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22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而此时,远处忽然见得刺眼的剑芒直冲而起,宛如绚烂的流星一般,仿佛要冲破天上层层乌云。

    天空中,成片的乌云,一起一伏,犹如会呼吸一般,乌云之下,战斗依旧。

    隐藏在各个角落里的各势力的首领们,站在相对的高出,远远的望向那片战场,战场之上,就有他们的人在厮杀。然而更吸引他们目光的,则是那支小队拼死保护出来的那个人。

    制器部之中,除了那个制器宗师的徒弟又有谁能够得到这样的保护?朱明华?自然不会,传言中朱明华也是一身的神通,根本用不到别人来保护。

    那么,就只能是他,传说中的那位制器宗师的徒弟,他们没有打听到他的名字。

    制器部的严密是很难渗入的,所有的消息,都是从明德城城主府流出来的,只听说朱城主亲自迎接此人进入制器部,至于其他的,一无所知,这个制器宗师的徒弟就和他的师父一样,谜一样的存在。

    所以在其他情报部门,他的代号是‘谜’。

    这一切,李毅自然是不知道,他的低调,和制器部刻意的掩盖,导致外界几乎没人知道他的名字,这是他的幸运。

    看到这样的机会,又怎么能错过?就算是有人保护,也要努力擒来,几乎每个势力的首领都是这样想到。

    然而,还未等到他们下命令或者是采取行动,远处,剑芒冲天而起,绚烂如流星,欲冲破层层乌云,那冷冽的气势似乎是在向所有人示威它的存在。

    不少有见识的人深吸了一口气,纷纷注视着那道剑芒。

    “八星,八星,那至少是八星级的幻剑……”一个人似是自言自语。

    周边的人听到后则是炸乱起来,八星幻兵器,有些人可能一辈子都见不到,今日一见,仅仅是远远一观,也能够感觉到其中的逼人气势,不愧是八星级的幻器。

    一些首领也有些不自在的低下了头,想想自己用的也不过就是七星级的幻器,在看看人家,不比不知道,一比还真有点感觉自己拿不出手。

    朱明华自然也是看到了这道剑芒,甚至在剑芒出现的第一刻,他的注意力就锁定了这把幻剑。

    “八星幻剑,岂是凡人所能拥有,呵呵,我倒要看看你是何方神圣。”朱明华反倒没有大战前的凝重了,右手轻轻抬起,一把闪耀着光芒的青白幻剑跃然于手上,轻轻一握,举剑直指前方,空气中隐约响起龙吟状的呼啸之声。八星幻剑,剑名“游龙”。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前面的剑芒还未退去,忽又见制器部内光芒大作,而后传来阵阵龙吟之声,又是让远观的一群人再次惊叹。

    “这……,这……,这也是八星幻石兵器?”一人咽了咽口水,有些难以相信的问着。

    没有人回答他,所有人的目光似乎都被这两件只见其光芒声音、为见其真身的八星幻石兵器所吸引。

    第一道光芒所起之处,站着的人,正是容小北,还是那一袭米灰色的长袍,举手投足间似乎更显从容,只是嘴角的微笑,更加邪恶,眼神中的疯狂,更加锐利,以至于有些泛着猩红色的光芒。

    容小北选择在这个时候出手,也是因为他看到了冲杀出来队伍中间重重保护的人,年轻,面目无奇,倒是和形容中颇有相像,所有的计划,就为这一刻,所以,他不在犹豫,唤出了自己的幻剑,八星幻剑——影星。

    没有犹豫,容小北快步向前,提剑而上,剑锋所过之处,草木无存。

    …………

    “快点,再带五十人去,务必把那个‘谜’给我擒来,到手之后,迅速逃出城去”

    “是,马上就去。”

    ……

    “不要楞着了,那等人物自然会有人对付,这里就留下十个人,其余的你全带走,看看能不能在混乱中得手”

    “好的,属下遵命。”

