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2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能甘心么?

    放弃?还是继续战斗?我能接受这样的结果么?李毅在内心深处问着自己。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古往今来,凡能有所成就者,无不是坚韧之辈,于无路中寻找出路,于绝境中寻找生之希望,虽死,亦无怨,当立于天地间。”

    李毅的头脑中突然想起来这样的一段话语,这段话,也是他师父交给他的,只不过或许是在小时候,已经忘记的差不多了,然而,在这个不经意的危机时刻,这样的话语激荡在李毅的脑中,却是恰到好处,将他心中所有的不甘完全逼了出来。

    “这是一场战斗,这是一场关于生与死的战斗,我可以死,但是不可以败,不可以被带回去。”

    “这是一场赌博,这是一场只许赢不许输的游戏,连死都不怕了,我又有什么好畏惧的呢?”

    李毅的眼神再次坚定起来,与此同时,一种大无畏的气势从他的眼中散发出来,那是一种无所畏惧,那是一种情绪的激荡迸发。

    “纵有万人,也不能阻止我离去的居心,想要留下我,那么,就先拿去我的命吧。”李毅那冰冷而生硬的声音再次响起,与此相应的是,李毅再次主动持刀而上,试图能够突围。

    “缠斗,不要硬拼。”彭玉并没有马上出手,而是对自己的手下下达着这样的命令,他对自己的人有把握,如果只是缠斗,李毅一时半会脱不开身,估计制器部的护卫也就回来了,那样,就不用自己来做这件事了。

    明牙部的成员听到彭玉的命令,心中的惧意也少了几分,更加灵活的和李毅缠斗,你一招,我一式,弄的李毅也是很不适应。

    李毅一开始还有些手下留情,自己的目的只是要夺路而逃,如果能够不取人姓名,就不要杀人,但是三五十招下啦,李毅发现自己处处受制,估摸着自己的偏法已经过去一半的时间,自己不能在这样下去了。

    想明白这些,李毅整个人突然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动作更加迅速而合理,而刀法的使用,也从一开始的不适应到现在的稳步提高,剑式也开始便的凶猛异常,完全是不要命的打法。

    李毅突然间的已死相搏,让与其颤斗的明牙部的成员们非常不适应,其中就有一个人因为躲闪不及,被李毅的刀,从喉咙间划过。

    李毅看着那个人倒在自己面前,也说不出来是什么样的感觉了,心中只剩下一个想法:我要逃出去。

    彭玉看见自己的手下倒下一个,心中一阵后悔,所以连忙下达命令:“你们闪开,我来。”

    就在这时,异变又生。

    “叛徒,我看你还往哪里跑?”这样的声音突然想起在李毅的耳畔,与此同时,呼啸着而来的剑气声已经离自己越来越近,李毅不用回头也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定然是制器部的护卫到了。

    不错,一开始追出来的四名守夜的护卫在这个时候正好赶到,按照那位队长的意思,不要马上出手,但是为了弥补自己的失误,那位小李急不可待,看见李毅斩杀一人想要夺路而逃的样子,纵身来袭。

    李毅背对着来袭之人,知道自己此时不能够贸然回身,否则必定处处受制,鉴于此,李毅快速向前两步,然后用了一个不标准的移步是自己的身子半偏,看清来人,刀也不做停留,直接一个挡的姿势出去。

    小李本来就将制器师在自己的眼皮地下逃走这件事作为自己的奇耻大辱,此时看见李毅对自己的进攻,不是躲闪,而是伺机反攻,心中的怒意更甚,手上重重的加力,想要凭借实力直接重伤李毅。

    李毅看见对方再次加力,自己稍微顿了一下,这不是害怕,而是在等待对方的里全部都发出来,免得再有变招,一看见对方全力而为,李毅的刀也不再是格挡的样子,而是突然抽回,真各个人也立即向前一步,将自己的身形调整到一个合适的姿态,向前的的脚步还没有听,立马又跟着一个转身,与此同时,身体将将的错过了对方劈下来的剑。

    小李来不及收势,李毅却不一样,前面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现在的一步做出的铺垫。

