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232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这个,呵呵,怎么突然变懒了……”听到了李毅的解释,陈柳沁就明白了原因,但仍旧开玩笑的说着。

    “意外意外,让你见笑了!”说话的同时,还再次用手揉了揉眼睛。

    “怎么,不让我进去?一直让我在门前站着和你聊?”看到李毅的样子,陈柳沁莫名的就像逗逗他。

    “没有,没有……”李毅刚要请陈柳沁进来,突然想到自己制器台上的东西还没有收拾,便又不想让陈柳沁进去了,至于原因,恐怕只有他自己才明白。

    “要不你看这样,我洗漱一下,你一会在进来?”李毅有些试探的问着。

    “唉,你什么意思,是让我站在外边等着你洗漱结束?你一个男的,怎么像个女孩子呢?”

    “不是,不是,现在有点不方便,真的不方便……”李毅的解释有些牵强。

    一听到这话,陈柳沁反而起了好奇心,对着李毅说:“没事,制器师的房间乱也是正常,我不介意的。”陈柳沁嘴上这么说,心里想的却是李毅一定是有什么秘密,不行,自己一定要进去看看。

    李毅执拗不过陈柳沁,只好在心里暗暗地埋怨着自己,行动上将陈柳沁请进房间里。

    一进入房间,陈柳沁一眼就看见了李毅房中那有些杂乱的制器台:几把刻刀散落在台面上,地面上洒落着不少幻石的石屑,似乎还有几件雕刻完整的器具摆放在上面。

    “啊,原来你在偷偷摸摸的制器呀,不仗义,这都不告诉我,再说,这有什么不方便的,怎么还怕我偷学你这位大师的技艺呀,哼,小气,真小气。”陈柳沁嘴上丝毫不留情,似乎是特别愿意调侃李毅一番。

    李毅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勉勉强强的解释说:“不是的,你可别这么说了,我怎么能是大师呢,这都是随便弄一下而已”

    陈柳沁撇了撇嘴,似乎是不相信李毅的话,心里带着好奇继续问“结果怎么样?大师出手,肯定是效果不凡吧?你别说,我看你上次制作的幻器了,刀法不错,比我强多了。”话中充满了赞赏。

    李毅支支吾吾的说:“一点也不好,昨晚就一直在忙乎着这件事,一直到今天早上,所以……”说到这里,李毅也不知道怎么继续说下去,男子的自尊心让他怎么也说不出自己接二连三的失败。

    “太自谦了吧,呵呵,不介意我观摩一下吧?让我学习学习。”

    陈柳沁陈恳的请求着,然后也不管李毅是不是同意,径直的走到制器台前,随手就拿起一把幻石匕首,仔细的观察起来。

    李毅的汗,不自觉的从额头上冒了出来,顿时睡意全无,精神无比。

    老天呀,你是在和我开什么玩笑呀,怎么让她这么早就来了,怎么也要等我收拾完毕吧,这样一来,自己岂不是丢人丢大了。

    时间一点一点流过,李毅的感觉,像是在等待着审判,煎熬,十足的煎熬。

    制器台的前面,陈柳沁手里拿着匕首,脸上充满着期待的神色。

    片刻过后……

    “咦……”陈柳沁运用起眼力技法,观察了几遍以后,发出了惊异的声音,似乎还有点不确定的问,“这个,这个幻石匕首……,纹络的主脉是不是坏了?”

    李毅在一旁陪着说:“恩,不太熟练,一时没控制好力度。”而脸上,开始出现了不自然的红色。

    陈柳沁倒是没有在意,自己也出过这样的状况,满脸惋惜的说:“真是可惜呀,几乎马上就要成功了!”说完之后,还是不等李毅说什么,继续在杂乱的制器台上寻找,又拿起另一件幻器观察起来。

    又是一段时间之后……

    “啊?这个,这个……,是不是也没有成功呀?”声音中充满了疑惑,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

    “恩,还是力度的问题。”李毅的声音听起来依旧平静,但是脸上的红色,有所增加。

    有些遗憾的把手上的幻器放在一旁,陈柳沁没有放弃,继续寻找了起来,马上就拿起了第三件,先是看看了身后的李毅,因为李毅低着头,并没有看到李毅的神色,然后才开始观察起来。

    这回很快,陈柳沁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又再次仔细的重新观察着,生怕自己看错了一样,又是一会,还是用着不确定的语气问道:“这件好像是又失败了吧?”

