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25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李毅笑着点头示意没什么。

    “你们先在这里等一下,我这就去仓库看看有没有这材料。”说完就往内部的仓库走去。

    材料处,只剩下李毅和陈柳沁两个人。

    “最近没有见到你呀,挺忙吧?”李毅也不知道说什么,只是这样的说道。

    “恩,这不是制器部的命令么,我比较笨,手脚也慢,所以一直都在洗零幻器。”陈柳沁依旧用着动听的声音回答着,脸上似乎还有一点倦意。

    看到陈柳沁这个样子,李毅心中突然的有些心痛的感觉,于是略带关怀的说道:“陈柳沁,别太累了,做不完的话就分给我点,我来帮你。”

    “恩,谢谢,就知道你对我好,嘻嘻。”陈柳沁脸上有了笑意。

    “对了,你要这两种材料做什么呀?”陈柳沁突然问起了这个话题。

    “先不告诉你,你一会有时间没有,有的话去我那里一趟,你自然就知道了。”李毅一副神秘的样子。

    “有,当然有了,怎么还神神秘秘的,真是的。”

    两个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等了差不多两刻钟的时间,那位姓李的负责人才又出来,有些气喘吁吁的样子,同时也说道:“不错不错,李师你的运气还算好,这样的材料本来就不是常用的,所以都不敢确定有没有,不过你的运气好呀,正好还有点存货,就是不多,你看够不够用。”

    说完这些话递上来一个纸包和一个瓷瓶。

    李毅看也没看,接过来就说:“肯定够用的,肯定的,谢谢您了。”

    “不用,不用,你在这里签个名字就可以了。”说完递过来一个本子。

    李毅二话不说,签上自己的名字,然后就和陈柳沁离开了这里。

    姓李的负责人看着李毅的字迹有些出神,其实是在想着这两样材料有什么功效,是不是应该尽快的告诉朱执事,正在他心不在焉的时候,一个年轻人再次出现。

    “李叔叔,我师父让我来取材料,他说已经和你说好了。”

    “啊,是墨水呀。嗯,我怎么不记得了,你等一下,我去看看记录的账本。”负责人如此回答。

    “嗯,好的,您去吧。”

    负责人转身就去弄账本,忘记了桌面上的记录本,查找了一会,抬头对墨水说:“是不是你师父记错了,他没有预约,你回去再问问吧”

    “哦,那好的,我回去在问问。”墨水一脸微笑的回答。

    …………

    李毅的房间中。

    制器台上摆放着的还是李毅第一次设计出来的那个盒子,陈柳沁在一旁不明所以然的看着李毅。

    李毅先是把自己早已经准备好的所有材料拿出来,然后就开始配置镌刻符阵的溶液,材料被他一样一样的放进瓷碗中,陈柳沁也是认识这些材料,看见这样的情况,就更是有些糊涂。

    “这李毅葫芦里面买的是什么药,这是要做什么呢?”陈柳沁一脸疑惑的看着,心里也在嘀咕着。

    李毅最后取出来的是刚才领取的两样材料:‘光影石’和‘琉璃粉’

    ‘光影石’是一种比较特殊的石头,这一类石头中常年接触阳光的石头,叫做‘光石’,常年不接触阳光的叫做‘影石’,单独来讲,而一半常年接触阳光一半不接触阳光的才叫做‘光影石’,前两种很是常见,但是‘光影石’却是比较稀少。

    ‘光影石’的有遮光、反光、折光、吸光等一些列和光有关的功效。

    而‘琉璃粉’,听上去也是一种石头,实际上是一种叫做琉璃树的果实磨成的粉,琉璃树结果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所以就导致‘琉璃粉’的稀少,不过它没有什么特殊功效,唯一可查的效果就是可以均匀光滑。

    李毅小心翼翼的放着这两种材料,时刻看着溶液中的反应,当溶液中的色彩整体显现为无色的时候停止了加材料。

    没有停顿,拿起针笔就开始在那件已经摆在制器台上的盒子装的幻器镌刻幻阵。

    一时间针笔舞动如花,陈柳沁看得有些痴迷。

    当李毅镌刻完了以后,陈柳沁还是没有看见有什么变化,所以继续疑惑的看向李毅。

    李毅放下针笔,微笑着对陈柳沁说:“下面,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了……”

