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24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图案看不出来是什么,但是按照常理来说,八个图案应该相同才对,谁会这般无聊的弄出八福大同小异的图案刻在盒子上,所以,古怪必定是在这图案中。

    接下来就是要研究这些图案了,李毅知道现在自己也只不过才确定了而已,但是离破解,目前来看,还是没有一点头绪,这样的图案,他已经翻看了好几遍,找不到一点点的特殊含义。

    不会是让哥玩拼图游戏吧,李毅发现有些图案的的线条一直延伸到边上都没有停止,像是突然断开一样,既然每个单幅都看不出来,那么连在一起呢。

    想到这些就不再犹豫,只有八张纸,李毅开始了自己的组图计划。

    一遍一遍的尝试着,李毅忘记了修炼,忘记了去吃早饭,这其中的秘密像是一块磁石,深深吸引着他所有的思维,让他恨不得一下子就解开所有的秘密,这样的心情,也体现在他紧骤的眉头上。

    正在他拼的兴起的时候,房门外响起敲门的声音,虽然没有开门,但是李毅猜测应该是陈柳沁,因为除了这妮子以外,恐怕不会有人在这个时间来找自己。

    简单地收拾一下,将刻刀拜访好,盒子收了起来,至于桌子上的纸,简单的压了一下,不敢让陈柳沁在外面等的太久,所以李毅所有的收拾都是很简单。

    李毅的预料还真没有错误,来人正是陈家陈柳沁陈柳沁,陈柳沁一看见李毅,第一眼就注意到了李毅眼睛中的血丝,心疼的感觉有心而发,直接就对着李毅说道:“昨晚又没有好好休息?看,血丝都出现在眼睛上了。”

    这样的关心,让李毅很是心暖,“没有,呵呵,弄点东西弄过头了。”

    “什么东西?”陈柳沁似乎来了兴趣。

    李毅一时语塞,但是陈柳沁看见了制器台上的纸笔,似乎想到了什么,然后才试探着问,“你不是为了画你说的那副《万鸟图》吧?”

    “不是不是,不过正好,既然你来了,我现在就画给你吧,正好纸笔都有。”李毅顺着话题这样回答。

    “别打岔,你昨晚到底做什么了?这也瞒着我?”陈柳沁有些不高兴。

    李毅有些无奈,连说没有没有,同时将压在纸张最下面的八福图纸拿了出来递给陈柳沁说:“闲得无聊,随便画了点东西,你试试能不能拼出来?”

    陈柳沁接了过来,嘴角微笑着,心里感叹着原来李毅也是童心未泯,不过嘴上却没有说,而是说着:“嘿嘿,有意思,我最喜欢拼图了,你去画《万鸟图》,我来拼,看你这个东西能不能难住我。”

    “好的……”李毅并不担心陈柳沁拼出来后会发现什么秘密,因为虽然他自己没有拼出来,但是研究这么久,李毅也看得出来,就算是拼出来,顶多也就是一幅画,不会有半个字,所以不可能泄露什么。

    李毅站在台前,平心静气,脑子里开始回忆起自己小时候一遍一遍临摹的那副被自己称为《万鸟图》的画,这是他感觉到,自己是不是真的有些笨,做什么都要重复无数遍,小时候就是这样,长大还是这样。

    抛开这些杂乱的思想,《万鸟图》开始浮现在李毅的头脑中,这么长时间没有画,但是,这幅画却依旧清晰异常,就像是刻在了自己的脑中一样。

    脑中有货,自然不愁。

    李毅提笔就开始画,一如小时候那般,第一笔就落在了整张纸的正中间,而整个人似乎也进入了忘我的境界,那一种心神俱舒服的感觉,实在令人回味。

    有时候,简简单单反而是幸福的……

    有时候,我们反而怀念小时候那样的幼稚……

    陈柳沁拿到李毅给的八张纸,也一心扑在了这上面,或许是因为她并没有长时间观察这纸上的图案的原因,所以并没有被那些线条所迷惑,对于这样的拼图,他有自己的心得,就按照边上的比划走,一点一点确定。

    两个人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随着最后的一张纸被陈柳沁摆正,这样的一幅图仅仅用了半个小时就被她拼了出来,随便的扫了一眼,也看不出来画的是什么画面,陈柳沁心不在此,抬头就要告诉李毅自己的成功。

