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262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李毅等了很久,陈柳沁还是没有回答,时间,变成了煎熬。

    “或许吧,毕竟我们都不是鸟,呵呵,我们是人,要用人的思维去思考问题。”陈柳沁给出一个模糊的答案,但是心底的决定,却并不是如这般轻松。

    “可惜,这现实的生活,没有那么多假如,如果有的话,那就好了,我们可以重复一下以前自己很多的选择,那样的话,恐怕就不会有我们的相识了,呵呵。”陈柳沁继续故作轻松的说。

    “恩,也对,闲聊而已,不早了,不说这些了,一起去吃饭吧。”李毅没有等到自己期待的答案,内心之中有些失落,不过对于这些,他看的很明白。

    没有理由要求别人为自己去放弃什么,去牺牲什么,仅此而已。

    …………

    朱明华带着剩下不多的残部,在乡野间停留歇息,朱坤陷入昏迷,到现在还没有清醒,伍修良勉强支持指挥战斗,到了这个时候,也因为经历的透支而陷入昏迷。

    这一直不久前信心满满才成立的队伍,此时的现状,真的只能够用一个惨字来形容。

    朱明华自己也受了伤,来袭之人的强悍,超出了他的想象,更为严重的是,对于这些人,他似乎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这样的感觉,一直萦绕在脑海中。

    假如自己那一日能够惊醒一点,现在应该就不会这样;

    假如自己在明德城就能够确实的看一下自己领导的这只队伍,现在恐怕就不会落到这个地步,这是耻辱,赤裸裸的耻辱,经过这样的一次行动,自己将会被死死的钉在耻辱柱上。

    还是那句话,可惜这个世上,没有那么多如果,连一个如果都没有。

    “报,五公里外看见我们明德城的旗帜,在快速向着我们的方向赶来。”一个手下向朱明华报告着。

    朱明华看向那边的方向,心中的石头终于落下,至少自己能将剩下的人或者带出去了。

    朱明华一行人回到明德城已经是两天以后的事情,这两天里面,似乎一切都还正常,仅有少数人知道,明德城刚刚经历过一场惨重的失败,如果说还有什么不正常,那就是朱明华回来了,但是接任的钱广却迟迟没有出发。

    这其中的缘由,恐怕大多数人都不会明白。

    朱明华回来以后,也没有回住到制器部,这一次的惨败,他虽然没有受什么打伤,但是小伤还是会有一些,被朱坤留在城主府养伤了。

    夜很安静,安静的有些让人不适应,安静的有些昏昏欲睡。

    藏书阁的第二层上。

    李毅站在窗户旁,眼睛的方向,盯着的是朱明华的房间,房间中没有人,已经好多天都是这个样子了,这样的情况,似乎还没有出现过,李毅心中猜测,朱明华此时并不在制器部。

    这就意味着这是机会,在观察这朱明华房间的同时,李毅再一次可以的注意留心了制器部守卫的情况。

    之所以选在这里,也是因为这里的位置更方便,如果是在自己的房间中,自己就没有办法清楚的看清这一切,而这一切,也多亏了朱明华为了让李毅能够进度快一点所以才允许其再次进入藏书阁。

    制器部大门处的守卫并不多,只有四个人,每天会换班四次,几乎所有的护卫都会有机会轮班来守卫大门,外松内紧,这四个人的作用,并不是真的护卫,只是一个哨岗的作用。

    李毅早就摸索过这换班的时间与方式,这几天只不过是再次确认一下而已,这样的确认,是为了自己的逃走而必须做的,离开窗口,坐在用来读书的桌子前,桌子上摆着的是一副缩小版的明德城的地图是被重新绘制过,上面也包含了穆宇轩为他安排了的逃跑路线,只不过,除此之外,还有另外两条路线。

