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26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什么?”

    “我会给陈柳沁留下一封信,一会就写,希望你能帮我转交给她。”李毅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

    张师看了看李毅,微微叹着气说:“陈柳沁姑娘是个好姑娘,李毅,你应该给人家留一封信,我一定能转交到。”

    李毅没有再说什么,不过心中却是一阵苦笑,自己何尝又不知道这些,可是,有些事情,不得不选择的同时,也没得选择,就算是自己完全相信陈柳沁的身份,自己也注定不可能和陈柳沁有什么未来。

    不是一条的路上的人,只可能擦肩,却不可能同路,这样的无奈,只有经历的人才会明白。

    更何况现在的情况,自己也很难判断出来陈柳沁到底会不会成为朱明华的棋子,朱明华的心计,自己是真心害怕,连自己最信任的助手都能够欺骗玩弄于鼓掌之中,就算陈柳沁本心不想,但是又怎么确定朱明华不会用别的计策呢。

    更为关键的是,自己必须要离开这里,这也就注定着,一些事情,迟早会发生,只不过是早晚而已。

    李毅心中的苦楚,只有他自己明白,看见张师也为自己惋惜的样子,李毅微笑着说:“张师,我明白的,那我们分头准备吧,一会我把信送你那里去。”

    “好,那我就先回去了,你一定要好好准备,别误了正事,或许此一别,就再无相见,但是,祝福你,祝愿你马到功成。”

    “谢谢您。”李毅真情流露,眼睛有些红润。

    张制器师的心情似乎也有些不好,所以也没有多说,转身离开,房间里就又只留下了李毅一个人。

    李毅做到制器台旁,提起毛笔,展开白纸,一发而不可收拾……

    …………

    半夜,三更天,天黑风高杀人夜。

    制器部的大门前面,四个护卫尽职尽责的在这里守着自己的岗位,虽然看上去是尽职尽责,但是他们的内心里并没有重视起来,因为,安稳的日子过的习惯了。

    一片寂静中,忽然一道非常尖锐的喊声在制器部的深处响起,四个人都听到了这样的声音,一贯的作风让他们提升了警惕,不约而同的望向了响声的来源。

    那一地方,似乎还有争吵声在继续,不过因为距离很遥远,所以四个人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又过了一小会,这四位终于在隐隐约约中听那边喊着有一栋房子塌了。

    房子塌了,四个人面面相觑。

    “我去看看怎么回事,你们三个在这里守住吧。”其中一个人看见那边没有消停的痕迹,所以主动请缨。

    “好的,有情况尽快发出信号”一位队长模样的人似乎同意了,同时也叮嘱着对方,那人点了点头,几个闪身,身影便消失在夜色中。

    没有多长时间,似乎最里面的一座塔的里面又传出了吵闹声,似乎还有人在喊着别打了呼救。

    剩下的三个人有一点疑惑,怎么是么事情都赶在了这个时候,再等一会就交接班了,就不能等一会再发生么,只不过这样的想法只是在三个人的心里面,三个人相视一笑,似乎也都明白彼此的意思,又有一个人说:“我去看看吧,你们聊守着,记住,这里不准少于两个人。”

    “恩,好的。”两个人几乎异口同声的说。

    那人见状,马上向着那座塔赶去,制器师之间也并不是一片和谐,也会出现争斗,所以遇到这样的状况,也不能让大家提起更大的警惕心。

    时间又流逝了一点点,夜色开始有点退去的意味。

    这一次,夜色中走来一个人,脚步有些慌乱,但是速度并不慢,走到这两个人面前,然后说道:“两位护卫,那边似乎还在打的不可开交,你们是不是去管一下,这也影响休息呀。”

    “已经派人去了。”剩下的两个人的其中的一个人说。

    “哦,那就好。”张制器师听说后,似乎是自言自语一般,然后转身就走,只不过嘴里还在嘟囔着,“什么态度么,等明天我要去投诉一下。”

