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狂战士的异界旅程

22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但是在容小北的脸上,找不到丝毫的悲伤,就好像这一切和他没有关系一样,就好像在他不远处死去的人,那些因为他的命令死去的人,没有半点值得同情一般,此时此刻,这些场景在他的眼中,就是幻影。

    何为幻影?是梦幻术制造出来的景象,视如此悲壮场面为幻影,其铁石心肠,可见一斑。

    时间在退役……

    当看到又有数支队伍从不同的方向,气势汹汹的向着制器部冲去的时候,嘴角微微上翘,脸上露出了笑意,只是那笑容,怎么看都是透漏着邪恶的。

    “就知道你们这群虚伪的家伙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哼,一个个都想做捕螳螂的雀,却没人想做那螳螂,给你们一个诱饵,还不是乖乖的上钩,想做黄雀?那我就做恶鹰,看看谁能笑到最后。”

    不得不说,容小北的计划的确是剑走偏锋,几乎要把这城内所有的非明德城的势力都算计进去了,至于枉生盟因此而牺牲的人手,在他心里根本不算是什么,想要得到,就要懂得付出,多么浅显的道理,也是他一直信奉的信条。

    当各个大势力的派出人手冲向制器部的时候,他确信自己的计策已经成功了,所以脸上露出了笑容,而眼睛里,则闪烁着异样的光芒,那光芒,是兴奋,是嗜血,是贪婪……

    …………

    城主府内,气氛并没有因为城市的骚乱而变得异常。

    钱广依然在城主的书房里,城主虽然没有再和其交谈,但是也没有让他离开。

    钱广看得出来,朱城主在思考一件事情,确切说是在思量一个决定,他要做的,就是等,等着朱坤的思考结束,然后,或者今天的事情就会有个结束了。

    门外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朱坤的思考,整理了一下书桌,然后说:“进。”

    门外走进来的人,是明德城总情报部门的执事,看不出来年龄的大小,顶上的头发略显稀少,不知道是不是平时用脑过度。走进屋内,看到钱广也在,没有去理,直接向朱坤行礼,并说。

    “城主,大事不好了,先是有一群不明身份的人进攻制器部,而后,而后……”话有些支支吾吾。

    “有话快说,别吞吞吐吐。”朱坤的话中透漏出很大的不满。

    “而后,令六座主城突然派出人手支援这伙人,同时,还有三大门派,以及其他的一些门派的联盟,也都派人参与进攻,现在,制器部恐怕正在激战当中。”一口气说完,一副怒火攻心的样子。

    钱广心里充满了不可思议,疯了,这世界的人都疯了么,至于这样么。

    朱坤则是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大声痛骂:“这些王八蛋,都是一群利欲熏心的家伙。”,没想到,这朱父子连骂人的语气都几乎一致。

    钱广赶紧站出来说:“城主,当前之极是马上派人去支援制器部,否则一旦制器部被攻破,我们的损失简直就是无法估量呀。”

    朱坤从震怒中清醒,“钱广,你马上带我手令去指挥部,命令护卫部五大统领立即派出各自战部的精英部,全力支援护卫部,如有耽误者,当场免职送到死牢里去。”

    “钱广领命”,钱广行礼后快速离开房间,奔向指挥部。

    “你,”朱坤看了看情报部的执事,“你明天回去养老吧,情报部不适合你了。”

    该人连忙叩谢退出了房间,朱坤再次陷入沉思。

    …………

    李毅仍旧站在窗前,脸上从一开始的失望沮丧,到现在又恢复了以往的平静。

    没有绝望的处境,只有对处境绝望的人。

    因为心中有执念,所以,虽然遇到了挫折,但是经历了最初的失落,随后的调整,李毅选择坚强地站起来。

    怕什么,反正我还有时间,大不了就当在这里多看几天书,我就不信想不出更好的办法。

    卸下了思想上的报复的李毅,心境也因此而有所提升,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这一次偶然的打击,不但没有让李毅退缩,反而更坚定了他继续下去的决心。忘记了是那本书上看到的,成为一名成功的制器师很简单,就是在你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在坚持一下。李毅如是想,做事不都是这个道理么。

