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251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至于晚上,李毅也不会闲着,围绕的还是那本书,只不过不再是誊写,因为么有阳光了,而是联系上面讲的刀法,从而摸索雕刻的技法,这个对于他来讲,似乎难度比白天还要大。

    好在李毅根本不忌讳这些,管你有多难,只要路是对的,我就会克服,一遍不行就两遍,两遍不行就三遍,以至于十遍、百遍……凡是自己不满意的动作要点,李毅都会小心翼翼的求证,重复、修改、尝试。

    不气馁,不抛弃,不放弃,心性如此,这是怎样的一种毅力。

    与此同时,李毅又好像不知疲倦一样,不断的压榨着自己元力、身体以及精神的极限,就算是这样的高强度下,他三天来总共的休息时间也不足七个时辰,平均下来,每天两个时辰多一点。

    而这样的情况,还在继续,路漫漫其修远兮,李毅将上下而求索……

    …………

    三天前,朱明华独自一人在房间里,手下有人向他报告了李毅的状况,自然也将李毅挂上‘闭关制器,勿扰’牌子的事情告诉了他,朱明华听后心情显然不错,吩咐下面的人,尽可能不让人打扰到李毅,同时,如果李毅出来了,那么第一时间通知自己。

    其实朱明华最近过得并不好,他开始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判断错了,徐博之是不是也认为自己的徒弟死了,要不然怎么李毅来到这里快一年了,明德城内鸣哨暗哨也不少,但是始终不见这个老头的踪影。

    如果不能引来徐博之,那么制器部的牺牲真是有些不值的,不过如果李毅开始制器,那么或许还好一点,在他的心里面,始终认为李毅不可能不会制器,以前不制,是在耍性子。

    再烈的马,也抵不过好的驯兽人,朱明华心情是真的很不错。

    李毅闭关的第二天,陈柳沁就上门拜访李毅,当她看到门上挂着的牌子的时候气是不大一处来,心中有着很大的怨念,这个李毅,也太不仗义了吧,这种事情怎么也不告诉自己一声,再说,连雕刻都不会,还闭关制器,也不怕出来后被人家笑话,人家闭关制器都是为了制作品阶高的兵器或者功能复杂的幻器,但是,你要做什么呢。

    陈柳沁心中的不满也让他忘记了就在李毅闭关的那个晚上,李毅曾在她的楼下徘徊,除了抱怨,陈柳沁更多的还是担心,因为他已经问过食堂,李毅备的干粮很是简单,这样的闭关,肯定对身体不好,心里有着李毅的她又如何不担心。

    话说那天他在门前差点要踹门将李毅引出来,不过因为朱明华叮嘱过,所以她没能实施,尽管如此,每天早中晚的三个时间段,这个美丽善良的女孩都会来到这里呆上一会。

    有时会安静的沉思,像是在想着什么,嘴边会有淡淡的笑意。

    有时会自言自语一般对着门轻声的说着什么,似乎又有数不清的惆怅。

    一份情,一份担心,如山重,情真意切,不知道房间内的人如何承受?

    出了朱明华和陈柳沁之外,还有一个人几乎时刻都在关注着李毅的情况,这个人就是张制器师的徒弟,那个叫墨水的人。

    因为张制器师的房间就在李毅房间的对面,所以对于墨水来说,他更容易注意到李毅这边的情况,当然,陈柳沁的表现也被他有意无意的看到过。

    墨水很是好奇,一向只喜欢看书的李毅怎么突然想要闭关制器了,虽然师父兼自己的叔叔和自己说李毅是一个制器师,但是在这里这么久了,他也听说了,李毅这个制器师可是什么幻器都没有制作过,这算哪门子制器师?