    李毅笑着对陈柳沁说:“下面,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

    说这话的同时,将窗帘猛地拉开。

    制器师在制器的时候基本上都会将窗帘拉上,其实并不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只不过是因为有很多时候,配置镌刻的溶液不可以日晒。

    仅仅就是这样一个简单的原因,久而久之下来,就会养成习惯,至少李毅是养成了这样的习惯。

    窗帘被打开,阳光直接照进屋子里面,李毅其实很喜欢这间屋子,特别是这一窗子的阳光,除了可以帮助自己修炼眼力,还会让自己看到希望。

    阳光照在盒子状的幻器上,远远看去,倒是一副温暖的景象。

    陈柳沁依旧是一脸不解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只不过眼神一会看向李毅,一会看向李毅刚刚镌刻完符阵的盒子,那个被李毅称作见证奇迹时刻的物品。

    但是怎么看,也没有看到有什么特殊的。

    李毅其实心里也有点忐忑,这是第一次尝试这个阵法,自己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

    但是之所以还是说见证奇迹的时刻,因为他自己知道,就算是不成功,那么按照以前的经验,这个盒子也会出现半隐半现的状况。

    这样的状况,姑且也算是一个奇迹吧,至少可以博得陈莞尔一笑吧。

    不知不觉中,李毅都没有意识到,陈柳沁在他的心里,已经有了一定的地位。

    时光静静的流淌,陈柳沁目光再次看向李毅。

    “呵呵,别看我,看它。”李毅似乎是在开玩笑的说着,“错过了可别怪我呀。”

    听到李毅的话,陈柳沁再次紧紧的盯着制器台上的盒子。

    说来也巧,李毅的话音刚落下,那盒子隐隐约约中竟然开始了变化,一开始似乎是在吸收阳光一般,而后又开始变得模糊起来,渐渐的似乎有有光放出来,不过很是柔和,几乎觉察不到。

    看到有变化,陈柳沁更是仔细的看着,却是,眼前的一切已经足够给她惊喜。

    而李毅的心,则是紧绷着,能不能成功呢?

    几乎也就是几个眨眼的功夫过去了。

    “啊?怎么会这样?怎么没了?”陈柳沁的惊呼声打破了房间中的寂静,与此同时,陈柳沁一脸的不可思议,似乎怎么也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一样,一件活生生的物品,竟然就这样消失了,仿佛从来不存在一样。

    但是,就在刚才,这件物品确确实实的存在着。

    虽然幻石兵器也可以通过‘隐’阵隐藏于无形,但是隐阵必须要由元力来催发,同时还必须依附于元力的存在。

    但是现在,确确实实的是凭空消失了,陈柳沁的目光看向李毅,似乎是在等着李毅的解释,同时摆出一副你不解释,我和你没完的样子,只不过怎么看都是可爱状而已。

    李毅表情上并没有太多的高兴,但是咋心里,却是在偷偷的高兴着,终于成功了,这么长时间的论证,终于被自己制作出来了,这意味着,自己离逃离这里,真的是越来越近了。

    沉浸在自己内心世界的李毅很不小心的忽略了陈柳沁询问的目光,这直接导致陈柳沁哼了一声,然后又说:“李毅,别装疯卖傻,快给我解释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一声让李毅醒了过来,连忙赔笑着说:“呵呵,其实也没什么,都是障眼法而已,你去那里摸一下就知道了。”

    听到这话的陈柳沁也不客气,径直的走到制器台前,轻轻的从刚才摆放盒子地方的正上方按了下去,手没有触碰到桌面,而是停在了半空的地方,高度,与那盒子的高度相差无几。

    “咦,还在这里呀。还真是障眼法,不过这也很厉害了么,根本看不出来一点痕迹,一会把你刚才镌刻的符阵告诉我”脱离了一开始的震惊,陈柳沁也想清楚是怎么回事了,肯定是刚才符阵搞的鬼。

