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242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攒钱,攒什么钱?”陈柳沁被李毅的回答弄得不知所以然,一脸好奇的问着。

    “呵呵,不可说,不可说。”李毅的心情不错,和陈柳沁开起玩笑来。

    “哼,臭李毅,破李毅,不说我可生气了。”陈柳沁根本不吃李毅那一套,一副你不说我就生气的样子,眼睛死死的盯着李毅,小嘴微微撅起,说不出来的调皮模样。

    “得了,我算是服了你大小姐了,我说还不行。”李毅很是无奈的说道。

    陈柳沁的脸上马上有阴转晴,一副阴谋得逞的得意洋洋的意思,又是一副你敢不说的调皮样,真的很难想象,一张脸上这么短的时间内居然可以有这么多表情。

    李毅见到陈柳沁没有接话,所以自己继续道:“有没有听说过这样一句话,沉默是金。”

    “嗯,听说过,这和攒钱有什么关系呀?”陈柳沁还是不解。

    “金值不值钱?”李毅循循善诱,一点一点引导着陈柳沁。

    “值钱呀,货币里面最值钱的不就是金了么?”这一点陈柳沁倒是明白。

    “对呀,我沉默了,沉默是金,我不就是在攒钱么。”李毅解开了谜底。

    “哦,原来如此。”陈柳沁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呵呵,该你说了,刚才是什么情况?那个吴师是怎么一回事?”李毅问出了自己的不解。

    “不可说,不可说。”陈柳沁又开始调皮,学着李毅的样子回答着李毅。

    一听这句话,李毅差点没把嘴里的茶水全部吐出来,这是什么,自作孽不可活呀,刚刚自己用来的办法,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被人家还施己身了。

    不过看得出来,陈柳沁只是学一学,并没有真的不想告诉李毅的意思,于是笑了一下,然后在缓缓的开口解释:“你真的不记得发生什么了?”

    李毅连忙点头,表现的相当诚恳。

    “在你和楚云天比试的时候,那个吴师说了,你要是赢了就给你一把品质好一点的刻刀,这不,你赢了么,所以他送过来一把刀给你。”陈柳沁长话短说,毫不拖沓。

    与此同时还补充了一句,“你真的不记得了?”

    “不记得了,可能是因为当时精神太集中了吧,就想着怎么战胜楚云天吧。”李毅丝毫没有印象,如此解释着,心里琢磨着自己不会真的失忆了吧,应该不会。

    “李毅,你可不要小看这把刻刀,这可是他的珍藏呀,送给你说不上多心疼呢。”

    “呵呵,对我来说都一样,我又不制器。”李毅言由心生。

    “哦,对了,你等一下,我去去就来。”陈柳沁好像想起什么重要的事情一般。

    …………

    等陈柳沁再回来,李毅有一口没一口的差不多吃了一个半饱,这过程中也没有人打搅他,过的好不自在。

    之见陈柳沁提着一个竹篮,李毅看得出来,那是装食物的。

    “哈哈,我终于做完了,怎么样,我说话算话吧,说请你吃饭就请你吃饭,这是我自己做的,我可告诉你,除了今天之外,食堂的厨房是不会让别人进的,算你有口福了。”陈柳沁边说着边将竹篮中的菜肴拿了出来,四菜一汤,色香味俱全,让李毅心旷神怡。

    李毅也不客气,拿起筷子就向着最近的一个盘子伸去,还没有等陈柳沁阻止,一筷子的菜就已经被他放在了嘴里。

    “怎么样?”陈柳沁有些信心不足的问着。

    “嗯,好吃,别这桌子上的都好吃。”李毅菜还没咽下去就回答着。

    “嘿嘿,谢谢夸奖”心满意足的神情出现在脸上。

    一个夸奖,便可以让陈柳沁开心成这个样子,倒是李毅没有想到的。

    “对了,我还有一件事情。”陈柳沁有些扭捏的说着,十分害羞的样子。

    “哦?什么事?有事您说话,事事办不了。”一边忙着吃东西的李毅,一边还忘记不了和陈柳沁开玩笑,这个新年的夜晚,的确是他第一次和这么多人过,所以心情真的是格外愉快,虽然这么多人,他大多也不认识。

    “嗯,这个送给你吧,当做是新年礼物了。”陈柳沁边说着边递过来一个礼物,看样子是一个杯子,材质么,自然是幻石,被子外面是一套美丽的山水画,雕刻的十分细腻逼真,可以看出雕刻者的用心。

