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230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伙计本是打算如何劝服面前两人购买,此时又听到有人要买,自然是乐开怀了,马上说道:“这位客官,您这是有眼光,这套针笔,可是大有来头,据说是我们明德城……”

    伙计又要吹嘘一遍,那男子却没有等他说完,而是打断他道:“停下你的介绍,你再说一句,我就不买了。”

    伙计一听此言,马上用双手捂住嘴巴,生怕自己再多一句话。

    男子的目光向李毅投了过来,轻轻微笑,点头示意。

    李毅没有过多的表示,他总感觉这男子似乎是有意要做什么,所以警惕心十足。

    男子走过来,将钱财付给伙计,伙计手脚麻利,马上取出那套针笔交给男子,然后就走到一旁招呼别的客人。

    男子单手拿着装着针笔的盒子,并没有离开,而是径直的走到李毅和陈柳沁的面前。

    左脸上有伤疤的男子的行动着实是让陈柳沁意外,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个人抢了人家看上的东西还好意思走过来。

    李毅却没有太过于惊讶,他总是感觉,这名男子从开口买下这套针笔开始,其目标就是自己,所以一直暗中注视着男子的行为,小心谨慎的戒备着,轻微的有些紧张。

    要是李毅自己一个人面对这种情况,他也不至于紧张,想当初他一个人面对齐桓的时候,也表现的相当平静,现在之所以会紧张,因为旁边有陈柳沁的存在,他可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让这个可爱的单纯的女孩子收到牵连。

    如果那样的话,恐怕自己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怀着这样心思的李毅看到伤疤男子走过来,直接上前一步,将陈柳沁挡在了身后,保护的意思很是明显,因为个子比陈柳沁要高,身形也能完全遮挡住陈柳沁,以至于这一档,完全阻断了伤疤男子看向陈柳沁的视线。

    陈柳沁正在意外中,心中或许正在诽谤着抢了自己相中针笔的男子,忽然间视线被阻挡,一个不是很高大,身材甚至略显单薄的男子毅然决然的站在了她面前。

    那一身衣服自己是如此熟悉,那有些单薄的背影此时也显得坚实可靠,有时候,感动并不是一定要做惊天动地的事情,一个动作,便可以感动另一个人。

    陈柳沁脖颈间,脸颊上,再次印上红晕,轻微的低头,嘴角流露出的是开心的微笑,一种幸福的感觉油然而生。

    “他这是在保护我,嘻嘻,这个笨人,明明什么都不会,还要保护我,真是笨死了。”陈柳沁在心中的嘀咕怎么看来都像是一种小女孩的心思,出于幸福的喃喃自语。

    伤疤男子本来距离两个人就不远,也就是三四小步的样子,所以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男子似乎没有看到李毅的表现一般,步子不急不缓,来到李毅面前,露出很诚挚的笑容说道:“两位好,我叫穆宇轩,很想认识一下两位。”

    男子一脸诚挚的笑容,那左脸出的伤疤也不再给人一种凶恶的感觉,声音听起来很是有磁性,如沐春风般。

    陈柳沁从李毅的身后探出半个身子,他没想到这名字叫穆宇轩的男子声音竟然是如此受听,忍不住的仔细观察了一番,也没有见到半点出奇之处,轻声回答:“我叫陈柳沁。”

    说完后用眼睛瞥向李毅,那意思是咨询李毅要不要告诉男子他的名字。

    “你好,我叫韩超。”李毅很是平静的说。

    因为先前事情的原因,李毅并不确定外边还会不会有人打自己的主意,虽然朱明华的计策看上去很成功,但是,谁知道会不会有人识破,出于谨慎,他回答了一个假的名字。

    陈柳沁听到李毅的话,心里暗自偷笑,脸上轻微显露出来,那一笑的神情,竟是如此多娇。

    穆宇轩微笑着听完两个人的回答,陈柳沁的清新模样,他倒是丝毫没有注意,全部的目光都在李毅身上,弄得李毅,好生的不自在。

    “你是制器师吧?”穆宇轩出口询问,似是随意闲聊,自然至极。

    李毅微微眯起眼睛,反而露出了耐人询问的笑容,“此话怎讲?”不答反问,也不说是,也不说不是。

    李毅现在的心里有所放松,缘于面前的人给他的感觉没有恶意,虽然不知道对方的目的是什么,但是,至少现在对自己没有什么恶意企图,这样也就不可能伤害到陈柳沁,所以戒备上也有所放松。

