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26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来报之人马上说:“属下听命。”

    “明华,用不用我命令明牙部协同你制器部一起追捕?”钱广主动提出建议。

    “不用,那李毅你也知道,没什么本事,估计很快就会有消息了。”朱明华很直接的拒绝了。

    “报,报老大……”,朱明华的话音落下不久,就又有一个制器部的人来报。

    “别废话,快点说,是不是已经追捕上李毅了?”朱明华此时深感脸上无光,所以心情很是不好,声音中除了愤怒,还是愤怒,因为生气的原因,让声音更显的有一些怪异。

    来人有些害怕,但是还是急忙的说出来意,“老大,不是,是司侍卫在追捕的时候遇到不明人士阻拦,与此同时,又有一名制器师直接斩杀了三名守门护卫,然后从制器部逃走,目前还不清楚是哪名制器师,不过正在清查。”

    “什么?”一直站着的朱明华此时反而坐了下来,双眼赤红,口中也喘着粗气,双拳紧紧的握在一起,似乎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你们,等这事完了我再和你们算账,马上去查,马上去追。”

    “是。”

    “向兄,兄弟无能,还请明牙部协同追捕,最要目标就是李毅,你也是知道这个人的。”朱明华不得不向钱广求助,以为现在的事态,他也明白并不是自己想打那样简单,有人阻截司帕,这名李毅是有人帮助的,而又有一名制器师能够突然厉害到斩杀自己的护卫然后逃走,这就说明,制器部有一些隐藏的问题,自己没有觉察到,与此同时,明德城这么大,仅仅是凭自己那点人去追击有了帮手的李毅,胜算不大。

    明白自己这次已经难逃其责,最好的办法就是弥补失误,所以向钱广求助。

    钱广也知道这事情非同小可,后面跑的制器师不知道是谁,但是李毅的价值,可是难以想象,随意立即作出决定推迟出发,和朱明华兵分两路,他回去调动明牙部,而朱明华回去制器部查看情况。

    …………

    制器部内,如果说一开始李毅的逃走,护卫们还能够保持平静,稳定的进行各项事情的话,那么现在,则是一切事情都停顿了下来。

    这时候,一向不怎么主食的制器部副执事周罗翰显现了他存在的必要,他首先是下命令派一个护卫小队守在大门前,即使是护卫们出入制器部,也要严加查看,其次,派出流动护卫的一般力量,依次出去追击刚才逃跑的两位制器师,最后一步,就是命令按名册查看所有制器师,仔细盘查从而确定后面逃走的人是谁。

    命令有条不紊,但是整个制器部还是紧张起来了,制器师们都知道出了事情,但是到底有什么事情,绝大部分人还是蒙在鼓里的。

    …………

    张制器师一时间也说不出来有哪些地方不对,但是他还是感觉徒弟墨水今天真的有些怪怪的,这样的奇怪,并不是实际行动上,而是在情绪上,那是一种很难说清楚的感觉。

    这个时候,李毅或许已经逃走了吧,张制器师站在窗前,望着外边,心里如是想到。

    “砰、砰、砰”敲门声想的急切而有力,张制器师有些不满,大喊着回答,“墨水,我不是警告过你敲门要有礼貌么。”喊着这些话的同时,也走到门前,打开门,却发现门前并不是墨水,而是制器部的护卫。

    张制器师心里一惊,暗自揣度着是不是李毅的事情败露了,百密一疏,还是功亏一篑,虽然这样的想着,但是表面上却并没有什么变化,有些恭敬的说道:“不知道各位护卫前来,有什么事情吩咐?”

    “张制器师,墨水是你的徒弟吧,同时也是你介绍进入制器部的吧?”

    张制器师一时不明所以然,有些茫茫然的点着头说:“是呀,怎么了?”

