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25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朱健的论述让下面的人交耳称赞,确实如此,这样一个大型的矿藏,如果视而不见,那才是脑袋有病。

    “如果如此,我建议我们分两方面行动,一是由各个主战部抽出人手组建特别行动部,看能否武力占有,二是由我们的商团出面,联合其他主城的大型商团,共同占有,这时候特别行动部要做的就是为我们的商团壮势。”钱广的地位比之以前有更高的提升,所以在朱健说完以后,就接着说了这些。

    这时候下面的人就有赞同的声音,也有摇头发对的声音,反对者,当以刘武为首。

    或许是因为年龄大的原因,朱坤对这样的场面越来越感到厌恶,所以很是反感的哼了一声,全场的吵闹立刻安静了下来。

    大家也弄不明白这个朱城主有什么打算,如果是在五年前,大家都会以为他会培植自己的长子做接班人,而现在的感觉,又似乎有意栽培钱广。

    这种事情,如果是在以前肯定不成问题,但是在现在,已经不同于以前了,前一些日子还听说智城的人因为这个原因发生过内斗,损失不小。

    多势的春秋,似乎什么都不太平。

    朱坤安静了一下,喝了一口茶,然后才开口,“钱广的建议很不错,和朱健的意见也是不谋而合,我也是很赞同,你们就不要争论了。”

    沉思了一下,又继续说道:“上次的事件,大家都心知肚明是我们阴了令六城一把,这一次,难免他们不会搞小动作,所以各部抽调人手的时候,一定要保证质量。”

    下面的人纷纷称是。

    “还有,明华……”朱坤突然点出自己儿子的名字,朱明华连忙答在。

    “你们制器部最近要辛苦一些了,上次缴获的幻器,尽快的洗零,然后挑出品质好的,配备给特别行动部。”

    “是,领命。”朱明华回答的很是干脆。

    “下面就决定一下由谁来领导这次行动。”

    朱坤的这一句话引起了几乎所有人注意力,就连钱广,也是一脸的期待,唯有朱明华,一副事不关己的姿态。

    朱坤扫视了一遍,然后才说:“这次事情有朱健全权负责,朱明华、伍修良、莫忠言为其副手,全力辅导朱健。”

    下面没有声音,但是心里的心思却都是各异,对于这样的一个结果,最意外的莫过于是没有钱广,这是一个怎样的信号,值得玩味。

    朱健不用说了,朱明华是人家儿子,莫忠言是其贴身的死忠,伍修良,一向以足智多谋著称,这样的组合似乎没有什么值得惊奇,但是按照往常的经验,这里面至少有一个钱广。

    钱广听到这样的结果,心里也是很失望,但是在脸面上,却是不敢表现出来。

    “好了,各自去忙吧?”朱坤一反常态,并没有给大家商议的时间,直接下达了逐客令。

    众人各自散去。

    房间中,还剩下朱坤和他的贴身助手莫忠言。

    “忠言,你说我这样做对不对呢?”朱坤此时的姿态,比之刚才老了许多一般。

    “城主,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必须要做出取舍。”莫忠言的话,有些生硬,但是却听得出来含义。

    “唉,对不起老城主呀,忠言,去通知一下霹雳部,随时准备出动吧。”

    “是,属下告退。”莫忠言坚决执行了朱坤的命令。

    另一方面,据说回到自己府上的钱广将自己关在自己的房间里一天都没有见人,即使自己最亲近的手下赵涛和罗非的求见也视而不见。

    混乱的局势下,谁也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谁也不清楚自己的下一步会遭遇怎样的事情。

    再次出现在大家面前的钱广下大了很简单的命令:即日起自己闭关修炼,任何人勿扰,明牙部一切事宜有赵涛罗非商量决定,如有不决,禀其兄向梦天召开会议商量决断,且明牙部主要战斗力量,近期以修炼为主。

    这样的命令下的很是突然,令大家充满不解。

    …………

    思宇城,也就是过去的天城,城主府内,城主的房间内。

    房间中只有两个人,容小北和冷铜。

    “冷副盟主,这件事由我一个人做就完全没问题,就由我来负责吧。”容小北很是客气的说道。

    “容城主,你也知道,这肯定不会是一场简单的争夺战,再加上上次你已经冒了那么大的危险独自一人去了明德城,这一次,还是派人协同你吧?”冷铜很是顾虑容小北的身份,所以语气中有商量的意味。

    “不用了,师父派我下上,就是希望我能多得到一些锻炼,如果仅仅是处理一些简单的事情,我又怎么能得到锻炼,再者,危险又怎么样,我枉生盟的人,有害怕危险的么?”

