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260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应该不止这么简单,有此想法的李毅不甘心的再一次仔细地检查起地图来。

    制器部的图案,怎么这么熟悉,好像是还在什么地方见到过,而且应该就是最近见到过,但是在哪里呢?仔细观察过的李毅并不是一无所获,至少又找到了让自己存在着疑惑的地方。

    就去前面所说,李毅并不是一个特别聪明的人,但是他有着一股劲,或许在别人看来他甚至有点二,但是,正式他的执拗,正是他的坚持,才让他一步步成长起来。

    人要一步步成长,一下子成神的,只是在传说当中,或者你一开始就是有个超级牛的后台。

    除此之外,李毅的在内心深处很是排斥自己被明德城强行扣留做人质,甚至说是诱饵这样的现实,因为在他的内心深处,自己生活的大陆,应该是一块正义的大陆,而这一切,也影响着他的思维,他考虑事情的方法,甚至是一直通过追问自己身上的秘密来逃避这一现实。

    此刻的李毅,执拗的脾气又开始犯了起来,盯着地图上制器部的图标,拼命地去回想自己究竟还在哪里见过?因为他似乎明白,这是一个线索,而且是一个很重要的线索。

    想了半天,还是没有回想起来,无意之中,抬头四处望望,看看能不能给自己找到一点思路。

    这一抬头,看见了摆放在窗台上的那块拭刀布。

    那块有些异常大的拭刀布。

    那块仅仅洗了一次就被染上了颜色的拭刀布。

    李毅脑中的迷雾似乎突然散开,一道光明的道路似乎已经显现。

    就是在这里,自己就是在这块布上见到过这样的图案,原来这染上的图案不是巧合,而是被精心设计的,果真是好心思,隐藏的这样深,谁又能想到会用这样的方法呢。

    李毅拿起拭刀布,打开以后比量了一下,就更加确定了,原来这布的大小,和那幅地图几乎就是一样。

    造好两幅图相同的位置,也就是制器部的图标,将拭刀布放在下面,将地图放在上面,仅仅的压实,一副更完成的图便出现在了李毅的面前。

    此时,拭刀布上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线条终于露出了真面目。

    那是一条路线,以及对明德城护卫力量分布的大体情况的描述。

    而那条最粗的很长的实线,它的起点,正好是制器部。

    原来是这个样子,原来这是路线,告诉自己如何逃离制器部以后再逃离明德城的路线,一切似乎豁然开朗,一切难题似乎都迎刃而解。

    穆宇轩,你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李毅看着地图心里却是在思考着另一个问题:这条路线可信么?

    发现大型矿石的消息不仅仅只有明德城知道,几乎所有的能叫得上名号的势力都得知了这样的消息,小一点的势力想的是如何能够在其中分得一杯羹,而大一点的势力想的则是如何能够最大化自己的利益。

    梅山镇,这个往常并不起眼的小镇子里面,此时却是暗藏杀机,暗流涌动,大一些的势力大多驻扎在这个势力,而至于主城的势力,也都在距离镇子不远的地方安营扎寨。

    朱明华陪同自己的叔叔朱健以及另几位助手已经来到这里快十天了,在他看来,现在的梅山镇就是一个巨大的漩涡,在不断的吸引着周围的东西,而漩涡的中心,也就是那个巨型的幻石矿,现在还在平静当中,这也是因为大家都不能够确定具体的位置。