    然而就是这一抬头,却让她愣在了那里。

    这见李毅一脸得意的站在制器台前,那手中的笔似乎活了一般,在纸上不断的游走,是的,不是在移动,而是在游走,从这里游向那里,然后又跳到另一个地方,宛如鱼,水中嬉戏的鱼一般。

    笔还可以灵活到这个地步,这是陈万儿从来不敢想象的。

    与笔呼应的,是李毅的手腕,这手腕,似乎柔软无骨一般,但是又不是僵硬如此的锐利,以至于出现了前一刻还是绵延不绝,而下一刻就有可能是险峰万丈。

    这样的变化,令人暇不应接。

    所以虽然陈柳沁没有看到《万鸟图》的全貌,但是仅仅凭这冰山一角,他就知道,这幅画,绝对不会简单,难怪李毅会在针笔的使用上如此灵活。

    陈柳沁小心翼翼,连大气都不敢喘,生怕打扰到心在其中的李毅,蹑手蹑脚的走到李毅的一旁,被李毅称作是《万鸟图》的画,全貌的大部分展现在她面前,心里又是一阵震惊。

    虽然还没有画完,但是仅仅看到完成的部分,就已经可以足够引起陈柳沁的惊叹。

    李毅仍旧在忘我的继续绘画着,所以根本没有注意到身后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要说陈柳沁拼完了自己没有拼完的图纸他没有留意到,就是陈柳沁来到自己的身后,他依然不知道。

    李毅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这样的感觉让他自己的身心都是十分的舒坦,似乎连一晚上没有睡觉的疲劳在此时也不翼而飞。

    似乎没有意识一般,全神贯注的李毅落下了最后一笔,一副完成的《万鸟图》呈现在两个人面前。

    李毅仍旧有些回味刚才的感觉,仔细的看了看自己完成的这幅画,头轻轻的摇了摇,脸上有些失望的神色,心里有些感慨:唉,看来时间太长不画了,虽然感觉还有,但是,画出来的东西还不如自己的小时候,熟能生巧,古人诚不欺我呀,不知道师父看见自己现在的水准,会不会被气的胡子翘起来。

    陈柳沁到现在还没有从对这幅《万鸟图》的震惊中脱离出来,脸上仍旧是一番不可思议,眼神里都是画上的东西,那些千奇百怪又不失连贯的线条,那丝毫不差的严谨的连接,以及那些十分复杂但是又有条不紊的嵌套,这样的一幅图画,居然是自己面前的这个年轻人所完成。

    画让人不可思议,人更让人不可思议。

    李毅转过身来,这才发现早已经站在自己既是身旁又是身后的陈柳沁,不过因为前面的没有注意到,这导致他转身以后,两个人的直线距离急剧缩短,远远的看去,像是一对情侣在窃窃私语一般。

    刚才还是各自沉浸在自己世界中的两个人,此时,又同时闹了一个大红脸,暧昧的距离,暧昧的气氛,暧昧的脸红,暧昧的心,暧昧的人,只是不知道会有怎样的一个结局。

    美好,亦或是残酷,人有时候苦苦挣扎,但是还是要接受冥冥中命运的安排。

    “你,你,可不可以往后一点呀?”陈柳沁的脸惹得发烫,脑子里也是乱乱的,说话都像是没有思路一般。

    “哦,不好意思呀,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随意的一转身,我也不知道你在我身后,真的不好意思……”李毅一边忙着向后退,一方面嘴里说着致歉的话,只不过那略显凌乱的话,显得出他的心里也是不平静。

    都需要平静下的两个人没有马上说话,几乎是同时一样深吸了一口气,这样的一个动作,让两个人相视而笑,那样有些不对的气氛,又重新回来了,说不上是庆幸,还是遗憾?

