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22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我,我是个孤儿,很小时候的事情也不记得了,只知道也是师父收留了我,印象中师父一点也不像是制器宗师,我从来就没有看过他制器,不过师父每隔一段时间都会离开我们住的地方,往往一走就是几个月,师父不怎么严厉吧,至少从来没有呵斥过我,就算指导我修炼,也是循循善诱。”李毅的回答有些磕磕巴巴,好在是完整的表达出了自己的意思。

    “啊?你也是孤儿呀,唉……,对了,那你的制器一定很厉害吧,你那天给我讲的东西,比我以前听过任何一个制器师讲的都清楚,不过为什么没见你制器过呢?”

    李毅有些无奈的苦笑,“说实话,我真的不会制器,你先别不信,我师父也是从来没教过我,就连修炼眼力,他都没告诉我为什么要修炼,我也没问过,我给你讲的东西都是在书上看的,我所有的制器上的知识,都是来源于这藏书阁。至于动手制器,我还真没……”

    李毅本是要说还真没亲自动手制过器,不过想到自己前面才说过自己制造了那个器具,所以停顿一下,改口道:“我还真没什么经验,你看到的那个半成品,是我的第一件作品。”

    “嘻嘻,真有意思,我的第一件作品是一条幻石项链,城主夫人特别喜欢呢。”陈柳沁马上接话,然后继续说:“我们的经历好像呀,呵呵,一样都是孤儿,一样都是有个厉害的制器师父,一样都是不擅于制器……”

    李毅轻轻的点点了头,陈柳沁的话说到了他的心里,他也有这样感觉,无形中,两个人的距离又近了一步,人总是这样,有相同经历的人,总会有着更贴心的感觉。

    “不过你还是比我厉害,呵呵,我被他们称为是制器小疯子,其实是在说我有些胡乱的想法,制造一些根本不适用的东西,谁让我比较笨了呢,不过,我还是喜欢制器”陈柳沁有些自嘲地说。

    “只是因为喜欢?你就这样自学制器?也不计较别人的目光?”

    “计较有什么用,路是自己的,让他们说去吧,我活得开心就好了,嘿嘿”

    李毅若有所思的点点了点头,感觉自己反倒不如陈柳沁了。

    是呀,何必太过于纠结自己身上的谜,总会有解开的时候,现在,还是脚踏实地,继续自己的逃走大计,乐观一点面对的即将到来的困难,虽然其他制器师没有想离开这里,但是自己就是不愿意这样被囚禁在这里,一定要逃走,管他呢,坚持走自己的路,坚持。

    想通了的李毅眉梢上也少了几分忧郁,阳光下,清俊有致的脸也是熠熠生辉。

    陈柳沁无意之中的一句对自己的感叹,却是让李毅再次振作,对未知的路,也开始有了信心面对,这无异于是一场新生,思想上的新生。

    “哦,对了,差点把正事忘了,马上就是朱城主的寿辰了,你打算制作什么作为献礼?”陈柳沁恍然大悟般问道。

    “为什么要制作?什么献礼?”一脸的不解。

    “哦买噶,你连这个都不知道,因为城主的寿辰过后马上就要过年,双喜临门,所以,制器部一项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那就是每位制器师都会为城主制作一件幻器作为贺礼。”陈柳沁耐心的解释着。

    “啊,还有这个规矩,我还真不知道,我什么都不会做,可不可以不做?”

    “当然不可以!”陈柳沁斩钉截铁的回答,转而又笑嘻嘻的说:“没事,没事,还有我呢,我的创意,加上你的渊博知识,我们一定能够制作一件,啊不是,是两件出色的贺礼的”。

    李毅本想推脱,不过一想自己短时间内还是无法逃离制器部,所以还是不要表现的太过于异常才好,免得引起朱明华的注意,想到这些,李毅最终是轻轻的点头,表示同意。

    “耶,就知道你会答应,好了,不和你聊了,我回去想想构思了,对了,你的事情,我会帮你问师父的,虽然不一定问得到,但是我会尽力的”陈柳沁说不出的开心,又义气云天般的承诺要帮李毅问问关于他的事情。

    “谢谢!”李毅露出了由衷的笑意,语气中,诚意十足。

    “那我走了,回见呀!”