    不同的地点,各个势力做着最后的努力,也是最后的疯狂。

    …………

    容小北是第一个到达制器部那个护卫小队出的,与之同时出现的,则是朱明华。

    朱明华虽然不知道对方是谁,但是,此时一脸凶恶出现在这里的人,肯定不是朋友,也不做交流,见到直接出剑,容小北不敢怠慢,提剑相迎。

    两把宝剑犹如有了灵性一般,交剪而出,两个人的剑招都是又狠又快,剑花辉映之中,容小北的“影星”犹如一条长虹,直贯日月,而朱明华手中的“游龙”,则真像是一条出海游龙,闪转腾挪,攻守有道。

    两人都是用剑,又都是八星幻剑,这一番比拼,毫无保留,剑式之精妙,令人叹为观止,只是这激战之中,也不知是否有人在观摩,这等对战,即使是观摩,对修炼也是大有益处。

    而此时,护卫小队再次陷入了困境之中,第二次赶来的人,人数不多,但是聚集到一起也有三四百人,这些人的实力比之前面,要强出不少,发了疯一般的厮杀。

    反观护卫小队,前面已经是折了人手,活着的或多也有些伤,此刻既要保护着人,又要向外移动,一时之间是险之又险,压力倍增。

    人群之上,半空之中,朱明华与容小北的剑依然是你来我往,剑芒之下,是隐藏不住的杀机,也是两个人飘忽不定的身影,看上去难分高下,朱明华自然分不出精力照看护卫小队这一边。

    “呜,呜,呜”号角声从四面八方传来,犹如铺天盖地、排山倒海一般。

    这是明德城五大主战战部的号角声,当这声音落在袭击制器部的队伍的耳朵里,不是振奋人心的号角,而是死亡的号角,主战战部,一旦来攻,估计己方必定是是一触即溃。

    截杀护卫小队的人节奏明显加快,想要争取最后的机会,护卫小队险象环生。

    还是那座不知名的民房院落里,依旧是前面果断下达进攻命令的人,越来越近的号角声让他的眉头紧锁,脸上的失落之情一览无遗,心有不甘,又无可奈何。

    “方天逸,你可有把握射出一箭?”此人似乎经历深思熟虑后对身后一人说。

    那名被叫做方天逸的中年人,看了看远处,眼睛转了转,摇摇头说:“难以杀敌。”

    “哦,若全力而为呢?”此人不死心,继续寻找着可能。

    “或可一试!”方天逸下了决心回答。

    “那就试上一试吧,那个谜一样的年轻人,我们得不到,就不要留下去了。”说完后也不在关注远处的情况,转身就往房间里走,边走边说:“派人去明德城城主府通报,就说智城城主代表,特来贺寿。还有把我们的贺礼准备好。”

    “是”另一人回答。

    黑云压城城欲摧,乌云,越压越低。

    也是要为这一片厮杀而叹息么?

    风起,却也吹不散血腥的空气。

    护卫小队险之又险的保护着年轻人,几个进退间,几个人不甘的倒下。

    远方,一束光芒疾驰而来,快的似乎难以让人无法反应,一进似有千里,光芒所指,赫然正是被保护着的人。

    半空中激战的两个人,也被这一道光芒所吸引,剑式的频率有所下降,别人或许看不出来,但是这两人,都清楚地看到,那光芒,仅仅是一支箭,一只完全由元力化成的箭。

    太快了,一闪而过。

    护卫小队的一人下意识的推了一把,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的动作,完全是条件反射一般。

