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23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朱坤之所以问这个,因为他听说随从说自己的夫人很是喜欢一件礼物,而记录单上写着的是李毅和陈柳沁两个人送的,同时他听自己的儿子朱明华说过,李毅自打进入制器部,从来没有制器过,所以想问个清楚。

    “让城主失望了,我只是帮手而已,主要是由陈柳沁制作的。”说完这句话,李毅还看了看陈柳沁,陈柳沁娇媚的姿态落入他眼中,引入他的脑海,触动了心底那最柔软的地方。

    “呵呵,陈柳沁姑娘当真也是制器器材呀,再次替夫人谢过了”朱坤诚恳的感谢,“老夫还有事,就先离开了,你们慢慢享用。”说完就转向别的地方。

    李毅扶着陈柳沁坐下,眼睛有意无意的看着旁边的醉着陈柳沁,心情似乎也有些平静,暂时,忘却了所有的疑惑。

    醉里不知身是客,方得心安。

    一朝酒醒,几人心碎几人难。

    李毅再次睁开眼睛时,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刺眼的阳光照进屋子里,朦朦胧胧间,竟有一些分不清是醉是醒,是梦境还是现实。

    李毅不断的晃动头脑,希望能让自己清醒一些,经过不断的努力,终于感觉到意识开始回归自己的大脑,随意的看了一眼房间,不是别处,真是他在制器部的那间房。

    自己昨天是怎么回来的?李毅很用力的想着,但是怎么也想不起来,不过从现在的情况可以推知一二,肯定是有人送自己回来的,至于是谁,一丁点都没有。

    莫不是陈柳沁?不可能,那丫头比自己还先醉的,怎么可能送自己回来,也不知道她是不是也被送回来了,李毅自然而然的想到了陈柳沁,嘴角边,有自己都没意识到的微笑。

    简单的洗漱一下,李毅想要仔细再回想一遍关于穆宇轩事情的前前后后,看看自己能不能找到线索。

    首先是在商铺的相遇,穆宇轩为了接近自己,刻意抢先购买陈柳沁相中的针笔,然后又一定要送给自己,自己没有接受,便又想办法送给了陈柳沁。

    然后就是在宴会上,穆宇轩又是刻意的找到自己,而且中间还动了杀机,最后又道破自己的身份,却只是说想招揽自己,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因为头脑清醒的缘故,李毅很快就发现了一个问题,第一次在商铺的时候,自己告诉穆宇轩自己的名字是韩超。

    但是在城主宴会上,彭玉过来的时候,有叫自己的真名字,此时穆宇轩听到以后一点都不意外,这说明,穆宇轩知道自己在商铺中用了假名字,同时也知道自己的真名。

    那么,穆宇轩一定调查过自己,这一切,仅仅是招揽这么简单么?

    李毅的眉头紧骤,不断的在思考着各种可能性,从中寻找着蛛丝马迹。

    一定不是,明知道我是明德城制器部的人,肯定不会轻易被别人招揽去,但是他还坚定的说自己是要招揽,这显然不合理,那么,他一定另有目的。

    想到这些,李毅的心态也就开始放松起来,既然对方另有目的,那么就一定还会再出现,所以自己何不守株待兔,等着穆宇轩自己暴露意图。

    对,就这么办,不过现在这样子可不行,自己元功的修炼已经停留原地好久了,不能在这样下去了,要继续开始修炼了,没有实力,就只能任人宰割。

    下定了决心的李毅眼睛里又迸发出希望,目光越过窗子,越过高高的院墙,一直到那没有边际的远方,眼神中隐隐带着期待,总有一天,我会逃离这里,李毅在心里再一次为自己打气。

    在绝境中找到希望,在困境中坚持再坚持,不抛弃,不放弃。

    这句在《幻与人生》书上出现的话,想起在李毅的脑海中。

    李毅又想起了陈柳沁,他发现自己每每心情不错的时候,都会不自觉的想到陈柳沁,一颦一笑,似乎都印在了自己的心里,这一种感觉,说不清道不明,李毅也不知道到底意味着什么。

    不得不说,在感情方面,李毅纯洁得像一张白纸,所以才会表现的异常木讷和不解风情。。

    要不要告诉陈柳沁自己要逃走?