    这就好比,你说你是一名师父,但是你从来就没交过人一样。

    墨水很是好奇,李毅到底会制作一样什么惊天动地的幻器,真是让人期待,想想都会感觉到热血沸腾,所以他特别关心李毅这边的情况,这种关心还体现在他多次从不同的角度向张制器师问李毅的情况。

    这个墨水,看上去一副小孩子的模样,但是心里的机灵程度,可不是普通小孩子能表现的。

    另一方面,以前一直住在客栈里面的穆宇轩突然退了客栈的房间,反而是在明德城的自己租住了一个别院,奇怪的是院子不小,但是只有他一个人住在这里,他也不着急,没事的时候就去制器用具商店逛逛,只不过有些时候,会用一些期待的目光看向制器部,那种眼神,充满了希冀与渴望……

    …………

    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李毅一无所知,现在的他似乎已经进入了一个程序一般,只是在固定的执行着自己早就已经计划好的步骤,一遍一遍,无所谓是否枯燥,无所谓是否劳累。

    这样的情况,一持续就是五天。

    五天的时光,不长,因为李毅来到制器部已经快一年了,不知度过了多少个五天了,而且不知道还将会度过多少个。

    但是,五天的时光也不断,足以发生太多的事情,足以让他明显的消瘦下来。

    第五天时候发生的变化,来源于李毅在《刀法》一书上发现的秘密文字,没错,经过了五个白天不断的誊写,李毅终于将所有的内容全部誊写完毕。

    这意味着,他可以暂时结束那种将眼睛累到发花的情况,更意味着,他梦寐已久的关于元功修炼的书已经出现在他的面前。

    人有时候可以战胜无数的困难,只因为他们相信,这一切过后,肯定会有收获。

    现在,就是李毅要收获的时候了。

    捧着自己誊写的书稿,李毅的双手有些颤抖,这不是累的,而是因为止不住自己心中的激动,这样的一份功法,在这样的情况下得到,真的是来之不易。

    说起来也奇怪,这修炼功法的名字居然就叫做偏法,让李毅莞尔一笑,能给自己创造的功法起这样的名字,还真是有趣。

    迫不及待的开始阅读起来,虽然已经誊写过一遍,但是因为没有可以去记书上的内容,所以这本书对于李毅来说,应该算是一无所知。

    也就是几个呼吸的时间,第一页就被李毅读完了,但是仅仅看了这一页,也让李毅的脸色出现了从喜悦到失望到无奈的变化。

    第一页的内容,归纳起来就是:本偏法之所以自称偏法,并不是哗众取宠,而是修炼法门的怪异,本功法不论怎样修炼,元力不会增加,也不会增加你的实战技巧。

    本功法的最大好处,就是可以短暂的提升你个人的实力,提升的多少,因修炼之人的元力深厚而决定,功法的原理就是模仿元力燃烧,在一定时间内可以提升修炼者的综合能力,按照预想,至少会提升一倍以上,而持续的时间,因人而异,不过可以通过不断的修炼来提高。

    最后,本功法实属邪门之法,副作用极大,越是元力高深的人,副作用就越大,虽不致死,但是非到万不得已之时,请勿用。

    李毅看完后有了想把书撕了的冲动,这算是什么,哥忙了这么久,最后就得到这样一个人不人鬼不鬼的功法,这不是坑哥么。

    哥这么辛苦我容易么?

    虽然是满心的不甘,但是李毅还是要无奈的看下去,因为就算是这样,自己也别无选择,希望上面说的能至少提升一倍不是在吹牛吧。

    什么是痛不欲生?

    什么叫百般无奈?

    如果你现在问李毅,李毅可以给你最准确的答案。

    不对,他也给不出你想要的答案,因为这样的感觉虽然他在经历着,但是,他却是无法形容出来。

    又是一天过去了,李毅第一次尝试按照《偏法》一书上写的去修炼,其实如果仅仅是看书上的内容,这样的修炼很简单,简直就是是一个人就会。

    但是这修炼后的感觉,简直就不是正常人能忍受的。

    功法讲的是如何短时间内激发自己的所有潜力,从而爆发出惊人的实力,但是如果从元力上来讲,就是按照自己身体内的经脉以及上面写的一些平时用不到的脉络,让元力沿着这些脉络逐步的渗透到自己的血肉中,然后在驱使元力。

    说起来简单,练起来也简单,李毅第一次试炼就成功了。

    那一刻,他感觉自己真得像是一个高手一般,耳朵的听力更加灵敏了,眼神更加锐利了,整个身体里似乎都充满了力量,‘林示’刀在身体内颤动着,似乎随时要破体而出一般。

    这是怎样的一种感觉,力量,数不清的力量,李毅最直观的感受。

    但是李毅并没有被这样的感觉蒙蔽头脑,因为他记得书上还有一句话,那就是这功法施展以后有副作用,而且副作用还不小,要不然也不会说不到万不得已不要使用。

    李毅现在关心的是,副作用是什么?

