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24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这说明,自己猜对了,这些图的确是要拼在一起看,但是,拼在一起后又代表什么就不是自己能理解的了,是代表自己身体里的脉络,还是另有所指,这真是一件令人伤脑筋的事情。

    不过李毅也不算是一点都没有收获都没有,收获就是他完全把这幅图背了下来,每一个细小的地方都记在了脑袋里,以至于只要他一想起来,拼图就可以浮现在他的脑中。

    找了一个记忆力好的脑子,也是一个优势呀。

    这两日,陈柳沁也没有来找他,估计是被那副《万鸟图》所吸引了,看来这丫头还真是喜欢制器呀,李毅想起自己的小时候,可是被这幅图画折磨的好惨。

    抛开所有不切实际的想法,要做正事了,按照自己的计划,今天应该去藏书阁,而目标就是他才请求下来不久的第三层,对于第三层,李毅还是很期待的,因为整个藏书阁,只有四层而已,他希望能够在第三层找到他想要的东西。

    独自一人,走向藏书阁,来到第三层,一路上畅通无比。

    不过当进入第三层的时候,李毅才感觉到意外,因为他看见了一个人,这个人就是楚云天,楚云天坐在那里看着书,就像没有看见李毅一般,自顾自的读着自己的书。

    不打招呼,也不错,李毅也不想主动打招呼,对于楚云天,他感觉算不上熟悉,充其量只能说一点点的敬意,当然自己也不会去挑战人家,赢了那一次,只不过是运气而已,如果一个人只知道依仗自己的运气,那么结果会很简单,总有一天,他会被运气玩死。

    藏书阁第三层的布置显然和前两层有所不同,在第三层里面,每个书架前面都会摆放上两把椅子,意图很是明显,方便人坐在上面看自己想看的书,有一些书还放在盒子里用绸缎盖着,想必都是一些珍贵的书籍,书的总量看上去并不多,比之一二层要差上很多。

    观察了一个大概,李毅也就不在耽误时间,直接前往制器书籍方面的区域,直接从最边上拿起一本书,或许是因为在前两层养成的习惯,李毅还不适应坐在暑假前的椅子上看书,所以拿着书做到了窗户旁的大桌子上,这桌子,在每层里面都有,也是为了方便阅读。

    轻轻地把书摆在自己的面前,书的纸张有些陈旧,上面还有不少灰尘,看得出来,已经很久没有人翻阅过了,随意的瞟了一下名字,李毅就豁然开朗为什么这本书会这么少的人来看。

    书的名字:《制器在非兵器方面的拓展实例》。

    呵呵,难怪,在这样一个以制作幻石兵器为主的制器部里,这样的书籍当然会很少有人问津了,但是,这本书却恰恰正适合自己的口味。

    找的就是你,看的就是你,要的就是你,吼吼,李毅的心里为自己的好运呐喊着。

    轻轻的翻开第一页,文字跃然于纸上:凡制器,以类分,以兵者多,然制器非为制兵,于其他处,也各有玄妙,虽不敢说可以留名千古,但是也可以为后人打开一条思路。吾深信,幻石有灵,制器为造物,物或为死,但人为活,擅于动脑,集百家之长,即使不得制作兵器之要领,亦可在制器中有所得。

    李毅认认真真的一页一页的翻看,书中的论述与实例都已经被作者实现,所以非常易懂,再加上李毅的基础厚重,所以看着一点停顿也没有,最多也就是稍微停顿的思考与理解。

    不远处,楚云天也在翻看着一本书,只不过书的名字叫《算》。

    藏书阁,第三层,两个大男人,异常安静。

    可惜安静并没有持续很长时间,又有一个人出现在这里,而且一看见李毅,就连忙打起招呼来:“李师,你在这里呀,你快点去第一层吧,下面有个人找你,但是权限不够上来。”来人不是别人,是藏书阁的管理人员,出了陈柳沁和张制器师意外,这个人应该是李毅见过次数最多的。

    “找我?”李毅有些不解的问着。

    “是的,他说他叫墨水。”藏书阁的负责人认真的回答着。

    “哦,原来是他,请问一下,这书我可以带到下面去看么?”李毅看得正入迷,不想半途而废。

    “可以,但是不可以带着离开这里,而且必须在我的监督范围之内,不过你不可以把书借给没有本层权限的人”负责人耐心的解释着。

    李毅说了一声谢谢,便带着书来到了第一层,刚下来,就看到墨水在那里东张西望,似乎对这里很是好奇一样,看见李毅下来,急急忙忙的挥挥手说着:“李毅,我在这,快过来呀……”

    李毅走到他面前,用着很平静的与其说道:“这么急,有什么事情呀?”

