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22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这些队伍们虽然目标一致,但是,谁都不想做出头鸟,本来是打算就这前面队伍的掩护往里冲,但是,现在,掩护的队伍已经全军覆灭了,上又不能上,退又不能退,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尴尬境地,以至于眼睁睁的看着制器部的护卫们呼喊着胜利。

    躲在隐秘角落的各势力的首领们此时大多是目瞪口呆,似乎都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一个局面。

    容小北看这场面上己方几近已经死伤殆尽,脸上终于出现了不可思议的神色,他没有想到制器部的护卫居然如此出色,目测过去,伤亡比几乎到了一比十,这意味着,双方根本不在一个水平线上。

    再加上看到后面各势力队伍的只观不战,令他有些气急败坏,心里不断的咒骂着那些抓不到时机的蠢材势力们,脸色也是异常难看,明德城不会给这边太多时间,如果那些队伍还不进攻,自己的计划就完全失败了,无故折损了自己人。

    然而,今天注定不会这样结束,僵持中自有人会破局。

    还是那座不知名的民房院落里,一个声音响起:“马上给我们的人下令,分成四小队,每队采取‘锥形阵’站位,立即开始进攻。”

    “是”马上有人回答。

    “还有,进攻的时候让他们大喊‘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继续补充道。

    “是”。回答的人见到再没有命令,起身便走,速度倒是极快,眨眼之间便是消失在院落中,未消片刻,各支队伍聚集的地方便出现了这人的身影。

    接到命令的队伍马上按命令执行,四个‘锥形阵’立即呈现在众人眼中,高喊着“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四只‘锥形阵’分成两排,每排两阵,向着制器部的大门冲杀过去。

    ‘锥形阵’是最基本的战阵之一,因为站位形似一只坚锥而得名,此阵并没有什么玄妙变化之处,但是是一个非常实用的攻坚阵型,此时仗着人多的优势来对付‘波浪阵’,倒也是不错的选择。

    其他的队伍的头领听到呼喊声,也明白了过来现在耗不起时间,来到这里可不是观光的,机会可不会有第二次,所以都没有怠慢,马上也呼喊着自己人‘锥形阵’站位。

    风云突转,刚才还是一片僵持的局面,现在则变成了一支支锋利的‘锥形阵’向着制器部刺去,喊杀声在空气中飘荡,震得天地间为之变色。

    容小北的脸上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笑容,目光中有着隐隐期待,以及那一抹血色的疯狂……

    看到了敌方队伍变化全过程,朱明华由胸有成竹变为面色铁青。

    ‘锥形阵’,对方真的用了‘锥形阵’,这是他最不想看到的局面,狠狠地盯着对方传达命令的那个人,纵使对方蒙着面目,但是朱明华还是将对方的身材体型刻进脑中,心里不断地重复着:我一定会杀了你,替大家报仇。

    制器部,朱明华的房间中,现在只有两个人:李毅和司帕。

    两个人不约而同的站在了窗前,一眼望去,武场,大门,以及门外的景象,尽可收于眼底,虽然门外的景象,只能够在门开门关的间隙时远远的瞥去,然而有时候,一眼就足够震撼一个人的心灵。

    至少对于李毅是这个样子,他从来没有想到外面竟然会是这样的局势,竟然有超过千人的队伍在进攻着制器部。

    哦买噶,径流老人呀,真是真的么?这些人都疯了么?李毅的心里用着潮海大陆上最能表达惊叹的方式感叹。一边的司帕,一脸坚毅,只不过在那坚毅之下,不知道埋藏着一颗怎样的滴血的心。

    大门外,枉生盟剩下的人依旧在坚持着要飞跃院墙,高墙之上,光怪陆离,箭矢的光芒此灭彼生,源源不断;地面上,‘锥形阵’与‘波浪阵’激烈的碰撞着,各式各样的幻石兵器、元力心法闪耀着百般的的光芒,相互交织,衍生、幻灭,闪烁间也许就是一条生命的远逝,来不及欢笑庆祝,来不及哭泣送别……

