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25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你的制器到底到了什么水平?”朱明华另起话题。

    “应该说是略知一二。”李毅的回答坦坦荡荡。

    “你应该知道,你这样的人,在我们制器部,根本就没有地位,甚至来说连进入制器部的资格都没有。”朱明华话里藏针。

    李毅听到这话,气不打一处来,差点就要暴怒了,你以为哥想来你这破地方,哼……,心中的想法,嘴上却是不能说出来,但是因为有怨气的原因,说的话也一点不客气“其实我也不想来。”

    “不管你想不想,现在既然你进入制器部了,就好好表现吧”朱明华再次话锋一转。

    李毅这次倒是真的有点糊涂了,不清楚朱明华到底要做什么,但是反正话已经挑明了,所以索性继续说下去。

    “我肯定会认真学习制器的,不过你和我也都明白,就算我什么都不会,我也有留在制器部的价值,因为这样你们才能更好的招揽我师父。”说到这里,顿了一下,看了看朱明华,见到没有反应,才又继续说道:“其实我这个人也没什么追求,制器部也不错,随遇而安也挺好,不过我实话实说,我师父会不会来,我也不清楚。”

    “来人,把他给我压到内屋里审问。”朱明华语气突变,突然下达这样的命令。

    “朱执事,你凭什么这样做?”李毅的情绪很是不稳定,因为朱明华的表现实在是太怪异了。

    朱明华根本就不理睬李毅,从屋外进来两个人,对李毅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哼,我呸,什么明德城,简直就是缺德城,还好意思自诩正义。”李毅越加的气愤,说起话来也就更加口无遮拦。

    李毅这样着急,也是别有原因,因为就在他的身上,此时还真有一件见不得人的东西,也就是那本从《刀法》中得来的偏法,因为一直都处于焦点中,令他没有时间处理掉。

    虽然不知道内屋审问会不会又搜身的环节,但是一旦有的话,那么自己将解释不清楚这书的来历,恐怕就会给自己的逃走计划,凭空的增加很多难度。

    朱明华听到李毅的话语,非但不怒,反而一笑,挥了一下手,示意进来的人等一等,看着李毅说:“嘴上什么时候也变的不饶人?”

    李毅也不说话,和朱明华怒目相视。

    “呵呵,我只是想告诉你,这里是制器部,在这里,说的算的只有我一个人,我不需要你的尊敬,但是你必须遵守这里的规矩,否则真的撕破脸皮,总会有人难堪,但是这个人不是我,明白么?”朱明华不管李毅的反应,继续这样说道。

    李毅似乎明白了什么,心情也不再那么激动了,让自己冷静一下,然后才开口说:“属下明白了,刚才唐突了,望执事恕罪。”

    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李毅还是明白的,更何况,现在的情况,自己更没有理由和朱明华对着干,毕竟自己的身上,有着不能被发现的东西。

    “恩,那你说怎么办,你制作的那些半成品。”

    “给我三天时间,我会都制作完毕的,幻刀至少是二星级,幻箭矢至少都有一个附加属性。”李毅略加思考,这样回答。

    “没问题,给你一次机会,你要明白,你用掉幻石的品质,最低的都能制作四星级的幻石兵器。”

    “哦,知道了……”

    “所以,必须给你惩罚,惩罚的内容很简单,待你制器的本事提升以后,至少无偿制作十件五星的幻石兵器。”朱明华继续补充。

    本身来讲,制器部内制器师的幻器制作并不是无偿的,知其不会给予很高的报酬的同时,还会积累贡献,贡献多了,可以被允许去藏书阁观看一些珍贵的书籍,同时还会有优先使用好材料。

    而朱明华所说的无偿,就是指李毅以后制作的十件幻石兵器,不会被给予报酬,同时也不会记入贡献,这样的处罚还是有一定力度的,不过对于压根没有打算在这里长留的李毅来说,这是无所谓的事情。

