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24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是的,不过看上去他并非专门为这些书而去……”楚云天一五一十的回答着。

    “何以见得?”

    “他是按着顺序看的,我有检查过,在这本书之前的书籍,他的确都是看过。”

    “这就好,虽然不怕他玩出什么花样,但是,我还是不希望出现大家都不开心的事情,既然他想看就让他看好了,配备了制器用具,看看他什么时候用。”

    “我感觉有些不对劲……”楚云天欲言又止。

    “但说无妨……”朱明华也认真起来,很是重视楚云天的话。

    “就是因为他所有的书都挨着看,我感觉有些不对,会不会是装出来给大家看的?”楚云天说出来自己心里面的怀疑。

    “哈哈,原来是这个呀,这是你多虑了,他以前也是这样,并不是到了第三层的。”朱明华并不担心。

    “属下多虑了。”楚云天知道什么时候该说什么。

    “不过你的担心也有些道理,他是一个制器师,不应该让他看这些东西,既然如此,我们应该给他一些任务了,否则他似乎一点主动制器的想法也没有。”朱明华似是自言自语一般。

    楚云天没有说话,等着朱明华思考后的结果。

    “好,我现在就和你去藏书阁的第三层给他下任务。”做出了决定的朱明华如此说道。

    藏书阁,第三层上。

    李毅依旧在想着这本书上的内容,其实单从里面的招式来讲,这本书也算不上是什么奇书,关键就是他更适合制器师修炼,书中也很明白的说明,可作防身之用。

    但是看过书之后李毅想到一个很大的问题,是自己以前一直忽略的问题,那就是,自己曾经,在记忆恍惚中,也学过一套刀法,那是师父交给自己的,不过因为自己感觉无聊,所以练了不久就放弃了。

    以前一直忽略了这样的经历,因为自己怎么也无法将制器和修炼元力刀法联系在一起,这本来就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件事,但是看过这本书之后,李毅突然感觉到,这似乎是自己忽略了一个地方。

    百变不离其宗,这是《刀法》一书中反复强调的内容。

    现在用尽力气回想一下那时候师父交给自己的刀法,和这书中后面的论述虽然不相同,但是也有相似之处,或许,或许这里面存在着另一种可能。

    既然可以用绘画锻炼自己的镌刻,为什么不会用练刀锻炼自己的雕刻?

    “想什么想的这么入神呢?”

    李毅的身后传来声音,充满了磁性,又有些秀气,这样的语音,李毅记得制器部只有一个人拥有,那就是朱明华。

    他来做什么?李毅心里嘀咕着,但是行动上却没有迟疑,转身,起立,然后看着来人,平静的说道:“执事到来,未曾察觉,还望恕罪。”

    说话的同时,也看到了朱明华身后的楚云天,果然如此,李毅一点意外都没有,以前就想到了会是这样。

    “不用这么见外,都是一家人,来,坐下坐下。”朱明华没有一点架子,拉着李毅和楚云天一起坐在了读书的桌子上。

    藏书阁的负责人先前就看见了朱明华的到来,此时可是不敢怠慢,就在这么不久的时间里,急忙的泡上了一壶香茗,见到三人落座,及时的出现,给每个人满上半杯茶,然后悄悄退去。

    偌大的房间里,三杯茶水冒着热气,三个人,酝酿着各自的想法。

    “这里的书怎么样?”朱明华仍是最先开口的那个。

    “很好,虽然数量不多,但是内容令我流连忘返。”李毅这句话说的倒是发自内心。

    “呵呵,你还真是一个不一样的制器师,我在制器部也快五年了,还是遇到第一个花费时间在藏书阁占据自己绝大部分时间的制器师。”

    “哦,基础薄弱,以此补充一下自己。”李毅摸不准朱明华的意思。

    “在看什么书?我看看。”朱明华也不待李毅反应,自己直接将李毅面前的书取到自己的手里,并且翻开了第一页。

    “天下刀法者,以类聚,以群分,概因刀之多变,心法之各异,然论及规则,万变不离其宗,……”