    朱明华不用看也知道是怎样的一种场面,即使这样,他也没有想干预楚天云的作战安排,在他看来,楚天云在大规模战斗上的应变能力比自己还要好,但是,再厉害的指挥者,也无法弥补人数与实力上的巨大差距。

    各大势力的队伍的进攻,比前面的不知名的队伍要高出不止一个档次,个人的实力比之护卫部的人只高不低,再加上运用战阵,而且是采取最无耻的拼人数的战阵,制器部的战部能取胜的机会,几乎就是不可能。

    “将所有房间和塔的门上锁,然后带领你的小队,执行二号方案。”朱明华对身边的人说,声音中依旧充满着坚定,目光依旧盯着不远处大门的方向,好像透过那门,直接看到门外一般。

    “是!”侍从回答的干净利落,也不做耽搁,动身就去执行命令。

    …………

    楚天云,是朱明华的心腹,可以说是和朱明华一起长大。此时此刻,他深感到身上的压力之重,用生命去换取时间,这就是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屈辱,莫大的屈辱感,在自己的家门口竟然被别人逼到这样上,太屈辱了。

    “你们俩,各自带领人去门两边的守住院墙,你,通知幻弩阵的操作护卫们,除了已经被固定好的机关外,所有大型弓弩的指向都改为正门,一旦有敌人进入,全力起发。”观察到院墙上的进攻有所减弱,楚天云迅速下达改变的命令。

    院墙上的进攻之所以减弱,是因为枉生盟的人几乎已经全部阵亡,其他队伍的人才不会让自己的人去冲击那几乎必死的院墙。

    “还有,停止战阵,每五十人一队,三人为一组,以组为单位作战,最大限度的限制敌人的前进步伐,每开一次大门杀出去一队,同时,让幻弩阵的人掩护我们冲杀。”

    “是!”身边的一个人领命而去。

    朱明华投去赞许的目光,这个时候,再用‘波浪阵’已经不合适了,反而不如现在的变化,能够最大限度的消耗并阻击对方。

    大门外,护卫部‘波浪阵’的第三波的队员们仅仅支持了片刻,就被汹涌的人群淹没,此时,各势力队伍距离大门的距离不过百步左右,个队伍的首领们纷纷高喊着:“冲,向大门冲。”

    人流迅速的前移,八十步,五十步,三十步……

    此时,制器部大门再次打开,一阵强光向着冲击过来的人们袭来。

    冲在最前面的队伍甚至来不及喊一声,便被这耀眼的白光淹没。后面的人纷纷唤出防御的东西,或者是用自己的兵器左挡有挡。

    白色光芒停了下来,似是化作尘埃,消失不见,光芒过后,留下了血染的十余步,鲜血,残肢,以及因使用者死去而掉落在地面上的幻石兵器,综合交错,分不清彼此的交织,近百的生命,也随着这光芒一同消失。

    这就是制器部幻弩阵发动的结果,但是,幻弩阵不能连续发射,这也是其最大的制约,制器部每一台幻弩都是由一名元力七级的人来操控,即使这样的元力,也不过只能发二十弩左右,如果按照刚才的攻击效果,恐怕十弩都发射不出来。

    跟在弩箭后面的,制器部是五十人小队的战斗部,纵使场面如此困难,这些人也没有退缩,赤红的双眼,恶狠狠的向着来袭队伍冲去。

    又是激烈的碰撞,这五十人的小队,凭借着三人一组的战法,在一开始还略能压制对方的前面的人,但是,随着对方的反应过来,这种有压制越来越小,到最后,也是无奈的被消灭在对方的队伍中。

