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240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现在的李毅,已经开始渐渐冷静下来,不知道为什么,脑中想起来的竟是穆宇轩说过的那句话:“不要愤怒,愤怒会降低你的智商。”

    光芒乍起,‘林示’突现,这把由张制器师为李毅制作的幻刀,一把片刀模样的幻器,第一次出现在众人面前,简单的造型,普通的品节,但是对于李毅,却有着不一样的意义。

    ‘林示’,‘林示’,林示为禁,恍惚之间,似乎又回到了那一日,赐名‘林示’,可惜自己当时却没有领会,以至于时至今日,依然被禁在这制器部中。

    围观的制器师们一为李毅会亮出多么厉害的幻石兵器,但是看到只是一把二星的兵器,最可笑的,还是一把片刀一样的造型,除了感到好笑之外,对李毅能取胜的希望就更不敢期待了。

    希望今日不会血溅当场吧,大过年的,看见血可不是什么好事情,有一些人已经开始这样祈祷。

    看见这种情况,陈柳沁知道已经是无可避免,脸上露出一股坚毅,目光中先是着她似乎下了什么决定一般,很是毅然决然的样子。

    楚云天看到李毅亮出来的兵器,嘴角是轻蔑的笑意,也没有说话,右手掌心向上,食指轻轻微动,这样的手势,意思很明显,十足的挑衅,目空一切的挑衅。

    李毅自知自己实力不足,也不客气,‘林示’刀起,直取楚云天面门。

    楚天云还是没有亮出兵器。

    他甚至连动都没有动。

    仅仅有了两个手指,就轻松的将李毅刺来的刀改变了方向。

    制器师们一阵叹息声,他们也是知道,这第一招简直是最好的机会,但是,就这样轻松的被化去,这意味着,两个人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上,就要是一个功能相同的符阵,但是一个是初级,一个是高级,那么,最后所展现出来的效果,肯定是完全不同的。

    李毅并没有在意自己的第一招被卸下来,这很正常,因为他一点元力也没有用,这样的一招,可以说是徒有其表,对方当然可以轻松挡下。

    过了第一招,李毅的元力开始被自己全力运转起来,刀起刀落,完全是另一种风采,显得也是苍劲有力,说话之间,这第二招的横扫千军便也出来了。

    楚云天感觉到了这一招和前面的不同,但是还是没有亮出自己的兵器,一个侧身,一个后仰的姿态,李毅的刀尖从其身边划过,似乎只有一丁点的距离就可以伤害到楚云天。

    但是就是这一丁点的距离,让李毅知道差距。

    这样的差距不是勇气可以弥补的,对方的信心,并不是妄自托大,而真的是建立在自己的实力之上,那一丁点的距离就说明对方已经算清楚了这一切,所以,可以有恃无恐。

    李毅的手脚有些微微的颤动,他很不喜欢自己的这个反应。

    因为这代表着自己已经高度紧张了,但只是紧张,他并没有害怕。

    紧张和害怕是不一样的,紧张可以是亢奋的,而害怕则是畏惧的,李毅的紧张,说明自己已经亢奋起来。

    但是他依旧不喜欢这个反应,因为在别人眼中,或许会成为自己害怕的表现。

    来吧,拼吧,既然是暴风雨,就来的更猛烈些吧,李毅的心里异常的空明。

    楚天云嘴角的笑意,那嘲笑的的目光又落在了他的眼中。

    就是现在,没有半分犹豫,李毅敏锐的感觉到,自己一直等待着的机会,就是现在。

    元力如水银乍泄一般在身体激烈的碰撞着,这样的感受,让李毅的眉头紧锁,疼痛,依旧是难以形容的疼痛,狠狠的咬着牙坚持着,元力在身体间和幻刀之间游走。

    第三招,赫然而出……

    楚云天的眼中露出了惊异,不可能,怎么会这样。

    …………

    场面上异常安静,连一根针落在地上的的声音都清晰可闻,目目相觑,还是都处在极度震惊中,刚才那一幕,实在是太快了,以至于有很多人一不留神,连发生什么都没有看清楚,所以更加奇怪。

    为数不多的护卫们,也都是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怎么会这样,这一招中怎么会包含着这么多的变化,这真的是一个制器师么,世界有些颠倒了。