    这见李毅转了一半的身子忽然间停了下来,然后再次按着原路转了回来,与此同时,原本是向上躲闪的百化刀,此时突然加力,目标直取小李的脖颈。

    这一动一止再一动的剧烈变化,对身体的负担是极其巨大的,平常人根本就无法做的出来,就算是高手,也必须对自己的元力有着精确的控制才能够顺利的做到,否则,仅仅是体内的元力对自己的冲撞,就够自己忍受的了,李毅之所以能够做到这些,完全是因为他现在根本感觉不到一点身体上的疼痛,偏法状态下的他,对身体的各种负面感觉全部消失,只剩下最灵敏的控制。

    李毅的这一整套的动作下来,让彭玉更加的吃惊,换做是自己,恐怕也不能做的更好,不过落在了制器部职业队长的眼睛里,已经不再是吃惊,而是担心。

    “小李,小心……”这位队长着急的连忙出声大喊提示。

    小李似乎还有些不明白原因,身体未动,略微转头回看,匆忙中只看见一阵光芒,即便如此,也顿时让他满头大汗。

    那位队长也不在旁观,剑出人动,想要赶在李毅之前就下小李。

    然而他还是慢了一步,心中已经是极度不甘的李毅没有半点手下留情的意思,白幻刀重重的落在了小李的脖子间,光芒一闪,刀落,头落,鲜血直冲天空,染红了一片区域。

    李毅一招,斩杀一人,这样的结果,连自己都没有预料到。

    全场寂静,特别是刚才围攻着李毅的明牙部的成员们,似乎感觉自己的脖颈间有凉气在流动。

    同样是死亡,刚才死掉的人,远远没有小李的死亡带给人的震撼来的多,这样利落痛快的斩杀一个人,不明白内情的人,估计会以为李毅也是亡命之徒。

    一连斩杀两个人李毅来不及调整,直觉告诉自己,危险正在向着自己逼近,所以李毅丝毫不敢大意,手臂抬起,一个回身横扫。

    李毅的感觉并没有错,值夜队长看见刚才的状况,知道自己救下小李的希望不大,所以并没有想着去救小李,而是直接向李毅出招,其实他的本意是围魏救赵,希望李毅会顾忌自己的偷袭而放弃斩杀小李,但是,他的打算显然落空了。

    不过,有失必有得,虽然没能让李毅放弃斩杀小李,但是因为李毅刚才也是全力施为,这就让他的反应时间骤减,就算李毅现在的状态下对身体的控制十分精妙,但是也还需要时间控制,但是现在恰恰是没有了这个时间。

    李毅回身的一刀本来就是虚式,目的是为了迷惑来袭之人,从而个自己争取一点时间。

    然而,这一次运气没有站在李毅这一边,值夜队长的袭来的幻剑的角度掌握的很好,正群李毅的脖颈,李毅的回身刀,根本就抵挡不住这一剑的来势。

    剑如风,转眼间就到了李毅的胸前,李毅所能做的,就只能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再次驱使自己元力强行的移动自己的身体,即便如此,在这样的距离下,他还是不能够完全躲开,只能说是避开要害。

    李毅做出一切努力,从而保证自己能够受到最小的伤害。

    但是队长也不是普通的角色,李毅的身形刚刚动了一下,他的剑尖也随之调整,并且调整的十分巧妙,一点都不影响剑式的整体施为。

    “莫非,我命该绝于此?”这样的时刻,这样的声音响起在李毅的心底。

    “师父,徒儿已经尽力了,无奈技不如人”知道自己躲闪不过,李毅反而不再躲闪,开始变的淡然起来,同时眯起眼睛,等待对方刺进自己身体的同时,也给对方致命一击。

    哼,让我死,我也要让你掉一层皮,李毅心中的状态出奇的好,此时此刻,依旧波澜不惊。

    …………

    李毅尝试的躲闪均已失败而告终,但是,失败并不意味着放弃,他的心里面,已经抱着大不了和对方同归于尽的想法,值夜队长来势汹汹,一招必杀之势,也忘记了制器部规定的不到紧急时刻不得伤害制器师的规矩,人,一旦愤怒,就会做出非理智的决定。