    一旦位置被确定下来,这里就是一场血雨腥风,到那时候,就算是想逃离恐怕都不能了。

    不过至少现在应该安全,因为大家的注意力都在幻石矿上,自己要思考的,也只不过是如何为明德城谋取更大的利益,只是,这怎么像是一个阴谋一样呢。

    思考中的朱明华突然被营帐外面的吵闹声打断了思路。

    这是真么一回事?什么时候五大主战战部里出来的人素质变得这么低下了?看来回去这应该建议父亲严格操练这些人,这样子太不像话了,朱明华的心情很不爽。

    不过,很快他就发现了不对,因为这声音不只只是吵闹,而是……,而是伴随着厮杀声。

    不好,有情况,朱明华突然意识到有所不妙,丝毫不敢迟疑,光芒一闪,‘游龙剑’已经被握在手中,直接冲出帐外。

    外面,已经乱成一团……

    …………

    一天之后。

    明德城城主府内,朱坤眉头紧锁,下面的人一点声音都不敢有,因为是个人都看得出来,朱坤的心情很不好,手在微微的颤抖着,手里的一张纸,都已经被捏皱掉了。

    怎么回事,这是大家共同的疑问。

    “念给大家听听……”朱明华对着自己身边的一个人说道,同时将手中的纸交给了他。

    那人小心翼翼的抹平纸,大概扫了一眼,却被纸上的内容吓出来一身的冷汗,稳定了一下心神,才开始读出来,只不过那声音,怎么听都是不自然。

    “朱城主明鉴:

    一日前的傍晚时分,我明德城在梅山镇驻地突然遭遇不明身份人物攻击,来袭之人全部黑衣蒙面,切下手狠毒,我部因为预计不足,导致突然迎战,死伤惨重,其中朱坤在与对方首领的交手中身受重伤,朱明华拼尽全力力保其周全,伍修良身中一箭,幸无性命之忧,在其指挥之下,我部全力突围,奈何实力相差甚远,我部之人,死伤者十之八九,如今正在快速撤回明德城。

    因为无法估计后续有无追兵,且我部众人士气低落,人员极度疲乏,望朱城主迅速派人支援,以救我部之危急,另现在剩余人员,由朱明华统领。”

    读完此书信的人长舒了一口气,而听着的人则是一片哗然。

    这一切都来得太突然,大家都知道这次的任务并不轻松,肯定会至少有一场不简单的战斗,但是谁都没有想到,连幻石矿的影子还没有看到的时候,己方的队伍就已经损兵折将了,连自己一方的主事的人物,都被重伤,这简直是难以想象。

    一时之间,议事厅内群情激昂,纷纷请求支援朱坤。

    朱明华扫过底下的人,心中却是另一种滋味,自己的人失败成这个样子,肯定不是表面的那么简单,甚至可以说,这是一场报复,是其他六城对自己上次行为的报复,就算这六城没有直接参与,至少也袖手旁观,没有做出一点支援,否则自己的人怎么会成这样。

    看来自己还是低估了这其中的请况,朱坤的心里有些后悔,但是他知道这个时机不能再多想了,于是也懒得再和大家商议,直接下大了命令:“刘武,率领所部精锐,立即出发接应朱坤部。”

    “是”刘武急忙回答。

    “另外通知闭关中的钱广,命其即日出关,统领霹雳部以及五大主战部精锐人员,全权负责幻石矿一事。”朱明华的第二个命令,让大家有些意外,谁也没想到这个时候会启用钱广。

    五大主战部在场的四位统领几乎同时回答是。

    稍微顿了一下,朱坤继续说:“你们五大主战部,这次不要再搞小动作,必须给我拍出你们的精锐,否则别怪我不客气,至于这次的帐,等以后在追究你们。”

    朱坤这话并不是无的放矢,稍微一思考,他也明白上次派出的精锐有问题,要不然也不至于如此,他也明白五大战部对于自己精锐这一块看得很重,所以不愿意往出派。

    五大战部的统领,听到这样的话,除了那位不在现场的伍修良,脸色都是变得异常难看,自己也明白自己耍的小聪明被城主看出来了,纷纷跪下请罪,连声保证这次不会在这样了。

    朱坤似乎也懒得理这些人,直接转身走出议事厅,留下众人面面相觑。

    …………

    制器部内,李毅已经两天两夜没有合眼,但是现在似乎一点也不疲倦。

    制器台上,是一个很大的盒子样的东西,确切的说,就是前不久李毅制作的那个盒子的放大版,而李毅此时此刻,正在一点点往上面粘贴幻石。

    通过这样的办法来制作这样的一个大盒子,也亏李毅想得出来,不过这样的想法,追根逐底来讲,也并不是他想要这样的创新,而是他无奈之下想出来的,是被逼出来的办法,因为他根本找不到自己需要的这般大的幻石。