    “就在刚才,有人私自逃出制器部,还暗杀了三名护卫人员,通过初步排查,我们确定这个人就是张墨水,也就是您的徒弟,基于此,我们需要您跟我们去一趟,将你知道的事情全部告诉我们。”

    “什么?你说逃走的是墨水?而且还击杀了你们三名护卫成员?”张制器师一脸的难以置信,说话的口气中似乎有一些听到了很好笑的笑话一般的笑意。

    “对,这一切已经经过我们证实了,我们不会弄错,还请您借一步说话。”回答张制器师的人,声音异常坚定,不容得半点反抗,所有的护卫人员的心里都压着一把火,居然在自己的地盘破天荒的发生一连有两名制器师逃走这样的事情,这简直就是不可原谅么,所以,这些人的心里,几乎都憋着一口气。

    张制器师沉思了一下,似乎还是有些不敢相信,但是还是点点头,然后说道:“我马上就跟你们走,不过我的这幅画是从陈柳沁那里借来的,陈柳沁的师父就是我们制器部的制器宗师,你们应该知道的,我希望可以先把这幅画还回去,因为陈柳沁说过他师父要用的。”

    护卫们本来是不会答应这个问题,但是设计陈柳沁的师父,也不敢怠慢,于是说:“那好,我们会陪同您一起去。”

    陈柳沁今天起的并不是很早,因为她发现自己最近需要想的事情越来越多。最重要的是这些事情还都是难以决断的选择题,这简直就是要了自己的命,所以陈柳沁懒得起来,一起来就不得不想。

    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陈柳沁不知道自己算不算是庸人,但是自己确实很苦恼。

    而现在的陈柳沁则是一肚子的不满意,因为她不想起来,但是却被护卫们硬是给吵醒,而原因,居然是点下命然后就走了,这简直就是无理取闹,陈柳沁几乎就要和这些护卫理论一番了。

    但是想到自己朦朦胧胧中听见过制器部预警集合的声音,估计是有什么事情,所以也就没有去不依不饶,但是她也没有想到,这样的一件事情,居然会跟自己有关。

    试图再次入睡的陈柳沁躺在床上,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思绪有些飘渺。

    敲门声再次响起,这直接导致陈柳沁的火气直窜大脑,很是不满意的的随意的批了一件衣服,然后打开门,只不过在开门前声音就已经出去了,“大清早的,你们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太不像话了,我会找朱执事投诉你们,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打开门,却发现事情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个样子,看着面前站着的几个人,陈柳沁的思维似乎有点停顿,所以好像是愣在了那里。

    即便如此,那慵散的样子,依旧散发出难以抵御的独特气息,令护卫队的成员侧目连连。

    “不好意思,很抱歉再次打扰你,陈师,实在是因为有特殊的事情,所以不得不来打扰。”依旧是那个人用着恭敬的语气回答,对于陈柳沁,他们倒是有所耳闻,毕竟是制器部内最厉害制器师的徒弟,就算没见过,就算没听过,至少也要给她师父几分面子。

    “还是我来说吧。”张制器师看见这种情况,主动揽过来话语权,因为他怕陈柳沁不知道原委,再把事情弄砸了,略微的顿了一下,他继续说道:“陈师,这是几日前我从你这里借的东西,现在特地来归还,那时候你说就在这两天,你师父要用,因为我马上就要跟这些护卫去处理一些事情,所以提前亲自送回。”

    陈柳沁听着张制器师的话,仿佛是在听故事一般,自己什么时候借他东西了?又是什么时候自己的师父要用这件东西了?怎么说的稀里糊涂,自己一点也不明白。

    没等陈柳沁说话,张制器师递过来一个布袋,倒是也看不出来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

    陈柳沁有些迟疑,眼神偷偷的扫向了张制器师,看见张制器师的眼睛迅速的动了两下,意思很是明显,让自己快点把东西接过来,看到这里,陈柳沁决心不管到底是什么情况,先把东西接下来再说。

    于是陈柳沁双手接了过来,然后依旧用着不变的声音说道,“我还奇怪呢,不是说好明天还的么,怎么今天一大早就还了过来。”

    张制器师微笑致意,并没有解释。

    护卫看见东西已经换完,带着张制器师就要离开,只不过还未转身,陈柳沁就继续说:“这位护卫,还请问一下,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师父对这位张师也是很欣赏?而且,怎么一大早上的,制器部就显得这么乱?”