    如果告诉的话陈柳沁会不会告诉朱明华,毕竟这里是她长大地方。

    可是如果不告诉,如果不告诉的话,加入自己逃走了,那么,陈柳沁会不会伤心,会不会怪自己。

    一想到这些,李毅心里就有些烦乱,也有些不安宁,自己很确定,陈柳沁会不会伤心自己不知道,但自己一定会自责内疚。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或许是因为她是我最好的朋友吧,李毅这样告诉自己。

    唉,还是不要想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

    陈柳沁的房间内。

    早就已经醒来的陈柳沁还躺在床上,有些呆呆的望着天花板。

    刚清醒时陈柳沁发现自己在床上,着实是吃了一惊,以至于连忙检查自己的衣服,发现并没有什么异样,陈柳沁安心的拍了拍自己。

    昨天,难道是他送我回来的?

    应该是吧,记得就是因为陪他喝酒,自己猜喝醉的。

    也不知道自己喝醉以后有没有乱说什么话,要是把什么都说出去,哎呀,羞死人了,希望不会吧。

    也不知道他对自己是什么感觉,这个笨蛋,一点都不主动,大笨蛋,难道还要我个女孩主动,真是笨死了。

    对了,他好像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为什么呢?想到这里又看了看那天自己拿回来的那间幻器,她现在可以肯定这是张制器师做的,可是李毅为什么要说是自己做的。

    难道仅仅是为了虚荣?不可能。

    那是为了什么?还有这幻器的功能,虽然没有完全看明白,但是陈柳沁还是发现并不是向李毅和自己说的那样简单,有好几次,陈柳沁都想彻底的问清楚,但是都忍住了。

    谁还没有秘密呢!更何况人家是制器宗师的弟子。

    唉,希望有一天他能把这一切都告诉自己吧,呵呵。

    对了,一会还要去问下师父,为什么那么多人想要得到李毅,得不到就像杀掉。

    躺在床上的陈柳沁,思绪万千。

    …………

    朱明华的房间里。

    朱明华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前面放着一个册子,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字,在他的前面,有两个人毕恭毕敬的站着。

    “这些都是李毅支取的材料?”朱明华向其中一个人问道。

    “是的,大人,按照您的吩咐,李毅支取材料并不受限制。”一个人如实禀报。

    “恩,做的不错,以后还要这样继续下去,还有不要让他起疑心”朱明华吩咐道。

    “是,属下谨记。”

    “好,那你先下去吧,有什么事情随时禀报”,朱明华的命令一出,那个负责材料的人也不再耽误,马上离开了房间。

    片刻之后,朱明华开始向另一个人询问。

    “司帕,你昨天送他回去,在他的房间里有没有见到什么制器成品?”

    “没有,房间内很是简单,制器台上也很干净,不过有一套针笔摆在上面,针笔看上去还比较新,应该是才买不久。”司帕,朱明华的亲信,也是昨天送李毅回去的人。

    “呵呵,看来是奈不住寂寞了?你知道么,昨天父亲和我说,我们制器部制器师送的贺礼中,有一件很独特的礼物,记录上送的人是李毅和陈柳沁,你说,是谁做得更有可能?”朱明华用手敲了敲头,好像在为这个问题而苦恼一样。

    “都有可能吧,陈柳沁虽然对制器一知半解,但是经常会做出一些意想不到的幻器,至于李毅,自打进入制器部,除了看书就是看书,似乎对制器一点不懂,但是属下感觉这是他在可以隐藏。”

    “恩,你说,最近陈柳沁是不是和李毅走得很近?有没有看出什么苗头?朱明华继续询问。”

    “他们俩最近的确是联系不少,由此来看,说贺礼是两个人一起做的也有可能,至于苗头,属下愚笨,暂时还看不出来太多,但是肯定不是普通的朋友关系。”司帕的回答实事求是,一点虚假的成分都不在。

    “呵呵,不是普通朋友,这很好呀,这样或许能够更让李毅死心塌地的留下来。哈哈哈……”

    “属下还有一件事没说。”

    “但说无妨。”

