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24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李毅在脑中搜寻了一遍,记忆中上次来的时候并没有见过这个伙计,所以心中很是疑惑为什么这个伙计这么清楚,疑惑归疑惑,心中的想法并没有在脸上体现,李毅仍旧假装在挑选刻刀,同时似乎随意的说着:“对的。”

    伙计听到后眼中一亮,不过看到门口的两个人,眼珠又是一转,然后说出来:“对了,我想起有一套刻刀特别适合你,你进来和我看一下。”声音很是大,也不怕被别人听到,同时带着李毅向楼上走去。

    这时李毅才发现,这隔间上面居然还有一小层。

    到了上面。李毅发现空间更是狭小,但是却也容得下十来人的样子,伙计取出来一套刻刀,然后对李毅说:“这套刻刀时专门寄托在我们店里出售的,出售人要求购买者必须姓李,而且上一次来我们店里还必须和一个女的一起来,所以我才会在下面那样问你。”

    李毅若有所思,看了看伙计捧着的盒子,虽然隐隐约约的想到自己就是伙计嘴里说的那个人,但是仍旧忍不住问道:“你就也有别人恰好也满足符合这个条件?”

    “嘿嘿,当然不怕,委托人还有一个条件呢,你看这盒子的锁了吧,锁正中间的位置有一个字,你要在前面后面各补上一个字,然后和委托人留下来的一致,这样才会卖给你。”伙计一脸认真的说着。

    李毅其实早已经看见上面的字,是一个宇字,只不过一开始并没有多想,听伙计这样说,才又观察了一遍。

    伙计以为李毅在沉思,试探着说:“要不我们带着盒子下去,否则下面的那两个人会不会怀疑什么?”

    李毅点点头,两个人带着一个盒子下来,守在门前的两个人看见这种情况,也没有过多的怀疑。

    “客官您可以打开盒子看里面的刻刀,这锁只是一个虚锁,想到答案您就告诉我,我还要去掌柜那里问答案是否正确。”伙计的声音压的很低。

    伙计的话李毅都听明白了,所以当他看见那个宇字时,他就想到了答案,这套刻刀的主人,十有八九是穆宇轩,所以答案应该是穆和轩。

    想到答案的李毅虽然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弄清楚,但是仍旧悄悄的告诉了伙计,伙计随意的找了一个借口离开去问掌柜对不对,只留下李毅一个人看着这套刻刀。

    李毅并不明白穆宇轩到底是什么目的,为什么这样费尽周折的要卖给自己一套刻刀,莫非是刻刀上有什么玄机?李毅仔细端详着每一把刻刀,但是刻刀很普通,没有半点异样。

    到底是怎么回事?疑问挥之不去……

    夜深人静,应该是休息的时候,整个制器部非常安静,其实不止止是夜里,即使是白天,制器部一般也不会很吵,因为虽然人不少,但是制器师们大多习惯在自己的房间里,一般很少有人无聊的在院子里面谈天说地。

    李毅的房中,异常的整洁,只不过原先几乎没有什么东西的制器台上现在摆放着诸多制器用具,唯独少的,便是一套刻刀。

    从修炼中退了出来的李毅缓缓的睁开双眼,为了快点提升自己的实力,李毅对自己元力的修炼,更加刻苦,所以现在修炼时间是以前的两倍。

    将放在房间里面的盒子拿了出来摆放在制器台上,赫然正是白天时候在制器用具商铺里面的装着那套刻刀的盒子,刻刀安静的摆放在盒子中,盒子分上下两层,一共放了十二把刻刀,李毅全部都仔细的检查过,一点特殊都没有。

    知道必有古怪的李毅并不甘心,脑海中又开始回想起下午的场面:

    李毅仔细地查看着每一把刻刀,以希望能够从中找出蛛丝马迹,陪着他一起来的两个人也没见到有什么特殊的,所以也没有在意这一切。

    伙计没离开多久,就又领过来一个人,这人李毅倒是也熟悉,就是这家店的掌柜,看来寄卖的人来头不小,竟然能够用的这般手段。

    “您好,这位客官,在下是商店的老板,经过对照,客官可以买这套刻刀,不过还有两个要求。”

