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250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达到了上两步,还必须用‘通视’才能够观察到,也就是说,只有制器师才能够看得到,普通的武者即使达到了上面的两步,也是无法观察,而且即使是这样,文字显现的时间也不长,如果不是仔细观察,恐怕很难留意到这些。

    果然是大才,怪不得差一点就逃离这里了,李毅的心里赞叹着,对这位未蒙面的制器师充满了尊敬。

    看来自己也不能够在这样的情况下阅读,所以李毅只有不断的这样的反复,然后将文字一点点的抄写在纸上。

    “呵呵,人生真是有意思,前一段时间要一点点的照着图案画,现在又要一点点的抄写文字,莫非我自己就是这样不断抄写的命?以后混不好,去当书画家或者是书法家,或者也是一条出路。”李毅在心里如此的调侃着自己。

    经过了不下二十次的折腾,李毅终于将写有序言那一页的文字完全誊抄了下来,原本他以为这本书所有的书页都要这样处理,但是,再抄写的过程中他才发现并不是如此。

    隐藏着的文字是如此论述:见此文字者,勿惊,一切皆缘,缘至,得此书,未必福也。余自进入明德城制器部,就发现此处乃一巨大牢笼,固不甘心困于此,奋儿逃之……

    接下来的都是一些关于这位写书的人对自己的计划和经历的论述,不禁让李毅感觉到计划之缜密,可惜的是,最后却功亏一篑,而且目前看来,他采用的计划,现在并不能再用。

    但是最后一段文字,却是有着莫大的价值。

    “制器师,所欠为武,若得者亦如此,本书封单号页码加三页码出,与此法同处理之,可得元功一偏法,此法非常规之道,然余决定以此拼出路,冲牢而去,详之情况,自有详述,不在累述,别无他望,希吾可成功而出。”

    人逢喜事精神爽,李毅现在是真的深有体会,虽然还不知道那所谓的偏法到底如何,但是李毅依旧很高兴。

    不是因为别的,而是自己的计划可以一步一步实施了,其实他的计划比之那位前辈的计划要简单的多,不过不同的是,前辈是利用了制器部的人以为他几乎是等于不会元功,而自己,则是要利用制器。

    当然仅仅依靠制器是不行的,所以李毅才希望能够提升自己的实力,特别是元功,因为这样才能够保证自己的进一步安全,否则就算逃出了制器部,也未必能逃得出明德城,只能让自己竹篮打水一场空,所以李毅要求进入藏书阁的第三层。

    进入第三层,一是为了继续加深自己对制器的理解,二是为了寻找适合自己修炼元功的功法,三就是为了看看这本《刀法》,当然,那个时候李毅还不知道这本书里居然还藏有秘密,他想看看,仅仅是因为张制器师告诉他,这本书作者也曾想逃出去过,而且几乎差点成功。

    结果,制器方面的书没少看,元功修炼方面的书一本没有看到,一是因为自己谨慎,二是李毅猜测朱明华既然敢让自己随便看,那就说明,第三层里在元功修炼上没有什么上层书籍,所以他不怕。

    不过,好在另有收获,而这收获,就是这本《刀法》。

    估计朱明华也没有想到那位前辈竟然如此的精明,以至于瞒过了制器部所有的护卫,倘若自己不是因为有张制器师指导,恐怕也不会留意此书。

    冥冥中自有天意,还是运气太好了?

    李毅也说不清楚,不过他还是庆幸自己最后选择的对赌,虽然和朱明华接触的不是很多,但是通过上一次的事情李毅清楚的看出来朱明华的心计很深。

    所以才有了第三层上李毅欲擒故纵,然后又表露心机。

    这样的做法可定会让朱明华知道自己是在欲擒故纵,但是或许也会因为这样让其失去戒心,这是李毅的打算,也是他的赌博,如果错了,他现在就不可能得到这本书的秘密。

    不得不说,李毅赌对了,朱明华看出来李毅的计划,至少看出来表面上的计划,如果最后一刻李毅仍旧表现的不在乎这本书,朱明华就会另有想法,但是恰恰因为李毅表现的在乎,让朱明华错以为李毅在刷欲擒故纵的小把戏,再加上他错以为李毅是为了学上面所谓的刀法,所以就允许李毅借书半个月。