    小心翼翼的收回所有的元力,李毅静静的感受着身体的变化。

    咦,似乎也没什么呀!李毅心中有些窃喜,下意识的要动动身体。

    “啊……”一声惨叫。

    这不动还好,但是恰恰是这一动,让李毅知道了所谓的副作用,这哪是副作用,这简直就是要了亲的命,你见过这样的疼痛么,至少李毅从来没有经历过。

    上一次和楚云天比试,也曾全身疼过,但是和现在一比,那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李毅似乎感觉到自己身体上的每一块肉都在颤抖着,是那种疼痛到极致的跳动,自己都已经说不清到底是哪里疼,因为全身都在疼,万只蚂蚁吞噬一样,而且是那种一刻不停止那样撕咬一般。

    李毅整个人蜷缩在地面上,额头上、脸颊处,甚至说全身上,全是汗水,此时正是午夜,本是天气最凉爽的时候,而他却流出这般多的汗水,足以看出,这样的疼痛,究竟是有刻骨。

    李毅狠狠的咬着牙,唯恐自己再发出声音惊动了别人,这样的做法,也让他面色铁青,所以也就有了开头的一幕。

    法克,这该死的功法,李毅心里不断的咒骂着。

    坚持住,没什么大不了的,与此同时,也在这样的鼓励着自己。

    也不知过了多久,李毅的意识有些迷糊,似乎忘记了疼痛一般。

    这是因为他太疲劳了,同时也是身体对疼痛本能的回避,就像是疼昏过去一般,昏过去,是身体抵御疼痛的一种本能反应。

    李毅的一时有些混乱,迷迷糊糊中,便是什么都不清楚了,不过似乎还有一点点念头,那就是告诉自己,再不要修炼这该死的功法了。

    这根本就不是人练得……

    …………

    转眼之间,似乎就来到了李毅闭关的第七天。

    这样的转眼,是对于很多根本不在乎这件事情而言的人来讲,但是对于陈柳沁就不是这般了。

    每一天都在期盼,每一天都在担心,每一天都在守候……

    那副以前自己一直再研究着的《万鸟图》,上面似乎也有了尘埃,虽然也想让自己转移一下注意力,但是感觉自己就是做不到。

    陈柳沁独特的感觉告诉着他自己,李毅这次闭关一定是有大事情,而且是不想告诉任何人的大事情,而且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又开始总是心烦意燥,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一般。

    短短的七天里,陈柳沁固定的时间出现在李毅的房门前,然后呆上一阵子,然后失望的离开,整个人似乎有些消瘦了,她的心里也是矛盾的,他希望李毅快点出关,因为这样就可以再次相见,但是她又不希望这样,因为总是感觉李毅一旦出关,肯定会有事情发生。

    今天,是第七天,陈柳沁稍微的收拾了一下,比往常更早的来到了李毅的房门前,悄悄的将耳朵贴在门板上,里面一点声音都没有,异常安静。

    只不过她没有发现,对面的房间内,墨水一脸坏笑的看着她。

    墨水也在等待,等待着李毅的出关,他内心中的好奇,甚至要超越任何人。

    …………

    李毅的手微微动了一下。

    然后是眼睛,似乎在努力尝试着睁开眼睛,似乎是经过了几次的努力,李毅终于睁开了自己的眼睛。

    头脑中一片空白,似乎还有一点隐隐作疼,身体上的疼痛已经减轻了不少,但是那样的感觉,还是非常的难受,小心翼翼的伸了伸胳膊,动了一下腿脚,发现虽然依旧疼痛,不过好在已经在能忍受的范围之内。

    不幸中的万幸,李毅心中庆幸着,身体上不敢有半点耽误,赶快起身,外边的太阳已经很高了,也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应该不会是一天一宿吧,李毅也有一些摸不准。

    第一件事,还是要调整一下身体,想也不想,席地而坐,元力按照自己一开始修炼的功法的路线运行着。(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