语一般:李毅呀李毅,你还真是深谋远虑,如果不是拿到这张地图,恐怕我也会被你的逃跑路线所欺骗了。

    说完这些话,墨水又收好地图,然后简单的包扎了一下自己身上的伤,人就再次离开这个院落。

    …………

    李毅再一次摆脱了身后人的追赶,这让他的心情很是愉悦,虽然这样的过程当中充满了凶险,但是毕竟,毕竟是在自己的不放弃下,一次次的搏过来的机会,虽然最后有人相助,但是没有前面的努力,有人相助也是白搭。(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