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24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房间中又只剩下了李毅一个人,房屋中异常安静,甚至可以听见自己的呼吸声,李毅喜欢这样的环境,这可以让他尽快的安静下来,这能让他更好的思考一些事情。

    谋定而后动,这也是李毅的行动的一个准则,看上去有些老成有余,激情不足。

    但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这不像是制器,失败了还可以再来,自己一旦失败,就可能没有机会再来,所以,李毅异常谨慎。

    可是现在的情况又有变,自己越早离开这里,师父能够安全的可能性越大,而心系师父安危的李毅,现在心情有些急迫,所以开始强迫自己快点想出一个完美的计划。

    李毅,平时的表现都是很冷静,但是也有着自己的执拗,一旦自己认准了的事情,他便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做好,比如修炼自己观察到的朱明华的剑式,即使很难,但是他还是坚持,一遍不行,就十遍,十遍不行,就百遍。

    正式凭借这样的刻苦以及一点点的运气,才成就了李毅对阵楚云天的胜利,虽然有些胜之不武,但是毕竟胜利了。

    现在,李毅就是要强迫自己想出一个办法来,虽然这种事情理论上没有办法强迫。

    整整一天的时间,李毅都没有离开过自己的房间,各种各样的方案在他脑中浮现、论证、否决,但是他不气馁,仍就从各种可能上入手,不放弃的他突然间眼神一亮,又是一阵沉思后,嘴角露出了微笑。

    方向,只要找到了方向,也只有找到了方向,才会有前进的可能。

    李毅嘴角的微笑似乎证明,他找到了方向,至少是找到了可能性……

    次日的上午,制器部,朱明华的房间内。

    朱明华一个人独坐房中,似乎是在沉思,又似乎是在假寐。

    忽然间房门响起,声音不缓不急,但是苍劲有力。

    “进来吧。”朱明华揉了揉太阳穴,同时也这样对着门外说道,声音不大,却轻而易举的穿透了房间,落在了门外人的耳中,所以,门外人推门而入。

    看见来人,朱明华的眼中有一丝惊喜的神色,只不过是一闪而过,快的让人难以察觉。

    “老大,我回来了。”来人身体笔直,声音坚定不移。

    “云天,你想清楚了?”朱明华的话中,听不出来半分情绪,好像在说这一件很普通的事情一般。

    “嗯,属下知错了,我希望能重新归于护卫队。”楚云天坦然回答。

    “好,想明白就好,不过功有赏,罪有罚,制器部一向如此,你那一日向部内的制器师滋事,不罚不足以平制器师们的怒火,所以允许你即刻回归护卫队,但是剥夺你一切职务,从头做起吧。”朱明华侃侃而谈,句句有理,环环相扣。

    “属下遵命。”楚云天连忙回复,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他也害怕朱明华不答应自己的请求。

    “对了,那天你真的输给了李毅?还是有意放水?”朱明华突然间换了一个话题。

    这个问题让楚云天有些不好回答,一是那天自己却是托大了,让李毅找到了可乘之机,二是他认出了李毅使用的剑式,跟着朱明华这么久,他自然认得出来,但是关键是他摸不准这是不是朱明华交给李毅的,如果是的话,那意义可就立马不一样了。

    虽然他那时候对朱明华有怨气,但是朱明华在他心中,还是不可触犯的权威一般的存在。

    “怎么说呢,机缘巧合吧,不过确实是我说了?”楚天云很想问一下朱明华是否教李毅元功,但是又问不出来,谁知道朱明华是不是不想让别人知道。

    有些时候,表现的糊涂一点比表现的精明一点更好,处事如此,为人亦如此。

    “哦,以后千万不得如此对待制器师,记清楚了。”

    “嗯,属下那时一时冲动。”

    “云天,你有时太义气话了,你知道我是有意培养你的,所以,你在思考事情的时候,不要总是参杂自己的感情,要站在全局的角度和高度上去看,那样你就不会有这么多烦恼了。”朱明华这一番话说的语重心长,没有半点做作。