    这里的投诉,也是朱明华定下来的规矩,如果有制器师不满意护卫的所作所为,可以提出投诉。

    剩下的两个人一听到这句话,就有一些站不住可,特别是其中一个从来没有被投诉过的护卫更是有些担心,未加思考就说:“这位制器师请留步,制器部规定大门前不可以少于两个人值夜,所以麻烦您在这里呆一会,我去那边看看。”

    张制器师听到这人如此请求,似乎很是不情愿的说:“还有这规矩,算了,既然来了,就帮助你一下吧。不过你可快一点,我还在制器呢,不能耽误太多时间。”

    “恩,我会尽快的。”这人回答的同时也快速的向着远处的地点跑去。

    制器部当然不会只有这四个护卫值夜,除此之外还有四只巡视的小队,只不过巡视的小队基本上不会处理这些事情,只是不断的巡视,所以久而久之,守在大门处的护卫就形成了兼职处理夜晚特别情况的人。

    不过这样所谓的特殊情况,往往一年都不会超过三次……

    制器部,大门前,此时只有一个护卫以及张制器师在这个地方守着,而张制器师不断的来回的走着,好像是很不耐烦的样子,剩下的唯一的护卫看见张制器师在自己眼前不断的来回转,本来就有一点困意的感觉,现在更是感觉倦意来袭。

    “唉,换班的人,快点来吧,应该也到了时辰了”这人在眼皮打着架,在心里这样的想着。

    另一方面,第一个离开的人在到了所说的房子塌了的地方,那里已经围了不少人,也有护卫人员在处理这一事件,听说好像有人压在里面了,所以正在清理废墟救人,因为想到马上就要换班了,所以也就没有着急回去,而是选择救人,如果真的死了人,怎么说都是一件不好的事情。

    与此同时,另两个护卫一先一后的来到了似乎在吵架的这座塔上,只看见墨水在哪里破口嘶喊着:“老东西,你欺负我是年轻人是不?敢以大欺小,看我今天不宰了你,凭什么拿了我的东西不还。”

    一群人围观着,那个被他称作是老东西的制器师,刚要开口说什么,就又被墨水打断,“别解释,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事实,这大晚上的,要不是你拿了我的东西,我至于来你这里要么?大家都来评评理,我是不讲理的人么!”

    听到墨水这样一说,还真有不少人点头,因为他们似乎也认为,如果没这码子事情,这个年轻人应该不会在晚上大闹这里吧。

    “墨水,你不要脸,我那明明是我借给你的,什么时候就成了你的了?”那人乘着机会抢了一句话。

    “放屁,那才不是我借的,本来就是我的,您能不这么不知廉耻好不,气死我了,你……,欺负我不敢打你是不,看我不砸了你的屋子。”说着这些话,墨水就要动手。

    “停下,你们这都是做什么呢?什么情况?”先赶到这里的人出面制止。

    …………

    “哎,护卫小兄弟,你看那边是不是好像有人影晃动?”张制器师突然对着已经有些迷糊不清的护卫说。

    这护卫一听说,连忙用双手使劲的揉了揉眼睛,特别用力的揉了一小会,然后走到张制器师的身旁,向着张制器师手指的方向看去。

    那地方,一片黑暗,基本上什么都看不清楚。

    护卫摇了摇头说:“我怎么没看到,什么也没有吧。”

    “你在仔细看看……”张制器师主动走向离着自己手指向更近的大道的一旁,护卫不自觉的跟着走了过去。

    就在此时,一个黑色的影子,蹑手蹑脚的从一个房屋的后面闪现出来,然后将自己的身形然后又不知道将自己的身影隐藏了什么地方,又变成了一片黑暗,只不过这片黑暗,在慢慢的移动着,如果仔细观察,完全可以看得出来。

    李毅在自己制造的盒子下边,全心全力的控制着自己的速度,控制着自己的心跳,一点一点的沿着自己估算出来的一条可能不存在任何陷阱的捷径,向大门靠近。

    李毅的心跳不快,这是他可以控制的结果,只不过内心却并不平静,外边的盒子被自己用特殊的材料处理了一下,所以现在呈现一种墨黑色,只不过这样的墨黑色其实有一点不自然,只要仔细观察就会被观察出来,一旦被观察出来,后果很明显。