    哦,也没什么事,师父告诉我说‘你最近也要进一步提高制器水平,所以,嘿嘿,我可不可以围观呀,向你学两招,你懂的……’说话的同时脸上还是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好的,到时候我可以叫上你一声。”李毅认为自己是半吊子水平,所以不怕别人看,自然就很爽快的答应了。

    “谢谢呀,还有,我可不可以和你一起去第三层呀?”墨水再次请求道。

    “这个么,你问问负责人吧,不归我管。”

    墨水听到了李毅的回答,望向了藏书阁的负责人,眼神依旧可怜兮兮。

    那人耸了耸肩,一副无奈的表情回答道:“不好意思,这是不被允许的。”

    “你还是在这第一层看起吧,当初我也是一本一本把这里的书看完才上上面的。”李毅的话里,是在安慰着墨水。

    “好的,我会听命的。”墨水很坦然的回答着。

    看见这个情况,李毅也不想在这里多耽搁,继续回到自己的第三层读自己的书。

    转眼之间就是一个时辰过去了,看书入迷的李毅忘记了时间的存在,如痴如醉一般沉浸在书的世界中,在一旁的楚云天心里也是十分敬佩着,至少在这制器部里面,李毅是他见过的,读书最认真的人。

    日子就这样过着,买了制器师制器用具的李毅没有在碰过那些器具,似乎连那套刻刀的秘密都已经忘记了,一心都扑在了藏书阁第三层,一本书一本书的看,废寝忘食,往往都是一进来是还是太阳高照,离开时却已经是夜深人静。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半个多月,这期间,李毅除了和陈柳沁见过几次面,交流过一点关于《万鸟图》的看法理解之外,整个人似乎都再重复着一种状态。

    与其相对应的,便是陈柳沁,陈柳沁是一头扎入了《万鸟图》的研究之中,对于这幅图,她也是越看越痴迷,似乎连自己心中的那点情愫都有些被暂时遮住了。

    当然,这其中也不是全无变化,比如,李毅身边多了一个人,就是那个墨水。

    这个墨水也是相当的有毅力,李毅去藏书阁,他也去,虽然途中会离开去找张制器师,但是几乎每一天都会准时的与李毅一起来,一起离开。

    对于这第三层书籍涉及的深度和广度,让李毅甚是欣喜,越来越对自己的新计划有信心,第三层对于他来说,可以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大爱。

    不同于往日,今天,李毅看的不再是单存是制器方面的书,而是开始设计元功修炼的书。

    这也是他的目标,虽然从朱明华那里学来的残剑式威力不小,但是,那种杀人一千,自损八百的招式,都不是常规下可以应用的,李毅很是迫切的希望自己能暂时学到一点可以在平常的用的招式,所以也是他来第三层的目的。

    知道自己不能锋芒毕露,所以李毅一直很隐忍,刚进入第三层,并没有直接就看这些书,而是从制器的书开始,他明白自己的时间紧,但是欲速则不达的道理,他更明白。

    逃离这里,这是一场战争,这样的战争,除了算无遗策,还需要隐忍与耐心。

    今天拿起来的这本书籍,看名字就知道似乎很浅显,但是这些都无所谓,书的名字很简单,《刀法》,就两个字。

    但是这却是李毅非常想看的一本书,虽然早就听说过,这本书阐述的内容很简单,就是一些对刀运用的技法,但是这本书很奇特,因为这本书的作者不是武者,而是一名制器师。

    这些都是张制器师告诉他的,张制器师也极力推荐李毅看这本书,其中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写这本书的作者死去还不到三年,而在死之前,这个制器师似乎也计划过逃离制器部,更为可贵的是,这个人差点就成功了,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制器部的保护工作更加严格了。