    陈柳沁在李毅的身后,饶有兴趣的听着、半看着两个大男人的对话,也不插嘴。

    “哈哈,我看刚才你们有出口询问这套针笔,针笔虽然算不是什么出奇物品,但是也只有制器师才会用到,再加上你刚才对针笔的一套论述,所以才有此推断。”

    “耳明心细,看来阁下是注意到我们很久了,以至于还要偷偷留意我们说话吧,不知这是为何呀?”李毅的话,一针见血。

    “此言差矣,这房间本来就不大,又何来偷听一说,你又何必这样不安!”穆宇轩的话说的坦坦荡荡,不似有半分作假。

    “并非不安,但正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所以也有此一问。”李毅也是直面回答。

    “哈哈哈,小兄弟倒是谨慎,今日与你有缘,这套针笔我买之亦可,不买亦罢,交个朋友,就赠与韩小兄弟了”穆宇轩主动套近乎,称呼上也叫小兄弟了。

    陈柳沁的脸上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这一套针笔虽说不是特别珍贵,但是就这样送人,还是让人感到吃惊,他也开始相信李毅说的那句:事出反常,必有妖。

    李毅眨了下眼睛,忍住要用‘通视’技法的冲动,有些笑意的说:“好意心领了,但是无功不受禄,我怎好平白无故接受你的礼物?”

    “话不能这么说,自古就是多个朋友多条路,小兄弟你如此年轻的制器师,我自然是想和你交个朋友,这套针笔,全然当做是见面礼吧。”穆宇轩并不气馁,继续说道。

    “朋友可以交,但是,朋友之交淡如水,有何必非要拘泥于外物。”

    “小兄弟好厉害的口才,罢了罢了,不送你便罢,我应该比你年长,妄自称大了。”

    李毅微微点头示意,并不介意男子自称为大,年龄上的差距很明显,李毅压根没想自己成大。

    穆宇轩眼睛里,闪烁着狡黠的光芒,转而开口对陈柳沁说道:“这位姑娘一定是韩兄弟的红颜知己吧,做兄长的没有什么好的东西,借花献佛,这套针笔就送给你,作为见面礼了。”

    李毅一听这话,心里暗叫一声不好,一是担心陈柳沁不好拒绝,二是害怕穆宇轩的话语惹得陈柳沁生气,连忙转头看向陈柳沁。

    陈柳沁听到穆宇轩的话,脸上的娇红,浓的化不开一样,头也低下了,大脑似乎也停止了思考一般。

    虽然自己心里对李毅有说不出的好感,但是被别人说是李毅的红颜知己,还是让自己娇羞的不得了,一时间尴尬的站在那,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看到陈柳沁这般模样,李毅想要开口解释,但是话到嘴边,竟也是不知道如何来说。

    李毅心里数不出来的怪异,在自己有好感的女孩子面前,被别人误会和这个女孩子是一对。

    “我该怎么说?说不是,陈柳沁要是感觉面子挂不住怎么办?说是,可是自己拿不准对陈柳沁到底是怎么样的一种感觉,陈柳沁会不会认为自己太轻浮?唉,看了那么多书,也没一本书告诉我该怎么做。”李毅心里纠结着的思考着。

    穆宇轩就好像没有看到两个人的尴尬摸样一般,将装针笔的盒子递在陈柳沁面前,诚意十足。

    陈柳沁仿佛是鼓起莫大的勇气,抬起头,努力的向穆宇轩笑了一下,然后轻轻的用双手接过盒子,嘴唇微微一动,一声细不可闻的谢谢说了出来,也不知道穆宇轩听到没有。

    感觉自己实在是在这里呆不下去了,整个空气都好像在活跃着调戏着自己一番,陈柳沁拉了一下李毅的衣服,自己就率先离开了这里。

    李毅向穆宇轩示意,快步跟上。

    身后传来了穆宇轩的声音,“日后拜访,不知到哪里去?”