    自己也开始变得狡猾了,李毅如是对自己感慨着。

    不过李毅并没有被喜悦冲昏了头脑,经历最初的惊奇欢喜之后,李毅又冷静了下来。

    不管什么时候,头脑一旦发热,就有可能得意忘形,就有可能使自己所有的计划功亏一篑,李毅再一次告诉自己,要尽可能的时刻保持着清醒的头脑。

    下面该做什么,这是一件必须思考的事情。

    首先,自己一定要将《刀法》一书里所谓的偏法完全的誊写出来,而且这个时间必须在半个月之内,更重要的是,不能够让任何人知道,想到这个任何人的时候,陈柳沁靓丽的容颜浮现在脑海里,但是,理智还是战胜了情感,李毅仍旧决定隐瞒。

    其次,自己想要以制器作为突破口,但是现在自己对于制器的知识基本上都是纸面上的,虽然也指导过陈柳沁,也和陈柳沁一起制作过一件幻器,但是自己的水平还是纸上谈兵,特别是雕刻上,还有巨大的不足。

    这就意味着如果真想以制器作为自己的突破口,自己必须要更多的实践,至少要尽快的提高自己的雕刻能力,毕竟制作帮助自己逃走的幻器,不能再找人代劳,以前还可以求助张制器师,但是现在,心里始终对这个墨水放心不下,所以不方便在向其求助。

    想来想去李毅开始后悔当初没有好好学师父教给自己的刀法,现在他几乎可以确定,师父所教的刀法,并不是元功上的刀法,而是制器上雕刻的刀法。

    可惜,那是年少……

    多少人在拥有时不曾在乎,无所谓,甚至是排拒的心理,但是,在很久以后,才发现,那些逝去了的,反而是自己缺少的,以至于悔恨自己的不珍惜。

    想到这里的时候,李毅真的发现,这本《刀法》对于目前的自己来说,简直就是量身为自己打造,就算是没有里面的隐藏秘法,仅仅是讲述制器雕刻的刀法以及由此演化出来的元功刀法,也是目前自己所需的。

    嘿,这叫什么,这叫咱老百姓,今个真高兴,真呀真高兴,还有比这个更美妙么,一举两得不过如此。

    房门声再次响起,打断李毅的思路。

    会是谁呢?不管是谁,李毅都要暂时的收拾起来,迅速而有致,书就摆放在了桌子上,光明正大,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然后打开房门,不是别人,就是刚才还想到的墨水,张墨水,既是张制器师的徒弟,又是张制器师的弟子。

    这些天和自己走得很近,几乎都会和自己同时去藏书阁,又同时离开。

    “李师,今天怎么不去藏书阁了,我还在等着你呢?”墨水一脸的不好意思,与此同时,用手抓了抓自己的头发。

    “今天不去了,以后都不去了。”李毅如实回答。

    “为什么呢?”墨水一脸的不解,似乎很是让他意外一般。

    “么什么,朱执事说现在幻石兵器需求量很大,希望我也能尽快加入制作的行列。”

    “哦,”墨水有心无心的回应着,似是随便的往李毅的屋内扫了一眼,很明显看到了桌子上的书,然后一脸小心翼翼的说:“李师,你不会是偷出来的吧?”

    李毅一开始很是奇怪为什么这么问,不过顺着墨水的目光看去,就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无奈的摇了摇头说:“不是,是朱执事让我拿回来学习的。”

    “这样呀,要是我也可以就好了,嘿嘿,没办法,或许因为我比你帅,朱执事妒忌我,所以不被允许呀。”

    听到这话,李毅有些哭笑不得,但是想到自己就要开始誊写《刀法》上的内容,总是被人打搅总不好,特别是这个墨水,几乎每天都会上门。

    眉头一皱,计上心来。

    “墨水,我要闭关制器,这几天你就不要打扰我了。”李毅这样说道。

    闭关制器,类似于闭关修炼,只不过是制器师的说法,制器的过程,并不是一时半会就可以完成的,特别是高级的幻石兵器,需要的时间更长,一般制器师闭关制器,都不会有人打扰的。