    “好的,为表歉意,我这次的所有的成品也按照无偿处理吧。”李毅主动提出来。

    “恩,就按你说的办,好了,回去吧。”朱明华也不反对李毅的建议。

    李毅转身离开,刚走到门前,听见身后又传来声音。

    “对了,你今天的莽撞无礼,也要接受处罚,取消你下次离开制器部外出的机会。”朱明华头也不抬。

    李毅也不转身,嗯了一声示意自己知道了,心里却是狠狠的咒骂了一句,“法克。”

    对于李毅来讲,这样的处罚比前面的处罚都严重,他还想下次出去看能不能弄清楚穆宇轩给自己传达的究竟是什么呢。

    李毅走后,隔间里走出一个人,朱明华问道:“怎么样?他说的是真是假?刚才我可是成功调动了他的情绪,应该能够让你更清楚的探知吧。”

    “基本属实,但是他似乎不甘心留在这里。”这人回答。

    “无所谓了,我还以为他闭关在搞什么把戏,不怕他想离开,他要有离开的本事才行,再说,呵呵,我有办法让他甘心情愿的留在这里。”

    “执事,这样的探知也不是很准,这一点你是知道的。”

    “我明白,就是试探一下而已,感觉这个小子,很有意思,对了,有时间你观察下那个叫墨水的。”

    “是,那我退下了。”

    回到房间,陈柳沁早已经离开,不过看着焕然一新的屋子,李毅的心情也是格外的舒畅,这一个瞬间,似乎有了家一样的感觉一般,不过很快就将这样的想法抛去,自己还有太多事要做。

    修炼、制器、猜谜,看来自己还真是劳累的命。

    屋子里很安静,只有李毅呼吸的声音,只不过这呼吸的声音听起来一点也不像是一个青年人发出的,倒像是风烛残年的来人,似乎喘出这口气,下一口气就有可能再也吸不进去一般。

    李毅躺在地版面上,浸透了衣服的汗水足以显现出来刚才似乎发生了什么,不仅如此,紧闭着的双眼,有些扭曲的面容以及微微颤抖的身体,不明白缘由的人,恐怕会以为得上了什么绝症。

    而真正的原因,是因为李毅又开始修炼那本所谓偏法书中的内容。

    这次的修炼不同于前面,前面的几次李毅都是主动的退出那种功法运行的状态,而这一次,则是被动的停止,李毅计算了一下,自己目前连三分之一刻钟的时间都坚持不了,于此同时,也在初步摸清了这功法的一些特点。

    首先是进入功法运行阶段,一开始的确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实力暴增,似乎有无数的力量在自己的身体每一块肌肉中要迸发出来一般,与此同时的是,思想上却并没有进入疯狂的状态,相反,整个人似乎更冷静了,自己的心脏似乎停止了跳动了一样,如何形容这种感觉,就像是自己的身体不是自己的。

    对,就是这种感觉,对整个世界,包括自己,就像是冷眼旁观一般,自己的大脑比平常更清楚,更冷静,分析力也更胜一筹。

    这样的状态会一直持续到自己身体承受不了的那一刻,这就造成了一个非常奇怪的现象,那就是前一瞬间自己有可能在在这样的状态中,但是下一瞬间,自己就有可能脱离这种状态,全身无力,剧烈的疼痛,就如现在这般瘫软在地上,连站起来的能力都没有。

    功法运行的过程中,效果一成不变,不会因为时间流逝而衰减,但是一旦衰减,就是一下子完成的事情,根本不给自己半点反应时间。

    唉,躺在地上的李毅,目前只能驱使自己思想的李毅,强忍着疼痛,总结着自己每一次尝试后的经验,这样的功法,真是让自己又爱又恨。

    这已经是李毅的第五次尝试,因为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了对自己半成品作品的镌刻,李毅又有了充足的时间,这一次他也学的聪明了,领取来一块幻石,慢慢的制作,也不闭关,也不着急,要是有人来看,自己也是欢迎,只不过在晚上,才会尝试修炼这样的功法。