    他们能做到的,就只是阻止,哪怕是片刻的阻止也好,为了幻弩阵的人争取时间,也为了来支援的人组织时间,这样的小队,注定是有去无回。

    原本晴朗的天空,在这样的厮杀下,也变得黯淡起来,不知道什么时候,片片乌云飘在了空中。

    就是这样反复,双方再纠缠中,各大势力的队伍推进到大门前,在这短短的这五十步里,他们付出了超过一半人死亡的代价,制器部大门前的五十步内,血流成河,惨不忍睹。

    而此时,楚天云能够调动的人也不足五十人,幻石弩阵的操作成员们,也无力再次发出像样的弩箭。

    “咚,咚,咚”是数不清的兵器砸在大门上的声音,这声音,也深深的砸进护卫部剩下人的心里。

    “轰隆”,不是雷声,而是大门破碎的声音,伴随着的是无数人叹息声,“唉”。

    楚天云带领着最后的人在大门处与对方进行起了白刃战,刀刀见红,剑剑见血,沉重的呼吸声,嘶喊声,诉说着战斗的艰苦。

    朱明华依旧站在武场之上的石台上,审视着面前发生的一切,不知道是否有人见得到他湿润的眼角。

    朱明华的房间内,李毅禁不住的打了一个冷战,这样的场景,他何曾见过,除了震惊,也没有更好的形容,内心深处第一次对战争差生了厌恶感,极大的厌恶感,那都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就这样逝去。

    值得么?不值得么?他也没有办法给出自己答案,但是,他看得出,那些人的脸上,没有惧意,没有悔意!

    “人生总是要有所追求,总是要有努力的目标,而为此,死又何妨!”一位以前的制器宗师写在其所著的书上的第一句话,不断地在李毅的脑中响起。

    难道这就是他们的追求么?对责任的追求?对使命的追求?

    或许是吧!

    司帕的双拳紧握,浑身都在颤抖之中,恨不得破窗而出,杀入那一片人群之中。

    …………

    一只三十余人的小队出现在了武场之上,看着站位,赫然在保护着一个年轻人,那年轻人远远看去,鲜明的棱角,脸上说不出来惊与喜,一身随意的装束,倒是看不出来半点重要人物应有的气场。

    朱明华看着这些人,终于开口说话:“你们,是制器部的顶尖高手,现在,命令你们保护他,”用手指向了那个年轻人“安全的抵达支援我们的人的地方,不计一切代价。”朱明华掷地有声。

    “是”一行人斗志昂扬的回答。

    “朱执事,还是不要……”年轻男子要说话。

    “李毅,不用在说了,我们必须保护你离开,否则对不起你师父,你放心,我也会一同护送你离开。”朱明华打断后说道。

    “现在行动!”一声令下,三十人的小队迅速出发。

    一般来讲,战部中有高手,不过其中的高手往往是其从战部中一步一步修炼出来的,大多单单是以元力而论,即使这样,达到一定程度,就会被调离出战部。

    因为超过一定程度,战部反而会阻碍高手的发挥,那种独当一面的能力反而被掩盖,将真正的高手放在普通意义的战部里让其与对方的普通战部进行交战,简直就是自己在扼杀自己的人才,没有人会傻到这样。

    这三十人的小队里的人,是真正的可以称得上是高手的人,他们的元力有可能还不如战部里的高手,但是论及实战能力,综合战斗能力,那就会比其高出不止一筹。这样的人,往往也会组成一个小队,对外也称为战部,譬如主城城主的霹雳部,但是并不是指常规意义上的战部。

    制器部的护卫在楚天云的带领下,凭借着大门狭窄的优势,依旧在于对方进行着混战。

    混战之中,依然不能阻止这三十人小队的犀利冲击,他们也不能选择从高墙鱼跃而出,因为幻弩阵虽然现在没人操作了,但是还是有其他的机关在运转,无差别的攻击依旧会存在,就算他们没事,他们保护的人可不行。

    与此同时,他们还是有自信能从这人群中杀出一条血路,确实如此,让三十人保护一个偌大的制器部的大院,那是强人所难,但是,保护一个人,他们还是有信心的。

    事实也如他们想的那样,各支势力的队伍都只是常规意义上的战部,他们想出去也会付出代价,但是绝对能够护送这个重要的人物逃出去。

    意志坚决,毫不拖沓,三十人硬是在这混乱中杀出一条血路,而他们也是折损了十多个人,剩下的人也带上了伤,这倒不是说他们实力不行,而是他们面临的敌人太多,再加上必须保护身边的人,也不得全力施展,若真是简简单单的冲出去,他们有信心一个人都不会受伤。

    这就是双拳难敌四手,恶虎也怕群狼的道理。

    一番浴血奋战,他们身边的人越来越少,俨然已经杀到了队伍的边缘处,突围成功,胜利在望。(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