    李毅不敢怠慢,连忙接过来,并且很诚恳的说着:“谢谢,谢谢。”

    “哇,被我赶上好戏了,让我看看是什么?嗯,是一个杯子呀。”就在此时,再次有另一个声音响起,并且笑嘻嘻的坐在了这一桌上,脸上的表情十分自然,丝毫没有因为打扰人家而产生出来的歉意。

    来这个人,李毅和陈柳沁都认识,当然不是前面那位吴师,也不是楚云天,却是那位只有他们二人有过一面之缘,送上来一壶酒的那位自称叫墨水的人。

    看到两个人的目光同时聚集到自己的身上,这个叫墨水的人似乎才有一点不好意思,揉了揉鼻子尖,然后一脸讪笑的说:“不好意思呀,打扰了,呵呵,我叫墨水,墨是墨水的墨,水是墨水的水。”

    这是哪里来的一个活宝,李毅和陈柳沁几乎同时在心里这样感叹着。

    墨水见两个人没有理睬自己,又开口道:“李师,你手里这个杯子是陈师送的吧?别说不是,我刚才可都看见了。”

    “嗯,是,那又怎么样呀?”李毅不知道这个墨水到底是什么意思,应付着的回答着。

    “那你知道这个杯子有什么含义么?特别是陈师送给你,有什么特别含义你懂不懂?”墨水的表情,想一个顽皮的孩童,一副卖弄的模样。

    陈柳沁听到墨水这么一问,也紧张的看着李毅,似乎很是重视李毅的答案。

    “含义?特殊含义?”李毅被墨水问的有些发懵,什么时候杯子还有特殊含义了,于是又拿起杯子仔细的观察了一遍,从里到外,细致到每一个雕刻的线路,甚至是上面的细节,观察后也没发现有什么特殊,然后才又摇摇头说:“这个……这个我真的不知道。”

    听到这个答案,陈柳沁有些失望,心里嘟囔着李毅你真是个笨蛋,什么都不知道,真是笨死了。

    “就知道你不知道,怎么样,用不用我告诉你?这可是一个大秘密。”墨水继续卖弄着。

    听到墨水这么说,陈柳沁心里开始有些欢喜,这个墨水么,看上去还是挺可爱的,不错不错,孺子可教呀,一时间不禁不计较打扰了自己和李毅的二人空间,反而有些感谢起来。

    “看你的样子就知道你一定会说,所以不管我想不想知道,你都会说的。”李毅虽然疑惑,但是还是看懂了墨水的心思,所以回答之中要害。

    被人猜中了心思的墨水仍旧是讪讪的一笑,然后才说:“其实么,也没什么秘密,只是我听说,杯子,谐音辈子,一只杯子,那不就是一辈子么,特别是异性相送的时候,这一辈子恐怕就另有所指了。”

    陈柳沁听完后有些害羞,略为低头,只不过在偷偷的看着李毅的反应,心里对这个墨水是越看越喜欢,真是来得好,要是他不来,自己的一片苦心就都白费了。

    李毅就算是再笨,这个时候也听得明白是什么意思了,心里默默的叹了一口气,自己的苦只有自己知道,这一份情,自己能不能承受,自己又凭什么承受?自己又如何拒绝?

    虽然想到这些,但是脸上却是不敢表现,李毅也知道陈柳沁在偷偷的观察自己,所以装作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说:“原来是这个意思,以前真还不知道,见笑了。”这样一句打马虎眼的回答,是他认为现在最好的处理办法。

    “没事没事,现在知道就好,对了,李师,你给陈师准备了什么呀?礼往来么,这是最基本的么,哈哈,我不说你也应该明白的,拿出来也让我看看么。”

    陈柳沁听到这里一脸期待,李毅的心里则是对这个半路杀出来的墨水一脸怨气,自己什么时候有准备礼物呀,这不是撵鸭子上架呢么。

    毫无准备的李毅这时候发现了离自己不远处刚才那位吴师送来的刻刀,于是就有了想法,拿起刻刀对陈柳沁说:“事出匆忙,未来得及准备,这把刻刀就送给你了,希望你能喜欢。”

    虽然知道这是李毅临时起意,但是陈柳沁还是开心的接了过来,十分的开心欢喜。

    重要的不是送给了你什么,而是谁送给你。

    不过用一把刻刀当新年礼物,这也算是头一遭了,至少旁边的墨水就看的目瞪口呆,更关键的是这两个人一个送的理所应当,一个接受的异常开心,心里不禁疑问,难道这世界变了么?

