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23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思前想后,李毅还是不愿意冒险,对方虽然有杀气,但是似乎又不是一定要杀了自己,自己没必要让彭玉率先挑起事端,于是开口便说。

    “他呀,名叫穆宇轩,是我的一个朋友,平时不务正业。”李毅虽然没有实话实说,但是在言语中,想要激怒穆宇轩的意思很是明显。

    陈柳沁听到李毅的回答,差点没笑出声来,而在对面的穆宇轩,显然没有李毅的话激怒,还是保持着微笑,同时,还主动对彭玉说:“在下穆宇轩,见过‘神拳’彭玉。”

    彭玉没想到人家还认识自己,对方的彬彬有礼,让他反倒有些放不开了,含糊的回答:“哪有哪有,名声这个东西,都是别人吹出去的。”

    穆宇轩没有接着彭玉的话,再次开口对李毅说:“李毅,你还没有猜呢?”

    “你想招募我。”因为彭玉的存在,李毅底气多了些,至少就算是对方翻脸,也可以保证陈柳沁没事,所以,直接随便猜测了一下。

    “呵呵,恭喜你,猜对了,可惜,没有奖品。”穆宇轩依旧是笑呵呵的说着。

    “你为什么这么有信心?即使是在这宴会上。”李毅问出了自己的疑问,虽然话没有明说,但是他相信穆宇轩能够听明白,他要问对方的是:你为什么这么有信心在这宴会上自己不动手也可以杀了我。

    穆宇轩笑呵呵的看着李毅,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连嘴都没有动,但是,清晰的声音想起在李毅的耳中。

    “你刚才的表现不错,作为奖赏,我可以告诉你,原因很简单,因为我知道你的身份,制器宗师徐博之的徒弟,也是前一段时间明德城混乱的最根本原因,同时还是众多势力的目标,这个目标,不一定是要招募你,招募不到就会不计条件的杀了你。所以如果我把这个消息放出去,你懂得,在这宴会之上,依然会有人动手杀了你。”穆宇轩的声音很是平淡,听不出一点情绪。

    这种直接传音的方法李毅已经不是第一遇到,倒是不惊奇,但是,随着穆宇轩的话一字一字的落入他的耳中,他的脸色迅速变化了起来,眼中满是不可思议的神情。

    从对方的语气,李毅很清楚的明白,对方并不是猜测自己的身份,而是很确定,而且,对方似乎什么事情都知道,虽然没有明说,但是似乎已经知道了朱明华的李代桃僵的计策。

    而且对方说的话一点都不夸张,亲眼看了那日各势力疯狂举动的李毅自然是明白,虽然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这么招风,但是如果自己还活着的消息一放出去,那么就算是在这宴会之上,也难免会有人出手格杀自己。

    李毅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没有人愿意平白无故的就死去,李毅也不例外,但是,现在的情况却就是像有一把无形的枷锁架子自己的脖子之上一样,随时随刻可以让自己不明不白死去一样,这样的感觉,任谁也不会感到好受。

    李毅的火很大,这算怎么一回事,不得安宁,这一种火气,在心里直接化作愤怒,本来自己就是一团迷惑,你还这么刺激我,没火气,那才怪。

    强忍着心中的不安,李毅狠狠的盯着穆宇轩,几乎用着颤抖的声音:“你是谁?你到底是谁?”

    这话一出,彭玉愣了,这小子喝多了?还是傻了?刚才他还不是说这个人是他的朋友叫穆宇轩么,怎么突然又问对方是谁,这唱的是哪一出?

    陈柳沁也是异常惊讶,顾不得自己的羞涩,连忙抬头看向李毅,因为她从李毅的语气中,听出了心中的愤怒,那难以掩饰的愤怒,冲动是魔鬼,她生怕李毅会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来。

    一张酒桌,四个人,再次陷入一个更大的沉默中,除了当事人,谁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李毅此刻,似乎已经在爆发的边缘了。