    冷铜在副盟主的位置上呆了这么多年,自然也有自己的为人之道,远远不是初出茅庐的容小北能相比的,本来他也知道劝不了容小北,所以只是象征性的劝说,而现在,容小北既然把盟主都抬出来了,自己正好顺水推舟。

    “既然容城主这样说,那就按你说的办吧,希望容城主早日为枉生盟立下大功,我在副城主的位置也好多年了,这位置总归是你们的。”冷铜回答道。

    “冷副盟主说笑了。”容小北显得彬彬有礼。

    两个人同时笑了起来,只不过是各怀心思而已。

    容小北的笑,有些疯狂的意味,透着着一股血腥。

    而冷铜的笑,则有一些含蓄,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

    一间宽敞的院子里,一个雅致的房间中。

    穆宇轩面对着身前的幻器,很是恭敬。

    “情况就是这个样子,估计这个消息会引起所有势力的注意力,明德城也不例外,或许是我们最好的机会。”穆宇轩如此说道。

    幻器中传来有些模糊的声音,“有详细的计划么?能确定真的是他么?”

    “计划还没有,不过应该可以确定就是,也有些时日没有见到他了,现在又不能强行武力,主要还是看他能不能有所行动。”

    “那好,你时刻准备一下,见机行事,如果不能强求,也不要勉强。”

    “嗯,我明白。”

    幻器中不再有声音传来,穆宇轩收起幻器,独自一个人看着桌子前面的资料在沉思。

    资料上的内容,和早上明德城城主府通知的内容比较相似,只不过没有那里面的全而已,但是就算是这些,穆宇轩也知道这个时候出现的大型幻石及伴生矿,也一定会引起各方势力的大比拼。

    乱世出英雄,不知道这样的时代又会出现什么样的人物。

    眼睛看向外面,虽然有门板相隔,但是那目光,似乎已经穿透了门板,直接到达了他想要看的地方。

    “李毅,给你的东西你有没有弄明白?你又能不能抓住这次机会?”

    …………

    身在制器部的李毅当然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制器部的气氛有所变化,他还是明白的。

    这个制器部突然忙碌起来,每个人都领了不少幻石兵器要求洗零领到的幻器,李毅也不例外,也领到了十件。

    幻石兵器会与第一个注入其内部元力的人产生一种奇妙的联系,这样的联系就像是认主一般,只要主人不死,这样的联系都不会取消,当然被人强制取消除外。

    但是如果主人死了,这般幻器也不代表着就没有了主人,相反,而是所有人都不可以做它的主人,也就是说,没有人能在建立与其的联系,但是还是可以使用,只不过是有些特殊的功能发挥不出来。

    而洗零,就是将这些主人已经死去的幻器里面和前任主人的联系洗去,使其可以重新被其他人建立新的联系,同时针对兵器上的损坏进行修理,就好像将这幻器恢复初始状态,所以叫做洗零。