    这一夜,温馨中继续……

    一夜新年,一夜庆祝,一夜话语,一夜酒醉。

    新年的那天,三个人越聊越开心,所以也就边聊边喝着酒,再加上陈柳沁做的一手出色的菜肴,更是让三个人胃口大开,毫无顾忌的吃喝,最后也全都喝醉了。

    第二天一直到中午才起来的李毅,稍微调理了一下身子,就马上出门前往张师的房里,也就是他的对门,之所以如此,也是昨晚那个叫墨水的人对他说,一般么,新年的第一天要给长辈或者自己尊敬的人拜年,这在这制器部里,如果说真有一个人让李毅由衷的尊敬,那么这个人一定是张师,那个一开始就暗中帮助自己的人。

    不过想到这里李毅才想起来,昨天竟然忘记问墨水的具体情况了,看陈柳沁的样子可以知道她也不认识这个墨水,所以肯定是新来的,不过,这个小子还真是有意思,昨天晚上,有一大半的时间都是他在讲,而自己和陈柳沁在听着。

    能说,也应该算是一种人才吧,这句话是陈柳沁说的。

    李毅站在张师的门前,轻轻的叩响了房门。

    没有等上多长时间,门就打开了,张师一脸疲态的站在门里面,看见是李毅,嘴上露出了微笑。

    “张师,给您拜年了,谢谢您这么长时间以来的照顾。”李毅如是说。

    “李毅,客气了,快请进来,对了,正好我给你介绍一个人。”张师对于李毅能给自己拜年很是高兴,不管是什么样的人,有时候总是有那么一点点虚荣心的,张师自然也不例外。

    “好的,也不知道是谁,比我还先来了。”李毅应答道。

    走进屋子里,因为那个人是背对着李毅,但是从背影上给李毅一种很熟悉的感觉,但是仅凭背影又想不起来是谁,所以在脑中回想着。

    也就是在此时,这个人转过身来,和李毅四目相对而视。

    “是你?”李毅吃惊的说了出来。

    “嘿嘿,没想到吧,就是我,不至于这么吃惊吧?不会是因为我太帅了吧?我其实也不帅,只不过比你强一点点而已。”那人笑嘻嘻的说着。

    知道这个人转过身来,李毅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熟悉的感觉,这能不熟悉么,昨天晚上还在一起喝过酒呢,还被这个人弄得很是尴尬,还是在这个人的提醒下自己才想起来要送陈柳沁新年礼物。

    不错,转过身来的不是别人,正式那个李毅一起喝过酒却不熟悉的墨水。

    “是你?怎么会是你?”李毅似乎仍旧有些不解,这也太巧合了吧。

    “嗯?原来你们认识呀,那也好,免得我在介绍了。”张师见到这种情况很是高兴的说。

    “呵呵,不是很熟悉,您还是介绍一下吧。”李毅实话实说,的确对这个墨水不是很熟悉。

    “哦,这样呀,墨水,你自己介绍一下自己。”张制器师向着墨水说道。

    “是的,师父。”墨水先是恭敬的对张师回答,然后才又转向看着李毅说:“您好,李师,我姓张,名字是墨水,现在是张师的徒弟,希望您以后能多多关照。”这一番话说的一本正经,看不到半点调皮。

    “嗯?你好,我叫李毅,你真的叫墨水?”李毅一开始以为这个名字是杜撰的,所以此刻才会这么问。

    “是的,因为小时候父母希望我能继承父业,哦,对了,我父亲是一名账房,所以给我起名叫墨水,说实话,我也不是很喜欢这个名字,不够响亮呀。”墨水似乎又打开了话匣子。

    “行了,怎么总是这么多话。”张师在一旁呵斥道。

    “张师,这是真的么?”不知道为什么,李毅总是感觉有一些不对劲,但又说不出来是哪里不对劲,所以向张师咨询到,这一切真有这么巧,难以理解。

    “哈哈哈,李毅,是的,这是我堂兄家的孩子,说起来还是我的侄子,这不是家里出了点状况,我堂兄要我交他制器,唉,我本来是不想教他的,你也明白原因,但是千里迢迢来投奔我了,我也没办法不接受。”(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