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231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陈柳沁当然不会说自己当时大脑根本没有思考,完全是下意识的告诉对方。

    人家都说胸大无脑,陈柳沁偷偷的看了看自己的胸,心里又嘀咕着,也不大呀,怎么会做这种无脑的事情。

    李毅肯定是不会知道陈柳沁在想什么,听她一说,也感觉有道理。

    但是他留意到了陈柳沁的动作,那个向****看去的动作,于是他的目光也跟随着……

    陈柳沁今天穿的是一件低胸连衣裙,****以上,颈部一下,露出了雪白的肌肤,因为角度的原因,还露出一部分胸前的春光,阳光的照耀下,散发着异样的光彩。

    这一身装扮,也是小姑娘第一次尝试,至于原因,女为悦己者容么。

    哪成想这一路的来回,李毅也没有去注意这些,然而就在刚才那一刻,那一片雪白肌肤闪烁着的光芒,竟然比那天他强行用‘通视’观摩容小北与朱明华那一战的光芒还要耀眼……。

    脑中不知怎的,突然冒出了以前无意翻开两本书的一幅画面,李毅的脸色不由得红了起来,连忙收回目光,低头,生怕被陈柳沁注意到。

    一向爽直的陈柳沁,也忘记了自己打扮的初衷,看见李毅在低着头,想想也没什么别的事情了,说了一句:“那我回去了”然后就转身离开。

    李毅没有回答,没有说要送,他正在自责中,怎么如此无礼,以后一定不能随便乱看。

    陈柳沁看见李毅没有反应,有些失望,心里说着真是个笨人,也不知道送送自己。

    各有各的心事,各回各的房间。

    明德城的冬天,总是多雨,不知不觉中,天空又飘起了小雨,淅淅沥沥,犹如情人在耳边诉说,这个时候,李毅总是回想起以前,自己和师父两个人,在山野间,听雨,听那些世间的故事。

    而今,自己来到世间,却不知道,被安排了怎样的一段命运,要为别人演一段怎样的故事。

    摇摇头,似是想要摇去自己心中的感慨,李毅决定,要尝试一下制器,因为自己答应了陈柳沁要制作贺礼。

    一想到陈柳沁,心情似乎也有了几分好转,一丝微笑,跃然于嘴边。

    制器,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大陆上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大陆上的人,十之八九会习武,十之一二可制器,可得成就者,前者对半,后者十中无一。

    至于指挥师,那是近十年才有的东西,平常的时候也不见得珍贵,但却是最稀有,可以说是千里挑一了。

    这也可以看出来,为什么制器师一直都是各大势力所热捧的人物。

    李毅从来就没有实践过制器,但是理论知识,他可是不输于任何一个制器师,毕竟在过去的近一年的时光中,他的时间,几乎都是在藏书阁中度过。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懂的知识是一码事,实践出来就是另一码事。

    正好有了一套属于自己的针笔,虽然其他的东西还没有,但是,可以借用的噻,既然有了想法试一试,李毅也就不再怠慢,张制器师处借来一套刻刀,至于其他的,因为只想实践雕刻这一步,所以暂时还用不到。

    一切准备得当,李毅才发现,自己没有幻石,这算什么,坑爹呀。

    正在这时,敲门声想起,李毅打开门一看,张制器师拿着四块幻石站在门前,脸上是一种果然如我所料的笑意。

    李毅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接过幻石,诚心诚意的说了一句:“谢谢!”

    站在制器台前面,李毅的心跳有些加速,毕竟是第一次制器,不知为什么,他想到了自己身上的复杂谜团,想到了自己那制器宗师徒弟的光环,还有,陈柳沁的笑容,在他的脑海中,一飘而过。

    一切都因制器而起,会不会因制器而终结呢?没有人知道答案。

    抛去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念头,轻轻呼吸了一下,随意的拿起一块幻石,暗暗地运用其‘通视’技法,是因为经常修炼的缘故,李毅现在运用起‘通视’,更加熟练,更加自然。

    元力围绕在眼部周围,缓缓地按着轨迹运行,李毅黑色的瞳仁上,光亮一闪而过,不同于以前单纯的白色光亮,现在,似乎有些金黄色掺杂其中。

    眼前的世界开始变化,明亮而清晰起来,以前李毅还要在心里念叨一下由里及表,才能够看到物体的脉络,但是现在,仅仅是一个念头而已,眼前的事物,开始立体化起来,不同的线条,或是静止,或是缓缓流动。

