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2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至于制器,李毅始终认为这个现在对自己的逃走没有什么实质的帮助,相反,还会给自己增添阻碍,所以,除了那两件幻器,李毅就没打算去尝试载制器。

    既然不能制器,又暂时没有好的办法,那就只能先提升自己的实力,修炼元功了,李毅这样对自己说。

    因为在李毅看来,修炼元功也是逃走计划所必须的一部分,因为就算自己想出办法能够逃出去,但是自己不仅仅要逃离大院,还要逃出明德城,这就需要有一定的实力。

    如此看来,在没有确定新的计划前,自己的重心应该是在修炼元功上,李毅如是想。

    元功的根本是元力,而元力的修炼,在很多人看来是很枯燥的事情,而对于李毅,他不惧怕这其中的枯燥,他不爽的是自己的修炼竟然要偷偷摸摸的进行。

    因为李毅不敢让制器部的护卫们知道,只有将自己的实力隐藏起来,才会让对方出其不意。

    但是,想要偷偷摸摸的进行修炼,是一件难度不小的事情。

    一开始的时候,李毅还曾寄希望于制器部派人来指导自己,可是后来,他发现制器部承诺的会派人指导自己修炼元功完全是一个骗局,一个明目张胆的骗局。

    人倒是曾经派来过,但是哪里有指导自己,至今想起第一次接受指导时的情景,李毅还会气不打一处来,脑中又出现那一日的情景:

    某一天的早上,李毅的房中。

    “李师,你好,我是朱执事派来指导你修炼的。”一个年过半百的人看到李毅后说。

    “哦,太好了,一直等着您来呢。”那时候李毅卡在第五层向第六层突破的瓶颈,所以迫切希望人指导一下。

    “客气了,你有什么问题么?”来人问李毅。

    “我现在遇到了瓶颈,感觉元力已经到了六层的边缘,但是一直找不到突破的门径。”李毅虚心的请教。

    “原来如此,这个不难”说完递过来一本书给李毅。

    李毅接过来一看,是很厚的一本书,上面有七个大字:突破元力第五层。这样的情况让李毅很是不解,所以疑惑的看着来人。

    “你按这本书去做,很快就会突破了。”来人胸有成竹的说。

    “这就是您的指导?”李毅有些不敢相信的问?

    “是的,这本书是制器部不传之秘,所以一般人是不可以看的。”那人一脸认真。

    李毅随意的翻看一下,发现一大半都是一些没有的论述,根本谈不上指导,于是带着渴求的目光望着来人,开口说:“您可不可以直接指导我?”

    “哦?可以,那把书给我吧。”来人回答。

    李毅听到这话暗中窃喜,连忙把书递过去。

    来人接过书,翻开到第一页,直接书:“先来学习第一章,第一章主要讲的是……”

    李毅连忙打断,“这……就是您的亲自指导?”

    “对呀,其实你不认识字也不要紧,我可以亲自讲给你听,不用不好意思。”来人一脸正经的说。

    李毅沉底被打败,连忙对这人说,“那谢过了,我还是自己看吧,看您也是挺忙的,就不麻烦你了。”

    来人一脸惋惜地说:“那好吧,虽然你的天资并不好,但是可以随时向我请教。”,然后便离开了。

    留下了目瞪口呆的李毅,以及一肚子的怒火。

    这是欺骗,这是制器部赤裸裸的欺骗,这算是什么指导修炼,这简直就是坑爹,这简直就是不要脸的****行为,李毅的心中怒斥着,用着自己所能想到肮脏词语的极限,但是却也无可奈何。

    后来他从张制器师那里得知,所有想要修炼元功的制器师,都会都得这样一部类似的书,区别就是,第五层可以改成第四层,也可以改成第六层。

    至于原因,很简单,制器部要的是你制器,不是你的武力,所以人家怎么会真心指导修炼,那只不过是骗你进来的一个美好借口。

    因为有了这样的一段经历,李毅明白,在这里面,想要修炼元功,还是要靠自己,而且只能靠自己。

    只能依靠自己,还得偷偷摸摸的修炼,法克,这是一件多么蛋疼的事情。

    想到这些,李毅忽然想到自己那天看到的朱明华与另一位高手的大战,甚至这样机会不易的李毅不顾自己的元力不够,强行观摩,甚至还有用了‘通视’的技法,完完全全的看下来,自己是泪流满面,不知情的人还以为自己伤心过度呢。