    当然,李毅还发现这功法的另一种好处,那就是每次修炼后的夜晚,自己的睡眠质量都极其好。

    这叫什么,这叫练了偏法以后,腰酸了,背疼了,但是睡觉贼有劲了,而且不用床了,省被褥了。

    李毅之所以能够坚持下来,是因为他也发现了,这功法坚持的时间,的确可以在不断的修炼的过程中提高,只不过这修炼,的确是有点苦,更确切的说是有点疼。

    迷迷糊糊中,李毅又进入了梦乡,有梦无梦,梦中又会有谁?却是无人可知了……

    清晨,依旧是一个好天气,柔和的阳光,斜着进入到李毅的房间,不得不说李毅确实是有了经验,连自己倒下的地方都是精心设计好的,因为此时,阳光正好可以照到他的脸部,他都不用起来,便可以修炼眼力技法,当然,更重要的原因是他起不来,以前的话因为没有尝试被迫退出,所以休息一个晚上以后,虽然身体仍旧不舒服,但是还是可以自由活动的。

    但是这次不一样了,现在的李毅,还真是不确定自己能不能起来,简单的修炼了一下眼力技法,李毅便开始把注意力转移到调理自己身体状态上,自己这个样子,要是被别人看见,又是要费一番解释的口舌。

    就这样,又经过了近两个时辰的时间,李毅终于可以勉强的站了起来,第一件事,当然是要去吃饭了,每一次都是这样,或许是因为消耗太大的原因,都会感觉到特别的饿,与此同时,也顺便带上自己昨天制作好的二星幻石兵器去交公。

    现在,对于制作幻石兵器,李毅算不上数落,但是也能够顺利的完成了,平常一点的二星的幻石兵器,基本上都可以很好地完成,只不过在幻石雕刻上,依旧是非常的不给力,最直接的表现就是成功率依旧徘徊在六层左右。

    吃完饭,交完功,心里哼着自己创作的不成曲调的小曲的李毅,有点优哉游哉的往回走,其实他也想快走,但是一用力,身体就会疼,勉强不来,就只好用着自嘲要欣赏风景的步子回去。

    一个转角过后,李毅不经意的一个扫视。

    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入眼中,虽然只是背影,但是那一袭装束,那曼妙的身材,以及与这一切不相符的急冲冲的步伐,都说明这个人时陈柳沁。

    李毅刚要张嘴去喊,却是发现陈柳沁步伐比往常还要急上几分,而且会不时的左右观望,似乎害怕着什么一般,而前往的方向,正式第一座塔侧面的一个角落。

    虽然距离很远,但是李毅依旧能够看得清楚,角落里有人,那个人自己也见过,就是那日制器部遭受袭击,一直在自己身边的那一位,名字好像是叫做司帕。

    这是怎么一回事?

    李毅的心中有些疑惑,眉头上一开始的得意也不见了踪影,剩下的是紧锁的思考。

    或许是公务吧,应该不会有什么吧,李毅这样安慰自己,不过步子上却是更慢了,有意无意的瞟向那个角落。

    两个人在那里说着什么,这么远的距离,李毅根本听不清楚,不过看上去,倒是陈柳沁说的更多一些,而司帕更多的是在听着陈柳沁的话。

    不不一会,两个人便停止了谈话,没有各自离开,而是又一起去向了第一座高塔的方向,李毅此时也顾不得身体上的难受,快步的往藏书阁走去,这是因为藏书阁读书的地方的视野非常开阔。

    不知道是怎样的一种心情,李毅特别想知道陈柳沁要去哪里。

    在李毅不计身体状况的条件下,当他来到藏书阁第二层的窗前的时候,那两个人身影还没有消失,不过要去的地方已经很是明确,就是朱明华所在的那座塔,不一会的功夫,两个人的身影便从李毅的眼神中消失了。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陈柳沁还是没有出来,为了掩饰自己在这里的目的,李毅从一旁的书架上抽下来一本书,漫无目的的翻着,更多的注意力却是在盯着那座塔的正门。

    差不多有将近一个时辰,陈柳沁再次走了出来,这一次,陪在她身边的已经不再是司帕,而是制器部的老大,朱明华带着微笑,而陈柳沁则是有一些忐忑不安的样子。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李毅不明白,但是他不愿往不好的地方去想象……(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