    李毅的眼中有些赤红,似乎有火气即将蹦出,心情激动的他甚至将牙齿咬得格格作响,目光始终紧紧的盯着穆宇轩,仿佛穆宇轩的答案让他不能满意就会动手一般。

    没有人比他更想要知道答案,飘无的第六感在告诉自己,这个穆宇轩似乎能够给他答案,一切自己想要的答案。

    彭玉这时觉察出来李毅的异常,和李毅相处的时间不长也不短,从来没见过他这样,同李毅一样,目光停留在那个叫穆宇轩的男子身上,看来自己一开始的猜测是对的,这个人果然不正常,暗暗有所准备的彭玉密切的关注着穆宇轩的表现,一切都表明,只要情况稍有不对,他会毫不犹豫的出手,即使这是在城主的宴会上。

    彭玉之所以来到这里,并不是因为偶然,而是他在无意中看到了李毅这桌子上的不正常,所以才过来看个究竟,但是刚才,听到李毅说那个人是他的朋友,彭玉还以为是自己过于敏感了。

    桌面上的气氛,比刚才更是紧张,几乎如剑拔弩张一般。

    穆宇轩在两个人死死的注视下,依旧挥洒自如,给自己倒了一杯酒,轻轻的拿了起来,先是在鼻前一问,作陶醉状的摇了摇头,然后一饮而尽,优雅的表情,自然的动作,休闲的神态,简直就是怡然自得一般,全然没有将李毅的表现放在放在眼里。

    轻轻地将酒杯放在桌子上,穆宇轩正视李毅的目光,用着不咸不淡的声音说:“呵呵,李毅,没听过一句话么,不要愤怒,愤怒会降低你的智商,现在,你似乎愤怒了!”这一番话的语气倒像是在教导自己的孩子一般,一点拘束都没有,在这种情况下说这些,让人难以置信。

    李毅丝毫不受穆宇轩的所答非所问的影响,声音在颤抖着,继续重复了自己的问题:“你是谁?”

    “唉,我是穆宇轩,你早就知道的。”穆宇轩的语气中似乎是在惋惜着什么。

    “你到底是谁?”李毅声音突然升高,以至于旁边的桌子上的人纷纷向这边望过来。

    “再说一遍,我是穆宇轩,别把问题想得太复杂,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有些事情被别人知道,也不用过于太在意。”说完这些,穆宇轩又喝了一杯,站起身,向彭玉和陈柳沁示意一下,然后转身就离开了这里。

    只不过他的声音依旧想起在李毅的耳朵里:“放心吧,你的身份我无意泄露,不过你说我想招揽你,这个你说对了,看我能不能招揽成功,哈哈哈……”

    陈柳沁看着李毅的情绪剧烈的波动着,有些心疼,于是主动握住李毅的手。

    愤怒中的李毅感觉到手上传来一股凉意,直入心扉,那软如无故般的纤纤细手,此时此刻,将所有的温柔与关心传递到李毅的心里去,李毅开始冷静下来。

    转过头来向陈柳沁微笑一下,算是对自己刚才的失态的解释。只是那手,还被陈柳沁握着,似乎握着的人没有放开的意思,被握着的人也没想挣脱,关系,在无意中更进一步。

    李毅开始仔细回想两次与穆宇轩接触时穆宇轩说过的话,他希望能够从中找出什么。

    可惜,想来想去,依然是个谜,穆宇轩知道自己的身份,自己却不知道人家的,穆宇轩直言不讳的说要招揽自己,然后有杀机毕现的要杀了自己,他到底是谁?他到底想做什么。

    李毅突然发现自己又陷入了一个未知当中,当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陈柳沁看见彭玉好像是有话对李毅说,想到自己在这里也不是很好,于是放开手,站起身来对李毅说:“我去师父那里问点事情,你和彭大哥先聊着吧。”说罢,便转身离开。

    桌子上只剩下李毅和彭玉,彭玉看着一脸苦涩的李毅,有些担心的问着:“怎么样?在制器部过得还好?”