    陈柳沁双手捂着嘴,恐怕自己叫出声来,眼睛中,闪烁着泪花。

    场面中,呈现给大家的是这样一种情况:李毅,面目有些僵硬,握着刀的手微微的颤抖着,从生硬的表情上也可以看出,他还在狠狠的咬着牙,沿着他手臂的方向向前看,一直到幻刀的刀尖,则埋没在楚云天喉咙处的里,血,沿着刀身行至刀腹处,一滴一滴的落下,似乎砸在每个人的心里。

    楚云天握着自己的兵器,双眼紧闭,好似已经僵死在那一般。

    “唉,你说这是真的么?三招呀,才三招呀,竟然分出胜负了?”

    “废话,是不是真的你不会自己看。”

    “可是,关键是,三招分出胜负,胜利的不是楚云天呀,是李毅,是那个小制器师!”说话人不相信自己看到的。

    “楚云天死了?”另一个声音在轻声的问着。

    “没有,别乱说,没看到还有呼吸么。”一个人没有好气的回答。

    确实,如果不仔细看,还真的很难看出来,楚云天的胸腔一张一缩,幅度极小,但是这也意味着,他还活着。

    安静过后,围观着的人中一片哗然。

    “为什么不杀了我?”楚云天缓缓的睁开眼睛,眼睛中,一片失落,一个空无的世界,一片死灰,全无希冀,那愤怒,那不可一世,那轻蔑,似乎都被这一刀所斩灭。

    “你不感觉我们的争斗是不应该存在的错误么?”李毅收回幻刀,身体有些晃动,很显然,他已经是强弩之末,仅有的力量,也在勉力支撑着自己。

    “错误?我可是要杀了你的?”楚云天声音清冷的问着李毅。

    “你要杀的真是我么?你错了,你应该比我还明白,如果你认为你没有错,那么你现在可以出手了。”李毅忍着疼痛说出这些。

    听到这话,楚云天手中的兵器微微颤动,光芒闪烁。

    楚云天手中的兵器,微微颤动,似乎随时都可能刺向李毅,从这也不难看出,楚云天心中,在进行着激烈的斗争,这样的斗争,让他有些难以控制自己的身体。

    围观着的人们眼睁睁的看着场面上又发生了变化,所以也顾不得闲聊,又都开始关心起来场面上的状况起来。

    楚云天会怎么选择?大家都说不准,因为虽然以前知道这个人,但是并没有打过多少交道。

    但是,几乎每个人都可以看得出来,场中站着的李毅,现在可以说是毫无还手之力,只要楚云天愿意,杀死李毅和踩死一只蚂蚁,那是等价的,并没有什么区别。

    谁又会料想到,在这样一个既普通又不普通的年关,会有这样一场一波三折的好戏上演,而最关键的是,这波好戏,还没有结束,结果依旧难料。

    是不是所有人都在等待着故事的继续,以旁观者的身份,以看着乐子的姿态。

    当然不是,还有一个女孩子,并不是在等待着。

    陈柳沁眼中闪烁着的泪光,还是流了下来,破坏了那细致的妆容,却破坏不了她在李毅心中那美丽善良的形象。

    有时候,只需要一个眼神,便知道彼此的心思。

    有时候,只是一个微笑,便会成就一段难忘。

    生活中有太多这样的眼神与微笑,没有人会纠结着不放,难忘,就是一开始在你心底留下容颜的人,即使很多年过去,即使有很多事会发生,她的美丽,依旧如前。

    陈柳沁摸了摸脸上的泪水,远远看去,倒像是弄花了的画,依旧不失风采。

    没有等楚天云的选择,为什么要等待?陈柳沁先动了,或许连她自己都并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莫名的力量驱使着她自己,坚定而迅速的迈出步子。

    只是两三步的距离,然而每一步走出,都好像是千斤重一般的情义。

    …………

    陈柳沁一直走到了李毅的前面,让自己直接面对着楚云天,将自己娇小柔弱的身影留给了身后那个依旧在苦力支撑的男子,这过程中,没有说过一句话,却用行动将自己的心思完全的展现出来告诉了所有人。

    “你要杀,便先杀我吧。”这是陈柳沁心底深处的想法。

    这身影,还娇小柔弱么?

    这份情,你还能承受么?