    窗外的制器部护卫人员在集合,朱明华的雄浑的声音似乎传遍了整个制器部,李毅句句听在耳中,心里不免一整感叹。

    看来这外边的局势的恶劣程度要超过自己的想象呀,既然都要主动出击了。李毅又开始思考如果外边的人真的冲进来的话,自己是不是应该尝试一下趁着混乱逃走。

    不过他很快否定了自己的想法,敢攻打制器部的,一定是枉生盟,为什么要攻打,肯定是要为了齐桓报仇,这样来看的话,那目标肯定就是自己。人家费了这么大的力气,肯定不会让自己乘乱逃走。

    可惜的是李毅只猜对了目的,是倒是为他而来,不过不是为了报仇,来袭之人也不仅仅是为了报仇。

    就在此时,李毅的房间的门突然开了,李毅向门前望去,走进来四五个人,领头的不是别人,正式制器部执事——朱明华。他怎么来了?李毅心中一惊,脸上却并不敢有半点显露。

    朱明华进入房间,一眼就看到了李毅身边不远处的一样幻石器具,正是那双李毅打算用来逃跑的工具。

    李毅顺着朱明华的目光也看到了被自己无心之中仍在地上的工具,心里重重的咒骂了自己一下:该死,李毅,你这个大笨猪,怎么会这么不小心。

    呆在制器部也有好几年了,但是朱明华对制器还是不太明白,因为他平时接触的大多是兵器,所以乍一看到这样一个工具的东西摆在那里,一时间也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但是隐隐约约间他还是感到有些不对,李毅从来没有领过制器所需要的东西,怎么会突然出现这样一个幻石成品?

    再联想到先前看到的一幕,朱明华看着李毅,指着地上的工具有些怀疑的问:“这是什么?做什么用的?”

    李毅心里叫苦不迭,还不敢怠慢,有些支吾的开口:“这是……”

    “不好意思,让开一下,不好意思……”门口外传来这样清脆的声音。

    李毅的房间内,本来是处于一种对质的情况,朱明华身后的人都已经准备好对李毅动手,从而将其制服了。但是就在这个时候,清脆的的声音打断了这样的局面。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不久前缠着李毅向他请教的陈柳沁。

    陈柳沁虽然算不上是风华绝代,但是说他是清新脱俗那是绰绰有余,偏偏这女孩今天又穿了典型的淑女装,紧身的小上衣,飘飘然的长裙,当真是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蓉出渌波。

    陈柳沁在房门外,就看出了这房间里的气氛不对劲,及时的出这一声,也是打算替李毅解解燃眉之急,连她都看得出来,李毅的屋子里没有一件制器的用具,凭空出现的幻器肯定是解释不清楚的。

    一踏进房间,陈柳沁就走到众人的中间,先是对着钱广微微欠身,笑呵呵的说:“见过朱执事。”

    朱明华虽然对李毅有怀疑,但是不会波及无辜,点点头,算是示意。

    陈柳沁然后又转过身子,再次微微欠身,“见过李师”,说这话的同时,不仅仅嘴角有着笑意,而且眼睛看了看地上的幻器,又向李毅眨了几下。其中意味,也不知李毅能不能理解。

    “李师,经过您的指点,我成功的制作出了成品,特地来感谢”陈柳沁继续装作不知道先前房间里发生了什么,然后又继续说:“李师博学多才,不知道有没有研究透我的这件幻器的作用呀?”说话的同时,用手指了指地上的幻器。

    如果说在这个时候,李毅还不明白如何演这处双簧,那么他真的就是可以从这塔上跳下去了,虽然,跳下去也未必能摔死他。

    李毅尽量使自己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变化,平静如水,开口道:“这件幻器叫什么名字我倒是不好说,但是作用我到看出了一二,可让人从高处跳下,也能平稳的落地”李毅藏了心思,并没有将这件幻器的真正用处说出来。

    “李师真是厉害,就看了这么不到半天的时间就猜对了,佩服呀!”声音清脆悦耳。

    朱明华听到两个人的对话,也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心中的疑虑也就去了大半,而那器具看上去的模样倒真像是一双鞋底特别厚的鞋,再加上他一向也知道陈柳沁这个丫头,经常会做出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因此,这奇怪的幻器出现在这里算是合情合理,自然不用再怀疑。。