    陈柳沁抢在李毅前面开口说:“制器部,明德城制器部,你一打听就知道了。”

    两个人的身影消失在人群中。

    穆宇轩看着两个人消失的方向,脸上的笑容,值得玩味,先是摇摇头,而后又是点点头,也不知道是在想些什么。

    陈柳沁和李毅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着,也不向来时那般说说笑笑,或许多少有点尴尬的感觉。

    特别是陈柳沁,脸上的红晕现在还没有退去,心里还在不断的嘀咕着。

    “陈柳沁,你怎么就能接了呢,你这不是在告诉人家你对他有意思么,丢死人了,真是手欠呀,接什么接么,又不是什么好东西。”

    “李毅在心里一定会嘲笑我的,唉,真是丢人丢大发了。”

    “哎,他好像也没有反对呀,莫不是也……,唉,不要胡思乱想了。”

    …………

    客栈中,某一间客房里,穆宇轩看着自己前面的画像,那画中的男子,与李毅竟有七分相似,似乎是确认了什么一般,嘴角微微翘起。

    “韩超,韩超……,李毅,李毅,呵呵,有意思的小家伙,亏他想得出来。”

    一番自言自语结束后,拿出一样幻石器具,也没见得他是怎样操作,只听得幻石器具中传来声音,声音有些断断续续,听不出年龄来。

    “宇轩,什么事情?”声音中满是询问。

    “目标已经确认,仍在制器部中。”穆宇轩恭敬的回答。

    “哦……”幻石器具中的传来的声音沉默了一下,而后又说。

    “随时注意目标,不要暴漏身份,见机行事,适当的时候,我会亲自过去。”

    “知道了。”

    幻石器具中再没有声音传来,穆宇轩收起器具,走到窗前,远远望去,依稀可见制器部的三座高塔。

    …………

    热闹的大街上,两个人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过一句话,李毅感觉陈柳沁的步子是越来越快,好像是怕自己追上一般。

    于是乎,这两个人在路上,一个低着头使劲的往前走,一个一脸无辜的追着前面的人,似是一对刚吵完架的小情侣一般。

    只是李毅心里有苦说不出,“莫不是生气了?我也没说什么呀,一定是穆宇轩的话惹得她不开心。”

    好在到了制器部,陈柳沁终于算是停了下来,犹豫了一下,转过身来,看向李毅,脸又不受控制的红了起来。

    李毅看见陈柳沁的模样,知道是有话要说,所以老老实实的站在对面,静静地等着。

    “李毅,刚才,那个人……就是那个穆宇轩的话,你都听到了吧”声音中有着说不出来的羞涩。

    “啊,恩……”李毅不知道如何应答。

    “这个人,肯定是别有用心,所以他的话……”有些犹犹豫豫,也是不知道该如何措辞。

    “恩,我明白,我就当没听到……”李毅自作聪明的抢着说。

    “哦,那就好。”陈柳沁的眼中闪过失落的神色,声音有些低落,也不知道再说什么好,忽然看见自己手里紧紧握着的那套针笔的盒子,于是才继续道:“这套针笔还是给你吧,我自己有的,这样的好东西,不要白不要,嘻嘻……”

    陈柳沁好像是又恢复了常态,只是在心底,还隐隐有些失落。

    自己不是也想当做没听到么,为什么他说出来,自己反而开心不起来,唉,真是烦心。

    李毅可以拒绝穆宇轩的赠与,但是当陈柳沁递过来时,他就没办法拒绝了,双手接过来,然后微笑着对陈柳沁说:“谢谢。”

    “谢什么,本来就是要给你买的,还要买别的用品呢,都是让那个人给闹的,算了,要是你还用别的制器用具,就先用我的吧”

    “恩,好的,对了,你为什么要告诉他我们在制器部?”

    这一点李毅早就想问了,在他看来,穆宇轩虽然没有恶意,但是也未必就是好心,所以自己用假名字,但是陈柳沁却把两个人的所在真的告诉了对方,让他有些不解,陈柳沁一直给他机智灵巧的感觉,所以他不相信,陈柳沁对那个人一点怀疑都没有。

    “不为什么呀,吓吓他而已,我看那个人是见猎心喜,看你不像是普通的制器师,所以想招揽你吧,告诉他你是制器部的,反而会断了他的念头,嘿嘿,我也是和这里其他制器师学的”有些古灵精怪的回答。(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