    “那符阵是我自己弄着玩的,告诉你也没什么的。”李毅心情很好,很是爽快的说。

    “什么?你是说那是你自己创造的符阵?”陈柳沁的吃惊程度,比之刚才还要强烈,刚才对于他来说,的确算是一个奇迹,不过相比于听到这个消息,她更感觉到震撼,所以眼睛死死的盯着李毅,想看看李毅的表情是不是开玩笑。

    这才是真正的奇迹吧,不久前还对制器一窍不通的人,现在竟然已经能创造符阵了。

    陈柳沁一激动,按在盒子上的手动了一下,直接带动了盒子。

    而此时,李毅的脸色突变,一脸不能理解,一动不动的看着陈柳沁的手,脸上的疑惑,让人很是不解。

    李毅的表现让陈柳沁很是摸不到头脑,怎么突然出现了这样的表情呢,不对呀,他的眼睛在看什么地方,是制器台,制器台上又怎么了?陈柳沁心中一连串的疑问,选择了最直接的办法,转过头顺着李毅的视线看去。

    一切尽收于眼底,原来自己回头的一个功夫,本来已经消失于无形的那只盒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出现了。

    咦,这是怎么一回事?陈柳沁全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但是李毅却是全都明白,盒子之所以再次显现,原因其实很简单,那就是因为陈柳沁不经意间移动了一下,不过这让李毅意识大自己并没有成功,确切的说,是只成功了一半。

    也就是说,李毅制作了一个在阳关下原地不动能隐形的幻器,但是一旦动一下,这样的隐形效果就会消失。

    陈柳沁咋一开始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是稍微思考了一下,也就大概猜到了原因,但是感觉到李毅的脸色不是很好,所以试探着问:“是因为我移动了它的原因?”

    李毅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其实他现在的心里的确有一些失落,是一种挫败感的失落,李毅原本打算,能够制作一件幻容器,然后这件幻容器会隐形,这样就不会有人看到容器以及里面的东西,这也是他的新计划的核心,只不过在实施的时候将容器放大到自己身形一般大而已。

    不过现在的结果很明显,隐形是可以了,但是不能动,连动都不能动,又怎么跑呢。

    莫非又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还是应该想什么办法在改进一下,李毅陷入思索中。

    陈柳沁看着李毅的样子,也不知道如何安慰好,只好有点怏怏的说:“其实也没什么的,这已经算是奇迹了,要是在移动中还能隐形的话,那估计就是神迹了,不能要求太多的,至少在不移动的情况下,谁也不知道这里有东西。”

    “嗯,没有想象中的完美。”李毅不能一直不搭理陈柳沁的话。

    “这还不简单,换一种想象不就好了,我师父就说过,好的制器师就是不管在什么条件下,都能利用仅有的东西创造出自己希望的东西,既然移动不能隐形,你就在静止能隐形这一基础上去结合别的幻器制作么。”

    “换一种想象……”

    李毅重复了下陈柳沁的这句话,若有所思。

    朱明华的房间中。

    朱明华安静地坐在那里,桌子上摆放着两幅地图,一副是大陆全貌,一副是明德城的,地图看上去很久的样子,如果有识货的人在这里,就会知道,这两幅地图的绘制方法现在已经不用了。

    确切的说,这两幅地图更接近于艺术性的画法,而现在的地图,更侧重写实,不过如果能够了解的人,也都明白是大同小异而已。

    朱明华在会议上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并不代表他对大型幻石矿这件事情不上心,在制器部这么久,他比别人更明白这个矿的重要意义,再加上自己又被任命为这次行动的副统领,所以回到制器部不久,就从藏书阁的第四层里翻出这两幅地图,想要仔细研究一番。

    更需要思考的,是这件事背后的意义,怎么会突然指派自己,又怎么会没有钱广?自己的父亲葫芦里面到底卖的是什么药,朱明华始终感觉,自己看不清自己的父亲。

    就在这时候,司帕走进屋子里,对着沉思的钱广说:“老大,老李刚才告诉我,李毅去制器部领取了两种特殊的材料,叫做‘光影石’和‘琉璃粉’,老李说他也不是很清楚这两件材料是做什么用的。”(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