    人,都是逼出来的,而办法,有时候也是这个样子。

    李毅的想法其实很简单,就是将所有的幻石雕刻成薄一点的正方形的样子,然后一块块拼接起来,从而得到这个放大版的盒子,这个盒子的大小,也是他精心设计过的,他蹲下来以后,正好能够盖住他。

    轻手轻脚的一点点拼凑,用的也是他自己制作出来的粘合剂,这样的粘合剂,其粘合的程度并不好,但是原料有限,就只能够凑合着用了。

    当李毅将最后一块幻石摆放好,一个完整的盒子展现在他的面前,说不上精致,但是的确是废了自己的不少心思,下一步,就是要往这个盒子上镌刻上自己改良过的‘璃光阵’。

    ‘璃光阵’就是他为自己创造的符阵的命名,以其中最主要的‘琉璃粉’和‘光影石’共同命名,一个阵法一旦成型,能够改动的空间并不大,即使是李毅自己创造的,也不能够过多的改动。

    不过这个‘璃光阵’还是被李毅误打误撞的改正了一下,改动也不大,也没有办法解决一旦移动就没有办法隐形这个难题,但是因为感觉时间越来越紧,李毅也就放弃了从这个角度去解决问题。

    换一种思路,或者就会另一种办法,所以李毅想到另外的办法。

    不过不管是什么办法,李毅都需要这样一个容器,能够使罩住自己的身形,所以,这个盒子便出现了,一个有点夸张的盒子。

    看着这个有些奇怪的盒子,虽然很累,但是李毅还是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

    某个偏僻的地方,陈柳沁一脸愁容的看着对面的司帕,似乎是不知道如何面对,这些天以来,陈柳沁过得并不好,朱明华的命令时刻缠绕着她,与此同时,也诱惑着她。

    朱明华的任务其实也不难,那就是让陈柳沁每五天报告一下李毅的情况,以及想办法让李毅死心塌地的留在制器部,最好更进一步能让李毅联系他的师父徐博之也来。

    但是陈柳沁更明白,李毅并不甘心在这里,虽然李毅从来没有说出来过。

    至于诱惑,陈柳沁有点不敢想象。

    之所以犯愁,一方面是因为自己没有办法拒绝朱明华的请求或者说是命令,另一方面,自己的内心深处又真的不想这样做,进退维谷,不知如何是好。

    现在就是他向司帕汇报的日子,因为朱明华不在,所以由司帕来处理这件事。

    这样的时候,显然是一个不错的时间,护卫们应该大多都在自己岗位上,而制器师们,也大多在自己的房间中制器,至少应该不会有人看到陈柳沁和司帕的会面。

    但是,所有事情都没有绝对,有一双眼睛在暗处之中,盯着这里发生的一切。

    …………

    李毅刚刚吃过东西,看见时间还很充足,于是决定要镌刻符阵,这么大的一个盒子,仅仅是镌刻符阵,恐怕至少要六个时辰吧。

    然而事与愿违,李毅还没有开始,房间外传来墨水的声音,“李师,李师,快点出来,我有事情找你,快一点。”

    李毅听出来外面是何人,因为想要镌刻符阵,所以不想答应,但是外面的声音还在继续:“李师,我知道你在房间里,你要是不出来,以后可别后悔,这件事情很重要的。”

    李毅很是无奈,他对墨水的秉性还是有一点了解,如果他确定自己在房间而自己不去开门,那么就会一直在房门外喊叫,所以李毅无奈的决定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走到门前,打开门,墨水见到李毅,一脸的激动,似乎是连解释都来不及做,拽上李毅就向着外面走去。

    “墨水,你这是做什么?”李毅有些不耐烦。

    “放心吧,我对男人没兴趣,带你去看点东西,快一点,一会就来不及了,对了,还有轻一点。”

    “你,越来越不像话……”李毅被墨水的一句话噎的有些难受。

    “本来就是么,别说话了,快点给我走,一会就来不及了。”墨水似乎真的是很心急的样子,声音中满是急切,李毅看见这个样子,虽然不清楚墨水到底是急什么,但是还是用着以不变应万变的心态跟着墨水的步伐。(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