    在这里看,李毅并不担心会被人发现,相反,会有很多的掩饰,因为地图下边就是一本很大的书。

    李毅无法确定穆宇轩到底要做什么,暗自思量这个人也未必安得什么好心,就然如此,那么这一条由其安排的路线,会不会有问题?如果有问题的话,那么又会有什么在等待着自己。

    因为存在太多的不确定性,李毅不感冒险对穆宇轩完全相信,所以他又给自己设计了两条路线,因为想到自己设计的路线有可能让穆宇轩的计划功亏一篑,所以李毅的心情很是不错。

    “该选哪一条呢?穆宇轩,呵呵,就算你在你设计的路线上等着哥,哥也不会出现的,看你还有什么办法,这一条相对来说更隐蔽,所以就这条了。”李毅一边自言自语,一边仔细的看着地图,为了自己出去之后的事情做着计划,虽然到目前为止,李毅还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实施计划,但是他知道,这样的时间,越来越近了。

    但是就算是这个样子,李毅的心里却有一点不开心,只是因为陈柳沁,那天和陈柳沁谈完以后,他似乎明白,陈柳沁不会和自己离开这里,那么这就意味着,自己和陈柳沁,自此一别,恐无再见之日。

    再回首时,会不会后悔自己此时的决定?

    李毅突然想起自己在书上看到过的一句话:一个人,怎么知道自己这辈子过得如何?那就在老的时候问自己,这一辈子,做过的事情,有没有后悔的?有没有认为不值得的?老无所悔,这样的人生就算可以了。

    李毅笑着摇了摇头,似乎是想要将自己脑中不切实际的东西都忘掉一半,再次,只不过仍旧在想着一些关于陈柳沁的事情,如果自己预料的不错,那么陈柳沁肯定是已经知道自己要逃离这里。

    那么,她会不会告诉朱明华呢?

    会还是不会?这直接决定着自己的计划能不能够顺利实施,这也是他一直盯着朱明华所在的房间的原因之一,如果陈柳沁去了,那么自己就一定要尽快实施计划。

    …………

    陈柳沁此时面容有些憔悴,一向干练的她,此时此刻倒是有了几分弱不禁风的样子,什么事情最能折磨人,莫过于感情,什么事情更折磨人?莫过于进退两难的感情。

    陈柳沁这两天来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有些昏昏噩噩,似乎每时每刻都在矛盾中前行,都在煎熬中徘徊,这样的生活,让那个眼光的女孩子变成了另一个模样。

    他肯定是要离开这里,那么会是在什么时候呢?自己又要不要去告诉朱明华呢?如果不告诉,如果李毅逃跑失败了,那么等待他的会是什么?自己想象不出来,但是自己知道朱明华从来就不是一个心慈手软的人,可是如果成功了,那么,那么就没有那么了,是不是天意弄人,自己为什么就会对他有感觉呢!

    如果告诉了,那么李毅又会受怎么样的惩罚,至少是生命无忧,而且这样的话,这样他就不会离开这里,而自己也就有可能……,可是,李毅在这里会开心么?自己又忍心看到李毅不开心么?

    陈柳沁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这样的问题与假设,她已经不是第一次思考,但是每一次都没有答案,每一次都是在疑问中不断的重复问自己,这样的表现,倒像是魔障了。

    “不行,不能就这样等下去,如果这样等下去就什么都没有了,为什么不去争取一下呢?或者,自己可以有机会,对,为自己争取一下,去找朱执事。”陈柳沁终于终于跳出了浑浑噩噩的状态。

    …………

    制器部的大门轻轻地打开,虽然外面的光亮不多,但是这并不妨碍李毅看到进来的人是谁,不是别人,正是制器部的老大——朱明华,朱明华的眉头紧锁,脸色上似乎也有一些虚弱,进来后也没有和守卫打招呼,径直的走向自己的房间。

    朱明华本来是在城主府养伤,但是自己心腹司帕突然告诉自己,陈柳沁说有事找自己,想到自己吩咐陈柳沁的事情,朱明华决定回来看看是什么事情。

    李毅目送着朱明华走回自己的房间,对于朱明华的表情与状态,倒是有些不解,在李毅的印象当中,朱明华都是一副秀气的样子,但是却是杀伐果决,似乎从来没有像是今天这个样子,到底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呢!