    手上的幻石,仿佛是活了一般,淡蓝色的脉络,似乎是在轻轻流动一般,万物皆有灵,或许就是这个样子。

    该制作什么呢?李毅观察了一下自己手上的幻石,稍加思考,就有了方案,拿起刻刀,便要动手。

    用幻石制器,就是将幻石按照人的设计去改变,幻石本身更像是一种生灵,脉络中流淌着的是能量,也叫做幻力,好的制器师,能够根据幻石的形状、脉络的走向,最合理的设计制作出来的器具,这样能够让幻石的品质最好。

    然后再用针笔,赋予幻石雕刻成的器具不同的功能,就好像给器具里面注入灵魂,从而制造出拥有各样功能的幻器。

    用刻刀这一步,就是在对幻石脉络破坏最小的条件下,将幻石雕刻成自己想要制作器具的样子。

    李毅今天要做的就是这第一步,这第一步,是制器师的基础。

    无法完成这一步的制器师,永远制作不出来幻石兵器,只能制作一些幻石杂器。

    纸上得来终觉浅,欲知此事须躬行。

    李毅终于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这第一步,竟也让自己生出了无处下手的感觉,拿着幻石看了半天,还是确定不下来这第一刀该如何刻下。

    眉头上有些急躁的神色,额头上也有一些汗水渗出,此时的压力,比面对一名武者还要大。

    平心,静气,李毅刻下了他做制器师的第一刀。

    幻石虽然被称作是石头,但是质地并不是很硬,当然这也和幻石的品质有关,品质越好的幻石,质地越硬,雕刻起来也就越困难,并不是说需要用力上的困难,而是很难掌握下刀的力度,稍有不小心,就会被雕下来一大块,从而没坏了幻石的脉络。