    被保护的一个不稳,身体下蹲,往一边倾倒。

    箭,应声而入,左肩偏下的部位,几滴血花溅起,整个人又被余力带着退了半步有余。

    一箭威力,竟至于斯,围攻之人,无不侧目相看。

    朱明华心神一分,‘游龙’剑有些举移不定,容小北察觉到机会,剑剑紧逼,一式‘坠星’直取朱明华的面门。

    ‘游龙’光芒再涨,似乎感受到了刺来一剑的不简单,朱明华及时收紧心神小心应付。

    容小北此招一出,并未连接第二招,反而忽然转身,直奔地面而去。

    一步迟,步步迟,朱明华没有及时跟上容小北的身影。

    地面上,代号为‘谜’的人,捂着左肩,额头上,汗水隐隐浸出,紧紧咬着牙,似乎是隐着极大的疼痛。

    护卫队的人没有时间检查他的伤势,因为他们发现,身边的人已经不再是想要擒住,而是生出了杀机,每个人的出招都求一招必杀。

    容小北持剑从天而降,流光一转,年轻人的喉咙间,一道细不可查的剑痕,而脸上,一脸的不可思议。

    半空中,朱明华大呼一声小心,却已经是来不及。

    一击得手,容小北不在停留,几个闪落间,人已经遁出了好远,空气中,留下他肆无忌惮的笑声。

    围攻的人见到目标人物已死,没有耽搁,抽身就要退出这一片战场。

    此时再不走,恐怕就不会再有时间走了,所有队伍,一轰而散。

    然而,这些人还是慢了一步,不远处,明德城五大战部幻弓部已经举弓,一人令下,数不清的幻箭铺天而来,虽然没有适才那一箭无往不利的锐气,但是,铺天盖地,箭啸声配合着远方的雷声,气势更盛。

    …………

    城主府,钱广又回到了朱坤的书房,五大战部的指挥,不是他能插手的,明德城内的其他小的骚乱,他有信心自己的明牙部能够轻松的解决。

    为什么要来到城主府,而不是回到自己那里,他也说不清楚,或者是一种似有似无的感觉。

    “钱广,进来吧”朱坤的声音响起,虽然没有出声,但是他依旧知道钱广在门外。

    钱广走进房间,与外面的阴沉不同,屋子里反而亮堂很多。

    “我是不是太仁慈了?”朱坤看着钱广说。

    钱广不知道如何回答,所以只能不做言语。

    “还是我太狠了?呵呵”钱广不回答,朱坤也不以为怒,继续这样说着。

    “唉!”,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朱坤似乎是下了什么大的决定一样,“去指挥部下令,枉生盟在我明德城作乱,全城封锁一日,五大战部全力捕杀枉生盟余孽,对于围攻制器部的人一个不留。”

    “是!”钱广回答。

    “还有……”朱坤顿了顿,“你带我的手令去霹雳部,传命霹雳部,剿杀所有在制器部附近势力的据点,按照枉生盟余孽对待,所有据点内的人,全部格杀!”

    朱坤的话,惊的钱广一声冷汗,这意味着什么,他不敢想象,只能转身离开执行。

    屋外,一声巨雷响起,雨滴应声而下。

    骤雨初歇,一场不约而至的大雨,掩盖住了一场彻夜的厮杀,淅淅淋淋,一直到第三天早上才停下。

    明德城,制器部的大门前找不到一点前日的痕迹,一如平常,时间的长河中,难说埋藏了多少这样的事件,人们所知道的,永远少于他们所不知道,世之永恒的真理!

    或许,只有这街道上的青砖,只有那正在修葺的院门,才会在某个夜深人静的时候深叹回忆,才会轻声感叹。

    你们,还记得那日的刀光剑影么?

    你们,还记得那人不甘的眼神么?

    你们,还记得么……

    这一切,终归还是要沉睡!尘归尘,土归土,冥冥之中或许自有定数,逃不掉,躲不得。

    制器部内,藏书阁上,二层,靠在窗口的书桌旁,桌上一本《幻与人生》,一位少年,双手拄着下巴,若有所思!

    “李毅,就知道你在这里,去你的房间敲了半天门也没反应。”清脆的声音响起,恰似一只黄鹂鸟的歌声,悦耳动听!

    不消回头,也知道是谁来了,这若大制器部,女制器师不多,大约十分之一左右,可惜大多都是痴心于制器的古板的中年人。能如此和李毅熟络,又有如此声音的人,只有那个陈柳沁!

    陈柳沁今天一袭普通的长衣,乌黑的头发简单的盘在脑后,清爽干练,又不失淑女风度!

    “嗯,你怎么也来了……”李毅似是从沉思中清醒,合上面前的书,轻声问着,声音中隐约有一种难言的温柔!

    “唉……,突然没有了制器的心情,外面突然来了好多的新面孔,总感觉我们这里气氛怪怪的,去你那里找你,你还不在,不过以前就听说你喜欢来者藏书阁,所以就寻来了。”女孩像是说着一件很平常的事情,但声音中有些伤感。

    “嗯,前天的战斗制器部死了不少人,人要是疯狂起来,神都没办法……。”话语中透露出的无奈,却没有颓废。(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