    陈柳沁小心翼翼的向着朱明华的住处走去,在心里不断的给自己打气,同时也在构思着应该怎么对朱明华说这件事,一定要说的艺术一点,这样才不会带来自己不想看到的结果。

    李毅思考了一会,也没想起来最近出去过的制器师回来说外面有什么大事情发生,于是便也不再想了,就算是外面发生了什么,也改变不了自己要离开这里的决心。

    再次抬起头,看向朱明华房间的位置,看着能够前往朱明华房间的路,一个熟悉的身影,闪现在他的眼睛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似乎是要平复一下自己因为见到这样场景而加速的心态。

    陈柳沁,真么晚了,她怎么还会出现在这里?李毅真的不愿意相信自己看到的。

    虽然心里上已经是早有准备,但是当这一切真真正正的出现在眼前的时候,李毅真的不愿意相信。

    陈柳沁走的已经是十分小心,似乎也是怕被别人看出来,所以穿的很是普通,走路的时候也是低着头,只不过即使这般,也还是让远处的李毅一眼就认了出来。

    李毅的心中充满了不安,眼睛还是在盯着朱明华的房间,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时辰了,陈柳沁也已经进去半个时辰了,朱明华前脚刚回来,陈柳沁后脚就跟着来了。

    这样的一幕,是巧合么?

    会有这样的巧合?

    李毅的心中,一会在劝说自己不要去多想,一会又在告诉自己,要防患于未然,不能让一点点变化给自己的逃离增添变数,异常的纠结混乱。

    …………

    朱明华的房间中,陈柳沁面红脖子粗的看着朱明华,脸上是不服气的样子,同时还有一点点愤怒,不满的神色很是明显。

    朱明华一脸微笑的看着陈柳沁,似乎一点也不为陈柳沁的表现所担心,“陈柳沁,你今天这是怎么了?刚才说的话,如果让你的师父知道,他会不会伤心?你就这么对待他么?我不同意,你居然还有怒气?”

    “师父,师父会理解我的,再说,我们明德城本来就是仁义之城,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呢?而且么,我都说了,我会劝服李毅尽快将项目赶出来的?如果你同意,我可以替他做主。”陈柳沁依旧坚持己见。

    “陈柳沁,你给我醒醒吧……”朱明华的语气突然变的异常严肃,“我说过的,只要李毅老老实实的留在制器部,而且他的师父来了,我会以你是我义妹的名义向他的师父提亲,不要在想除此之外的不切实际的的东西。”

    看了看陈柳沁没有反应,朱明华继续道:“所以,不管他的项目能不能成功,我都不可能让他离开,你为制器部想一想好不好,为了他和他的师父,制器部做出了多少的牺牲,就这样让他走,你说那些死去的护卫们,会甘心么?”这些话,说的很是严厉。

    陈柳沁低下头,默不吭声,自己也明白自己的请求,本来就没有多大成功的可能,只不过此时被完完全全的否决,心情还是很是低落,难道自己就真的没有办法了么!

    朱明华看着陈柳沁,脸上已经没有了笑容,眼睛转了转,似乎想起了什么,于是继续说“陈柳沁,你跟我说实话,李毅的项目进度到底怎么样?还有他是不是有什么想法了?”

    声音之外,目光如炬,似乎要看破陈柳沁的脑中的想法一般。

    朱明华突然感觉到陈柳沁有可能欺骗自己,所以直接问了这样的话。

    陈柳沁心里先是一惊,然后又迅速的冷静下来,稍加思考也知道这是朱明华在诈自己而已,如果他真的知道什么,这个时候就不会在这里和自己说这些了。

    想到这些,陈柳沁的心中更加坦然,似乎是底气十足的直接面对朱明华的目光,然后用着很坚定的口吻说道,“项目进度,刚才不是说过了么,理论上的论证已经通过了,他会有什么想法,肯定不愿意呆在这里,不过也没有明显的抗拒。”

    “你刚才说的话,是他让你来说的么?”朱明明华继续问道。

    “不是,是我自己这样想的,既然您这么在意李毅这个项目,那么如果他成功了,理所应当给他一些奖励么,任凭他自己选择时留下还是离开,这不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么。”陈柳沁说的理直气壮。(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