    陈柳沁见自己要做的事情都做完了,也在这里耽搁了不少时间,虽然隐隐有些不愿意离开,但还是提出了告辞。

    李毅目送着陈柳沁离开,目光中,一抹开心的神色。

    只是他不会知道,陈柳沁自打进来,一直到离开,朱明华,微笑的注视着藏书阁。

    明德城内,恢复到了往昔,大街上的熙熙攘攘,见不到一点混乱之后的模样,关于那场混乱,成了人们私下里议论的最好话题,特别是在酒楼中,总会有一些人道白一番,引得众人一片好奇,只不过,大多是听乐子的心态而已。

    但是,也会有一些人,在听到那些绘声绘色的描述中,留下一声叹息,比如楚天云,比如智城的那位负责人。

    那一日,楚天云拼到了最后,眼睁睁的见着兄弟们死去,自己也受了重伤,这一声叹息,是为了那些无辜的人。

    那一日,智城的负责人在大雨中登门拜访朱坤,提出是为贺寿而来,第二天,当朱明华看到他身边那个来去如风的随从时,‘游龙’剑呼啸而出,当场格杀,而后一口咬定,这个人是枉生盟的卧底,智城的负责人连连叹息,亦是别无他法。

    七城联盟中另六座主城,在这次活动中也是吃了不少暗亏,但是也没有真的计较,毕竟从源头上来说,是自己一方理屈词穷,依旧派代表来向朱坤贺寿,这些代表到有一半是那些大势力的首领,也几乎都是在大雨中赶来城主府,至于原因,不言而喻,没有赶来的,全都成了枉生盟余孽。

    当钱广看到那些势力的首领像没事人一样和朱城主觥筹交错时,他是深刻的明白了,这就是政治,十足的利益为上,暗暗骂着这一群人面兽心的家伙,不知道有没有把朱坤也骂进去。

    这一日,距离朱城主的寿辰还有五日,李毅被陈柳沁拉着离开了制器部,目标是明德城最大的一家制器商铺,这家商铺不仅出售一些制器必备的用品,还有一些珍贵的材料,这些东西,制器部也未必会有。

    李毅本不打算出门,因为他怕在惹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可是架不住陈柳沁这小妮子的软磨硬泡,还义正言辞的说是为了贺礼做准备,自打那天藏书阁的谈心以后,两个人的关系倒是亲密了不少。

    仔细思考一番,想到朱明华费了这么大力气演了一出李代桃僵,那么外边的人必然认为自己这个制器宗师的徒弟应该已经死了,李毅也就答应出去了。

    反正也有制器部的护卫跟着,也死不了,怕什么,这也是李毅心里最真实的想法。

    走在路上,李毅还在问,制器师既然被制器部养着,那一切物品都应该有制器部供应,为什么还要自己买呢?

    陈柳沁白了他一眼,才说道:“你是不是看书看傻了,连这点事情都不知道,真不知道这么长时间,你在制器部是怎么过来的。”

    “制器部供应最大的就是幻石,其他的一些平常材料也会供应一些,但是珍贵的材料,只有到了一定级别才能支取,至于制器必备的一些工具,完全要制器师自己去买,当然费用可以找制器部报销。”陈柳沁很是耐心的解释。

    “那这制器商铺岂不是等于完全是为了制器部的制器师们而开的?”

    “怎么可能,这民间也有制器师,应该说是制器学徒,他们修炼眼力技法不成功,但还是可以制作一些其他的东西,大多是些没品级的兵器,或者一些其他用具,和我差不多吧,呵呵”陈柳沁解释中不忘开玩笑。

    两人一边走,一边聊,不知不觉间就到了商铺门口。

    还未待两人开口,商铺门旁的伙计就招呼道:“两位客官,有什么需要的,小店物美价廉。”

    陈柳沁露出了甜美的笑容,悦耳的声音响起在店铺中:“我们要好一点的针笔,不要拿那些普通货色糊弄我们呀。”

    伙计连忙赔笑道,“怎么会,怎么会,两位这边请。”说着便将两个人引到了精品间。

    精品间并不大,里面稀稀拉拉的有着几位客人,李毅仔细的观察了一番,也没有见到有什么特殊的,公众场合下,他也不好用‘通视’去观察,但是一向谨慎的他还是小心翼翼的戒备着。