    李毅用的是最初级的幻石,但是依旧小心翼翼,一刀一刀,生怕出现什么错误。

    手心中有了汗水,太紧张了,第一次尝试雕刻幻石,李毅希望能够一举成功,所以异常小心,以至于雕刻的动作,都有一些变形。

    李毅,神情专注,小心翼翼的,每一刀都是相同节奏般轻轻地落下,全然没有那日张制器师的那样的一气呵成,但是更显谨慎。

    第六刀,第七刀,第八刀……,幻石已经开始变化,不再复有原来的样子。

    第十一刀,十二刀,十三刀……,幻石的整体样子已经开始显现,看得出是一把匕首,《武器图鉴》上有云:匕首,短剑也,其头类匕、故曰匕首,短刃可袖者。

    然而,在落下第十五刀的时候,异变突生。

    精神长时间的高度集中,导致李毅的手有些僵硬,没有控制好力度,用力稍微过大,幻石的主脉被破坏。

    就这样,一块幻石,从制器的角度来看,就这样废掉了。

    如果一定要为这个废掉的幻石找点用途,也只能作为能源性的原料了。

    “法克”李毅在心里用潮海的土话咒骂了一下,第一次的尝试,就是这样的结果,以失败告终。

    但是李毅并不气馁,以前,他在修炼眼力的技法时,师父告诉他,一般在五年就可以达到‘通视’的境界,但是,他足足用了八年。

    毅力与坚持这种东西,李毅从来就不缺少,所以,虽然第一块幻石失败了,但是,他继续拿起了第二块幻石。

    依旧是屏气凝息,依旧是全神贯注,每一刀的落下更是倍加小心,仿佛生怕惊动什么一样。

    如果仔细观察可以发现,他拿着刻刀的手,并没有过大的移动,但是手指,却是不断的缓缓用着力,以至于造成一种极为扭曲的视觉冲击,完全凭借手指的力量去雕刻幻石。

    一刀一刀的落下,幻石的样子,一点一点的改变着,李毅却丝毫不敢放松。

    前一次的失败让他明白,越是到了后面,就越容易失败。

    行百里者半九十,雕刻幻石也是如此。

    前面的雕刻因为只是从表面开始,所以难度也比较小,但是,越到后面,随着雕刻幻石的成型,纹络会逐渐的距离表面越来越近,甚至就显露在表面上。

    在制器的过程中,幻石的纹络并非不可破坏,但是,破坏的越少越好。

    例外的是,纹络主脉是不允许被破坏的,主脉一坏,这块幻石,就算是废掉,李毅雕刻的第一块幻石,就是在这里出了毛病。

    现在,李毅的每一刀都谨小慎微,因为幻石的纹络,此时已经比较密集的出现在表面上。

    手心已经被汗水打湿,充分看得出,李毅,此时此刻也很紧张。

    …………

    法克,随着李毅的又一声咒骂,又一块幻石报废了,再次失败。

    此时,已经是后半夜,窗外,依旧亮着的灯寥寥可数,不知名的小虫子在唱着无聊歌,姑且这么美好的比喻一下吧。

    李毅决定先休息一下,然后再继续尝试。

    失败了算什么,哥从头再来,哼,我就不信还不成功了,好歹哥也是制器宗师的徒弟呀,说出去真是丢人。

    一边休息,一边自我调侃,一边思索着失败的原因。

    就算是天才的第一步,也未必会很顺利,更何况,李毅,本身就不是一个天才。

    …………

    第二天,清晨,整个制器部都醒来了,天边,太阳柔和的光芒,轻轻的洒在这一片天地间。

    因为距离城主寿辰的日子越来越近,制器部的制器师们也开始了各自的忙碌与冲刺。

    陈柳沁昨晚休息的并不好,都是一些乱七八糟的梦的片断,早上醒来,还有一些些昏昏欲睡。

    那些梦的片断,却还是在脑海中有些存留,以至于陈柳沁在心里嘀咕着,自己这是怎么了,连做梦都有他的身影,真是丢人。

    不过梦里的他,可比现实的他要强的多了,至少不那么木讷。

    甜蜜的笑容,悄悄的出现在脸庞。

    这一颦一笑,若是在外面,不知道要让多少年轻的人为之倾心。

    对了,还有四天就是城主的寿辰的典礼了,自己的贺礼还没有准备呢,不行,现在就去找那个笨蛋,要开始动手准备了。也不知道他昨晚有没有梦到我,哎呀,想什么呢,陈柳沁,也不知道害羞。

    脑中依旧在胡思乱想的陈柳沁简单地收拾了一下,连饭都没有去吃,就向着李毅的住处走去。

    此时,李毅,正趴在制器台上,畅然酣睡,若是算起时辰,还不到一个时辰。

    因为后面改变的雕刻的策略,改为没雕刻十刀就休息一会,所以,虽然后面只有两块幻石,但是,却让他一直弄到几乎天亮。

    最后,还是忍不住,趴在制器台上睡了起来。

    就算熬了一夜,李毅也本不至于如此,现在之所以这样,是因为这一晚上,他都在高速的思考着,注意力也时刻的高度集中着,这就导致了极致的疲劳,是精神上的疲劳。

    …………

    陈柳沁站在门前,深深的呼吸了一下,又仔细整理了一下仪表,自己都感觉自己和以前不一样了,以前自己怎么会计较这些,都说自己是一个疯丫头。

    唉,可惜他这个笨蛋,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心思,呆子,大笨蛋……

    “咚、咚、咚……”,陈柳沁敲响了李毅的房门。

    房间中一点回应都没有,仿佛没有人一般。

    “咚、咚、咚……”又是三声。

    房间中还是一片安静。

    “李毅,快点给我开门,再不开,我就要砸开了”陈柳沁大声的喊道,有些气鼓鼓的。心里也在嘀咕着,这个家伙,这个时候应该在房间里修炼呀,怎么一点反应也没有。

    房间外的喊声,终于惊醒了李毅,迷迷糊糊中的李毅也没有仔细去分辨外边是谁,直接走到门前,打开门,手还在揉着眼睛,一副睡意朦胧的样子。

    门突然打开,陈柳沁有些意外,一看到李毅的样子就更意外了,这些天来也没和李毅少接触,但是像今天这般,还是第一次遇到,一直都是努力坚持勤奋的人,有一天早上突然在你来的时候还在睡觉,这个,难免让人有不解的吃惊。

    “你……,你,还才起来?”陈柳沁柔声的问道。

    李毅这时候才看清楚眼前的人,连忙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啊,哦,是的,昨晚……,休息的有点晚。”想到自己的衣衫不整的样子,心里有些不安,脸色有些微红。(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