    楚云天也知道朱明华所说非假,连忙点头称是。

    然而就在此时,房门的敲门声再次响起,清晰地传入到房间两个人的耳中。

    朱明华也是有些意外,依照平常来讲,这么早根本就不会有人来自己这里,今天可倒好,不但有人来,还接连上了,莫非是怕自己太无聊。

    “进来吧。”不管怎样想,朱明华都是用着不便的声音。

    这次走进来的不是什么大人物,但是却是让朱明华很意外,甚至一旁站着的楚云天也是一脸的不可思议。

    “属下李毅,见过执事。”来人主动说话,并且向朱明华行礼,同时也向一旁的楚云天示意。

    止住心中的疑虑,朱明华马上回复道:“李毅,不必多礼。”顿了一下,才又接着说:“呵呵,也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能让你来找我,说吧,有什么事情。”

    开门见山,李毅很喜欢这种谈话方式,特别是和自己认为不友好的人,很显然,朱明华也被他归为不友好的那一类人当中去了,虽然常在制器部,但是算起来,这也只不过是李毅第四次正式和朱明华交谈而已。

    李毅始终还是认为,朱明华太过于秀气了,当然,人不可貌相,那一日朱明华的神采,他可是亲眼所见。

    “有两件事向执事请教。”李毅收回思绪,也不避讳一旁的楚云天,回答的也是干脆利落。

    “哦,请直说。”

    “第一件是请执事给我配一整套制器用具,我没有什么要求,希望能够用的顺手就好,本来这件事也用不到麻烦您,但是短时间内我没有外出日,所以特来找您。”李毅也不客气。

    李毅的这个说法,让朱明华心里很是吃惊,他早就知道李毅不喜欢制器,甚至可以说是排斥,但是现在突然转性子了,他心中有疑问也是难免,虽然如此,他脸上却没有变现出来。

    稍微的沉思了一下,又别有深意的看了看李毅,然后说:“好,这本就应该是我们做的,稍后我会让负责这方面的人带你出去购买,不用考虑价钱。”

    “谢谢执事,那我就说第二件事了,第二件事情就是……我请求可以被允许去藏书阁的第三层。”

    “哦,这个么……为什么?”朱明华没有马上回答,而先是反问,同时注视着李毅,似乎想要看清李毅回答时的每一点变化,从而去猜测判断李毅说的真假。

    对于朱明华投来的目光,李毅没有丝毫的躲闪,眼睛清澈而明亮,没有一点杂质,“学无止尽吧,我想只有看更多的书,才能够更好的提升自己,也能为制器部创造更大的价值。”

    “如果我不允许呢?”朱明华继续提出自己的问题。

    “我说过我是来请求的,允不允许自然是要执事你来定。不过,我想不到您又不允许的原因,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我制器方面有所提升的话,对制器部也是有好处。”

    其实如果是别人,朱明华一定会爽快的答应,但是李毅不一样,而且藏书阁的第三层虽然书的数量比之前两层明显减少,但是其中已经不仅仅是关于制器方面的书籍,而且还有关于元功修炼的。

    如果李毅的目的是修炼第三层上面的元功,当然不是朱明华想见到的,所以,他需要思考,同意还是不同意。

    “我知道执事的顾虑,您可以叫人把所以关于元功修炼的书都搬走,这样我就不会看到了。”李毅语不惊人死不休。

    一听到这话,朱明华反而笑了,心里想着这李毅还学会激将了,很是随意的说:“李师,不用激将,让你进入第三层又何妨,那些修炼元功的书你看又何妨,你多一些自保,我也高兴,允许你这个请求了。”

    “那李毅谢过了,先行告退了。”见目的达到,李毅也不停留,直接提出告辞,见到朱明华没有反对,转身就离开了。

    “老大,是不是不应该……”一旁的楚云天试探着说。

    “不用,第三层没有什么好的元功方面的书,关于修炼的也都是很简单的功法,不必害怕他学会,对了,从今天起,你负责注意他,有情况直接告诉我。”

    “是。”