    书上的序言也出现在朱明华的眼中,看完后又随意的翻看了一下后面的内容,从表现可以看得出来,对于这样的书,很难入他的法眼。

    李毅在一旁用手拿着茶杯,轻轻的吹着,不知道是不是为了掩饰自己的不安。

    “呵呵,这书的作者还真是奇怪,你看‘这百年之后,念及此书,或有缘人得之,引为所用;或束之高阁,无人问津;或流于乡野间,以水染,以日曝,灰飞烟灭,然余之心,皆可受,勿念余之感,一死人也。’既然是死人了,又何必担心这些,在其位应谋划其职,李毅,你说对不对?”朱明华突然这样问道。

    李毅也在脑海里重复了一遍,确实发现这些话有些不对劲,全然没有意识到朱明华是借此发挥,强调的后面说的在其位谋其职。

    “恩,或许是一时感慨吧。”李毅如此说道。

    朱明华将书又放回李毅的面前,然后说:“你也认为在其位应谋其职?”

    “是应如此。”李毅突然感觉朱明华话中有话,不禁在心里埋怨自己刚才思考书中内容的分神。

    “李毅,那你制器进度如何呢?”朱明华似是随意的问着。

    李毅心中立刻明白,正所谓来者不善,看来朱明华并不是随意到此,刚才自己忽略了他的来意。

    因为心里思考着如何应付朱明华的问题,所以导致茶杯放在桌子上,一个不稳,茶水溅在了书上一些,李毅连忙用手擦拭。

    突然间,一种不可思议的想法在李毅的脑海里冒了出来,挥之不去。

    朱明华看着李毅擦着书,有些慌乱的样子,虽然书被弄湿了一小块,但是他一点也不在意,因为要是论及在藏书阁中他最不在意的一本书,恐怕就是这本了。

    一个制器的,能写出多高深的元力修炼的书来,几乎所有的武者都会对这本书嗤之以鼻吧。

    朱明华更关心的是李毅的回答。

    李毅将书擦干,小心翼翼的合上,借以平复心里的不安,一切做好以后,他抬起头,看向朱明华说:“回执事,我制器的进展不大。”

    “哦?这是为何呀?前一段时间,你不是新添置了制器用具么?”朱明华步步紧逼。

    “因为我幻石雕刻达不到制器的水准,这一点陈柳沁也是知道的。”李毅也不隐瞒,实话实说。

    两个人的对话似乎很是平常,但是心中都在各自盘算着,朱明华希望以最体面的方式让李毅去专心制器,而李毅,心中则是在剧烈的跳动着,因为他也有自己的目标。

    “哦,多练练总会有进步的,总在这藏书阁里面,是不会有长进的,要明白的是,实践出真知。”

    “嗯,受教了,但是只有原理弄懂了,才能一通百通。”李毅似乎也不退让。

    “最近大陆也不太平,幻兵器的需求是与日俱增,所以,李毅,你还是应该多花些时间去制器。”

    “这是命令么?”

    “你可以这样理解,如果感觉不好,也可以看做是请求。”

    “我还是认为我应该更多的先看书。”

    朱明华没有马上回答,而是看了看自己身后的书架,望着的方向,是元功修炼方面的书籍所在,停留片刻,然后才回过头来说:“这里的书是不错,但是用之再来翻也可以,制器部的制器师要比武者有福呀,就以这藏书阁为例,制器方面的书都是精品,而武者用的,都不堪大用呀。”

    这句话的意思很是明显,有着几分警告的意味,其实说白了就是在告诉李毅,这里面修炼元功的书,都是很浅显的,不要打这里面书的主意,没有用的。

    李毅也听出了朱明华的话中含义,所以有些不以为然的说:“看书,只是兴趣,不看也罢,但是我在雕刻上面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能说暂时无法制器,有愧于制器部。”

    说完这些话,李毅将书拿起,同时走向书架,看样子是要将书放回,然后离开这里。

    李毅走的心里也是很是不安,但是他必须这样赌一下,毫无选择。

    朱明华看着李毅的动作,几乎在李毅已经发下书,准备离开的时候才又开口说:“对了,我想起来了,你刚才看的书不是有讲怎么用刻刀,怎么去雕刻幻石么,正好适合你一看。”