    与此同时,自己选择的这条小路,可以说完全是自己计算出来了,虽然有了九成的把握,但是如果真的出发机关,那么自己的结果更是不堪设想。

    路并不远,却好像是很远,时间并没有变慢,李毅却感觉时间过的实在是太慢了。

    一点一点的移动着……

    张制器师连头也不敢回,只顾着分散着自己身边护卫的注意力,而护卫似乎感觉到了有什么不对一样,忽然间转过头,看了看正路上,没有一点异常,然后才又别有深意的看了看张制器师。

    张制器师一脸坦然,似乎正在仔细看着自己说有人影的地方。

    “不会有的,那里很有可能会有机关,你别大惊小怪了。”回味再次看了一遍以后说。

    “可是我真的有看到,好像是……”张制器师似乎不死心一般。

    “年龄大了,眼神不好了吧”护卫嘴上不留情,只不过他自己忘记了,制器师可是很少有眼神不好的。

    制器部又回到自己一开始站着的地方,张制器师也随着过来了,眼神有些不自然的四处瞟着。

    此时,李毅险之又险的来到了自己想要到的地方,一座护门石的后面,这个地方并不大,但是有一点好处,那就是从制器部的方向来看,完全是漆黑一片,正好符合他的要求。

    几乎是伴着护卫走回岗位的同时,李毅才移动到这里,不得不说,这也算是一种幸运,而这样的幸运,并不是简简单单就来了,就说现在他所在的地方,就是他不下百次的观察分析后才选定的。

    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

    制器部的大门进来是一条笔直的大路,这不短的路上,只有两处明显的光源,还在距离大门比较远的地方,这也就直接导致大门这里非常幽暗的原因,这样的安排也不是随意而为之,在夜里的人都知道,如果处在黑暗的环境中,看周围包括黑暗和有光亮的地方都会很清楚,但是如果在光亮下,看黑暗的地方,即使那个地方不是很幽暗,也会看不清楚,除此之外,如果在这里安装照明的工具,也就等于将守门的人完全暴露在黑夜之中。

    而距离大门不远的一左一右的两块护门石,则是为了在预防突然袭击时,特别是幻剑袭击时,方便守门护卫躲避用的,这两块护门石距离大门的距离,也就两步的样子。

    谁也不会想到,这样的一套合情合理的布置,无意中却成就了李毅的机会,当然,这样的机会也是基于李毅现在身上盖着的盒子。

    张制器师也不知道李毅成功没有,不过不管怎么样,自己的任务算是完成了,在心里默默祈祷着李毅能够一帆风顺,别再生波澜。

    守在门前的护卫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转而问仍在来回踱步的张制器师道,“这位制器师,你刚才说那边有影子,你是用制器师的眼力技法观察到的么?”

    张制器师一愣,但是很快反应过来,“没有,没有,刚才一紧张就忘记了这些,不好意思。”

    那人还要开口继续问,却是正好恰逢换班的时间到了,又有四名护卫来到这里,看见只有一个人守在这里,新来的四个人中队长模样的人问道,“怎么只有你一个人?连值夜的规矩都不记得了么?”

    “没有,今晚接二连三的出现事情,他们去处理一下,这个制器师陪我在这里,不过是刚刚的事情,这不也是想到快换班了么,再说,如果不管的话,也是我们失责。”这个人连忙解释道。

    “这里有没有什么特殊情况?”那人继续询问。

    “这位制器师说他刚才看见那里好像有人影,我不敢离开,所以没有过去看。”

    “小李,你去那边查看一下。”

    “行,就这样吧,你也回去吧,还有这位制器师,麻烦您了,都回去吧,接下来我们守在这里。”队长模样的人继续说道。

    张制器师听到这话,也不敢停留,连忙告辞,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交接班就这样顺利的完成,另一面,制器部里面的喧哗吵闹声也平静了下来,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