    “哦,你的那个图被我拼了出来,怎么样?我厉害吧”陈柳沁的语气,十足像是邀功的小孩子,可爱又不失天真,让李毅的心中微微一颤。

    “这么厉害,快让我看看。”更关心画面内容的李毅显然忽略了自己的心动,至少在目前来看,没有什么可以取代他想逃出去这里的地位。

    两个人走到这幅拼图面前,陈柳沁不知道李毅也不知道拼的对不对,以为是来检查了,所以也没有多想,等着李毅的回答。

    李毅仔细的观察了一遍,似乎没有找到不合理的地方,但是就是这样,恰恰又产生了不合理的地方,这幅画一定会告诉自己什么,但是为什么自己一点都没看出来。

    “到底对不对呀?”陈柳沁看到李毅半天不说话,主动问道。

    “应该对吧。”李毅的回答也不确定。

    “这画的是什么呀?我怎么看的不明白”陈柳沁继续说着,同时还用着手指沿着拼图上面比较粗的线条画着,似乎像是想用这个办法弄清楚这幅画代表什么。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这个代表什么?我还想听听你的建议呢。”李毅如实的回答,反正自己也看不出来什么,陈柳沁或许会给自己一点启示。

    “你也不知道呀,我感觉这不像是画,虽然线条上看上去有些山水画的韵味,但是明显不是,我感觉像是地图,但是又不对,如果是地图的话,这地图画的也太简略,连残次品都算不上。”陈柳沁似乎自言自语一般。

    “地图?”李毅的思路似乎被打开,但是发现真的如陈柳沁所说一样,如果这是地图,那么也太简单了,不禁没有地图所必备的一些图标,而且就是连画面的感觉也不像,你见过一副所有路都不是直线的地图么?

    这显然不合道理,但是这幅图到底意味着什么呢?

    头疼,真是头疼。

    “这个对你有什么特殊意义么?”陈柳沁不明白李毅为什么特别在意这个。

    “呵呵,也没什么,就是感觉好奇而已。”李毅很是自然的回答。

    但是这样的回答陈柳沁显然是不信,不过也没有表现出来,因为她真的没有发现有什么特殊的,除了线条有些诡异之外,根本和《万鸟图》不是一个档次,其实,这也是因为现在她的心思都在《万鸟图》上。

    “不看这个了,这个没什么好看的,快给我解释一下你画的那个《万鸟图》,太神奇了,你怎么会这么厉害”陈柳沁也不管李毅是不是反对,直接将李毅拉到制器台前。

    “也没什么解释的,我以前就说过的,感觉这些线条,而且在画的时候笔法的处理,和用针笔镌刻符阵特别相似,所以那天我才会有一些熟悉的感觉。”

    “那你为什么叫他《万鸟图》?”

    “你仔细看一下,对,站在这个角度,是不是像是有很多鸟一样,密密麻麻的,我数不过来,就只能叫它这个名字了。”

    李毅说话的同时,还将陈柳沁拉到自己观察的方向,用手指向画上的一些地方,为陈柳沁讲述着。

    陈柳沁仔细看了一下,发现果然是如此,真是奇妙呀,仅仅是幻了一个角度,看的画面就会差这么多。

    仔细地看了一会,陈柳沁说:“李毅,你觉得不,你师父让你学画这个,目的还是让你学制器?”

    李毅一开始认为师父肯定没有培养自己成为一名制器师,但是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他也意识到,似乎这样的想法站不住脚,师父的确是在培养自己,只不过没有告诉自己。

    “看这样子,应该是……”李毅不得不承认着。

    “但是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只教给你镌刻,却没有教会你雕刻呢?”陈柳沁说出自己的疑问。

    “我也不知道……”李毅如实的回答,他也不明白原因。

    “你师父不是简单的人物,所以思维也不一样,就说这镌刻的手法,居然是让你在绘画中学会,你想想雕刻上有没有类似的?”陈柳沁不放弃,继续问着。

    李毅似乎是用力的回想了一下,但还是没有结果,所以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好像是没有。”

    “算了,不和你说了,这个《万鸟图》归我了,算你送给我的吧,呵呵,不对,算我拼图成功的奖励吧。”陈柳沁也不想强迫李毅想什么,主动结束了这场讨论。

    李毅都忘记了自己又研究了多少遍那副拼出来的图,但是仍旧一点头绪都没有,一开始他还怀疑是不是陈柳沁是不是拼错了,但是自己又重新试着拼了好多次,但是结果证明,唯有陈柳沁拼凑的最为合理。(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