    彭玉也没有想到李毅尽然如此痛快的斩杀了制器部的护卫,甚至不惜让对方来袭之人占尽先机,将自己陷入绝地,心中暗暗感叹,制器部的一年,已经磨练了李毅的心性,但是后来又看见制器部的护卫出此狠招,心中却是既急又恼,急的是自己施救不及,恼的是制器部的护卫竟然一而再再而三下四手。

    李毅甚至已经放弃了抵抗,任由对方的的剑尖直接刺向自己的左胸,这样的时间,仿佛很是漫长,但是却是极其短暂,只不过四眨眼间的功夫,剑尖距离李毅身体的距离,不超过一个巴掌大。

    “小心……”彭玉仍旧仍不住自己担心,大声呼喊出来。

    而就在这个时刻,一道光亮从路便的一座屋子的屋顶上飞来,这光亮并不大,但是似乎速度极快,以至于好像是拖着长长的尾巴,犹如天际的流星,尽管是在白昼,但是依旧散发出耀眼的光芒。

    “叮”的一声,响起在这里每个人的心中,值夜队长难以相信这发生的一切,自己手中的幻剑,剑身似乎被什么重大的力量击中一般,剑的轨迹,不由自主的偏向了另一边。

    李毅也是在一刹那间发现了这其中的不对,看见这样的状况发生,不再是被动的等待,心想而身动,身体再次被元力趋势,向着与剑尖偏着方向相反的一面陡然移动。

    剑险之又险的擦过李毅的身体,即便如此,还是在李毅的手臂上,带出来一刀长长的口子,鲜血顿时流了出来,落在地上,如水滴破散,敲击在李毅的心头。

    与此同时,拿到耀眼的光芒也落在了地上,不再有那刺目的光彩,开始展现出来它本来的面目,原来是一把飞刀,飞刀长约半掌,小巧玲珑,却又不是厚重。

    来不及感谢就自己的人,也不管不顾自己还在流着鲜血的手臂,李毅的身形还没有挺稳,再次跟上一个转身,手中的百化刀以雷霆万钧之势直取值夜队长的向上头颅。

    值夜队长大好机会,尽失于眼前,心中的愤怒更加是难以描述,虽然已经伤了李毅,但是,已经失去理智的他对这一结果一点也不满意,所以,也是立即调整,企图再次进攻,不过见到李毅率先来攻,他更是避也不避,身形都未稳的情况下,举剑便迎。

    原本以为会是一阵激烈的碰撞,但是这样的碰撞没没有产生,李毅半途中改劈为刺,刀划过一个小弧线之后,躲过了值夜队长横过来的剑,继续刺向对方。

    值夜队长虽然愤怒,但是愤怒降低了他理智的同时,却让他的武力发挥更加精益,面对李毅从朱明华那里学来的变招,他也不惊慌,身体骤然向前,一偏一侧一进一动,一气呵成,利用空间换时间的办法,将自己的身体与李毅的身体间的距离极致缩短,让李毅的刀去处无人,回之无路。

    不得不说,这也队长的这一办法,是彻底的破解了李毅从朱明华那里偷学来改变以后应用到刀上的剑式,李毅体味到的精华,无非是一招出,百招变,其变无穷,其路无穷。但是现在,却被值夜队长的突然贴身,封住了所有的变化。

    但是,这一切并没有难住李毅,现在的李毅,脑中的清明和思考问题的快速简直就是处于一个难以想象的境界,所以,对方也只不过刚刚做出这个动作,他就又想出来办法。

    你不是想要靠近一点么,哥就让你离得更近,李毅也再次向前,只不过向前的同时,双脚不动,以膝盖为原点,用着滑行的姿势向前,这样的一个动作,让两个人距离更近的同时,也形成了一上一下的格局,李毅在下。

    与此同时,李毅的左手猛地抓住对方的身体,像是亲密的拥抱一般,而右手,百化刀已经化为无形,左手猛地在一拽,自己的身体来了一个难度极高的腾空式跃起的转身,右手变掌为拳,重重的砸向了值夜队长的后背。

    这样短距离内的复杂转变,再加上李毅一开始用左手阻止值夜队长的变化,所以这个时候,他想要在躲闪也是来不及了,李毅这一招完全是随机应变,甚至可以说,是阴了值夜队长一下。(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