    围观着的人群之中,不少人倒吸一口冷气,发出了不可思议般的惊奇的叫声。

    这个‘小疯子’,难道他真的疯了么?这也不关她什么事呀!这是一些认识陈柳沁但是却不熟悉情况的人的想法。

    唉!一声重重叹息,想起在李毅的心底,不知道到底是怎样的敢想。

    李毅当然不会让陈柳沁挡在自己的前面,自己有把握对方不会杀自己,但是即使有把握,他不会让陈柳沁来替自己冒这个险。

    再大的把握,也抵不过人心,他也说不准楚云天的心。

    李毅想要将陈柳沁拉到自己的身后,只是这个时候,或者是因为他的力气真的所剩无几,又或者是陈柳沁娇小的身躯里突然迸发出了强大的力量,所以,李毅第一下,竟然没有拉动陈柳沁。

    真是丢人,连个女孩子都拉不动,李毅有些自嘲,继续忍着疼痛,几乎用尽剩下所有的力气才将倔强的陈柳沁拉到和自己平齐的位置上。

    这样,至少不会让她挡在自己面前,如果要挡,也是应该自己来。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楚云天的身上,楚云天成为了场上的焦点,事情的发展,都在这个人的手里掌握着。

    楚云天,抬起手臂,动作很是很缓慢,依旧做着很大的挣扎,眼神中,有了些光彩,但是看不出来他在想什么,他要做什么。

    杀,还是不杀?众人都在忐忑之中。

    看见对方抬起手臂,陈柳沁想要挣脱李毅的手,挡在他的前面,但是李毅死死的拉住陈柳沁,面色坦荡,没有一点畏惧,目光直视楚云天,不知道是不是运用了‘通视’的缘故,似有光芒闪耀。

    楚云天看了看着李毅,似乎有些不敢面对李毅的目光,而那条举起来的手臂,终究还是放下了,幻兵器也同时被收回。

    似乎所有人悬着的心都放了下来。

    此时此刻,楚天云自己的心里也在苦笑着,这一切,就像是自己弄出来的一场闹剧,到最后,出丑的还是自己,是呀,自己拼什么杀了人家,凭什么让人家为自己兄弟的死负责,自己真是一个懦夫。

    围观着的人自然是不会知道楚天云的想法,也不管是否合适,竟然响起了欢呼的声音,李毅的胜利,似乎让那些制器师们感觉自己脸上特别有光一样。

    刚才还在拉着陈柳沁的李毅,此时真的好像是一点力气也没有,竟然有让陈柳沁扶着的趋势,嘴里喘着粗气,只有他自己才知道,刚才勉强使出的一招,对自己的伤害有多么大,浑身上下,似乎每个地方都在痛。

    楚天云也不管其他人的反应,转身就要离开,经这么一闹,似乎他的酒意也清醒了,心中的石头也落下了,有些事,放得下,放不下,都是不得不放下,虽然眼神中依旧有些黯淡,但是,至少已经不再是那个行尸走肉一般的楚天云了,他不想在这里停留,于是转身就要离开。

    “等一下。”李毅看到这样的情况,连忙用虚弱的声音制止。

    楚天云的身形戛然而止,先是抬抬头看看上空,然后转过身来,面对着李毅,声音有些空洞,“还有什么事?难道你还想羞辱我一番?是这样的话,可要让你失望了。”语气中,不失铮铮傲骨。

    围观着的人见到这局面又生波澜,又马上安静了下来,心中也都疑问着,莫不是李毅真要羞辱对方,那这真的就有一些过分了。

    做人要厚道,李毅怎么连这个道理都不懂?

    陈柳沁也是不解的望着李毅,十分的不解,她明白李毅绝对不是那样的人,但是也不知道李毅要做什么。

    “陈柳沁,帮我找一壶酒。”李毅的声音依旧虚弱。

    “我这里有。”没等陈柳沁回答,人群中就传出来这样的声音,只见一个年轻的男子,送上来一壶酒,还补充了一句,“李师,你太棒了,以后一定要交我,对了,我叫墨水,嘿嘿。”眼神之中,满是敬佩。

    李毅有些虚弱,没有去接酒,于是便由陈柳沁代劳。

    陈柳沁替李毅拿着酒,心里寻思着莫不是要来一出不打不相识的把戏,和楚天云喝一杯,这也太戏剧化了吧!(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