    当然,星级越高的幻器,就越难洗零,所以在一些高星级的幻兵器的传承上,一般都是由前任拥有者主动收回所有联系传给下一任,这样就不用洗零了。

    与此同时,幻石兵器并非是不可损坏的,所以也需要修理,有时候不可逆的损坏,还是无法修理的,比如齐桓的残剑,一开始并不是残剑。

    洗零是李毅现在工作的一部分,但是并不是全部,他的重心,是在设计一种新的符阵。

    进过前面的尝试,李毅已经确定,仅凭自己现在掌握的符阵,是无法达到自己的要求的,所以自己必须创造一种新的符阵。

    外面的局势动乱不止,制器部内的李毅也在争分夺秒的实施着自己的计划,所以的一切,都在蓄力。

    积蓄的越久,爆发的也就越猛烈。

    潮海大陆,纷纷扰扰。

    但是这一切,和李毅无关,甚至李毅都不知道这些。

    目前他只是沉浸在自己计划里,逃离这里是唯一的选择,也是自己目前唯一的目标。

    房间中,李毅全神贯注,仔仔细细的看着自己绘画出来的符阵,这已经是第十次调整绘制了,即使这样,目前还只是在论证阶段。

    创造一种新的符阵,比制作一种新的幻器还要艰难,因为你不仅仅要考虑符阵的运转方式,而且还必须要思考用什么材料来镌刻这符阵,因为并非所有的符阵都用同样材料配制成的溶液来镌刻。

    有一些特殊的符阵,在镌刻所用到溶液的原料有着十分苛刻的要求。

    同时,就算是同一样的符阵,镌刻符阵用的溶液配置不同,配制溶液的材料越好,符阵的效果自然也好。

    李毅现在就遇到这样一个难题。

    符阵在他九转八转的研究之下,通过不同的初级符阵的拆分组合,勉勉强强算是成型了,虽然不知道是否有功效,但是至少理论上完全说得通。

    单从这一点论,李毅也算是有了自傲的资本,毕竟自从符阵成熟以来,能够自创符阵的人不多,也或许是即使是自创出来也并不愿意分享的缘故。

    不管怎么说,李毅就是凭着一股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挑战一个又一个自己以前想都不敢想的难题。,不过他自己却没有感觉到这些有什么了不起。

    “不行,标准形式的溶液肯定不能达到要求,一定要用新的溶液。”李毅自言自语的说着。

    “用什么好呢?光,要能对光有极大敏感性的材料才信,哪一样材料可以满足呢。”

    李毅苦苦思考。

    “恩,对了,就用它,应该可以,就是不知道这里有没有,去材料处问问,还得找个借口。”李毅突然想到了可能性,也不迟疑,起身就前往材料处。

    材料处,负责人这今天忙碌的头都大了,上面突然下命令来要让制器师洗零和修调幻兵器,这命令太突然了,以至于当这里的材料都要快透支了,而且来领取材料的人还是接二连三。

    这不也是忙到现在,才勉强算是有了休息的时间,泡上一壶茶,开始自酌自饮。

    “你好,请问一下,有没有‘光影石’和‘琉璃粉’”李毅很是礼貌的问道。

    负责人这口口茶才喝上,也没看见是谁来了,就听见有人说话,所以急忙放下茶杯,连忙回答有,回答完后才想起来不对呀,自己连人家要什么都没听清楚怎么就说有,所以不得已的又开口问道。

    “不好意思,你刚才说要什么材料了的?”

    李毅一阵无语,刚才还回答的好好的,说是有,怎么这么一小会就又问需要什么,但是现官不如现管,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所以又重复一遍,“是‘光影石’和‘琉璃粉’。”

    “嗯?不对呀,这两样好像不是洗零或者修调幻石兵器用的材料吧。”负责人一脸疑惑的看着李毅。

    李毅一想就知道会是这样,突然找这两种材料,可定会被询问的,刚想把自己在路上的说辞和他说一番。

    “李叔叔,今天气色不错呀!”另一道声音传来,是陈柳沁的声音,李毅再熟悉不过了。

    “是陈柳沁呀,怎么,材料又用完了?真是快呀,你等一会,我先处理完这个的。”负责人和陈柳沁这样打着招呼,然后又看着李毅等着李毅的回答。

    “没有,李叔叔,是这样的,我记得前一段时间朱执事可是说过的,李师要是取用什么,随时可以来支取么,材料处只要最好记录就好了。”陈柳沁直接帮李毅说话。

    姓李的负责人看了看李毅,也想起来不久前朱执事的确是这样告诉过自己,这几天忙得连这些事情都忘了,真是有些说不过去,想到这些,他用手拍了拍头,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笑呵呵的说:“对,是有这么个说法,看我这记性,怎么连这件事情都给忘了,不好意思,实在是不好意思呀。”(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