    “你也下去吧,顺便通知下去,派人带李毅去采购制器用具。”朱明华再次说道。

    楚云天听到后也离开了房间,只剩下了朱明华自己,他似自言自语一般说着,李毅,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世间万物,都在变化,唯一不变的,便是时间的流逝。

    当李毅再次进入这家专营制器用具的商铺时,第一次来这里时发生的情景,彷如昨日一般在眼前划过。

    穆宇轩,便是李毅在这里遇到的,物是人非,这个人今天没有出现在这里,而且,那时身边陪着自己的是那个可爱活泼的陈柳沁,而现在,则是两个大男人。

    总会在不经意间响起陈柳沁,响起她的笑,她的怒,她的一举一动。

    或许,有些人,一旦遇见,便一眼万年;有些心动,一旦开始,便覆水难收。

    “李师,老大已经吩咐下来了,东西由您自己挑选,我们不会干涉,所以,您尽管挑。”陪着李毅的两个人里其中的一个人这样对李毅说道。

    这一声言语也打断了李毅的思绪,将他拉回到现实当中。

    “嗯,好的,谢谢。”李毅很是客气,然后才又对着商铺的人说:“伙计,带我去看点好一点的货色。”

    “好嘞,客官请上楼上吧,上面全是上等的制器用具,物美价廉。”其中一个伙计这样说着,同时将李毅以及陪同李毅一起来的两个人一起待到了楼上。

    “楼上分为三个区域,这里的全是针笔,各式各样的针笔,都是珍品,而左边的隔间是刻刀,右边的隔间是其他一些用具。”伙计边走边介绍着。

    整个楼上,也没有别人,显得有些冷清,因为已经有了一套针笔,所以这次李毅的目标是买其他的用具,三人径直的走到了出售刻刀的隔间里面。

    隔间里面的空间并不大,但是却摆放着不少各式各样的刻刀,对于制器而言,刻刀,作为制器过程中必不可少的工具,其本身也有不少说道,刻刀一般都是成套的存在,其材料往往决定着刻刀的品质,品质好的刻刀经久耐用不说,有时候还会对雕刻幻器时有促进作用,虽然这样的促进作用在制作低级幻器时并不明显,但是如果到了高级幻器,还是非常可观的。

    但是不管怎么讲,刻刀并没有向针笔那样复杂,所以除非是大师,否则一般都不会讲究。

    李毅对刻刀的了解基本上都是来自书上,所以当他真正的看见这些大同小异的刻刀时,眼前有一种花掉的感觉,这要怎么挑,真是头都大了。

    伙计看到了李毅的皱眉,似乎知道遇到了难处,所以适时地出现在李毅面前说:“客官,用不用我给你介绍一下?”

    “好的,你说吧。”伙计的话正和李毅的想法。

    “请问你制器多久了?”伙计也不含糊,显得很是专业。

    “才开始学……”

    “那您有什么特殊要求没有?”

    “嗯,没有,适合初学者用就好……”

    “这样呀,那这一排你都可以自行选择,这些都是一些适合初学者的刻刀。”

    因为李毅并没有明确的目的,导致伙计也只能大概的推荐一下,因为是和伙计聊着刻刀的事情,随同李毅一起来的两个人也没有兴趣,所以就都在隔间的进口处坐着。

    李毅正要仔细挑选一套属于自己的刻刀,忽然间又听见伙计问了一句:“对了,客官,您可是姓李?”

    李毅感觉到有些怪异,伙计问的时候明显是突然想起来的,而且看伙计的样子已经不是第一次这样问客人了,最为关键的是这个伙计问的正是自己的姓氏,肯定有古怪。

    李毅心中小心的戒备着,脸上趋势不漏声色,很随意的回答道:“对,你怎么知道?”

    伙计显然没有想到李毅的回答,于是又重复了一遍说“你真的姓李?”

    李毅不置可否的点点头。

    “那您不是第一次来小店吧?上一次来应该是和一个女孩子一起来的?”伙计继续问着,也忘记回答李毅的问题。(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