    “是有讲,但是依照执事所说,我以后应该更多在制器室中制器,恐怕不会有时间再来揣度此书。”

    “呵呵,那很简单,我允许你将这本书带回去,恩,就以半个月为期限吧,半个月后你再还回来就可以。”朱明华虽然是这样说着,同时也在仔细的看着李毅。

    只要李毅稍微表现的有些不对,他就想办法收回刚才自己的话,这个时候,李毅的变现应该是很惊喜,如果是毫不在意,那么就绝对有问题。

    李毅的脑子中也在高速的运转着,听到朱明华的话,他快速的思考自己应该有的表现,这样的思考,说起来很是漫长,但是,在脑中却只是一闪而过的念头而已。

    “是真的么?”李毅的语气中有着难以掩饰的喜悦。

    “应该没有什么难度,云天,你去办理一下,李毅,我可是很期待你的作品呀,别让我失望哟。”朱明华对李毅的反应一点怀疑也没有,他来到这里的目的已经达到,自然没有必要在留下去,吩咐完后就自己先行离开了。

    楚云天将一切事情办完,回到第三层,看见李毅在那里安静的坐着,似乎在等着自己。

    “李师,我已经说过了,已经同意你将书带走了。”楚云天尽职尽责,再次告诉李毅。

    “恩,谢谢你,楚护卫,我有一事想请教?”李毅拿到书,并没有着急离开,而是向楚云天说了一句话。

    “不敢,请说?”

    “《算》一书上正文的第一句话是什么?”李毅问的话,让楚云天摸不到头脑。

    因为一直在看的原因,楚云天几乎不加思考就可以回答上来,所以脱口而出:“算无遗策。”

    “人心可以算得到么?”李毅再问。

    楚云天陷入沉默,这个问题如果是以前,他可以很肯定地回答,但是经历了一次被利用,现在自己也说不准,看来那件事在他的心中还是产生了裂痕。

    李毅也不多等待,留下楚云天,自己离开,在他心里,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自己去做,而且,这是一个让自己忍不住激动的事情,他之所以这样问楚云天,其实只不过给楚云天和朱明华之间找一点隔阂,免得注意力总是在自己这里。

    李毅快速的赶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小心翼翼的把书放在制器台上,生怕有稍微的不妥的地方,书仍旧被翻开到序言的那一页。

    “或流于乡野,以水染,以日曝……”李毅再次重复了这句话,这句看上去很多余的一句话,刚才在藏书阁中脑中出现的想法越来越强烈。

    这本书一定不简单,李毅始终这样坚信。

    小心翼翼的娶过来一盆清水,再小心翼翼的将写有这句话的这页纸弄湿,纸上的字遇水不化,看得出来用的不是普通的纸墨。

    李毅的心在剧烈的跳动着,这不是紧张,而是激动,发自内心的激动,如果自己的猜测是对的,那么,这一定是一个大的发现,甚至有可能改变自己的计划。

    轻轻的将书拿起来,放在了阳光下。

    “以水染,以日曝。”

    这就是李毅的发现,无意之中的发现。

    在刺眼的阳光下,书页上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依旧是那般,只不过水分在渐渐的蒸发着。

    莫非是我猜错了,这句话没有特殊含义,李毅的心中也有着忐忑,大悲大喜,也就是现在这般。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着,李毅仍旧耐心的等待着,但是书依旧没有变化。

    为了能够让自己的注意力更集中,李毅不自觉的运用起来通视。

    突然之间,李毅的眼神神采大放,满脸的的欣喜,另一侧,他手上的书,阳光下的那个书页,终于有了变化,密密麻麻的文字开始显现在书页上,正好位于间固有文字的间隔的地方。

    李毅一激动,连忙将书拿过来,不过一到眼前,却发现这文字又很快的变没了,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即便如此,李毅也是信心倍加,心中有着莫大的喜悦,再次如法炮制,不久,书上的文字再次显现,这一次,李毅没有冒昧的将书从阳光下挪开。

    经过不下五次的探索,李毅终于弄清楚了如何看见那些文字,首先就是用水弄湿,然后就是放在阳光下,最后也是最关键的一步,估计也是这本书最巧妙的一步,得以流传下来的原因。(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