    “唉,你这个人怎么这样,买你个东西你还默默唧唧的,是不是认为这明德城就你一家店了?还是想要宰人怎么的?我可告诉你,痛快的死了这条心。”

    还没有等李毅说话,和李毅一起来的一个人听到掌柜的这样说,很是不爽,语气中充满了警告的意思,而另一人,依旧是很安静,仿佛发生什么事都和自己无关一般。

    李毅也看得出来,这两个人,一个人负责买东西,一个负责安全,本来他自己是懒得理这些,但是这个时候居然有发话制止的意思,李毅自然也是要表明立场了。

    李毅有种直觉,如果不买这套刻刀,自己肯定会后悔,虽然不知道穆宇轩是好是坏,但是如此用心,必然有所企图,或者也能成为自己逃离的助力,就算有可能落入他的另一个圈套,但是,自己也没有那么傻,会心甘情愿的往里面跳么?

    “不好意思,掌柜,我还真是很喜欢这套刻刀,有什么要求,您说。”李毅并没有接陪同自己来的人的话,而是向掌柜询问,话中之意也是很明显,我就要买这套刻刀。

    见到李毅表态,那人也不再言语,毕竟出来时朱明华叮嘱过,买什么一切以李毅自愿。

    听见李毅的话,掌柜安心了许多,笑呵呵的说着:“客官想多了,我们也不是有什么苛刻的条件。”说完后又看了看刚才打断自己的那个人,见到没有反应,才继续说下去:“第一个要求就是制作这套刻刀的人说了,欣赏他的刻刀,同样要欣赏他朋友为其制作的盒子,所以,刻刀和盒子要一起出售。”

    “哦?”李毅万万没有想到居然有这么一条要求,他一直以为盒子和刻刀应该就是配套的,或者说是买刻刀然后送个盒子装,从来没有听说盒子还要单买。

    掌柜有些不好意思的陪笑着,似乎也感觉这个要求有点不合理,但是受人之托,他还是尽职尽责的。

    看见掌柜没有过多的解释,李毅猜测或许掌柜的也不知道什么,而且这种情况自己也不方便多问,所以只是稍微沉思了一下,“好的,这个没问题,不过不要太贵呀,免得我们买不起!”

    后面补上的,显然是说给自己一起来的人听的,那人听到后一阵脸红。

    “好,好,好……,不贵不贵,”对于李毅的答应,掌柜很是开心,嘴都快合不上了,稍作停顿,又说出了第二个要求:“第二个要求就简单了,这套刻刀时主人的得意之作,所以希望拥有者能够好好珍惜,所以特意准备好了上好的擦拭的布,一并送给你了”

    这第二个要求听起来合情合理,李毅也想不出来什么名堂,点点头,算是答应了。

    一场买卖就这样谈成,为了不引起同来之人的注意,李毅也不没有在此去深究这套刻刀,而是去选购其他的东西,因为是第一次配置的原因,反正也不是自己出钱,所以李毅到没有一点节省的意思,算下来,给这家店铺创收不少,乐的掌柜一直陪伴到最后。

    但是这个过程中,再也没有什么不合理的事情发生,不论是店里的伙计,还是笑的合不拢嘴的掌柜,一切都很正常。

    李毅再一次的回忆,依旧没有发现什么不一样的地方,但是事实很明显,这套刻刀,肯定会有不同之处,究竟是在什么地方,自己又怎样才能够琢磨出来。

    一开始李毅也曾怀疑是盒子里面有夹层什么的,但是自己早已经仔细的检查过了,就是一个简简单单的盒子,而且,制器师每次买回来东西,制器部也会派人检查,到现在制器部也没人告诉自己这东西有问题,所以似乎不存在夹层,要不然就不会返给自己了。

    但是,如果没有玄机,穆宇轩又怎么会费尽心思的让自己买这套刻刀?

    唉,真是让哥费神又费力,该死的穆宇轩,玩什么财迷,不知道这种游戏最无聊了么,你要是有时间,哥给你出个谜,你来猜猜,哼,没事来烦哥,你是不是闲的蛋疼?