    但是,这样的观摩收获是显而易见的,李毅现在面前的书上,就有他凭着记忆画下来的朱明华和容小北的剑招,虽然不完全,但是对于李毅来说,这就已经非常不容易了。

    前面说过,元功分为元力和功法,功法其实也要分为两部分,一是心法,另一就是招式,不管你用什么兵器,都会有一定的招式,不过因为心法一般会和招式配套,所以常被人统称为功法。

    李毅也学过一套刀法,是他师父交给他的,但是,这套刀法在他看来,简直就是在画画,一点威慑力都没有。所以他练了不就就放弃了,因为他的师父告诉他,如果他真的喜欢元功,以后可以交给他更厉害的。

    这样一来,在功法方面,李毅就是只有心法,而没有系统的练过招式。

    没有招式,你就是没有爪牙的老虎,任凭你再厉害,你也发挥不出来元力的实力来。

    所以,李毅视自己前面的这些剑招为珍宝一般,虽然自己用的是刀,那有什么,兵器本来就是相同的,在这,摆在自己面前的可不是一般的招式,那可是高手的看家本领,所以李毅很用心的学着。

    制器部的藏书阁空间很大,每一层又是相对独立的,平时这一层二层几乎就不会有人来,因为这里的书太浅显了,全都是一些基础的知识,虽然制器师们对于基础知识也不一定了解,但是,他们更重视的是高深的知识,特别是在自己专注的领域里。

    现在的制器,分工化比较严重,也就是说,制造幻剑的制器师,就负责制造幻剑,如果他想要制作幻刀,就需要现学现卖,虽然也可以制作,但是肯定不如专门负责制幻刀的好,不求广,只求精,或许就是这个道理。

    这也是为什么制器宗师难出的原因,公认的制器宗师条件还有一条就是要至少专于三种类型不同的幻器,这也是为什么陈柳沁的师父是准制器宗师,因为他只是在制作幻剑上,达到了宗师的标准。

    可以说,若是论基础知识的广度,李毅恐怕都不会输给陈柳沁的师父,也就是那位制器部的准制器宗师。

    现在的李毅肯定是不会意识到,这样的经历对他以后的帮助是有多么大。

    因为藏书阁第三层的天然优势,所以这里成了李毅修炼剑式的最佳场所,只是他只能有一直木棍来代替剑。

    一招一式,练的都是无比认真,没有烦躁,没有气馁,一遍一遍的重复练习着,没有运用元力,只是单存的用姿势去模仿着。

    不知不觉中,又是一天过去了,有些疲惫的李毅也离开了藏书阁的第三层。

    因为有所收获,所以李毅的心情不错,以至于他在回去路上颇为得意的哼着小曲。

    声音很低,只有仔细去分辨才听出来内容:

    “不如练武,制幻器也不如练武,看书也不如练武,不如练武,聊天不如练武,……”隐隐约约中,还带着某种曲调。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忙碌,所以便像是忽略了身边的人。

    有时候,不联系不等于是忘记,不联系不等于是冷漠,只是缺少机会,一个合适的机会而已。

    陈柳沁几乎每天都会在李毅的塔下徘徊那么一小会,之所以徘徊,是因为最近她回来的很晚,想要去拜访,又感觉时间太晚了不合适,以至于用徘徊来期待一场偶遇,却一直未能遇到,于是,不知不觉,这种好像成了一个习惯,虽然,才五天的时间而已。

    五天可以做什么,陈柳沁可以告诉你,五天可以形成一种习惯。

    李毅自然是不知道这些,因为一般情况下,陈柳沁在他住的塔下的门口晃悠的时候,李毅基本上都是在藏书阁,陈柳沁认为已经很晚了,但是,李毅却每天都会在藏书阁呆到更晚的时候。