    李毅无言以对,只是脸上的红色更加深,几乎和某种动物的屁股有的一拼了。

    陈柳沁的心中也有些失落,因为她在心里中,更期待的是另一种结果,不过并没有变现出来,转而想到四件里面有一件成功,虽然成功率有点低,不过也不错。

    自己第一次也差不多是这个样子吧,陈柳沁满怀希冀的拿起最后一件幻器,嘴里还安慰着李毅说:“没事的,我第一次也差不多是这样,三块幻石就雕刻成功了一个。”而眼睛则再次聚焦在自己手里的幻器上。

    房间里一整沉默,安静,只剩下两个人的呼吸声。

    这一次,过的时间更长,对于李毅来说,这种等待别人评论自己的东西,折磨,这也太折磨人了。

    陈柳沁将手中的幻器放在制器台上,转过身来,看着一直低着头的李毅,开口说:“李毅,你……,你真的是……制器师么?”语气中,充满了小心翼翼。

    此时的李毅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太丢人了,真是太丢人了,自己这会彻底是丢人丢到家了,师父,原谅徒弟吧,你的名声,让自己给丢尽了。

    心里的滋味是百转千回,但是还是要回答陈柳沁的问题:“我,一直都说自己不是么,你们又不信。”

    “不对呀,不久前你还制作了一件幻器,你还说是随意做着玩的呢?”陈柳沁的疑问更大了。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李毅彻底是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了,只能支支吾吾的继续说:“那次,那次,也只是侥幸吧,还是张制器师帮助我的,我不是也和你说过么,我师父从来就没有教过我制器,再说,昨天晚上的状态也不是很好,所以,结果就成了这样。”

    要想圆上一个谎言,就必须用更多的谎言,李毅心里满是不忍欺骗,却又无可奈何,虽然这段时间来自己和她的关系不错,但是,他还是不敢告诉陈柳沁上次的东西是自己准备逃跑用的,是张制器师制作的。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原因,李毅不想让陈柳沁误会自己撒谎。

    “哦,怪不得,原来你还真是不熟悉制器,不过没关系,嘿嘿,我会教你的。”陈柳沁似乎没有继续纠缠,转移了话题,脸上也露出了微笑,只是那笑容中,似乎有些苦涩。

    李毅在心中谢天谢地,终于不用再继续这个话题,莫非自己真的不适合制器,严重怀疑中……

    陈柳沁也没有闲着,看见李毅去洗漱了,就帮李毅将制器台收拾了一下,不消多久,制器台上就干净整齐,与前面的杂乱不可同日而语,心灵手巧,也不过如此。

    晨光中,陈柳沁在制器台前的忙碌的身影,呈现在李毅的眼中。

    这一幕,说不清的柔情蜜意,阳光熠熠,风采淳淳……

    这一幕,真假难辨,恰似如梦如幻,印进少年的心扉……

    都收拾完的两个人,坐在椅子上,开始商量贺礼的事情。

    “李毅,你有没有什么好的想法?我感觉我们就不要制作幻兵器了,太俗了,再说,朱城主连次神器都有,又怎么会在意其他的幻石兵器。”陈柳沁率先开口说着。

    “哦,也对,我没什么想法,你不是说由你来完成创意么?”李毅老老实实地回答。

    “唉,我也想了好久,暂时就想到两个,你听听看,决定一下。”陈柳沁也不谦虚,然后继续说道。

    “你看,等这段时间一过,天气就会逐渐转热,城主他年龄那么高,肯定不喜欢热天气,我们可不可以制作一种幻器,能够自己产生柔和的风,这样,就可以让人更凉快,不过这个肯定不容易,必须能够自己产生柔风,而且还能持续不断,这些条件都是硬性指标。”陈柳沁提出了目标后,一脸希冀的望着李毅,希望他能行出办法解决。

    李毅仔细想了很长时间以后说:“好像不太容易,印象中只有轨车或者和这个东西有所相通,但是,这原理太复杂了,我听说现在都没人能制作轨车,就凭你和我,不太现实。”