    毕竟他总不会想到李毅会用这个来逃跑吧,在他的思维里,没有人会傻到跳墙逃跑出去的,那会被射成马蜂窝。时间紧急,朱明华打断二人的谈话。

    “陈柳沁,快点回你的房间,不是命令制器师不得随意走动么,不要添乱。我找李师有些事情要说”语气中的逐客的意思很是清楚。

    陈柳沁心里还是惧怕着这位执事的,听他这么一说,也不好反驳,只好轻声说:“那陈柳沁回去了”,说完话还不忘记将刚才众人焦点的幻器拾起来带走。

    “好细心的女子!”李毅心里暗暗赞叹。

    陈柳沁的这一举动,顺其自然,没有半点做做,仿佛就应该是这个样子似的,但是李毅明白,陈柳沁这是做给朱明华等人看的,既表明了自己前面说的没有撒谎,同时也杜绝了朱明华检查的可能。

    “李毅,外面的局势比较混乱,为保护你的安全,你跟随司帕一起到我的房间去。”朱明华见陈柳沁已经走了,直截了当的说出了自己的来意。

    “嗯?只有我自己?”这样的安排李毅有些难以接受。

    “是的,司帕,带他去吧。”朱明华没有解释原因,也没有等李毅的回答,直接下达命令。

    司帕带着李毅,离开了这间制器室,见其走远,朱明华对自己身边另一个人说,按原计划执行。

    “是”,身旁的人回答。

    …………

    枉生盟据点的负责人,一看到又有人朝向制器部赶来,以为是明德城来支援的战部,仔细一观察,他就知道这些来人不是。

    怪不得会让自己带领这么点人进攻制器部,原来自己和兄弟们都只是诱饵,好狠毒的心思,好奸诈的计策,他稍加思量,就明白其中缘由,但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面色沉如水,继续带着人前进。

    制器部的大门忽然打开,护卫战部的战士们越狱而出,直接面向着向制器部正门攻来的敌人。

    双方初一接触,血肉横飞,不断地有人倒在混战中,枉生盟的人整体上来看不如制器部的护卫们强,所以人手损失的速度要远远快于对方。

    护卫战部的队员们,并不做过多纠缠,一番冲杀之后也不停留,转身便是撤退,每名队员之间,还保持着适当的距离,从而避免自己人不小心的误伤。

    枉生盟据点负责人见对方要退,自然是不肯,大声呼喝着,“缠住对方,不能让他们退。”

    攻的坚决,退的更坚决,此时的护卫部死了心要退回,出手的招式大多是以逼退对方为主。

    制器部的大门又开,又是一批的制器部人员冲杀出来,从第一批队友之间的空隙冲杀过来。

    这一次冲杀,令枉生盟的人措手不及,几乎是一交手的瞬间就折去了三分之一的人手,反观制器部,第一批次的队员们得以顺利脱身,迅速退回大院内。

    枉生盟的人这口气还没有缓过来,制器部的大门里再次冲杀出来第三批护卫队员,依旧是和前面一样,从着己方两名队友的中间突然冲杀过去,同行之间,保持着固定的距离。

    这一次冲杀下来,枉生盟顿时瓦解,剩下的几十人,也只能各自为战,而且每一下交手都会有人倒下,制器部护卫队的人员优势开始显现。

    交战双方的局势上呈现了一方剿杀另一方的局面。

    如果是钱广在此处,他定然会认出来,制器部使用的是“波浪式”战阵,这种战阵的最大特点,就是全攻全守,特别适合高手组成的战部,不论是用在防守上,还是在进攻上,都有这极为出色的表现。

    …………

    各怀鬼胎的各大势力派来的攻打制器部的队伍都停留在距离制器部大门不远处的街道上,看到制器部大门前那一场疯狂的厮杀后,心里都开始迟疑起来。

    难以置信呀,不过是几个照面的时间,一支队伍就这么没了,这个也有点太过于恐怖了吧。(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