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23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过奖了,城主请坐。”说话的同时,李毅还起了一杯茶给朱坤。

    朱坤接过茶坐在椅子上,也不卖关子,开口直接进入正题:“小友那日说有事情要问我,只因那日时间紧迫,所以未曾回答,是在失礼,本想请小友去府上,不过先前是我失礼,所以特来拜访,以请小友谅解。”

    以朱坤的身份,能够解答李毅的疑问就已经实属不易,这一番话说得又是情真意切,让李毅倍感亲切,以至于似乎被这城主骗进制器部的怒气,都已经小了几分。

    “劳烦城主大人了。”

    “不知道小友有何事请教?”朱坤直奔主题。

    “城主大人,明德城,乃至潮海大陆,一直都是以仁义为本,不知道是否正确?”李毅像是问了一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

    “自然自然。”朱坤笑呵呵的回答。

    “那仁义之城,是否应该行仁义之事?”李毅继续询问。

    “不行仁义之事,又如何宣称仁义?”

    “那囚禁我等在此,这算是仁义么?”李毅的这句话,丝毫不留情面,一针见血。

    “此言差矣,制器部何曾囚禁你等在此?”朱坤语气依旧如常,一点不为李毅的咄咄逼人而愤怒。

    “不可以私自离开制器部,即使出去也会有人暗中跟踪,还有人会被下禁制,这不是囚禁么?”

    “老夫认为不是,不准私自离开,这是制器部的规矩,正所谓,无规矩不成方圆,如果制器部可以所以进出,那么,被枉生盟破坏又如何是好?其次,出去也会有人跟踪,更应该说是保护,制器师的元功本就不高,要是被敌人盯上了怎么办?所以,这是保护;最后,你所谓的禁制,确切的说是为了帮助我们快速定位制器部人的位置,这样的禁制,只要元力八层就可以解开,又怎么算是禁制,你是不了解真正的禁制。”朱坤慢条斯理的解释。

    “但是这些的确限制了制器师的自由,这不可否认吧?”李毅被朱坤的解释说的也不知道如何反驳,只能再次反问。

    “也不对,自由,只是一个相对的说法,谁的自由又不是被限制的呢,你可以自由的去抢人家的东西么?你可以自由随便的杀死别人么?肯定不可以,这些自由需要被限制,制器部不是限制自由,而是制器师们为了自身的安全,放弃了一定的自由。”朱坤继续阵阵有词,说完后,还喝了一口茶。

    “那我现在如果提出要退出制器部呢?”李毅再次提出尖锐的问题。

    “哈哈哈,李毅小友,我倒是要问你,做人,是不是应该诚信为本呢?”

    “自然,人无信,无以立”

    “那你出尔反尔算是诚信么?”

    “我何时出尔反尔了?不诚信的是你们,当日用欺骗的手段把我骗进制器部,这总是事实吧。”李毅对朱坤的反咬一口很是反感,语气中有诸多不善。

    “哈哈,你当日亲自答应加入制器部,那么既然进入制器部,就应该遵守制器部的规矩,现在你又想退出制器部,这不是不诚信么?其次,你说当初我们是骗你进来,此言从何而出?我们答应你的承诺有哪一样没有做到?”朱坤针锋相对,但是语气依旧淡然。

    “这……”李毅一时语塞,发现那日制器部许下的承诺的确全部兑现了,只是和自己想象中的有太大的差距。

    “小子受教了,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李毅决定不在纠缠下去,虽然一开始幻想过通过讲理光明正大的离开制器部,不过现在看来,这几乎是不可能。

    如果双方有不同的伦理道德标准,那么就注定双方没法讲理,因为连一个共同的衡量标准都没有,又怎么去讲。

    “说。”朱坤很平静的答复。

    “我身上到底有什么秘密?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冲着我而来?”李毅问出了自己心中最大的疑惑,双眼死死的盯着朱坤,十分希望能够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哈哈……,哈哈……”朱坤笑得有些夸张,好像听到了一个非常好笑的笑话一般。

    爆竹声声辞旧岁,总把新符换旧桃。

    在很多人的期待中,新年到了,整个明德城将节日的气氛推向了最高潮,街道上的灯笼高高挂起,酒楼的门前也打起了今夜不打烊的招牌,不论男女老少,都穿起新衣服,一起感受着节日的气氛。