    而这本书,就是这名制器师在实施计划之前写的,本来是要毁掉,但是因为书里的内容不论是对于武者还是对于制器师,都有很大的启示,因此就被保留下来。

    当然这些都是据说,但是李毅依旧决定要仔细的看一下这本书。

    任何一种可能,都有可能成为自己逃离这里的助力,不能够忽略,也不可以忽略。

    “天下刀法者,以类聚,以群分,概因刀之多变,心法之各异,然论及规则,万变不离其宗,余未学武,然通晓制器之雕刻,雕刻者,以刀为之,其变化,其诡异,与武者之刀无异,或甚于彼,若有不足,盖心法之不及也!

    吾以雕刻之刀,雕刻之法,于同宗处摸索,于其异处放弃之,历两年,自称一派,得刀法之精髓,故而留之,不敢谓后无来者,但可说前无古人!

    成此书,非为留名千古,盖将余之所学,详而论之,后之读者,能受启发一二,亦余之幸!人之在世,当以心为然,心性如水,可刚可柔,用刀如水,是为随心所欲。

    百年之后,念及此书,或有缘人得之,引为所用;或束之高阁,无人问津;或流于乡野间,以水染,以日曝,灰飞烟灭,然余之心,皆可受,勿念余之感,一死人也。”

    这就是《刀法》一书最前面的作者的自序,李毅反复地读了三遍,或许是因为想到这个人和自己一样想要逃离这里的原因,心中竟是十分沉重,心有戚戚然,也不过如此。

    虽然不知道当时这位制器师是如何计划自己的逃离,但是,读此序言,依然可以让李毅感觉到作者写此书的澎湃之心,心如水,性如水,如此之人,也算的上时大德之人了吧。

    李毅看书的一大特点,就是一定会读一下自己所学的书的序言,甚至是不止一遍的读,这和很多人都有所不同。

    《刀法》一书,并不厚,看上去大概有五六十页的样子,全部为手写,看样子应该就是出自那位制器师之手,全书共三章,分为‘刻刀’‘武刀’‘同归’三个部分,李毅并不心急,一点点的有耐心的读着。

    “刻刀,兵器中不以刀计,然制器之时,或是顺势而落,或是决断而砍,或是精雕细琢,其手法,其线路,有所不同,然皆有所定势,需手劲,需腕力……”

    “刀者,兵也,刀法,与心法配之,论刀之招式,无出劈、扫、刺、剁等……”

    “殊途同归,是为大同,刀之无定数,然招有定数,究其同点,借有万法自然之势,遂有如下之刀法,不为高深,可做防身之用……”

    李毅不停歇的读着,同时也在心里想着书中的论述,特别是在最后一章‘同归’部分,一共讲述了十六招刀式,这十六招,可以用武器使用出来,亦可以用刻刀来表现出来。

    读到这里,李毅也深深的被这位制器师的天赋所折服,以武者入制器师易,但是从制器师入武则难,更何况这位制器师不仅仅是简简单单的入武,而且还是充分的自成一家,虽然刀式只能做防身之用,但是已让人惊叹不已。

    恨不能与如此高人相见,或许自己会更有可能离开这里吧,这是李毅心底的想法,也是心底处的遗憾。

    合上书籍,李毅的心依旧不能平静,脑海中依旧回忆着书中论述的招式……

    朱明华的房间中,出现了一个此时本应该在藏书阁第三层的人物,他就是楚云天。

    这是楚云天的习惯,每五天为一个周期,每个周期的这个时候来到朱明华这里汇报关于李毅的情况,这样的周而复始,他坦然接受。

    或许是因为书看多了的原因,楚云天整个人的书生气更加浓厚,而且谈吐中时不时睿智的语言,让朱明华是刮目相看,心中也是大为高兴。

    “你说他今天开始看元功修炼方面的书了?”朱明华问道。(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