    “我感觉李毅似乎更在意元功,而不是在意制器。”

    “为什么?”这样的说法引起朱明华的注意力。

    “那天,老大您和那个不知名的高手过招,李毅一直在观摩着,我曾留意到,李毅在观摩的过程中双眼曾不自觉的落泪,想必是您和那人比拼时,李毅明明元力不够,却妄自强行观摩所致,即使是这样,他还是坚持的看着,如此表现,更像是一个武者。”司帕的话条理清楚,说的很明白。

    “呵呵,制器宗师的徒弟不制器,跑过来练元功,哈哈,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朱明华有些调侃的说,“不管这些了,就算他不会制器也不打紧,只要能引来他的师父就好。”

    “徐博之会不会也以为自己的徒弟死了?”司帕说出自己的担心。

    “不会的,徐博之如果那么好骗,他现在早就是某个势力下的专用制器师了,只听说他有这么一个徒弟,所以他会出现的。”朱明华底气十足。

    …………

    客栈,一间普通的房间里。

    穆宇轩放下自己手中的茶杯,揉了揉太阳穴,好像要赶走疲惫一般。

    在台面前,摆着两幅地图,一副是明德城的地图,一副是制器部的地图。

    地图上被勾勾画画,特别是在明德城的那副地图上,画的有些乱,但是最终,有三条比较清晰的路线被确定下来,如果钱广看到,他一定会明白,这三条路线是离开明德城最直接的路线,同时也是防御最少的路线。

    至于那副制器部的地图,上面的勾画少了很多。

    穆宇轩有些自言自语地说,“不行呀,这幅地图能得到的信息太少了,还要想别的办法。”

    “唉,真是愁人,缺一个机会,看来还是要等待机会”又是思考了一会后穆宇轩再次说出来。

    李毅,呵呵,希望你能给我个惊喜,不让我枉费心思,哈哈,有意思的小子。

    …………

    朱坤的六十寿辰典礼已经完毕了,但是明德城并没有因此而安静下来,年关将至,热闹的气氛更上一层楼,车水马龙,人来人往。

    李毅对于年关的概念,仅限于小时候的记忆中,和师父在一起生活时,最多也就是会弄一桌子美味佳肴,除此之外,倒是看不出来年关有什么特别。

    所以,外界的情况,他一点都不关心,这两天来,他又好像是恢复了以前的生活,充实而忙碌,带着希望前行,答应给陈柳沁的幻器,一天前就在于陈柳沁的合力制作下制作完毕,因为有了前面的铺垫,所以这一次做的比上次还要好。

    陈柳沁拿到幻器时开心的不得了,激动的抱住了李毅,虽然只是一小下,可还是弄的李毅一脸的抹不开。

    陈柳沁最近很忙,忙得有点不可开交,原因是她要陪着师父到各个部门去拜访,这是每年都要进行的事情,虽然枯燥无味,但是因为头顶着师父的关门弟子的名号,也是推脱不了,这个制器部,也只有她的师父能够享受到随意进出的待遇,所以她也算是借光了。

    不同于以往,这次是陈柳沁主动要求陪着师父四处拜访的,这让他的师父很是意外,也十分开心徒弟懂事了。

    不过若是让他知道陈柳沁有自己的小算盘,那就是希望能够从他这里得到一些关于李毅的事情,他还会不会高兴。

    女儿家的心思,还真是难以捉摸,至少陈柳沁的师父还不了解他的徒弟。

    上一个逃离计划的半路夭折,令李毅意识到自己需要寻找一个更好的方案,这种方案不能再是肤浅的转空子,因为自己能想到的,制器部的护卫这么多,肯定也会想到。

    躲在藏书阁二层的李毅,面前依旧在放着一本书,但是心思却不在这书上,这里的书几乎都已经看完了,暂时他还不被允许去第三层,即便如此,他依然喜欢呆在这里,因为这里可以给他很好的掩饰。

    李毅明白现在自己需要的是一个完整的计划,一个能够帮助自己逃离的计划,但是目前还是想不出来比较可行的,还是老原因,自己只有一次机会,不成功的话,以后就会被死死的看紧,所以没有尝试的机会。(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