    制器部内,虽然不像是街道上那般,但是亦是一番喜气洋洋,不少东西都换了新的,就连各座塔上的牌匾,也重新漆刷了一遍,一切,欣欣向荣,一切,似曾相识。

    李毅今天并没有去藏书阁,在这样的日子里去藏书阁,那就显得太异类了,他不想再让自己表现的太过于不同,低调,首先就要让自己表现的和常人无异。

    独自一个人在房间里的李毅脑中又想到了昨天与朱坤的谈话,朱坤对自己最后一个问题的回答:

    “我身上到底有什么秘密?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冲着我来?”这是李毅的问题,引得朱坤一阵大笑。

    “李毅小友,你认为你和别人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我是制器宗师徐博之的徒弟,可是制器宗师的徒弟又不止我一个。”

    “对,但是你的师父只有一个。”朱坤一脸笑意的回答。

    “我的秘密是我师父?我不明白。”李毅真的有些糊涂。

    “哈哈,对的,你身上最大秘密就是你师父,所有势力也都是为此而来。”朱坤的回答很诚恳。

    “你们也是?”李毅穷住不舍?

    “我说不是,你会信么?如果你不信,我说是不是都一样的。”朱坤没有直接回答。

    是呀,李毅也明白,朱坤说不是,自己亦不会相信的,自己陷入了沉思。

    朱坤也不打断李毅,自己起身离开,只留下李毅自己一个人。

    一直到今天,李毅还是没有琢磨明白,为什么说师父是自己身上最大的秘密?回想和师父在一起的时光,真心没有感觉到师父有什么不同,没有见过师父制器,没有见过师父有什么厉害的功法,师父就像是一个慈祥的老人,和蔼可亲。

    一切谜团似乎都差一个突破点,那就是自己的师父到底是一位怎么样的制器师。

    李毅使劲的用双手揉了揉脸,感觉到好像自己的脑中一片浆糊,千丝万缕的头绪,却找不到思路,种种的未知纠缠在一起,真是要了亲的命呀。

    “哎呀,不好,和陈柳沁说好了的今天和她一起去食堂的,怎么想着想着就差点忘了呢。”李毅估算了下时间,感觉自己恐怕要迟到,于是连忙向着约好的地方赶去。

    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

    陈柳沁算是这句话后半句的忠实实践者了,带着少女的情怀,陈柳沁越来越重视自己的形象,在这样特殊的日子里,来一场浪漫的约会,想一想脸上都会发热,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这样的约会还要自己提出来。

    笨蛋,真是一个大笨蛋,陈柳沁又一次在心底里嘟囔起李毅来,不知道正在赶来的李毅耳朵会不会发烧。

    李毅快赶慢赶,最后还是没能按照约定的时间到达,等到赶到时,看见的是一脸生气摸样的陈柳沁以及那一身美丽的装扮。

    陈柳沁雅致的玉颜上画着清淡的妆容,原本清丽的脸蛋上褪怯了那稚嫩的青涩,显现出了不一样的优雅,最令人难忘的,还是那一双灿若烟花的双眸。身着天蓝色纱衣,里面的绸缎般白袍若隐若现,腰间一条随意的腰带,恰好勾勒出曼妙的身材,一条抹胸,遮不住所有的春光,偏偏又恰到好处。

    再加上那略有怒意的表情,那微微翘起的樱桃小嘴,这样的景象,当真是幽美如画,一副绝世之画。

    你那如花的容颜,为谁而开,为谁而落?

    又会在谁的心中,留下不可泯灭的痕迹?

    …………

    “你还知道来呀?我以为你彻底忘记了呢?”陈柳沁的语气中,充满了怨气,充分流露出来自己的不满。

    “啊,陈柳沁,是在是不好意,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李毅的脸有些发红,又不自觉地咽了一口口水,那声音清晰可闻,这也让他的脸便的更红了。

    “刚才忙什么呢?什么都会忘?”陈柳沁还是有些不开心。

    “没忙什么,只是突然响起朱城主说的话,一时没有注意时间。”李毅的解释很小心,自己不对在先,再说,虽然陈柳沁生气起来也很好看,但是自己更喜欢他开心的样子。

    “算了算了,不和你一般见识,下不为例呀,否则饶不了你。”陈柳沁话中,怎么听着都有一股撒娇的味道。

    “不会不会的,以后肯定准时。”李毅好像得到了****,如释重负。

    “走吧,别站在这里被大家围观了,我们还是去食堂吧。”