    李毅暂时放下自己的疑问,面对着彭玉的回答,有些哭笑不得。

    “你应该早就知道了吧,那个地方,简直就不是人呆的。”虽然在制器部已经快一年了,李毅对这里依旧没有好感,始终感觉自己像是被囚禁了一般,因此他从来没有放弃过要逃走的念头。

    “唉,说起来,还真是希望那天没有带你去制器部,那么,就不会有后来的一些列事情了。”彭玉有些后悔的说。

    “呵呵,你什么时候还变得儿女情长了?这些事情,躲不掉的,事实上,他们早就已经在调查我了,要不然怎么会那么巧说我是……”李毅安慰着彭玉。

    话还没说完,彭玉就用手势制止了李毅继续说下去,然后自己开口道:“人多耳杂,有些事情你我都明白就好了,你也知道,如果在被人听去,说不上又是一场血雨腥风。”

    “彭大哥,你知道原因?为什么会这样?”李毅迫切想要知道答案,所以目光中充满了希冀,希望彭玉能够告诉自己原因。

    “我也不知道”彭玉的话中有些落寞,继续说:“有时候不知道反而更好,对于你我都一样,知道的越多,也就意味着要承担更多的责任。”

    “连自己的事情都弄不明白,真感觉是一个悲哀。”李毅有些苦笑。

    彭玉举起酒杯,然后说:“总会有明白那一天的,制器部把你留下来,而且费了这么多大的心思,一定是有原因的,或许某一天,他们会主动告诉你。”

    “呵呵,希望如此吧,不过把自己的谜团寄希望于别人的解答,我十分厌恶这样的处境。”

    “姑且认为一切自有定数吧。”彭玉作了总结,同时将面前被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看着彭玉的样子,李毅意识到彭玉一定也是有着不一样的经历,所以虽然平时表现的五大三粗,但是,一旦认真起来,其对人生和世界的看法,往往都有很强的沧桑感,这样的沧桑,不是靠年龄的堆积,而是经历的积累。

    学着彭玉的样子,李毅也将面前杯子中的酒一饮而尽,烈酒入喉,却也烧不断自己心中的疑惑。

    …………

    朱坤一桌一桌的敬着酒,不知喝了多少,但是,此时此刻一点醉意也没有,当来到李毅的桌子上的时候,依旧能够谈笑自如,老当益壮,也不过如此。

    此时李毅这一桌子上,彭玉已经离开了,毕竟他不是制器部的,不可能一直呆在这里,陈柳沁又回来坐在了李毅的身边,除此之外,那些看着气氛不对而离开的人,此时也都回来了,只不过显然喝的都有点多了,有些醉醺醺的样子。

    李毅断断续续的也喝了不少,或许是心不在此,虽然没少喝,但是看上去却没有一点醉意,好像是很安静的在那里想着什么事情。

    至于陈柳沁,看到李毅不开心的样子,心里也是不舒坦,一向不喝酒的她破天荒的陪着李毅喝了一些,只是因为不胜酒力的原因,致使脸色红的仿佛能挤出水一般,那如花的容颜,那娇媚的醉态,不知道让多少人侧目。

    众人看到城主过来,赶紧起身,就算是喝多了,就算自己是制器师,在这明德城之主的面前,也是不敢放肆的。

    “诸位能来,老夫不胜感激!”一开口就是不知道说了多少遍的套话。

    “哪里哪里,这是我等的荣幸呀,祝愿朱城主福如东海,寿比南山。”桌上的人回答的声音有些参差不齐,但是大同小异,但是有两个人除外,一个是已经醉的舌头都有些打转的陈柳沁,另一个就是心不在焉的李毅。

    朱坤还记得李毅,于是转而望向李毅,说道:“李毅小友,看你一脸沉闷,可是有招呼不周的地方?”

    朱城主的问话,让这桌子上的人很是吃惊,知道李毅身份的人,很少,少的几乎可以忽略,所以,看到城主这样礼遇一个小子,其他人的心里,难免会有惊奇。

    “不敢不敢,只是有一件事情想请教城主?”因为彭玉刚才话里的提醒,李毅突然想直接问朱坤。

    “原来如此,但是抱歉了,今日来客颇多,略有不便,等他日,老夫必然恭请小友到府上做客,一解小友心中疑惑。”朱坤没有怪罪李毅的莽撞无礼,反而很诚恳的对李毅表示抱歉。

    “那多谢城主了。”李毅的声音听上去很冷,他对这个城主也没设呢好感。

    “客气了,对了,老夫也有一事想问”朱坤语气中丝毫没有上位者的意思,商量询问的意思十足。

    “城主请讲,不过先说明,我可不一定知道答案,我的问题比任何人都多,又怎么帮助别人解答问题。”

    “呵呵,小友真是实在。老夫就是想问一下,今日的礼物,可是你亲自制作的?”(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