    那人面露难色,当然听得出来陈柳沁的意思是说这位张师和她的师父也是认识的,其实这是陈柳沁胡乱的一说而已,目的就是能够让张师得到一点照顾,略加思考,想到陈柳沁早晚也会知道事情的原委,所以就决定实话实说,于是便张口道,“回陈师,今早有两名制器师逃走,其一是李毅李师,其二就是张师的徒弟张墨水,所以我们要请张师过去了解一下情况。”

    “什么?你说的是真的?到底是怎么一个情况?快和我说说。”陈柳沁听到回话,一下子就惊慌起来,她怎么也没想到,上一次同李毅的见面,竟然是最后一次在制器部内相见,亏自己还在这里思考如何如何,那一边,人已经走了,这样的消息,显然是她不愿意接受的。

    “抱歉,具体情况我们不能透露,我们先告辞了。”说完这些话,也不想再多生波澜,几名护卫带着张制器师,尽快的离开了这里,只留下陈柳沁一个人站在那里。

    陈柳沁一时一点反应也没有,似乎还没能从这样的消息带给自己的震惊中跳出来,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李毅,你就这样一声不吭的走了?你为什么不问问我愿不愿意和你一起离开?

    陈柳沁的泪水,无声的留了下来,整个人似乎也失去了灵魂一般,瘫坐在地上,只是呆呆的望着远方李毅房间所在的塔,任凭眼泪流淌。

    感情是一种多么玄妙脆弱的东西,它可以在无声无息中产生,它可以经历无数考验,但是,它很难无声无息的消失。失去时,才会蓦然发现,那些事情,依旧历历在目,只不过,人已不在。

    …………

    李毅来不及庆祝自己所取得的成功,他明白自己的时间有限,而且,就算现在自己已经逃离了制器部,着也只不过是是暂时的而已,只要自己没有离开明德城,自己就不能算作是真正的逃离成功。

    带着这样想法的李毅一路奔走,将自己在偏法身体下的潜能压榨到极致,整个人像是空中潇洒飘舞一般,往往是一个借力,整个人就会出去好远,这样的一路狂奔,反而让他和后面的几个人的距离越来越大。

    李毅并没有按照穆宇轩为他设计的逃跑路线去逃走,在他的心里,穆宇轩这个人来历不明,未必就是真的抱着帮助自己的决心,所以,不能完全的相信,至少在见到师父以前,能够相信的,就只有自己。

    快速行进的李毅也并不是一味的求快,相反也会很谨慎的注意周围的状况,通过前面的那条街道,自己就已经等于是逃过第三道关卡了,也就是说,还有两道,包括最后大门的那一道,自己就可以说是逃离成功了。

    希望就在眼前,一定不能放松,一定要努力在制器部甚至说明牙部反应过来之前离开这里。

    因为还是早上的原因,再加上李毅选择的路线有些偏僻,所以路上的人,几乎看不见,这也直接为李毅的逃跑创造了条件。

    彭玉是一个十分勤快的人,至少他每天都会在天刚刚亮的时候就起来操练自己的队员,还是那句话,虽然他看上去有些大条的样子,但是他做事的方法,却常常有着大道理。

    只不过今天有些情况特殊,原本应该不管事情的钱广突然下达命令,让明牙部的人协同制器部的护卫追捕两位从制器不逃出来了的枉生盟卧底制器师。

    卧底制器师?这话说给不知情的人,可能还会相信,但是说给彭玉,彭玉的表现很是简单,只是嗤之以鼻的一笑,也不解释,也不拒绝,立即点了人手,吩咐下去四处追捕。

    不过当他看见需要追捕的人的画像的时候,他就愣了,别人不认识,但是他认识,这不就是李毅么?

    李毅逃出来了?这小子是怎么出来的?彭玉的心里面充满了疑惑,即便如此,彭玉也明白,自己身在其位,上面的命令,自己只有执行的选择。

    李毅,不要让我碰到你。

    …………

    “喂,你,就是你,别动,你等一下,是哪里的人?这么急匆匆的赶路?”突然,这样的声音从李毅的侧身处传了过来。(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