    一时气不顺的李毅在心里发泄这自己对穆宇轩的不满,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虽然自己也明白这个穆宇轩未必了什么好心,但是目前潜意识里他还是将其作为自己离开这里的一个潜在助力。

    因为穆宇轩对他说过,我一定会招揽到你。

    哼哼,等哥出去了,看你怎么招揽我。

    虽然大脑中在想着这样或者是那样的问题,但是并不耽误李毅对刻刀的仔细检查,因为现在是夜深人静的时候,而且又是在自己的房间中,所以也不用什么顾忌。

    元力被轻轻调动,瞳仁中的白光一闪而过,‘通视’的技法被李毅运用的越来越熟练,几乎是想之即用的地步,这对于一个还不是真正意义上制器师的他而言,的确也是不简单了。

    十二把刻刀依次排列,李毅一把一把的仔细观察着,没有拉下任何一个有可能藏着秘密的地方,一把又一把的继续着,只不过每次都是满怀希望的拿起一把刻刀,然后又一脸失望的放下。

    时间在一点点的流逝着,随着最后的一把刻刀被放下,李毅还是一无所获,什么都没有得到,不甘这样结果的他又拿起来盒子,再一次仔细观察起来。

    盒子是木制的,漆着朱红色的漆,木材摸上去很有厚重的感觉,整个盒子外面都雕刻着线条样的图案,但是不论怎么看,这些图案也没有什么特别,只不过是显得有些单调,直线,弯线,方框,并没有什么特殊,如果真的说与众不同,便只能说盒子的内部也雕刻着这样的图案,图案看上去大同小异,没什么不一样。

    尽管如此,李毅还是把重心放在了盒子上,只因为掌柜说的要求,他已经问过张师,放刻刀的盒子一般都是赠送的,根本没有自己要买这一说。

    既然刀没有问题,那么盒子就应该有问题,更何况特别提到了,李毅如是想,当然,李毅也曾怀疑过那块布,但是他研究过发现,那布除了大一点意外,和张师用的材质是一样的,的确是擦拭刻刀的最佳材料,除此之外,再无特殊。

    所以说,想来想去,便只有这盒子了,这该死的盒子,你倒是告诉我,你藏着什么秘密呀。

    又看了好多遍,还是一无所获,李毅感觉自己的头都有些大了,盒子没有夹层,自己用‘通视’也看过了,那还有什么地方会有问题呢?

    李毅的眼神落在了花纹上,也就是雕刻在盒子上的图案,略为沉思一般,似乎有所感悟,似自言自语一般的对着自己说,难道是这花纹有古怪,也没看出来什么呀,不行,找张纸描绘下来,这样看也不方便观察。

    下定了主意李毅也就不再犹豫,翻出来纸笔,照着盒子上的图案就描绘起来,图案看上去并不复杂,但是画起来也很吃力,李毅为了保证完整性,画的很认真,里外一共八个面有图案,也是一件很费时间的活计。

    …………

    而就在此之前的傍晚时分的时候,在客栈的穆宇轩知道了李毅已经买走了自己的刻刀,他付给了掌柜一大笔金钱,难怪掌柜那番用心。

    而送走掌柜后,他的嘴角带着微笑,站在窗前,看着很远处的制器部三座高塔说着:“到现在才买走,真是让我久等呀,也不知道你能不能弄的明白,千万别让我失望呀,唉,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完成这任务,在明德城呆了这么久,身子骨都上锈了。”

    一夜无眠……

    当李毅完完整整的将盒子上所有的绘图全部描绘下来时,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了。

    以为一晚上眼睛都没有歇息的缘故,所以李毅的眼睛中出现了少见的红血丝,其实,如果仅仅是一个晚上没有休息也不至于如此,关键是他的眼睛一直处于疲劳中。

    看到摆放在桌子上的八张成品的拓本,虽然是很辛苦,但是,当所有的辛苦都有了收获,那么辛苦也就算不上是辛苦了,比如此时,李毅一点也不感觉累,比他上次雕刻唤起,要轻松的许多。

    李毅很是庆幸自己能够亲身描绘一遍这盒子上的图案,因为如果不是如此,他根本不会发现如此多的细节,比如,这八张图案看上去大同小异,但是其实是各不相同,但是如果不是仔细观察,就会被其几乎差不多的线条所迷惑,认为这图案是相同的。(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