    一遍遍的重复自己记下来的剑招,不厌其烦的重复,一共重复了多少回,真的是很难记得清楚了,好在,重复总是有收获的,自己终于可以完成的舞出自己记下来的剑式了。

    看似很简单的剑式,等真正的练起来才知道是有多么困难。

    观察到的剑式中有很多在李毅看来不合理的地方,比如其中有一式是直向刺出,但是剑出一半,却又忽然变为横扫,如果你以为这样就结束了,那就不算难了,因为后面还跟着一个回撤以及直挑。

    这样的一式剑招说起来简单,看起来也简单,但是用起来,这的不简单,特别是在运用元力的时候使用这些剑式,李毅的感觉就是自己的元力不断的在体内碰撞。

    那一种感觉,仿佛是五脏六腑都在晃动一般,李毅几乎就坚持不下去了。

    像是这样的剑式,还不止一式,这些看似简单的剑式连在一起,有时候就会变成了极其不合理,但是当使用出来的时候,又会发现,果然不同凡响。

    不管怎么难,李毅咬着牙坚持下来了,一套残缺不全的剑式,经过千百次的重复,经过一开始只是形似的比划,经过一点点的运用元力舞出,进过了许多次的苦不堪言,李毅终于算是练的有模有样了。

    功夫不负苦心人,也不过如此了,凭着自己的记忆练到这个地步,也是着实不易,虽然李毅没有一点窃喜,但是,他的坚持,他的努力,值得为自己骄傲。

    有所成就的李毅心情大好,又哼着自己的小曲往住处走。

    “唱的不错呀!倒是大点声呀”清脆的声音忽然在空旷的院落中响起,显得空灵而优美,显然,陈柳沁今天徘徊的时间长了,所以碰到了回来的李毅。

    偶遇,是不期而至,还是早有安排?

    一听声音,李毅就知道是好久不见的陈柳沁,这么晚还能遇见,真是不易,李毅的心里有些欣喜,不过却没有在脸上表现出来。

    “啊,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怎么这么晚还在这里。”李毅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一见到陈柳沁,嘴就笨的不行。

    陈柳沁哀怨的注视着李毅,那眼神让李毅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感觉好像是自己对不起她一样,真是奇怪了,怎么会有这样的感觉。

    陈柳沁心里的哀怨就更大了,这个笨蛋这么久也没有找过自己,居然问自己为什么这么晚还在这里,还不是为了等你,明知过问,还是真傻?不管哪种,从来不去找自己,就足以让自己生气。

    “我不来找你,你也不去找我呀?”陈柳沁伴着脸,表达着自己的不满。

    “不好意思,最近有点忙过头,还有你不是说你最近也很忙么,所以没去。”李毅小心翼翼的回答,不知道为什么,很是害怕惹陈柳沁生气。

    看到李毅的样子,陈柳沁在大的气也表现不出来,只能无奈的在心里说,这人还真是实在,世上怎么还会有这种人。

    “师父让我来告诉你,明天,朱城主回来,据说还会单独的召见你。”陈柳沁说出来意,今晚还真是有事前来。

    “哦,知道了。”

    “师父还说了,在朱城主面前,最好不要乱说话。”

    “哦,知道了。”

    “李毅,你知道不,你真是一个大笨蛋。”陈柳沁有些气冲冲。

    “哦,知道了。”李毅还回答的一脸坦诚。

    陈柳沁无语中,这人,真是极品呀,自己怎么会对这样的人生出情愫,唉,陈柳沁感叹着,其实心中却并不是这样想着。

    随意的又聊了点事情,两个人散去。

    一夜平安无事,睡梦中,很快的就来到了天明。

    李毅一如往常般按部就班的修炼,先是修炼眼力技法,然后是元力,同时,他也在等着朱坤的前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敲门声响起,李毅走到门前打开门。

    朱父子两个人站在门前,朱坤一脸和蔼的笑容,率先开口:“李毅小友,不请老夫进去?”

    “城主请进,执事请进。”李毅很平淡的说着,没有惊喜,亦没有意外。

    “我就不进去了,城主说你有事情要问他,我就回避一下吧。”朱明华主动提出自己要离开。

    朱坤随着李毅进入房间,一点架子也没有,看到房屋内的整洁,还称赞的说:“小友真是勤快人,这是我看过的最干净的制器师的房间了。”(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