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23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他在给我削苹果呀,上天呀,这是真的么?他什么时候开窍了?已经接过苹果的陈柳沁似乎还在半信半疑中。

    陈柳沁的样子,让李毅有些哭笑不得,这个丫头脸也太容易红了,殊不知自己也是这个样子。

    轻轻的咬了一口苹果,脸上满是幸福的神采,在娇羞如花的面容上,如梦如幻。

    “李毅?”陈柳沁悦耳的声音响起。

    “嗯?”

    “这是我这辈子吃过的最清脆、最甜、最好吃的苹果,谢谢你。”

    暧昧的气氛,在空气中流淌,暧昧中的两个人,嘴角都有一丝微微的笑意,说不清的感觉,在心灵深处静静地流淌。

    “李毅”

    “陈柳沁”

    两个人几乎是同时开口,看了看对方,都又笑了笑。

    “你先说吧。”李毅摸了摸后脑,有些不好意思,依旧是温柔的语气。

    “嘻嘻,我也没有什么事,想问一下你以前怎么过的新年呀?”陈柳沁也不推辞。

    “也没什么特别的呀,我会和师父两个人弄一些好吃的,要是我一个人的话,就随意的过一下了,还从来没有这么多人一起热闹过。”李毅如实的回答。

    “唉,你还是真可怜呀,我一直都在制器部,所以年年都差不多是这个样子,这叫什么,年年月月花相似,岁岁朝朝人亦同。”陈柳沁的声音,有些无奈的哀愁。

    “那也不错呀,人多热闹。”李毅虽然不喜欢热闹,但是看到陈柳沁的样子,不由自主的想开导陈柳沁。

    “人多又怎么样,都和我无关,热闹也好,快乐也罢,都是他们的,没有人会注意到我的,以前我基本上都是一个人,自己一个人坐在角落里,看着那些不属于我的欢笑或者是泪水。”陈柳沁越说越是低落。

    李毅突然感觉陈柳沁也是很可怜的,自己是实实在在的孤单,而她呢,比自己也好不了多少吧,都说以乐称哀,哀者更哀,那么以热闹来衬托孤单,岂不是更显孤单。

    “别想这些了,今天要开心点,现在,不是有我陪着你么。”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李毅的话落到陈柳沁的耳中,那就成了另一种含义,所以虽然刚才的情绪还是不高,但是听到这样的话,害羞的有些低下头。

    这算是向我暗示什么么?还是在向我告白?陈柳沁的心里七上八下的,揣度着李毅的意思。

    “你是说,会一直陪着我?”陈柳沁决定抓住机会,问出了自己平时敢想却一直不敢问的问题,脸上与脖颈间的红色更加鲜艳,头也不停的往下低,那声音,细若蚊鸣,也没有思考在这样喧闹环境中,这样低的声音,李毅是否能够听得清。

    哎呀,他怎么还不回答呀,急死人了,陈柳沁心中急着,悄悄地抬起头看了一下李毅,只见李毅慢悠悠的又新削了一个苹果,似乎好像,真的没听到一般。

    陈柳沁心里充满了失望,不过也不好意思再问了,稳了稳情绪,继续吃起苹果来。

    李毅的内心深处,波澜乍起,因为,他听到了陈柳沁的话,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陈柳沁,难道告诉她不能,自己不忍,告诉她能,可是自己下定决心要离开这里,又不愿意欺骗,其实,他也想问一下陈柳沁,你愿意和我离开这里么,但是,开不了口,他没有把握能安全的逃走,如果失败,很难说制器部不会对自己下杀手。