    “李毅,你过来,看这套针笔怎么样?”陈柳沁的声音在一旁响起。

    李毅走了过去,顺着陈柳沁眼睛注视的方向看到一套针笔安静的摆放在柜台上,这一套针笔共有无支,按照从小到大的顺序依次排列,针笔整体呈现青灰色,看不出来具体是什么材料,针笔的笔尖的部分闪烁着银白色的光芒,李毅似乎认得好像是比较少见碳石。

    碳石是一种比较好的针笔笔尖的材料,因为碳石的种类繁多,所以制作而成的笔尖可以按照要求来达到不同的软硬程度,而且可以节省镌刻材料的消耗,但是美中不足的是,碳石笔尖容易损耗,也会在镌刻过程中加入杂质,对制作出来的幻器有影响,这种影响,在星级越高的幻兵器上,体现的越是明显。

    五支针笔的总体造型呈流线型,在笔身上还刻绘有山水画形,整体给人一种宁静致远的感觉,一看就知道不是凡品。

    负责精品间的伙计一看到李毅和陈柳沁都在注视着这一套针笔,不失时机的走过来说道。

    “两位客官真是有眼力,这套针笔可是大有来头,据说这是我们明德城最厉害的制器师用过的第一套针笔,可以看出这针笔的出色。”

    伙计说出这一句话,将李毅和陈柳沁都逗乐了。

    李毅仔细观察了这套针笔的笔尖,一点磨损过的痕迹都没有,而且和笔杆的连接处也没有一点更换过笔尖的痕迹,这就说明,这笔根本就没有人用过,所以听到伙计的吹嘘,忍不出笑了笑。

    至于陈柳沁,她是明德城最厉害制器师的徒弟,当然知道自己的师父有没有用过这套针笔了,自然也就知道这伙计在吹牛,所以也忍不住的莞尔一笑。

    伙计却是不知道这些,还以为自己给两位说动心了,继续吹嘘着自己的针笔,“你们看,这笔尖,是松碳石制作的,有木有?这意味着可以节省材料,有木有?你们再看,这笔身的材料,是水清石,水清石有凝神静气的功效,有木有?你们再看,这支笔上的山水画意境深远,有木有?制器师用这笔,至少也能制作出三星的幻兵器,有木有?”

    一连串的话说的李毅和陈柳沁目瞪口呆。

    伙计还没有停下来,用着煽动性的口气说:“亲,还在犹豫什么,这样的针笔,在我们店里也只有一套,错过了,可就没机会了。”

    李毅和陈柳沁彻底崩溃掉了。

    看到伙计终于住嘴,陈柳沁看了李毅一眼,意思是让李毅来反驳一番。

    李毅先是止住了笑意,而后又摇摇头,开口说:“这针笔这般崭新,一看就是没人用过,笔身虽然是水清石,有凝神静气的功效,但是必须含在嘴中才可以,你难道让我们咬着笔来制器?还有这笔尖,松碳石质软,损耗更大,似乎不适宜于制作幻石兵器。”

    李毅虽然没有接触过针笔,但是也看过这方面的书籍,特别是各种常见的材料,不敢说全知道,也差不多。

    伙计一听,就知道遇到了行家,不好意思的顾左右而言他,“呵呵,客官说的也有道理,但是这针笔的确不错,也算是入门级里面最好的了,而且价钱也不贵。”

    李毅对于价格的东西是一无所知,求助的目光看向陈柳沁。

    陈柳沁扫了一下价格,明显超出了李毅可以报销额度的上限,不由的摇摇头说,“不错是不错,但是价格有点……。”语气中的犹豫,一听就明白是感觉价格偏高。

    就在此时,旁边传来声音,“伙计,这套针笔我要了。”

    说话的是一名早就在这精品间的男子,一开始并没有引起李毅的注意,此时一开口,李毅仔细的观察了一下,此人相貌平平,让人印象深刻的便是左脸庞上有一道疤痕,凭空添了一点凶狠的感觉。

    陈柳沁气不过这人横刀夺爱,便要张口反驳,李毅用眼神制止了陈柳沁,想要静观其变,这套针笔虽然不错,但是对于他来说,并不是一定要买的。(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