    两个人并着排有说有笑的走进食堂,却发现这食堂里的人还不少,制器师们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喝着酒,聊着天,好热闹的景象。

    忙碌了一年了,总是要休息一下,平时联系的也不多,不过这个时刻,也不管认不认识了,开心就好么,如果仔细观察,还会看到有护卫也在和这些人一起喝着酒。

    李毅和陈柳沁扫视了一大圈,终于在角落里找到了一个相对安静的地方,陈柳沁第一次感觉到师父说的话很多,制器师很悲哀,就连约会,都找不到一个好地方,当然她不会和李毅这样说,说的是:“这里还真是热闹,我们到那边去吧。”

    李毅点点头算是同意,不过也开玩笑的说:“怎么我们每次都是在这种角落里?呵呵,城主宴会也是呀。”

    “哼,懂什么,这叫低调,你不喜欢?”陈柳沁嘴里这样说着,心里想的却是,还不是因为你这个笨蛋,越安静一点的地方越好么,唉,真的开始讨厌制器部了,要是可以出去就好了。

    “没有,我也喜欢安静一点,呵呵,这次不会再出现穆宇轩了。”李毅又想起了上次的情况。

    说话间,连个人就坐在了桌子上,因为是新年的缘故,每张桌子上都摆着点心以及一些其他的瓜果梨桃,一些简单的小菜,一壶美酒,看上去很是丰富。

    “要不要喝酒?”李毅拿着酒壶,问着陈柳沁,眼中还浮现了那晚陈柳沁的醉态,嘴角微微有笑意。

    “不喝不喝了,一点都不好喝。”陈柳沁连忙摇着头回答,自己才不要再喝醉呢,要是丑态百出怎么办。

    听到陈柳沁说不喝,李毅也就放下了酒壶,其实自己也不想喝。

    酒不醉人人自醉,这样的环境里,即使不喝酒,也有着淡淡的醉意。

    陈柳沁情深意切的看着李毅,心中仿佛是有很多话,却不知道怎么说,不管怎么讲,有些话,女孩子确实是很那说出口。

    李毅看见陈柳沁盯着自己看,开始有些不自在,被美女盯着看,不一定是享受,有时候也是折磨。

    “我脸上有东西?”李毅摸了摸了脸,有试探着问道。

    “啊,嘻嘻,傻样呗,谁说你脸上有东西了。”看到李毅笨笨的样子,陈柳沁开心的笑着。

    “我以为有东西呢,要不你怎么一直盯着我看,呵呵,还不如吃东西呢。”依旧是有些木讷的说法。

    陈柳沁被李毅说的有些脸红,连忙解释着说:“我才没盯着你看呢,你要是不看我,怎么知道我看你,再说,我是看你后面的人呢。”声音越来越小,有些底气不足。

    李毅当然不会傻到和陈柳沁继续争论这个问题,左手拿起水果盘中的一只苹果,右手拿起一只刀,开始削起苹果来,虽然只是一只苹果,李毅却异常认真。

    陈柳沁继续看着李毅,说不出来的欢喜,或许就是这样的感觉,即使是静静的看着,心里也被幸福填满,陈柳沁的心中,便是如此。

    虽然李毅的雕刻幻器的手段不怎么样,但是削起苹果来,却是一点都不含糊,苹果在他的手上一圈一圈的旋转,苹果皮随其自然的脱离,这个动作,也是颇为潇洒。

    情人眼里出西施,李毅这一手虽然看得出熟练潇洒,但是也算不上特殊的技能,但是落入在陈柳沁的眼里,那是让他如痴如醉。

    一只苹果傚完,看着陈柳沁的样子,李毅还真是哭笑不得,将苹果皮取下,然后将苹果递给陈柳沁,嘴里说着:“师父告诉我说,过年的时候吃苹果,在新的一年里会平平安安。”

    陈柳沁的感觉那教室受宠若惊,用着不敢相信的眼神看了看李毅,又看了看递过来的苹果,一时间竟有些发愣,突然又马上接过苹果,在这瞬间,红晕迅速从脸上蔓延到脖颈处,说不出的可爱。(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