    自己风雨飘摇,前途未定,又凭什么对人家许下承诺。

    无法回答,就不要去回答了,这样,至少彼此都不会难做。

    所以,李毅装作没有听到,为了掩饰自己,还特意的削起苹果,这样的掩饰无疑是成功的,因为陈柳沁真的以为李毅没有听到。

    不知不觉间,陈柳沁就已经将一个苹果吃完,那模样,恨不得将果核都吃下去,连自己都在惊奇,今天这么能吃了,只能一个劲的告诉自己,这苹果,太好吃了。

    两个人随意的聊着新年的习俗,因为还没有到晚上,新年的气氛还没有达到最高潮,大家也都享受着这难得的时光。

    “李毅,过的很潇洒么?”一个阴郁的声音从李毅的身后传过来。

    李毅没有看到来人,但是从陈柳沁的脸色中已经看出来,来者不善,李毅连头都没有回,心里想着既然是故意来找茬的,肯定会来和自己说话,回不回头一回事。

    同时也在心里苦笑一下,唉,自己这是什么命呀,每次都会被人家找上,每次都是再吃饭的时候被打断,法克,还让不让人活了。

    来人也不见外,自顾自的坐在了桌旁,眼睛直接盯着李毅,仇恨的火焰似乎可以随时迸发。

    “你不要太过分,不然我去告诉朱执事了。”陈柳沁率先对来人发飙。

    李毅听到这些有些糊涂了,这什么跟什么呀?莫不是对方是朝着陈柳沁来的,不会这么狗血吧,自己在为数不多的书上看到的吃醋的情节就要上演了?不幸的是自己还是其中之一的一个主角?

    藏书阁的书,仅有的少数几本讲的是大陆上的风土人情以及一些名人趣事,李毅发现里面出现最多的就是二男争一女的狗血情节,而且和这场面极其相似,所以,瞬时间就想到了这些。

    不知道是心里担心,还是怎么回事,李毅开口的第一句居然是:“你,你喜欢陈柳沁?”

    哐啷的一声。

    这是陈柳沁手里的茶杯没有拿住掉在桌子上的声音,面上的表情,异常精彩,难以用言语形容。

    来人用着嘲笑般的目光看着李毅,就像在看一只跳梁小丑。

    这样的目光让李毅很不爽,非常不爽,至于原因,是不是仅仅因为这目光就不得而知了。

    “李毅,你瞎说乱猜什么?书看多了,看傻了?你仔细看看这是谁。”陈柳沁从措手不及中换了过来,提醒着李毅。

    听到陈柳沁的话,李毅心里莫名的安定了许多,看来自己是受书籍的误导了,有些不好意思的向陈柳沁笑了笑,然后才仔细观察起来来人。

    来人年龄不大,但是似乎有些不修边幅,茂密的胡须,散乱的头发,衣服上也有些脏,尽管如此,眉目间依然可见英俊。

    “你是……你是……”李毅对面前的人很眼熟,但是好像又想不起来,快速的回忆着。

    “你是楚云天!”面前人的样貌,终于和当日指挥着制器部护卫的年轻人的样貌合在了一起,李毅心里很是惊讶,这没有多长的时间,当初的那个叱咤制器部的楚云天怎么变成了现在的这个样子。

    “没想到你还认识我这样的小人物。”楚云天不惊不喜,眼中依旧充满怒火,随意般的自斟自饮。

    “当日风采,至今难忘。”李毅回答着,这句话倒是发自内心,当日楚云天几乎在必败的情况下,毫无退意,带着制器部的护卫进行殊死搏斗。

    不怕死是一种勇气,但是,明知是死,却依旧敢于向前,这样的人,勇气更甚一筹。

    “呵呵,说得好听,李毅,你知道么,我现在恨不得杀了你。”楚云天一点都不隐瞒自己对李毅的恨意,以至于再说这句话的时候,双眼中的怒意,仿佛在灼烧一般。

    话说的没根没据,李毅也是异常糊涂,这唱的是哪一出?

    自己今年是命犯太岁还是怎么得,这次几天的时间呀,就有两个人对自己说要杀了自己?难道我长了一张该杀的脸,难道哥天生就该被你们杀,难道哥的命就这样卑贱?

    听到这话的李毅,想到了这一阵子的郁闷,也是怒从心起,脸色也开始低沉起来,年少轻狂,血气方刚,李毅自认为对自己的情绪控制的已经不错了。

    但是,这一刻,他还是感觉到了火冒三丈,太欺负人了吧,个个都想要我的命,真是是可忍叔不可忍,叔可忍婶不可忍,婶可忍哥不可忍。

    “呵呵,我不知道,不过你可以试试能不能?”李毅很生气,语气很冷。

    “你以为我不敢?杀了你为我死去的兄弟报仇,赔上我这条命又何妨,不要以为有朱执事撑腰,你就可以向我叫板,我会让你死的很难看。”楚天云火气更胜。

    李毅听到这些,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原来把仗算在自己头上了,虽然说自己是这件事的起源,但是,似乎也怪不到自己吧,还不是那个朱明华太过奸诈,法克,好事找不到我,坏事全是我的,李毅心里不满意,但同时也敬佩那些死去的护卫队们。