    “啊,你要制器呀,还闭关,好呀好呀,你看这样行不,允许我旁观吧,你不是说要照顾我么,让我向你学习学习。”

    “不行”李毅的回答斩钉截铁。

    “就一天,怎么样?我能帮你照着点,你看,我是你的眼,带你去看这幻石的变换……”

    “不行……”李毅的头有些大。

    “那以后制器的时候要允许我旁观。”墨水依旧不放弃,“否则我就告诉师父说你这个人表面一套背后一套。”

    “服了你了,以后再说吧。”李毅真心是被磨烦了。

    “好的好的,那我先不打扰你了。”墨水一副心满意足的姿态,转身就要离开。

    这是李毅似乎是想起来什么,突然又说道:“墨水,藏书阁第一层有一本叫做《器论》的书上面的第一句是怎么讲了得?叫器无形,然后是什么了的?”

    “嘿嘿,器无形,心有形,以心驱器,则器亦有形,且可百变,是以无废幻石,有废人。”墨水说的很是流利。

    “记得这么好,小时候看过还是你师父教过你?”李毅笑呵呵的说着。

    “没有了,几天前才在藏书阁看到过,所以记得。”墨水回答很是干脆。

    “好的,谢谢你告诉我。”

    “客气了,咱俩是跟谁呀,哥俩好,说的就是咱俩,嘿嘿。”墨水摸着路就开始套近乎。

    “一旁去吧,我要准备了。”李毅不在给其机会。

    墨水有些怏怏的离开,十分不情愿,脸上充满了埋怨。

    李毅看着墨水的身影,嘴角有一丝似有似无的笑意,如果不仔细看,还真的看不出来这真的是在笑。

    “真是个有意思的小子,真是有趣……”或许是因为李毅感觉自己比墨水大的原因,所以总有一种对待小孩的感觉,只不过,这个小孩,真的很有趣,笑容里的深意,很难读懂。

    送走了墨水,李毅就开始了自己的准备,按照自己的计划,这次闭关至少要七天,所以必须要有必要的准备,否则的话不说别的,就是饿也会饿死了吧。

    有备则无患,李毅先是去食堂领取了七天的干粮,然后又备足了足够的清水,然后又是跑到材料部支取了足够的幻石,同时要了一块牌子,牌子上面的字是:闭关制器,勿扰。

    只不过在这过程中,李毅也曾来到陈柳沁的塔下,站立了片刻,最终还是离开了,全然不知,塔中的陈柳沁,也注意到了他,只不过待下来时,他走了。

    一切准备就绪,牌子被李毅挂在了门上。

    很多时候,人们都会有这样一种感觉,那就是越是忙碌,时间过的就是越快。

    与之相反的是,越是无聊,时光就越是难熬。

    其实时间还是那个时间,只不过四人的感觉变了,心境变了而已。

    这已经是李毅挂上那个‘闭关制器,勿扰’的牌子后的第三天了,三天里他当真一步都没有出去,时间被他安排的满满的,甚至是感觉到连休息的时间都是浪费。

    什么叫做连轴转?

    什么叫做废寝忘食?

    什么叫做忙的脚不着地?

    李毅的表现会给出你最好的答案。

    闲着,是对时间、对生命最大的浪费,李毅早就听说过这句话,现在是深有体会,不过,即使是这般忙碌,反而让他多了几分自在,总比一天天空荡荡的无所事事要好的多,现在,时间每过一刻,就意味着自己向着计划的实施迈进一步。

    所谓成就感,除了你成功之外,还有你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一步步的走向成功。

    白天里,除了早上的时光会留一点给修炼眼力技法意外,除了吃饭,所有的时间都被花在了那本书里面隐藏文字的誊抄之上,这不不是体力活,但是是眼力活,每一次李毅都是抄到自己的眼睛已经一片模糊的时候才停下来休息,当然,这不是简单的休息,而是边休息边运行修炼眼力的技法。

    如此下来,李毅感觉到自己停滞了很久的眼力的修炼,竟然微微又有了精进的迹象,这也算是意外之福,不过这样的修炼办法,没有毅力,很难坚持,想一想,能在通视下降眼睛累到眼花,这是怎样的一种疲劳。(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