    这样的答案陈柳沁倒是也不意外,因为他也知道,这个是在是很难,所以继续说出了下个方案。

    “那我们就从城主夫人下手,朱城主和他夫人的感情一直很好,所以送城主夫人礼物,城主同样会很开心,你想,女人么,都是爱美,城主夫人也不例外吧,我们可以制作一种幻器,类似面具的样子,功能是只要带上一会,就能够保持脸上充分的湿润,最好是还可以通过加入不同的花瓣,产生不同的香味。”

    李毅又是一阵沉思,然后点了点头说:“恩,这个倒是可以试试,不好说一次就能成功,但是如果不断的根据结果调整,应该是有可能的。”

    “耶,我就说么,我的创意是无敌的,再加上你的理论,肯定能够制作出与众不同的贺礼”,听到李毅肯定地回答,陈柳沁显然是十分高兴,心里的开心,溢于言表。

    李毅也是十分舒心的笑了笑,每次和陈柳沁在一起,都会让自己十分轻松,很奇妙的感觉。

    开心了一会,陈柳沁才意识到这也只不过是方案的可行性的论证而已,还差得很多,而且,时间就剩下四天了,时间紧迫呀,不能耽搁了,于是又马上说:“对了,李毅,我们不能耽搁时间了,既然决定了,我们马上就行动吧。”

    “啊?现在?”李毅的思路有些跟不上,自己还没吃东西呢,肚子已经有些抗议了。

    “对,就是现在,别磨磨蹭蹭的了”说道这里,陈柳沁好像又想起了什么,又补充说:“对了,你还没吃早饭吧,现在快点去吃,还来得及,我去领取幻石还有把我制器的东西搬到你这里来。”

    “什么?搬到我这里来?为什么呀?”

    “喂,说话注意一点,什么叫搬到你这里,我说是把制器的东西搬到你这里,为什么,当然是一起制器了,都说了时间紧迫么,别拖拖拉拉了”陈柳沁似笑似嗔的话,间展现了自己的豪爽,又有女儿家的心思。

    “啊,那好的,我就去吃点东西。”

    说完之后,两人也就各自行动了,只是李毅多少有些不自在,以前都是做什么都是自己一个人,现在突然多了一个人合作,最重要的是,自己还不想在这个人面前丢脸,更重要的是,好像不丢脸都不可能,伤神呀……

    那个少年不多情?那个少女不怀春?

    李毅、陈柳沁都是普通人,有一些暧昧的情愫,说不清道不明,却也是人之常情。

    忙完了各自事情的两个人又回到了李毅的住处,两人的制作贺礼大计正式开始。

    “李毅,你来雕刻,我看看你是怎么做的,怎么能连着四件都失败呢?”这是陈柳沁的声音。

    “哦,好的,先说好,我很不熟练的”李毅回答着。

    “唉,李毅,你握着刻刀握的那么紧做什么,放轻松点,放轻松点,别那么紧么……”还是陈柳沁那动听的声音。

    李毅:“……”

    “李毅,你怎么这么笨呢?比我还笨,唉,你真是制器师么?”依旧是陈柳沁的声音。

    李毅:“……”

    “李毅,这都是第三件了,你……,唉,你是不是……?对了,你说过的,你不是制器师”

    李毅:“……”

    “陈柳沁,要不你来试试,我看看?”李毅终于放弃了继续。

    “试试就试试,虽然这个的雕刻比较有难度,但是我也肯定比你强”陈柳沁回答。

    一会以后……

    “陈柳沁,你真的是制器师么?”李毅学着陈柳沁的语气说着。

    陈柳沁狠狠的白了李毅一眼,又不甘的拿起来下一块幻石。

    塔檐低小,房内轻轻吵。

    饶是谁家儿女?

    制器部内俩活宝。

    日升日落,看尽人间悲欢离合,欢笑伤悲,却也是一往无前。

    时间的流逝,不管在哪里,都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世之真理。

    李毅和陈柳沁用了一天半的时间,终于将雕刻这一步完成了,其中浪费掉的幻石,令人乍舌,若不是朱明华早有命令管理材料的负责人“李毅若有索取,全额供应”的话,恐怕两个人根本就不可能雕刻成功。(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