    “对于那件事,我只能说表示遗憾,但是请你扪心自问,这件事怨我么?就算你杀了我,你的良心就安分了,你不敢找真正的始作俑者讨说法,只敢向着我来,你这算是正义?还是仗势?”李毅针锋相对。

    楚天云的脸色有些不正常,自己又何尝不明白这些,但是……,只能是一声叹息。

    “闭嘴,别为自己开解,都是你这个不知道哪里来的杂种,才让我那么多的兄弟不明不白的死去。”楚云天有些疯狂,声音陡然提高,引得食堂内的人纷纷向这边看来。

    这一句话深深的刺痛了李毅的心,本来就有着怒气,现在更像是火上浇油一般,怒发冲冠,同样激烈的回击着楚云天,“楚云天,你这个懦夫,孬种,蠢货,来我这里耍威风是不?真给你那些死去的兄弟丢脸。”

    听到这些话,楚云天猛然站起身,单手将桌子掀翻,桌子上的东西散落一片,本来有些热闹的食堂一下子安静下来,旁边的人见这情况,胆小的赶紧躲到一旁,胆子大的反而围了上来,一副看热闹的样子。

    桌子突然被掀翻,最受到惊吓的,当属陈柳沁,虽然她一直标榜自己有一颗大心脏。

    陈柳沁以前就认识楚云天,但是印象中的楚云天,一直都是温文尔雅,像今天这般无礼,突然掀翻桌子,简直是在以前无法想象的事情。

    第一次经历这样场面的陈柳沁有些惊魂未定,那感觉,就像是在风雨中飘摇一般,茫然无措。

    “希望你的嘴能一直这么硬,否则真是让我失望。”对于李毅的表现,楚天云好像是很惊喜一般。

    看到陈柳沁并没有受伤,李毅也没有忙着去安抚,但是心中的不爽更上一层,火气再也压制不住,狠狠的看着楚云天,直接说道:“别废话,要打便打,谁要是求饶,谁就跪着离开。”

    “不要,李毅,你不是他的对手”陈柳沁听到李毅的话有些心急,再怎么说,李毅也只是个制器师,但是,楚云天可是实打实的护卫,虽然不是以武力见长,但是陈柳沁并不相信李毅能赢,而且看这情况,李毅赢不了,下场一定很惨。

    “楚云天,你忘了制器部的规矩么,我现在就去找朱执事。”陈柳沁病急乱投医,什么话都开始说,足以看出心中的焦急,更多的还是对李毅的担心。

    “呵呵……”楚云天一阵冷笑,“你去呀,陈柳沁,你在这里呆了这么久不会也不知道,每年的这个时候,朱执事会在制器部么?你怎么和这个小子一样傻?”这句话,将陈柳沁和李毅都讽刺了一下。

    “我去叫别的护卫……”陈柳沁仍旧在挣扎着想着办法。

    楚云天这次连理都懒得理陈柳沁,直接对着李毅说:“嗯,算你有种,来吧,看看你有什么叫嚣的本钱,用不用我让你十招,呵呵,就说你们这些制器师都是废材。”楚云天显然喝了不少酒,随意说起话来也是口无遮拦。

    这句话一出,现场的制器师们脸上都有些挂不住,一开始看热闹的人,现在到开始支持李毅来,虽然没有明目张胆的为李毅大气,但是心底也都希望着李毅能够赢下来,虽然都明白这种可能很小,很小,小的几乎可以忽略。

    人群中也夹杂着一些护卫成员,但是很显然,他们不想制止这件事,虽然这可能让他们受到惩罚。

    “李毅,你要是赢了他,我把我珍藏的一把雕刻幻石的刻刀送给你,别给我们制器师丢脸。”人群中突然传来这样的声音,也不知道到底是何居心,不过还是引起不少人的叫好。

    李毅并没有理会下面的人怎么说,面对着楚云天咄咄逼人的目光和轻视的语气,他也丝毫不退让,只不过此时此刻头脑已经不似刚才那般发热。

    “用不到你让。”李毅的回答斩钉截铁,再一次引起围观着的制器师们的暗暗叫好。

    楚天云一点也不忌讳自己犯了众怒,似乎也懒得继续在说什么,一个简单的请的姿势,就那样站在那里,似乎不屑于亮出兵器,甚至连摆一个防御姿势的准备都没有,不知道是故意托大,还是自信到了极点。(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